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5年8月03日)


政文:拆迁/维权/舆论监督
    
    政文:专管天下不平事!
    

政文:南京合法的私有房产主房屋又被政府开发商实施强拆

    
    近日来又有南京市民连续不断告诉记者家住白下区尚书村、尚书里和尚书巷地区的十多户私有房产主被白下区政府下发了《拆迁强制执行决定书》。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强拆书1-5
    记者查阅有关资料了解到,该地区是于2002年8月12日由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通过《今日商报》公开下发了《拆迁公告》宁拆公字(2002)86号。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拆迁公告6
    对该地区按照《南京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南京市政府第203号)实施房屋拆迁工作。
    建设项目内容:商品住宅
    拆迁期限:2002年8月27日——2003年1月26日
    拆迁人:南京通达城镇基础设施开发公司
    拆迁实施单位:南京市白下区危旧房开发公司
    拆迁实施单位法定代表人:胡骏年
    
    记者又了解到,该地块从拆迁开始除了今年2月在《博讯》网站报道的周宪安等三户居民房屋去年12月22日被白下区政府开发商实施强暴拆除外(至今政府都没有解决问题还在上访,其中有一名刘姓被拆迁户被本地公安实施刑事拘留),7月上旬还有20户左右被拆迁户没有达成搬迁协议。
    
    同时记者还了解到以往该地区已经拆迁离开的被拆迁户现在还有大部分人在不断上访,抗议政府开发商的不合理行为。然而,政府开发商在处理过程中都是采用软硬兼施、哄吓诈骗的手法,同时还雇佣黑社会闲杂人员对他们实行威胁和利诱,各个击破分化瓦解,很多人只好忍气吞声,打掉牙往肚里咽。
    
    记者曾经以被拆迁户的身份和其他被拆迁户会见了白下区政府信访局朱姓局长,同时也目睹了该局长对被拆迁户们大耍官僚衙门老爷的威风,甚至得以一见这位政府“信访干部”在这些群众面前如何“作风生硬,态度蛮横,行为粗暴”,并且“对群众的正当要求和合理意见置之不理的。”他们根本不听群众意见,全和开发商们一个鼻孔出气。反复强调要求被拆迁户接受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不公平的“裁决书”,口口声声要实行“强拆”,100%的要“强拆”。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安置补偿 土地新政7-8
    有人指责这是执行的“嘉禾拆迁事件”中违法违规错误路线和政策。不可思议的是他们至今都不认为“嘉禾拆迁事件”是错误的,有人反问“难道中央对‘嘉禾事件’的处理错了吗?”这位局长气哼哼的不予理会。令人惊奇的是有人告诉记者,这次本地刚建好的“瑞鑫南亭”公寓也有这位局长一套高档商品住宅。
    
    更加不能理解十分荒唐而又可笑的是,在拆迁评估和裁决到实施强拆过程中,政府部门采取的行政决定都是根据开发商单方的意见。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清单 评估表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裁决书9-15
    在其双方没有达成统一意见,事实还没有搞清,当事人对此向政府提出质疑,同时政府也拿不出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就迫不及待粗暴野蛮地向被拆迁户发出“拆迁强制执行决定”,并且硬说被拆迁户“无正当理由”。以“强拆”相威胁,胁迫被拆迁户在拆迁协议书上签字,否则随时采取“强拆”。
    
    他们已经利令智昏,置中央和江苏省政府的政策以及国家法律法规和人民群众的利益于不顾。背弃江苏省政府为了积极响应中央的号召坚决纠正拆迁中发生的大量问题和纠纷,再三强调“拆迁安置补偿不落实不得拆迁”的重点要求和规定,一意孤行坚持要对被拆迁的合法私有房产主实行强拆。同时也剥夺了他们的宪法赋予的各项合法权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拆迁无章法16
    记者特别注意到,南京的拆迁行为十分混乱,他们和“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拆迁干部王子文揭发的“拆迁无章法,想咋整就咋整”行为如出一辙,甚至有过之无不及。他们除了对被拆迁户继续实行不合理不公平不符合市场经济早已过时的南京市地方性的“203号拆迁管理规定”进行暗箱做操作外,在被拆迁户私有房产主仍然享有国家土地使用权的同时,开发商也已经领取了该土地的“国家土地使用权”,而且拆迁期限也可以任意改变。
    
    因此使记者想起去年3月,国土资源部、监察部联合下发的“71号令”,要求在去年“8月31日”起,所有经营性土地一律公开竞价出让。以前盛行的以协议出让经营性土地做法被正式叫停。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土地新政8
    文件还规定,“8月31日大限”以后发展商必须及时缴纳土地出让金,而且如果在两年内不开发,政府可把该土地收回。更何况按照南京某些政府有关官员自己的话说“我们的拆迁已经历时四个年头”,现在却仍然按照早已过时的拆迁办法执行。
    
    如今这些政府开发商们依然执迷不悟,又用强盗加流氓的手法对付剩下的被拆迁的私有房产主(拥有私有房屋产权、国家土地使用权、城市居住地合法户口——同时理应受到国家和政府保护),南京玄武区、白下区等地被拆迁户目前的处境十分艰难,这些政府开发商们对他们有的实行分户包干的办法,雇佣黑社会人员对他们采取跟踪打击,这些被拆迁户不敢轻易照面,一旦被发现立即逃跑,有的躲在人家,有的躲在街边小店和书报亭,以躲避黑社会打手的追逐。有的被跟上或逮着,则被残暴殴打,逼迫他们屈服政府开发商搬迁。就是他们的住宅也不能幸免,经常在深更半夜遭到不知名人物打砸门窗,损坏电表,搅得被拆迁户白天黑夜不得安宁,干下了一系列廉耻都不顾丧尽天良、伤天害理、违反国家宪法的罪恶行为。其目的就是要强占他们的房屋和土地,强行把他们赶出城区到农村郊区。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雇佣黑社会半夜打砸17-20
    不久前记者又专门走访参观了白下区政府开发商正在为被拆迁户在杨庄和高桥门地区建盖的“经济适用房”,那里的房屋就靠在江宁县交界处,实属郊外,并非危言耸听。他们却要把市区住户的房屋和所占土地用廉价手段强取豪夺,建成十多层以上的高档商品房卖给有钱人(据说该地区新建的“瑞鑫南亭”小区现在房屋价格已经超出1.1万元/平米),于中牟利,实属损人利己,损坏国家政府的形象,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侵害所有权人的合法权利,严重地无视民权民意和宪法的尊严,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记者走访了部分被白下区政府实施强制拆迁的房产主和有关企业,居民有的都是三代人,还有八九十岁的老人,有的企业有注册从业人员十多人。可是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政府仍然:“根据南京市人民政府第203号,《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给予他们很低的补偿。远远不够同类地区高层房价万元以上/平米的标准和生活需要。并且强行要他们接受郊外杨庄建盖的“经济适用房”。在达不成任何统一意见的协议情况下,就采取强行拆除。
    
    南京被拆迁户私有房产主们都表示自己的人权被侵犯,居住、生存和自己的私有财产得不到保障,强烈要求向政府提出呼吁。并表示一旦有机会则联合起来举行游行要求不负责任的政府下台。
    
    南京政府我行我素和中央对着干由来已久,他们对中央的要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阳奉阴违,真可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中央和江苏省政府在拆迁补偿上已经多次明文规定,“确保房屋拆迁评估与市场交易接轨,实现房屋拆迁等价有偿的目标。”“坚持‘先补偿安置,后实施搬迁’的原则”,“老百姓要求产权调换的,必须提供给老百姓现房”“尽量实现零过渡”,“对原地补偿安置的,要明确入住时间。”还要求“建立健全拆迁公示听证制度”接受群众监督,严防暗箱操作,损害被拆迁户的利益。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21要钱要房
    国家政府对地方政府的违法违规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一再提出批评:“有的地方拆迁方给予的补偿标准过低”,“有的地方政府部门以保证建设项目的顺利进行为由,强行介入平等主体之间的交易活动,越俎代庖,成为直接的拆迁人;还有的地方甚至动用黑社会势力,在拆迁公司没有与居民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强制拆除其房屋。”同时对其粗暴野蛮行为提出尖锐严厉的批评“本应与开发商处于平等地位、具有房屋处置权的房屋产权人,却受制于开发商、拆迁公司及个别政府部门,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本应以实现广大人民群众利益为目的的城市拆迁,在有些地方却走向人民利益的对立面,造成对社会法制观念的破坏,对被拆迁人的利益造成极大损害。”
    政文:看南京政府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四)


     22十类行政
    再三指出“保护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要把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拆迁要严格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先行调解,召开听证会,再由有关机关依法作出裁决。”“对未经依法裁决而胁迫、强制居民拆迁的违法行为应严格依法处理。对使用暴力造成居民人身和财产损失的拆迁行为,坚决依法严惩。”要牢记“嘉禾拆迁事件”中违法违规的深刻教训。
    
    政文:/2005.8.2
    
    
    有“南京市民”组成的南京维权俱乐部发表“社论”指出:
    
    南京维权俱乐部“社论”:

拆房大革命,南京——北京一条黑线

    
    为了名利,过去几年南京的老城“改造”表面上取得了一些成就,殊不知是用三十几万户、一百多万被拆迁人的利益——血汗甚至生命牺牲为代价换来的。
    
    2004年8月中共中央明确提出停止大拆大建。但是,南京等各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特别是环境整治的幌子下仍一意孤行。这几年南京老城大拆大建、毁坏了民间古建筑和古文化,尤其鼓楼、新街口、三山街、城南一带的古街巷,大部分都是明清时期的。随后又不惜老百姓的血汗建假(古董)古建筑、假文化。将要拟建的“江南织造府”(长江路上)就是铁证,欺骗世人、欺骗子孙后代。
    
    经调查研究发现,房屋拆迁,是从上到下有一条又粗又长的黑线。
    
    “现代快报”2004年5月3日报道的“聚焦南京名城会”上明确指出“拆光老建筑不等于现代化”,来自海内外专家学者都对南京的老城改造提出了激烈鲜明尖锐的批评。他们针对南京指出了把保护历史文化遗存变为“发展经济”。“拆掉真古董,又建假古董”,将这些行为定性为“历史文化遗产保护中的反文化现象”。
    
    南京有许多六朝的建筑,有明清的遗存,也是民国建筑最多的城市,而这些建筑许多是名师大作。然而在利益的驱使下把它拆除,盖起摩天大楼,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这是对国家、对社会、对子孙后代的犯罪。
    
    然而一贯和中央对着干,我行我素的南京市委书记罗志军在2004年4月玄武区调研时,反反复复提出拆迁“要加大力度”,决不能迁就少数被拆迁户。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第十三条明确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
    
    第三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强调“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同时按照宪法,第四十一条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当前南京市白下区政府滥用行政权,强制拆除老百姓的房屋,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权和私有财产权。迟早一天南京市人民是要和他们清算的。
    
    为了加强社会民主法制,在当前拆迁过程中,必须建立健全公示和听证制度,必须公平、公正地对待被拆迁人。同时必须有三人以上民主推选产生的被拆迁户代表组成房屋拆迁管理委员会参与房屋拆迁评估和裁决并拥有评估和裁决权。
    
    当今搞开发,南京政府违抗中央指示参与征地拆迁,无视被拆迁户的合法权益,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并且单方面进行“评估”和“裁决”,把“裁决”作为压迫被拆迁户实行强买强卖为自己谋取名利的手段,对被拆迁户来说是极不公平,也是非法的。
    
    公正才能安定,公平才能和谐。
    
    南京维权俱乐部
    2005年8月2日
    
    ----------------------------------------------------------------
    

中国大陆一个很形象的房产笑话——修订版

    
    以前,有个地主有很多地,找了很多长工干苦活,长工受了很多苦,苦得活不下去了。天天喊:“神啊!神啊!你来救救我们吧!”果然人世间来了一个大先知。一呆,就在人间呆了84年。大先知对长工说:“你们傻得很,把地主和地主婆杀了,土地就变成是你们的了。”长工们很高兴,打死了地主和地主婆。大先知给长工们盖了一批“团结楼”住着。称之为公私合营、大跃进、人民公社。
    
    大先知离开了人间,紧接着又出现了两个小先知,和几个言善行恶的国妖。两个小先知一个是有权的工头变成了地主、另一个是知识分子变成了臭老九谋士。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有点钱了,他们住的房子,又不是你的,又不是工人的。每月交租子,不划算,反正他们永远住下去,你干脆把房子卖给他们起个名堂叫做-----公房出售!告诉他们房子永远归他们了,可以把他们这几年攒的钱收回来。”地主说:“不错,那租金怎么办?”谋士说:“照收不误!起个日本名儿,叫物业费!”地主很快实行了。赚了好多钱,长工们那个高兴啊!
    
    过了几年,地主的地盘发展扩大了,有钱人越来越多,没地方住。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又有钱了,咱们给他们盖新房子,起个名堂叫做‘旧城改造’。他们把手上的钱给我们,我们拆了房子盖新的,叫他们再买回去,拆了盖、盖了再拆,拆了才能生钱,这就叫“循环经济”,可以多盖一些卖给别人。”地主又实行了。这次,有些长工们不高兴了,地主的家丁派上用途了,长工们被打掉牙只好往肚子里咽。经过反复倒卖,地主又赚了好多钱并得到了很多土地。
    
    又过了几年,地主的地盘更加扩大了,少数人的钱更多了,地主的土地更值钱了。谋士对地主说:“东家,咱们把这些长工的房子拆了,在这个地方建别墅,拆出来的地盖好房子卖给那些有钱的大款还能赚一笔。”地主说:“长工们不干怎么办?”谋士说:“咱给他们钱多点儿,起个名堂叫‘货币化安置’,咱再到咱们的猪圈旁边建房子,起个名堂叫‘经济适用房’,给他们修个马车道让他们到那边买房住。”地主说:“他们钱不够怎么办?”谋士说:“从咱家的钱庄借钱给他们,一年6分利,咱这钱还能生钱崽,又没风险。”地主又实行了。长工们拿到钱,地主的“经济适用房”到现在才建了一间,长工们只好排队等房子,直到现在,还等着呢!……
    
    于是乎长工们开始闹事了,地主有点慌了,忙问谋士怎么办?谋士说:“赶紧通知长工们,房子要跌价了,别买了,租房住吧,正好把我们的猪圈租给他们。”结果,这么多年后,长工们的钱全没了,还在租房住,直到永远 。
    
    后来有一天,长工们突然发现,自己终身辛勤劳动的积蓄被地主夺之一空,并且还背着一身的债务,大家愤怒了,操起农具拎着油桶将地主公馆团团围住,要与地主拚命。地主惊恐万状,为了维护地主的统治对长工说:“这事不能怪我,都是谋士出的鬼主意。我现在宣布将谋士五马分尸,以平民愤。”随后,众长工散去。
    
    故事结局不是这样的,谋士早就担心这种后果, 他对地主说:
    ……发展是硬道理……
    ……稳定压倒一切……
    ……和谐社会……
     ……理论猫……
    ……代三个表……
    
    地主家丁天天对长工宣传:“远方村落有两个邪恶的家伙,一个叫阿日,一个叫阿美,老想抢我们的财产。”
    
    长工一听,说:“对哦对哦”,于是就把怒气转移到那个打不着的人身上了。
    
    但是到后来,长工们还是发现,自己终身辛勤劳动的积蓄被地主夺之一空,仍然还背着一身的债务。大家又愤怒了,操起农具拎着油桶又将地主公馆团团围住,要与地主拚命。地主惊恐万状,为了维护地主的权利对长工说:“这事不能怪我,都是谋士出的鬼主意,我现在宣布两点:一涨工资,二涨利息。”众长工慢慢散去。
    
    但到了最后,长工们看到临村的人都可以自己选村长,都不用当长工了,过上幸福日子。而自己却被地主一骗再骗,虽然辛辛苦苦,却还是一贫如洗。大家都愤怒了,把地主和谋士都抓了起来,千刀万剐了,还派人到城里把地主早年送出去的小少爷也给宰了。有没有先知帮他们忙,就不清楚了。
    
    《南京维权俱乐部》转载
    
    2005.7.8
    

中央关于拆迁问题有关意见

    


2004年2月14日新华社电:
    
    “有的地方政府部门以保证建设项目的顺利为由,强行介入平等主体之间的交易活动,越俎代庖,成为直接的拆迁人;还有的地方开发商甚至动用黑社会势力,在拆迁公司没有与居民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强行拆除其房屋。
    
    “本应以实现广大人民群众利益为目的城市拆迁,在有些地方却走向人民利益的对立面,造成对社会法制观念的破坏,对被拆迁人的利益造成极大的损害。”
    
    保护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要把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要严格区分商业开发和为社会公共利益而进行的开发,防止有人打着‘公共利益’的旗号损害群众利益。”
    
    “对使用暴力造成居民人身和财产损失的拆迁行为,应当坚决依法严惩。”
    
    ----------------------------------------------------------------
    


新华社2004年12月17日电:
    
    最高法院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强调,各级人民法院要依法制止征用土地中侵害居民利益的违法行为,法院不得以任何借口参与拆迁,原则上不先予执行。 _(博讯记者:政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政文:中国反腐思路发生新变化 力纠不正之风注重为民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政文: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转变“真”快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政文:南京职工为维权,人身安全没有保障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政文:南京市白下区建设局违法行政诉讼词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41号“行政判决书”
  • 政文: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2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 政文:评江苏省高级法院苏行监字第106号通知书
  •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 政文:评重庆渝中区强制“拆除‘违法’建筑遭阻拦”
  • 政文:话说“人民警察”
  • 政文:南京市区道路交通治安及市场需要加强管理
  • 廉政文化只是反腐倡廉“外围战”
  • 政文:从南京12.9事件 看司法的罪恶与腐败
  • 盛邦和:中华优秀传统与廉政文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