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干部自爆拆迁黑幕 暴力威胁索好处费(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5年7月26日)
    内蒙古干部自爆拆迁黑幕 暴力威胁索好处费
    
    
干部自爆拆迁黑幕 暴力威胁索好处费

    资料图:北京六里屯中街住户多次被武力袭击。
    
    原编者按:今年36岁的王子文曾是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松山区拆迁办的一名工作人员。他亲身经历了一次次的暴力、造假和违法拆迁后,实在无法容忍那些坑害国家和被拆迁人利益的勾当。责任与良知驱使他毅然站出来,自爆拆迁工作中的种种黑幕。以下是王子文的自述:
    
    在我们这里,城市拆迁工作根本没有章法,想咋整就咋整。按规定,拆迁办是房屋拆迁管理部门,要维护拆迁双方的合法权益。
    
    但以前我们区里的拆迁办同时还挂着拆迁公司的牌子,利用这种便利,区拆迁办造假表骗取国家拆迁补偿金,又在补偿中采取恶劣手段坑害被拆迁群众。概括起来讲,主要有以下伎俩:
    
    造假表、捏假名,国家补偿金被私分
    
    一是与被拆迁人勾结串通,国家利益被私吞。
    
    我们在作拆迁协议表时,故意增大拆迁补偿数额,除给被拆迁人一点好处费外,剩余部分均被据为己有。比如,被拆迁人房屋本应补偿30万元,但只要和被拆迁人讲好,协议表上作成70万元,最后付给被拆迁人35万元,余下的35万元就被拆迁办的人揣入兜中。
    
    2002年5月,在一个修建公路的工程中,某家公司被松山区拆迁办列为拆迁对象,这段工程当时正好由我负责。按补偿标准,这家公司那时应得19万元。但当时拆迁办主任徐永泰和这家公司私下里达成一致,实际在做账时做了63万元。最后到底付给这家公司多少钱我不清楚,但当时这家公司的负责人给我1万元作“封口”费,被我找借口拒绝了。
    
    二是将无证房变成有证房,套取国家补偿款。
    
    这种手段在拆迁办中最普遍,而且也最受用。2002年“芳草路工程”开修,需要拆迁松山区供销联社和百货站大院。当时,这些房子都没有办理房产证。拆迁办主任徐永泰对我和另外一名工作人员说:“联社的房子已经卖给一个叫骆庆丰的人了,你们等姓骆的办出房产证来,按有证房拆迁补偿。”当时无证房补偿标准是268元/平方米,而有证房的补偿标准是1038元/平方米。
    
    三是造假表、捏假名,补偿金被私分。
    
    你看,这是一张《房屋及附属物补偿表》,户主张忠,应补偿金额为199477.50元,这里还有张忠的签名和手印。可实际上,这张表是伪造的。被拆迁户当中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你再看这份《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被拆迁户是鸭子河村村民张百云,应得补偿金额为141441.45元。可张百云在拆迁时早已搬到红山区居住,张百云本人根本就没领过这笔钱。
    
    还有更滑稽的事。按协议表上签的,鸭子河村村民孙宝琴应得拆迁补偿金22001.10元,可这个人在拆迁时已去世两年多了!死了的人也会领取拆迁补偿金,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就这样,我们的拆迁办主任通过造假表、捏假名的手段,仅此一次就套取国家补偿金55万多元。
    
    假评估、骗房证,百姓权益遭盘剥
    
    四是涂改房证,让房屋面积缩水。
    
    拆迁前,先骗取被拆迁户的房产证,说要作统计上报。收回房产证后,上报时按实际数上报,再将收回的房证涂改:或将有证房改为附属房;或将面积改小,待发放补偿金时按改过的房产证上的面积发放。
    
    国家曾拓宽306国道松山区段,涉及三眼井乡文钟村陈国富、张奎礼、杨奎森等28户被拆迁户。可就在拆迁前,拆迁办主任徐永泰指使工作人员将被拆迁户的房产证收回,在原房产证上变更了房屋面积,将有证房改为附属房或临建房。这样,28户被拆迁户本应拿到600多万元拆迁补偿金,可他们只得到280多万元。
    
    五是串通评估所搞假评估,故意压低补偿标准。
    
    2003年10月9日下午,被拆迁户修成林被人找去协商拆迁补偿事宜。修成林被告之:“补多少钱你也不同意,给你评估你敢答应吗?”修成林说:“评估又不是没收,那有什么不敢的!”可修成林回家两天后,就接到评估书。他可能永远不会明白,评估的时间和与他谈话的时间竟是同一天,评估师古某的印章是盗用的。而古某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去了辽宁。这个评估结果不但把房屋补偿标准压低到1010元/平方米,还自行规定楼房按平房算,房屋占地使用权不予补偿。当时还有5户被拆迁户与修成林有同样的遭遇。
    
    用特权、耍手段,暴力拆迁相威胁
    
    六是利用职务之便,直接威胁被拆迁户,索取好处费。
    
    有一次,拆迁办主任徐永泰要将被拆迁户崔祥的房屋按强行拆迁论处。当时如果按强行拆迁算的话,崔祥270平米的房子只能得到6万元。徐永泰明目张胆地对崔祥说:“你给我2万块钱,我保证不按强行拆迁论处!”然而,当时崔祥和妻子都有病,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钱,最后只好找到三眼井乡一位副乡长说情,并当面给了徐5000元,这样崔祥的房屋才免于被强拆一劫。
    
    七是以“整算分付”、耍赖充硬等手段克扣被拆迁户的补偿款。
    
    在2002年的商业开发拆迁中,松山区鸭子河村七组村民刘景和,连房屋及附属物共应得到38万元。但这38万元的钱数被分成7张协议表,也就是说7张协议表上的钱数加起来应恰好为38万元。待刘景和在7张协议表上都签了名字(即意味着刘已经领了钱)后,拆迁办却先付了刘景和34万元,说剩下的4万元(正好被分成两张小协议表,每张上的钱数是2万元)分两次给清。即刘景和搬出房屋后给2万元,最后清场后付清2万元。可是最后清场后,松山区拆迁办只给了刘景和2万元,并耍赖说,刘景和应得补偿金的总数就是36万元,而那张刘景和签过字的2万元的协议表就被藏了起来。看到此种结果,面对强大的政府机关,村民刘景和敢怒不敢言。无独有偶,松山区拆迁办又以如此手段分别从丛文田、丛文元等被拆迁户那里骗取了2万元、1万元不等。
    
    八是以暴力相威胁,拆迁由当“官”的说了算。
    
    就我所耳闻目睹并能拿出证据的事实就有:切断被拆迁户的水、电;夜间拿砖头砸门窗、上房扒屋顶;动用公安、法院干警打人拘人,实施强拆等等。这几年,我们区因暴力拆迁被打伤、致残的群众就有三四十人。比如松山区被拆户李伟的妻子曾双手被拷出血,踹倒在地。再如松山区三眼井乡文钟村被拆迁户高桂荣被打致残,生活不能自理。说实话,如果拆迁工作中,各地都按国家规定的拆迁补偿标准不折不扣地发放给被拆迁户,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冲突了。
    
    来源:新华网 _(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