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海发生警民大冲突,大批村民被打,郭飞雄遭遇诱捕之险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5年7月27日)


南海发生警民大冲突,大批村民被打,帮助抗争农民转发报道的学者郭飞雄遭遇诱捕之险
    


提交者:郭飞熊
    
    
    
    


转发者郭飞雄言:
    
    
     今天早晨在广州火车东站,我前去接一个朋友,遭遇了广东警方的埋伏。经过惊险的一幕后,我安然无恙。据接到的朋友告知:广东有关方面竟然将我在广东使用的手机号码拷贝了一个新的,抢先接住了朋友打给我的电话,而后设下了陷阱,等我跳下去。
     脱险后,我就怀疑佛山警方近日必有大动作,才想先将为农民传声者给掐灭。下午,我接到了南海农民传来的文稿,才知佛山警方原来从昨晚就开始动手了!
     我为南海抗争的农民在网络上义务转发现场报道已近一月。期间,我没有鼓励任何群体活动(在我内心里,当然也不反对农民为捍卫家园所作的合法抗争),没有拿过农民一分钱(我现在在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工作,将道义维权和律师活动严格分开,与南海农民签约提供法律援助的是另一家单位)。如果由于“为抗争的农民在网络上义务转发现场报道”而受到困扰,或者被抓,将是我的莫大光荣。
     2005年4—5月,我因申请抗日游行而被捕入狱。如果下面又因帮助农民维权而被捕入狱,岂非得其所哉。这样的人生是有意义的。有朋友曾劝告过我:凡是涉及到巨大经济数额(象反对拆迁征地之类)的维权活动,出面的维权人士都将面临巨大危险,要谨防狗急跳墙。这一建议是有道理的,今天早上我的经历就证明了这一点。
     我想在此提醒佛山警方: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将南海农民传送现场报道的渠道告知你们,他们的电话我这里一个都没有,即使有我也已经全部删除。你们不要白费力气了,看看我的自述《因申请抗日游行被捕入狱之经过》www.sghot.com/bbs/read.php?fid=24&tid=3203,就知道我在任何胁迫下都不会低头。如果我是与南海农民签约的维权者,我早就自动上门,敦促你们依法办事了。现在你们没有任何权利干扰我的人身自由,否则你们将承受极大的后果。我现在正承担着晟智律师事务所在广东的一些业务,为了防止你们使用无赖手段困扰我,我不会给你们破坏我完成本职工作的机会。但是,无论你们采取任何手段威胁利诱,我都不会放弃为南海抗争的农民在网络上义务转发现场报道。
     我还想提醒佛山警方:放下屠刀,立即和农民谈判解决问题,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如果你们滥用专政手段镇压人民群众,酿成巨大祸端,那么全中国人都不会饶恕你们,你们的顶头上司中央政府也不会饶恕你们。到时候就不仅仅是追究你们镇压的责任了。请你们悬崖绝壁,选择谈判之路。
     我已做好落入佛山警方黑手的准备。但我相信愿意帮助南海农民维权的学者、作家或社会活动人士,绝非我一人。我希望那些致力于推动中国宪政民主与人权法治进程的朋友们勇敢地站出来,南下广东,参与到为底层民众合法维权的浩荡事业中。希望我们这一代人能够象文天祥《正气歌》中提及的齐国的太史们那样,秉笔直书,一个倒下了,另一个接着上,永远不要被黑暗势力所吓倒。
    
     2005年7月26日下午
    
    
    
    郭飞雄联系方式
    
    13552499429
    [email protected]
    
    
    
    
    
    
    


以下内容为南海三山村民所作的现场报道
    


郭飞雄转发
    
    


http://bbs.yannan.cn/viewthread.php?tid=70025&sid=f9h1sv
    
    
    
     佛山南海自从5月31日因征地引发纠纷,政府动用黑恶势力向手无寸铁的村民不断施压,村民们继续日以继夜地抗争。面对国内外舆论的声援,佛山市政府上下各个部门就像冷血动物一样对村民的合理要求视而不见,一直都没有拿出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每天却像打游击一般,出动多辆执法车辆开路,带着几辆泥头车向我们的耕地填上几车泥土。
     到了7月25日,那些执法车故伎重演,当即被我们村民围住。村民不惜在38以上的高温的天气下,睡在地上,以身体来阻挡其执法车辆,不让其进行违法的填土行为。村民们更质问其带队者:“你们执的是那一家的法,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行为。是那一个人派你们来的,叫你们的上级部门给我们村民一个合理的解释。”
     村民们更质问其执法人员:“你们的衣、食、住、行都是我们人民群众给的。你们家里可有父母、弟妹,难道你们看着万亩良田被毁,都无动于衷吗?”执法人员都不敢吭声。
     拦车时间从早上8点30分持续到晚上6点。期间领队者多次用手机向外求助,但只有三山派出所及交警部门到过现场,都不敢处理。到了晚上6点多,有中区村全部领导来了,也被村民痛骂一顿,无法解决问题。后来,东区村全体领导及南海区领导、桂城街办的干部来到现场的达几十人之多,还是无法解决问题。
     到了6点30分左右,几十辆警车突然到达,大批手持盾牌、手握警棍的公安从车上跳下,杀气腾腾地向为土地而抗争的村民冲杀过来。更有些公安恐吓手无寸铁的村民说要打死村民。愤怒的村民们不惧威胁,把公安拦住。不知是谁一声令下,公安丧心病狂地向手无寸铁的村民大打出手。现场顿时变成了激烈的警民打斗场面,有部分村民被警棍打伤,多名村民被打伤后又被公安带上囚车。在囚车上,部分公安还对被捉的受伤村民拳脚交加地暴打,不时传出受伤村民被打的阵阵呼救声。剩下的村民们立即把警车围住,要求其放下被捉村民。但警方仍强行把被捉村民带走。
     带走被捉村民村民后,愤怒的村民们紧跟其后,追到平洲公安分局。强烈要求其放还被捉村民。期间,有部分村民因悲愤过度在平洲公安分局门前晕倒。但公安人员对晕倒的村民熟视无睹,任由他们昏死在公安局门前的水泥地上。
     村民们不禁喝问:“这还是人民公安吗,他们究竟是在问人民服务,还是在为贪官污吏服务?”
     最近几日,地方政府的电视台每天都播放着“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学习报道,但村民反映,政府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偌大一个中国,怎么就没有一个让我们村民申诉的地方呢!
     我们紧急呼吁,并热切盼望广大传媒、各上级主管部门以及各关心中国民主、法治的有识之士、海内外同胞们,请你们站出来,向我们苦难的三山村民伸出援助之手,我们全体三山村民将无限感激。
     我们已经站出来进行了坚决的抗争,但我们的力量实在太弱小。我们急需你们的援助,急需!
    
    
    
    2005.07.25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