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体育博物馆使用15年即成危房
(博讯2005年7月13日)
    当年曾获得中国建筑大奖——特别鲁班奖的中国体育博物馆,在使用了仅仅15年后就成为危房,近乎寿终正寝。这样的“豆腐渣工程”该如何处置,新华社记者日前经过调查后发现体博质量问题有可能成为一桩“悬案”。

    受害者的沉默 新华网报道,竣工于1990年6月,也就是北京亚运会开幕前夕的体育博物馆位于北京奥林匹克体育中心院内,目前地基已出现不均匀下沉,85%以上的地板和墙体已经出现贯通性开裂,承重钢梁断裂,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体育博物馆本身作为受害者,却保持沉默。记者多次申请采访,对方都以不便接受采访为由拒绝。目前,体博馆都已迁到奥体中心内的曲棍球馆继续办公,他们似已无意去追究老体博的质量问题,而是忙碌于新体育博物馆的筹建,正如一位工作人员所说,他们现在都在忙着新体博工程,“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生计”。 (博讯 boxun.com)

    有关各方正在酝酿新体博的建设,在博物馆的定位和选址上,有关专家和管理者还在继续商榷。另外,是否在北京奥运会前建成新馆,也有专家提出不同意见。

    体育博物馆属国家体育总局的资产。总局体育经济司基建处负责人吕铁杭对新华社记者说,建设新体博馆,主要是因为老体博馆空间较小,不能满足北京奥运会时的布展需要。至于老体博问题该如何处理,他表示目前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将新体博馆建设起来,以满足奥运会时的展览需要,之后才会去考虑老体博。

    隐患早已埋下

    老体博馆是在北京举办亚运会时兴建起来的,与亚运会场馆等30多个项目集体获得特别鲁班奖。有关专家说,一般建筑至少能使用50年,博物馆的设计年限则为100年,但是仅过短短15年,体育博物馆就“病入膏肓”。清华大学结构工程研究所、国家工业建筑诊断和改造工程研究中心先后对博物馆工程质量进行了鉴定,都指出其存在着严重的质量问题。

    记者在北京城市建设档案馆内查到了当年体博馆的施工建设档案,发现老体博馆的质量问题属于“先天不足”。档案中的竣工总结报告这样写道:“由于开工较晚,设计也仓促,开工后问题较多,给施工带来了许多困难,所以在施工过程中不断出现修改,因而设计变更洽商较多。在使用功能方面也存在着较多的不能令人满意的地方。有些属于考虑问题不周全,有些属于个别专业不熟悉,有些属于漏洞忽视,有些属于各专业衔接不够。”

    一位老设计专家在看了老体博的质量鉴定报告后指出,博物馆问题主要是设计不合理造成的,如结构平面不规则结构类型多;结构体系、布置与荷载不均匀,存在精静载缺陷;博物馆结构局部区域抗浮不满足规范要求等等。另外,现场材料强度检测结果表明,抽查部位砌体强度不能满足设计要求,则有可能是建材质量问题或施工中偷工减料。但整个报告看下来,问题还是主要出自设计不当。这位老专家对老体博的问题感到难以理解,因为博物馆的结构实际上并不复杂,不应该出现那么严重的质量缺陷。

    “错误”的老体博档案

    北京城市建设档案馆储存了北京所有工程建设的档案,仅中国体育博物馆的档案就有好几份。在施工文件中的设计图纸上赫然印着广播电视部设计院的字样,但是该院(现叫中广电广播电影电视设计研究院)否认他们参与了体育博物馆的设计。

    该院网站在本月初特意刊登了一份声明说:经院内存档资料检查,该工程在我院没有设计合同存档,没有图纸存档,也没有任何文字记载。该院还派了市场部去城建档案馆查核,发现体博馆的设计图签虽是广电设计院,但并无广电设计院的图章。因此该院与中国体育博物馆不存在合同关系。

    “不论问题存在与否,可以肯定该工程不是我院承接的设计项目。需引以为戒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设计管理的确存在漏洞。”该声明说。

    该院市场部经理赵玉强对记者确认,体博馆设计与该院无关,但可能设计者曾经跟该院有关系,只是一些当事人现在要么已调离要么已不在人世。另外,那个年代确实存在设计管理不规范的地方,但随着各种规章制度的健全,这种冒名设计的情况已不大可能出现。

    特别鲁班奖从何而来

    老体博馆由前国家体委于1983年筹建,并被列入第十一届北京亚运会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的建设计划。考虑到整体设计协调,本应由设计了奥体中心的北京建筑设计院设计,但据亚运会工程总指挥部的一位官员透露,最后体博设计没有交给北京建筑设计院,而是交给了另外一支设计队伍。奥体中心已成为亚运会一批工程中的优秀场馆,而旁边的体博馆却已关门谢客,很是沧桑。

    但为什么这样的工程还获得了特别鲁班奖呢?负责鲁班奖评定的中国建筑业协会一位官员对记者说,该体育博物馆实际上属于“三边工程”,即边勘察边设计边施工,而且由于是亚运会工程中最后一个开工,因而存在比较突出的赶工期问题。另外,当时的特别鲁班奖顾名思义是特别的鲁班奖,是集体授予当时亚运会的31个项目,是在特别时代背景下、特别情况下授予的特别鲁班奖。现在早就没有这种奖项了,体博的特别鲁班奖实际上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鲁班奖。

    该官员同时表示,过去在评比时也不像现在那么严格,过去都是地方推荐,建筑业协会根据推荐进行评比,因此难免有漏网的“豆腐渣工程”;但现在建筑业协会都要组织专家亲自去现场考察和评估,审查程序要严格很多。

    北京奥运会经济研究会会长、前中体产业股份公司董事长魏纪中就中国体博馆问题接受新华社记者的采访时说,中国体育博物馆现在成了危房,这不奇怪,因为建成之初一下雨就得用脸盆接漏水。有关部门应当把当年的合同找出来追究责任。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