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百姓杂志:胡温新政保定打折扣(图)
(博讯2005年8月02日)
    
百姓杂志:胡温新政保定打折扣

    “粮食直补”是一项惠及亿万农户、深受农民欢迎的政策,2004年在全国实行后,对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发挥了很大作用。同年,温家宝总理在十届人大二次会议上宣布:5年之内全部取消农业税。当新生的“粮食直补”遇到“末代”的农业税,人们普遍担心在实际操作中出现以“补”抵税情况,并影响粮食直补的政策效果,为此中央政策规定:粮食直补款一定要发到农民手里,严禁抵扣任何税费。

    到2005年,河北是仅剩的四个还在收取农业税的省份之一。保定市是河北省农业比较发达的地区,最近,记者来到保定市107国道沿线的一些农村地区,调查粮食直补情况,发现一些地方普遍存在一种情况:

    粮食直补金被政府抵扣

    徐乐俊 李喜平

    “发是发了,抵农业税了”是记者听到最多的回答

    7月上旬的华北平原,酷暑笼罩。但勤劳的农民们并没有懈怠田间的劳作,上午10点之前和下午4点以后,在天气稍许凉快的时间里,田间地头仍有许多忙碌的身影。而记者的采访,也大多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进行。

    记者一共采访了四五十位农民,除了一二个之外,其余都知道有“粮食直补”这么回事,知道国家给农民每亩地补十来块钱;这些受访农民分布在涿州、高碑店、定兴、徐水、清远、安西、保定、高阳等8个县市20多个村,除涿州县、清远县和保定市一共5个村之外,其他村都通过以“补”抵税来“发放”直补款。高碑店市军城办事处南泽畔村68岁的高仕海老人是此次采访的最年长者,他在地里拔玉米秧子的时候接受了采访。当记者问粮食直补款发没发时,老人很肯定地回答“发了”,当记者再问是不是给了现金时,老人又说,没发现金,抵农业税了。这是采访中遇到的最多的情况,“发是发了,抵农业税了”也是记者听到最多的回答。高仕海老人介绍,他们村每亩地粮食直补9.5元,抵扣农业税后,每亩地还需交税6元多,他们家有10亩地,补交了60多元。

    调查中,记者发现各县的粮食直补标准不完全一样,其中高阳县每亩地9元,高碑店市9.5元,清远县9.9元,徐水县10.05元,涿州市10.20元。由于农业税各地标准差异更大,而且村与村之间也不一样,因此“以补抵税”后各地补交农业税的情况也千差万别。在徐水县高林镇麒麟村,村民说他们每亩地补交4.3元;在定兴县固城镇国兴村,村民说每亩补交8元;调查各村中,补交最多的是高阳县邢南乡北于八村,每亩地11元,3户分开接受采访的村民说法相同,他们各有地3亩、4亩、4亩,分别补交农业税33元、44元和44元。

    记者也登门采访了一些农户,这时候农民往往会向记者出示3张单据:种粮补贴通知书、农业税纳税通知书和农业税完税证明。在高阳县北晋庄乡阮庄村和徐水县漕河镇漕河村,记者发现一个雷同的“错误”:村民的完税数量小于应征税数量,但刚好与粮食直补的数量相同。阮庄村村民刘树才家10.5亩地,农业税正税86元,加上附加税应缴103元,但完税证上写的是95元,与粮补完全相同;漕河村村民张淑英应缴税、完税和粮补数分别是48元、39元和39元。而这两个村村民告诉记者,他们今年不用交农业税了,用粮补相抵后,缺口由村里给补上了。记者在很多村都了解到这种以“补”抵税,差额由村里补足的情况。高阳县北晋庄乡雷庄村村民边志强农业税46元,粮补45元,差一元钱村里没向他要。村民介绍,他们村农业税和粮补差额不大,全村只差300元,村里全给补上了。高阳县北晋庄乡村村民张文祥介绍,他们村有一块1000多亩的地由村委会统一转包出去,农业税和粮补的差额就在村民的土地租金里扣。

    在清远县石桥乡平岭村,记者还了解到,由于村里的地原来大多属于洼地,农业税比较轻,比粮补的数量还小,以“补”抵税后村民还领到了部分粮补款。一户姓王的农民有12亩地,领到粮补70元。

    徐水县高林镇麒麟村,以“补”抵税后每亩地补税4.3元。李二堂家是村里的困难户,他们老两口年纪已大,大儿子身有残疾,家里负了一些债,村里对他有一些照顾。记者在他的纳税通知单上看到,正税和附加税一共74元,社会照顾减免18.5元,应缴55.5元;他们家粮食补贴56.3元,因此以“补”抵税后他还领到0.8元。

    记者从保定市赵庄村、焦庄村清远县孙村乡北孙村了解到,他们那不用交农业税,粮食直补款也全额发给了农民。在涿州市的苍牛屯村和木子头村,村民告诉记者,他们那粮食直补和农业税分开,先发后交。问及发钱和交钱情况,村民们说,发钱很快,没用一天全村就发完了;交钱相对慢一些,但基本上都会交,因为所剩不多。

     从村委会、乡政府到县粮食直补领导小组,都说没有以“补”抵税高阳是此次采访农民的最后一站,因此在该县记者对村委会、乡政府和县粮食直补领导小组也进行了采访,得到的回到是一致的: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没有以“补”抵税。

    北晋庄乡阮庄村支书张志雄和会计宋小山介绍,他们村粮食直补工作在5月底进行,在三天内完成。乡财政所的同志带钱到村里,村里再通知村民带身份证到村部领款,签了字按了手印就可以把钱领走。收缴农业税的工作同时进行,但与粮食直补发放完全分开操作。

    邢南乡政府领导和财政所的同志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的政策,全乡的粮食直补工作的6月1日到4日间全部完成,没有以“补”抵税情况。

    高阳县财政局副局长王彦卿介绍,县委县政府对粮食直补工作高度重视,5月23~25日召开了全县动员大会,县领导在会上一再强调,严禁用粮食直补抵扣任何税费。记者在一份领导讲话稿中确实看到这一内容:兑现直补资金与征收农业税同步进行,但要分开操作,缴归缴,补归补,不许采取直接抵扣农业税的办法,也严禁抵扣其他任何税费。……农业税减免和粮食直补政策都是“硬杠子”,各乡镇各部门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好,一旦出了问题,要追究主要领到和分管领导的责任。

    王副局长介绍,全县在6月5日全部完成兑现直补资金工作,比市里要求提前了5天。王副局长还介绍,自税费改革以来,高阳县农业税征收工作在保定市25个县市中年年第一,而2005年的农业税已经100%完成,又是第一。当记者将采访了解到的情况告诉王副局长时,他说,由于两项工作同时进行,难免有个别村为了省事,采取了以“补”抵税的做法,而县里又不可能到每个村去监督。

    返程中,记者又顺道调查了几个村,没有一个村的村民不说,他们根本就没见到现金。

    记者最后来到保定市财政局,经几个部门的辗转“推荐”后,办公室一个姓张的同志接待了记者。他告诉记者,保定市于6月10日圆满完成粮食直补工作。至于更具体的情况,他以记者没经过宣传部门为由,拒绝回答。在记者再三解释与要求下,该同志给记者复印了2页资料,上面介绍了保定市粮补工作主要措施和实际效果两项内容,具体写有:加强监督,多次派出督导组赴各县(市、区)督导,了解实际情况,解决具体问题。……种粮农民对直补工作人员的工作质量,服务态度表示满意和感谢。

     总理强调要确保农民该得的种粮直补款一分不少地拿到手中

    粮食直补工作是当前我国农村工作中的一项重要内容,中农办主任陈锡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对农民的粮食直补是2005年粮食工作的“重中之重”。正是因为这项工作的意义重大,党和国家领导高度重视,温家宝总理曾多次强调,要确保农民该得的种粮直补款一分不少地拿到手中。

    2005年2月3日,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农业部等5部位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完善对种粮农民直接补贴政策的意见》的通知,要求粮食直补与农民缴纳农业税要分开操作,缴归缴、补归补,不许采取直接抵扣农业税的办法,也严禁抵扣其他任何税费。

    就此次调查了解到的情况,记者采访了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农业部有关负责同志,他们一致表示,这种以“补”抵税的做法完全违背了中央政策。粮食直接补贴是中央财政拨用专门资金对种粮农民进行直接补贴的重要政策,而农业税收取是一项常态的收税工作,这是两回事,不能搅在一起。

    在保定采访过程中,有些县市的同志希望记者不要发稿。他们表示,如果今年有些地方确实存在以“补”抵税情况,但由于2006年河北省将全部取消农业税,所以不会影响到以后的工作。

    据悉,到2006年全国所有省份都将全部取消农业税,“皇粮国税”将成历史。但是记者认为,国家对农业农民的补贴今后还会有,如果在粮食直补工作地方可以违背中央政策,如此大面积地违规操作,在今后对农业农民的补贴中,难保有些地方政府用其他名目来截留抵扣。总理强调要确保农民该得的种粮直补款一分不少地拿到手中,其实总理希望的是,农民该得的每一分钱,都要确保不折不扣地地拿到手中。(原载百姓杂志2005年第8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内地增税遏炒楼投机 新政6月1日实施
  • 中国推出新政策吸引留学生回国
  • 德国媒体眼中的“胡温新政” (图)
  • 「胡温新政」早已变成胡锦涛新政?!
  • 2004年中国10大新闻:一)胡锦涛强硬路线曝光,胡温“新政”破灭(图)
  • 新政治家推动创新:在价值取向上突出民主法治
  • 新股发行新政本月出台?宝钢增发案可能被否决
  • 持续镇压上访人士 胡温新政人权未见改善
  • 中國貧困人口增80萬胡溫新政受挫
  • 南方都市报事件 凸现胡锦涛温家宝新政的虚伪
  • 药价新政倾向外企 国内仿制药敢怒不敢言
  • 南京实施“拆迁新政” 住户从怕拆迁变成盼拆迁?
  • 伪遗民、伪样板与伪新政/易大旗
  • 杨天水:逮捕林樟旺是胡温新政的对台戏
  • 强烈谴责新政府无理遣返我的行径
  • 举步维艰的法国新政府/万生
  • 沈默:“胡温新政”的三板斧
  • 江源:「胡温新政」有一个转机
  • 羽林翼: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胡温新政”?
  • 阿成:盘点胡温新政
  • hy:从汉源事件的处置看胡温新政确非旧政
  • 三个代表是什么?谁是真正的三个代表?——读杨恒均先生最新政治间谍小说《致命武器》有感/黄长义
  • 易乙:盼新政,盼到的是又一场互联网大清洗
  • 林保华﹕胡溫新政﹐還是胡溫專政﹖
  • 胡温新政的机会
  • 鄭永年: 高官问责与中共新政治文化
  • 安田:被砍断的“胡温新政”图腾柱——简评程益中案
  • 胡祈短评: 胡温“只做不说”的新政
  • 晨海:辛辛苦苦一辈子 不够买一套房子——胡温新政一年房价猛于虎
  • 胡温新政面临两难考验--是亲民还是保权?
  • 胡温新政又一年,政改将如何起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