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成多患者受骗乙肝“过度诊疗”触目
(博讯2005年7月13日)


患者因病致贫不胜枚举
    来自解放军302医院的调查显示,78%的乙肝患者不知道应该到什么地方找谁去看病,38%的乙肝患者看病随著广告走,32%的乙肝患者有过上当受骗的经历﹔与此同时,45%的医务人员不知道诊治乙肝应该遵循什么样的标准,同一名患者到4家医院就诊所得到的诊断和 治疗方案不尽相同……面对日益混乱的医疗市场现状,有关专家急切呼吁国家尽快确立乙肝治疗规范,以最大限度地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和心理负担。


我国每年用于治疗乙肝的费用超过500亿元人民币 过度诊疗现象愈演愈烈:
    解放军302医院传染七科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刘士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我国现有乙肝病毒携带者1.2亿人,约占人口总数的十分之一。根据国际通行的 以及我国现行的乙肝防治方案,乙肝病毒携带者属于医学观察对象,不主张对其进行抗病毒等治疗,但是在我国临床中,绝大多数乙肝病毒携带者接受了或正在接受著这样或那样的治疗,他们渴望能够彻底清除乙肝病毒。实际上,这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奢望”,因为迄今为止人类尚未找到根治乙肝的特效药,部分患者不得不将按照“乙肝──肝硬化──肝癌”这三步曲,走完人生之旅。
    
    患者急于根治,而医疗上又欠缺办法,这就构成了一对矛盾。患者往往存在不惜一切代价治好乙肝的心理和行为,医生则顺水推舟千方百计地予以治疗。患者──医生──检查──药物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并且随着新的乙肝患者不断增多,以及从事乙肝诊疗可以获取暴利的强力驱动,成千上万的药厂、医院和诊所纷纷瞄准“这块肥肉”,形形色色的肝病医生和肝病广告也粉墨登场。这一切,都使得乙肝规范治疗变得愈加困难,乙肝诊疗由此成为“以药养医,以药补医”的典型代表。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用于治疗乙肝的费用超过500亿元人民币。一名乙 肝患者住进三级甲等医院,平均使用药物7种,最多的联合用药种类达到32种, 其中乙肝首选药品干扰素派罗欣价格为一支1300元,免疫调节剂日达仙一支90元,患者日均需花费500元─700元,一次住院人均支出1.3万元-1.5万元,而一次完整的抗病毒联合治疗需要六万元。乙肝久治不愈,长此以往,费用惊人。
    


患者因病致贫不胜枚举
    徐州患者周某得乙肝12年,治病花费13万元,债台高筑,病情并未得到有效控制﹔保定患者邱某长期酗酒得了酒精性肝硬化,反复出现消化道出血,花去 8万多元。最近其病情恶化,肝脏衰竭,医生说唯一的救命办法是进行肝移植手 术。换一个肝需要25万元至30万元,这对于邱家来说是天文数字!
    刘士敬博士说,类似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例子不胜枚举,主要原因在于乙肝不规范诊疗即“过度诊疗”现象愈演愈烈。“过度诊疗”首先表现在检查项目越来越多。一名住院患者往往先要做一系列检查,乙肝病毒指标多达20多种、肝纤维化指标5项以上、肝功系列10余项、反映免疫功能指标10余项。此外,还有 B超、CT等影像学检查以及艾滋病、性病等指标检查。如果把这些项目都做一遍 的话,至少花费几千元。其实并非所有患者都需要如此。就拿眼下颇为流行的使用PCR方法检测乙肝病毒DNA来说,各级医院争相开展这一被描述为“可以判断传染性强弱以及治疗效果好坏的‘金指标’”的检测,一次检测需要200元左右, 有的患者一年要检测数十次,反复观察乙肝病毒DNA数值的变化。专家认为,这些不断变化的数值反倒会对医生诊疗造成困惑,也让患者更加“心神不宁”。
    
    其次是药物滥用。到底有多少种药可以治疗乙肝,无人能说准确、说清楚。据我国《病毒性肝炎药物手册》记载,用于治疗乙肝的西药有173种、中药635种。专家说,加上各种院内制剂、科研用药、民间验方、祖传秘方、丸散膏丹和汤剂等,不计其数。每年我国还要不断引进和批准新药上市,面对这些性质雷同、疗效摸棱两可的药品,乙肝患者无所适从,存在重叠使用或频繁更换的错误做法。
    
    三是医药促销和医疗广告为害不浅。各种医药促销活动让一些医生丧失了公正立场,把许多可用可不用的项目和药物都加在了患者身上﹔而患者常常经不住神乎其神的虚假广告诱惑,购买一些没有疗效的假冒伪劣药品,上当受骗。
    
    四是联合疗法普遍应用。临床上常见一名患者同时用着多种药物治疗,有中药制剂联合治疗,也有西药联合治疗,更有多种中西药物联合治疗。实践证明,这种“集大成式”的治疗方法效果有限,有的甚至造成了药物性肝损害。
     根据临床观察,刘士敬博士认为,约有20%的乙肝患者属于“过度诊疗”, 患者因此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同时也使病情变得复杂或严重。
    


增加透明度 乙肝诊治亟待“立规矩”
     “过度诊疗”是以经济创收为目标的产物。医院自身发展需要金钱,必然要通过多开药、开好药、多检查,加大仪器使用频率来争取利润最大化。于是,每一个科室和每一名医务人员的奖金都被要求与每一种药品、每一种仪器、每一张化验单直接挂钩,“过度诊疗”自然不可避免。
     “过度诊疗”严重地浪费了医疗资源。资料显示,医疗机构滥开药、滥检查等导致医疗资源浪费可达20%至30%。同时,加重了患者的经济负担和身体伤害。
    专家们一致呼吁,作为乙肝大国,如果没有一个规范的治疗环境,如果没有一个权威的、具有法规意义的指导文件,乙肝治疗市场不堪设想。专家们建议像对待传染病肺结核一样,尽快制定出规范的肝病诊治方案(包括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由国家有关权威部门讨论通过,这一方案应该包括如何联合用药、用药的时机、用药的完整疗程、用药的剂量和规律、用药的适应症和禁忌症等。目前,我国肺结核治疗已经采取了较为规范的通用治疗方案,即国际防痨和肺病联合会方案和卫生部审定推荐的全国统一方案,以异烟□为主的联合用药,对于“初始病例用什么”“耐药病例用什么”“巩固期用什么”都有明文规定。
    有专家认为,制定乙肝诊疗方案应该首先考虑安全、有效、费用合理和患者的意愿及依从性,增加乙肝诊疗的透明度,向患者交代各种诊疗项目的费用和意义,让患者也有参与和选择权。
    “规范从业人员的资格也十分重要。”刘士敬博士说,当前,治疗乙肝的人员成分相当复杂,包括具有执业资格的传染病专科医生和非传染病科医生、各种诊所里的“全能”或“专科”医生以及不具备执业资格的江湖游医和患者自己。这样一来,乙肝的治疗主体很不规范,难以保证治疗的质量和效果。一些人通过金钱运作,凭借所谓“金奖”“银奖”的光环,自诩为治疗乙肝的“克星”,贻害患者。这一不正之风,必须狠刹。
    
    与此同时,乙肝治疗场所亟待规范。我国《传染病防治法》明确规定乙肝为二类传染病,新发现的病例需要统一上报地方卫生防疫部门进行登记,对乙肝患者统一收治、统一管理。可是,一些医院不管有无条件,争相开设肝病门诊和病房牟利,导致许多地方的传染病专科医院形同虚设,乙肝患者被层层截流。有些乙肝诊所设在人员大量出入的闹市地区,有些大型乙肝义诊活动专找闹市区开展,无形中加大了乙肝传播的可能性。
    
    刘士敬博士认为,医疗行业急需加强自律。由于信息不对称,作为弱势群体的患者大都不懂诊疗常规,他们的求医经历通常是被动的,医生让做什么检查、让吃什么药,患者基本无条件服从。如果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失去自律,一心向“钱”看,“过度诊疗”现象必将有增无减。制定乙肝诊疗的行业自律准则、加强医德医风教育迫在眉睫。
    
    卫生、工商、药监管等行政管理部门也应采取有效措施,遏制医疗机构滥发肝病广告和对外出租科室的违法行为,严格审查从事肝炎治疗人员的执业资格,坚决取缔违法诊所。另外,卫生部门应该广泛宣传医学常识,普及肝病防治知识,定期发布全国诊疗肝病的正规医院名单,积极引导广大患者选择正确的求医方式。
    
    新华网: 记者 杨步月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