[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自贡失地农民刘正有再次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8月04日)
    中国农民的儿子再次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一一面对失地农民哭诉的泪水我也流泪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国家主席胡锦涛
    尊敬的人大委员长吴邦国
    尊敬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尊敬的中纪委书记吴官正
    尊敬的中组部部长贺国强
    
    我是四川省自贡市失地、失房农民刘正有。1952年出生在一户贫苦农民家庭,祖宗几代人靠土地耕种为生。1970年在自贡12中学初中毕业回乡务农。19岁就和本村乡民在城里从事建筑(是土木工程师助理)。改革开放初期,党和国家给了农民很多的优惠政策,土地分到户,自主经营,允许农民经商办企业。从那时起我既从事建筑业也经商,还创办机械加工厂,因此属于改革开放政策的受益者。我的家乡父老乡亲依靠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以自己勤劳的双手也逐渐富裕起来了。乡亲们大部分都建起一座座楼房,开商店,买彩电、冰箱、电风扇、收录机、电话等等,真正过上了美好的幸福生活。家乡地处四川南部,是自贡红旗乡与市中区的结合部,人多地少,平均1人约0.5亩地。家乡也是自贡最富裕的乡--"双亿元乡"。正当家乡父老乡亲享受着美好幸福的生活的时候,1993年,狼来了!开发区和贪官打着国家建设的旗号,建立所谓的"高新技术开发区",要征用农民赖以生存的良田。他们手持市政府"红头文件",盖着政府大红公章似日本太阳旗,村民议论:日本鬼子进村了!不管是农民的土地、房屋、集体资产和私有财产,统统的实行:一骗、二抢、三镇压的三光政策。从此,乡亲们从富裕美好的生活沦落到困苦深渊。而我们有充分证据证明:原开放区主任、市长刘佑林、侍俊,乡长陈文贤等人却拥有私人资产上亿。征地中的失房农民无家可归,流离失所,市委市政府官员却每人分到福利房180平方米四室三厅三卫,装修极其豪华,屋顶是网球场。有的官员还拥有高级豪华别墅、高级豪华丰田汽车,甚至包养多位二奶。现在,这些官员们岐视我们农民就跟当年南非岐视黑奴一样,我们没有任何地位、没有诉权。10年来,失地、失房农民依法上访、举报,控告地方官员,但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不受理,就连一个乡长、村长至今也毫毛未损,小贪官也逍遥法外。
    
    1995年至1998年,市政府第二轮大面积征用土地和房屋。市政府和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专门为失地农民转为城镇居民的这部分人员制定了不具备法律效力的"红头文件"--市政府发(1993)75号拆迁补偿文件,强令执行,而另一部分城市居民却执行市政府发(1996)138号拆迁补偿文件。两个"红头文件"拆迁补偿费约相差7倍,这是对农民的极大歧视。失地农转非的人不能享受与城镇居民平等的待遇,凡是抵制和不服从者,市政府随意动用法院、法警、警察及政府工作人员暴征暴拆。被受侵害的失地、失房的人越来越多,可谓民怨沸腾,怨声载道!因此,农民多次发生群体抗争事件。我在村里是一个初中生,比起老实巴交的乡亲们还算有点文化,本来我每天早出晚归挣钱养家糊口,从不过问政府的事,但从1995年起,不管我有多晚回家都有乡亲在家等候着,从几人至几十人,这批人走了那批人又来。一群又一群的乡亲们都哭诉着同样的一个问题:政府不讲理,强行把土地征了以后吃啥子,征地补偿费1分钱都不给,房屋被政府强行拆迁了,还要补2-3万元才能分到房屋。政府说我们出生是农民身份,不能因为成了城镇居民,身份改变了就改变补偿标准,不能与城市居民享受平等待遇等等。面对父老乡亲哭诉被市政府岐视与欺诈时的那种痛苦、绝望、无助、无奈的泪水,我也同情地流下了眼泪,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其实我和乡亲们一样不懂国家法律、相关法规。原来以为,政府建设高新技术开发区,也是为了老百姓过上更加美好幸福的生活,有了工厂,失地农民就可以当工人了,不再做农民,不再被人岐视。但是经过数年,我们发现土地上不见一家高新技术企业,也没有一家工厂,拔地而起的却是一座座的商品房。失地农民没有进厂当工人,反而失去了生活保障。这时,乡亲们才从梦中醒悟:被市政府官员骗了!乡亲们哭天不应!哭地不灵!面对老实巴交的乡亲们的哭诉,我却是束手无策。自己到新华书店购买了各类关于国家法律、法规的书籍,收集了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关于征地和拆迁的文件,我认真学习反复研究。发现自贡市委、市政府征用农民土地1.5万亩,导致3万农民无地可耕的如此重大的征地事件却从未经过中央政府和省政府的审批程序,自贡市从未出示开发区征地的审批文件,也从没有召开村民大会征求村民意见,市政府和开发区只是把乡、村、组的干部组织去外地免费旅游了一蕃。而且,市政府搞"一市两制":以出生是农民身份为由实行双重的拆迁补偿标准。但我国的现行法律决不允许岐视农民、欺诈农民。为此,我参与到了失地农民依法维权的行列中去。我从一个农民的儿子不懂维权发展到业余依法维权,又从业余维权发展到专业依法维权,如今从专业维权又发展到职业依法反腐败,经过10多年的演变过程,民冤依然无结果,但是官员们却个个晋升了官职。
    
    1999年我多次陪同老实巴交的乡亲们去市政府、高新区管委会及各市级机关公开讨说法,原常务副市长侍俊在"市长接待日"拍着我的肩膀说:老兄,农民的事你不要去管,你自己的事我决不会亏待你,农民多了政府赔不起。他还多次找人做我的工作希望我放弃维权。实话实说,当时自己也作过思想斗争:是被市政府"招安"、同流合污,还是和乡亲们一起依法抗争?我思考着:乡亲们没有文化,表达能力较差,各方面的条件和能力都不能与政府官员抗争,假如自己放弃维权,良心上过意不去,会遭千夫所指。最后,我选择用国家法律来依法和乡亲们一起共同抗争!我坚信国家的法律会为失地、失房的农民讨回公道!因为我拒绝了市政府的多次"招安",由此也就冒犯了市政府和开发区的官员。2000年1月13日,市政府原常务副市长侍俊、开发区法制办主任王孝奎等人动用大安区法院、法警、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及自贡电视台共计600余人,并通知开发区的失地、失房农民群众到现场接受教育,"杀鸡敬猴",每人发给5元钱。当天我家里无人,法警就强行将我家防盗门撬开,把家里一切财物用数辆汽车拉走,迄今也不知在何处。他们还用炸药将我家三层楼房炸掉,指使我至今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我母亲一气之下双目失明病倒不起。2001年12月24日,我从北京上访回家,母亲见儿子平安回家,非常高兴,她拉着我手说:儿呀!你不要告了,老百姓是告不赢政府的,忍了吧!我给母亲说:妈你放心,我们国家有专门告政府的法律,你老人家没文化不知道。当时母亲有点累,我扶她上床休息在母亲身边守侯到晚上12点,谁知道第二天早上6点钟苦命的母亲就含冤归西了,谁知母亲最后留给儿子的遗嘱竟然是:"告不赢,忍了吧!"。我这个不孝之子悲痛万分,长跪母亲灵前痛哭。2004年7月1日,在北京我又接到家里电话告知父亲已病故,北京的朋友资助我买了飞机票回家为父亲送孝。我长跪父亲的灵前请求父亲老大人原谅我这个不孝之子。把父亲的丧事办完后,我就返回了北京。11月18日家里又来电话告知我:三弟病故。我在京已经身无分文,也不方便给北京的朋友说了,因此,我只能独自流泪为弟弟送行。10年呀,民冤无处伸,自己却因此连续失去了3位亲人。苍天在上,你为什么这样不公平呀!
    
    2004年6月6日,自贡失地、失房农民联名分别向国家主席、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中纪委书记、监察部部长等领导人以特快专递的形式邮寄了《四川自贡4000名失地农民的控告信》(简称《控告信》),该《控告信》控告刘佑林--现任中共四川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曾先后担任自贡汇东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长;侍俊--原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副市长、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陈文贤--原红旗乡党委书记、乡长等人,控告的事实是:他们在土地交易中以权谋私,大肆倒卖国有土地,洗黑钱,常务副市长侍俊还多次动用几百名公安,用电警棍、手铐恐吓和镇压维权农民。该《控告信》向国家领导人发送后迄今杳无音讯,石沉大海。2004年7月3日,《控告信》却受到自贡市委、市政府领导人的高度重视,由自贡市公安局、国家安全局、汇东公安分局、自贡中级法院和政府官员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分成3个调查小组,统一组织、统一指挥、分工负责:第1小组,负责在本市范围对4000人在《控告信》上的签名的真实性和是否自愿进行了调查,对我坚持在北京上访不息访、上告不息诉,是否骗取了农民的钱财以及我家3代人的历史问题进行调查。第2小组:由市政府、高新区管委会、律师组成,赴京公关、灭火,他们随身带着自贡市政府新闻办公室、高新区管委会加盖两枚大红公章的《关于2003年央视"6·12"报道有关情况的汇报》(简称《汇报》)。第3小组:由市委副书记高先敏负责,市委稳定办、市公安局、省政府信访办、市中级法院和政府有关人员组成赴京抓捕组,在北京城对我进行全面搜捕并请北京市警察协助。2004年8月28日,在离北京市市中心70公里外的海淀区温泉村将我抓捕,送四川省政府驻京办事处关押,9月6日被押送回四川省自贡市。
    
    市政府新闻办、自贡高新区管委会于2004年7月3日向国务院相关部、委、专家、学者、媒体的《汇报》材料有:一、央视"6·12"报道后的情况简述。二、认真对待,积极整改,全面推进各项工作。(一)抓紧协调、加快动迁安置房建设。(二)关心群众生活,努力解决农转非居民生活困难。(三)立即动手改善周转房的居住环境。(四)认真组织、清理集体资产,对群众反映的问题已全部给予了解决或答复。(五)全方位动员全力维护社会稳定。(六)积极加强与有关方面的沟通。三、央视报道后,俞梅荪等人借机炒作及造成的影响。四、自贡高新开放区征地及相关问题的事实真象。附件:1、高新开发区简介。2、高新区土地征占的有关情况;3、关于部分被征地农民阻断城市交通及阻扰施工工地公安介入有关情况。4、刘正有其案其人。5、关于征地农民叶兴华等四人死亡的真实情况。6、关于俞梅荪对自贡被征地农民情况反映的文章客观性问题。7、受让国有土地4450平方米有关情况的说明。8、关于绿盛家园未来广场动迁户经济适用房1#房质量问题的情况说明。市政府在该《汇报》第4页(四条)指出:"对群众反映出的集体资产清理的253个问题,先期解决或答复了231个;对于反映强烈的22个问题,也于去年年底前全部给予了解决或答复。但是,目前仍有部分农转非居民对一些问题的解决或答复不满意,继续四处上访。"从上述政府的《汇报》材料字面上看,市政府对失地农民所反映的问题是十分重视的,政府解决问题很彻底,他们是全心全意为民办实事的政府,是为民高度负责的政府,但是失地农民不讲道理,仍有部分人不满意、继续四处上访,严重影响了党和政府的形象,破坏了"稳定、和谐"的政治局面。而事实是,市政府没有深入失地农民中去调查了解核实情况,他们根本没有发言权。我从2004年12月至2005年4月15日经过5个多月的时间深入乡、村、组逐户了解市政府在《汇报》中所说的已经"解决或答复"的情况,并且在市政府星期五"市长接待日"向副市长石岷嘉、副秘书长李剑、市信访办主任阮恒远等各位市领导人核实《汇报》中的各有关内容。经调查,农民反映的与《汇报》上讲述的情况严重不符。是农民撒谎还是政府在撒谎?我向市长及各位领导进行了核实,但市长们对我所调查和收集的农民反映的情况拒绝回答,还说旧问题市政府拒不接待,新问题才接待。我认为:不管群众的问题是新是旧,都是市政府造成的,就应该承担责任,凭什么不接待,耍无赖!市长还说:征地和拆迁全国都是一样的,不管到那里去告都没有用。我认为他讲的表现出了对人民生命财产极不负责的态度。我斥责:全国在杀人,市政府也杀人吗?因此,我多次给市长当面宣读胡锦涛主席的重要批示:重复上访,问题仍得不到解决,究其何原因?是不符合政策规定,还是我们官僚主义?能否做点具体分析。关心群众疾苦是具体的,必须狠抓落实。同时我还给市长们宣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有权必有责,用权要依法,权力受监督,侵权要赔偿的重要讲话。但是,我清醒地知道:主席、总理的批示、报告和国家法律对地方官员实际上已经失效。地方官员们只有无法无天、不择手段地捞钱、捞权最有效。在深入失地农民的调查中,我还发现原红旗乡白果村10组和桂花村5组的失地农民代表经过12年不屈不挠艰辛的上访,或许是上告精神感动了有良心的官员,把1份补偿文件给了他们,村民发现:文件中说1993年由自贡中房开发公司对2个村组的集体资产260万元赔偿已经付清,其实农民群众1分钱也没有得到,不知被谁侵吞了。失地农民因此不断向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反映、举报这些情况,但有关政府部门都不作为,我们向市长们核实情况也遭拒绝。最近,失地农民来电话告诉我:市政府只同意给10万元,农民们不服。
    
    2005年3月27日,我和5名失地、失房农民代表前去自贡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领导接待日"核实《汇报》中的情况,并且向他们反映我所调查到的事实。当时,党委书记杨立平接待,对《汇报》进行了解释:《汇报》中的具体数字是由开发区统计的,至于调查和群众反映的问题没有1件给予了解决或答复,这只是认识问题,我们已经整理入档了,现在还放在档案柜里随时都可以查。听了杨书记的解释,我们终于弄明白了:原来这些数字和条款只是为了应付上级有关部门来检查而进行欺骗的道具。我突然想起2003年5月13日"非典"时期,国家主席胡锦涛在自贡视察工作,当时市党政领导集体编造谎言欺骗胡主席。连国家主席都敢欺骗,对待普通百姓还有什么恶劣的手段做不出来呢!例如,失房农民陈守林、毛秀兰因为不同意拆迁、补偿价格低、拒签不平等拆迁协议,市政府竟然断路、断水和断电,并且,于2000年3月7日和6月28日两次动用法院、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约400人强行把陈守林、毛秀兰家里的财物抢劫,用推土机将房屋摧毁。陈守林的爱人刘德知因为自己辛苦挣的血汗钱所建起的家园被毁,在废墟堆中气死气活悲惨地痛哭,惨不忍睹。陈、毛两家老小至今无家可归,流离失所。2003年6月25日,6名警察还强行闯入陈守林租住的房屋内将夫妇俩抓进汇东公安分局,被强制审问了一天一晚不准睡觉、不给吃饭、不给水喝,真是惨无人道!26日下午约6点,陈被押送到大安区公安分局无辜拘留了15天。毛秀兰和丈夫在24日晚10点钟左右在公路上被突来的警察强行抓入警车,毛被无辜拘留了12天。
    
    市政府征用农民土地1.5万亩,征地补偿费至今1分钱也没给农民。失地、失房的维权农民日日夜夜都在"恐惧"中生活,他们的生存状况日益恶化,而市政府官员刘佑林、侍俊、陈文贤等人却拥有亿元家产,这批人比强盗还强盗,抢劫公民财产还不准老百姓报案、不准喊冤。自贡征地腐败贪官接二连三地抢夺农民集体财产和私有财产,接二连三地镇压失地、失房农民,农民被活活逼死4人,而官员们倒卖土地获暴利50亿,侵吞拆迁费1.7亿,这还不属于大案要案吗?自贡农民依法民告官10年,连一个乡长、村长这种小贪官都没有告倒,令人深思。现在,大贪、中贪歪曲事实、编造谎言、告失地农民黑状的渠道却一直畅通着,失地农民依法民告官却永远上告无门,真正是民冤无处伸呀!
    
    自贡市原市长罗林书、常务副市长待俊、副市长刘海锦、副市长顾伟等人于2004年先后失踪,突然"蒸发"了。市民在大街小巷议论纷纷、满城风雨地说:刘佑林、罗林书、侍俊、刘海锦、顾伟等市长被中纪委"双规"了。有的市民说:已经被中纪委抓了!市民在传说市长被"双规"、被"中纪委抓了"都感到民心大快,有的人还打电话问我知道吗?我将此类传言立即与市委、市政府核实,市领导说:没有被双规,被四川省委组织部调走了。我质问:市委、政府掌管着宣传机器,领导干部的正常调动自贡日报、自贡电视台怎么不报道呢?现在市长被"双规"的遥言四起,有损政府形象。市长与市民"共同奔小康"10多年了,如今却无声无息地跑了,还被老百姓编造出被"双规"的喜讯,真是太可悲了,确实有损自贡政府的形象。自此,自贡长达4个多月无市长,第1次出现了"权力真空"。自贡不能一日无君,当时我经常向政府要市长。最近乡亲们来电告知:自贡市委书记唐坚也要调走了。从《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市民才得知,刘佑林继续任四川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四川省委组织部调罗林书任四川省工会党组书记、副主席。侍俊任四川省广元市市长。刘海锦任四川省档案馆馆长。自贡征地腐败大案经农民依法民告官10年,国内外主流媒体纷纷派记者调查,大量报道,专家、学者、媒体长期关注达3年多时间,该起征地腐败大案的贪官欺压平民百姓无法无天,如今这些贪得无厌的官员们却被四川省委组织部作为国家宝贵财富、高级人才精心培养、提拔、重用,这是党的悲哀!人民的悲哀!我不明白:国家的问责制、责任追究制在何处?
    自贡征地腐败大案10年来我们3次依法向各级行政机关提请了行政复议,但都不被受理,向各级法院6次提起行政诉讼,上诉4次,申诉1次,法院都不予理会。我们向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检举、控告、举报、反映等,寄送了特快专递信件300多封,至今杳无音讯,石沉大海。不但如此,农民维权代表还经常被警察暴打、抓捕、拘留,私人电话、手机被窃听,居住场所被用录像机监控。新闻记者介入调查,也被便衣警察跟踪,官员甚至要求农民必须举报记者等等。中央电视台于2003年6月12日报道了自贡征地腐败大案,13日自贡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原市长罗林书宣布:查事不查人。原常务副市长侍俊说:央视报道小事一桩,我见多了,没有摆不平的事。自贡征地腐败大案经过我们2年多时间的调查,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市长们靠倒卖土地获暴利50亿元、非法侵吞拆迁补偿费1.7亿元,但他们靠歪曲事实、编造谎言、盗用政府公章告失地、失房农民的黑状,欺上瞒下把上级有关领导人都给勾兑、摆平、搞定了。可以说,现在民告官越告,贪官越晋升官职,越腐越贪,越贪越晋升,这在四川自贡市这起征地腐败大案中表现得非常典型,这充分表明:在我们国家,平等、公正、监督、法律已经荡然无存。因此,为了我自己和乡亲们的合法权益,为了依法惩治腐败、严惩贪官、为民伸张正义,我谨以中国农民的儿子的身份,再次恳求国家主席、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中纪委书记、中组部部长等国家领导人及有关部门负责人高度重视并尽快派员对四川省自贡市征地腐败大案展开调查,依法为民伸冤作主!
    
    
    此致,
    
    中国农民的儿子、公民:刘正有
    2005年7月26日于北京
    
    
    附:《四川自贡4000名失地农民的控告信》
    注:本文公开信和《控告信》经调查不属实本人自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联系电话:13552899535 _(博讯记者:维权者)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市失地农民给温家宝总理的一封信
  • 深入到失地农民中去
  • 温江失地农民的抗争和愤怒/百姓杂志(图)
  • 自贡“4 20镇压失地农民事件”向社会各界人士的公开信
  • 大陆六千万农民失地线路图
  • 大陆六千万农民失地线路图 (图)
  • 大陆失地农民,市府门前和平请愿,遭地方公安暴打
  • 青岛村吏夺地打砸抢 农民血溅果园!失地3000亩
  • 今天凌晨2:30北郊师家河村发生惊天血案:失地农民被残暴镇压(图)
  • 湖南望城失地农民揪心之痛:千亩良田被建球场
  • 四川自贡市省纪委副书记刘佑林,强征土地净获50多亿元,致使3万多农民失房、失地、失业
  • 中国征占农村土地 引发大量失地农民不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