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百姓杂志:藁城大发计划生育财
(博讯2005年7月12日)
    
    实行计划生育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为了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稳定低生育水平,实现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2001年12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河北省也于2003年7月18日通过了《河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自2003年10月1日起施行。然而,河北省藁城市在计生工作中不仅存在私自收取准生费,社会抚养费代替补救措施等问题,有的计生干部把权力商品化,要生孩子交罚款就行,对交不起罚款的超生村民采取粗暴手段。
     (博讯 boxun.com)

    国策成了摇钱树藁城市每年多生二个村
    
    藁城市隶属河北省会石家庄市,下辖14个乡镇239个行政村,总人口超过76万。2005年5月17日,天上下着毛毛细雨,藁城市增村镇某村村民家门前,聚集了一些村民,毛毛的细雨并没有阻止村民聚在一起聊天的雅兴,当听说记者询问村里的生育情况,断断续续又围过来不少村民。
    一位王姓村民说:“在我们这,没有男孩不行,就说我吧,生了两个女儿,就想要个儿子,媳妇怀三胎时就没敢上站检查,乡、村里管计生的干部就找上门来说,想生孩子交1000元,可以不上站检查。为了生个儿子,有个传宗接代人,就和乡、村里管计生的干部们搞了搞价,掏了800元,没去上站检查,后来又交了二次,加一起大约有2000多元,等孩子生下后,乡、村干部就又找上门来要罚款(社会抚养费),张口就是二、三万元,不给就说“不交罚款起诉你,法院把你抓起来”,俺老百姓心里害怕可没有那么多钱,咋办?就东凑凑西借借,给了他们几千元,每次过来都给几千元,这不,孩子都快四岁了,共给了他们两万多元,也没给开任何票据。”
    “怀孕了给乡、村管计生的交个钱,可以不上站,有的人掏的多,有的人掏的少,他们也是看你家庭条件要钱的,富裕点的家庭几次不上站要交一、二千元呢,俺穷给的就少,这种事情在俺们这也不算什么新鲜事了。”一位妇女说。
    另一位村民对记者说:“按规定超生的要交罚款(社会抚养费),村里生两个孩子要交不到两万元呢,超生户大多交不够,主要原因是收了罚款不给开任何票据,谁知道他们收了罚款都弄到哪里去了?所以老百姓也知道少交点罚款也没嘛事。”
    这时,一位妇女走近记者很气愤地说:“交不起罚款的乡、村管计生的干部还打人呢,在农村都是要两个孩子,一个孩子太孤单,不管第一个是女孩还是男孩,都想再生一个。俺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在孩子11岁时,俺又怀了第二个孩子。刚生下孩子,俺还在月子里,乡计生站的就来俺家了,来收罚款(社会抚养费)。两名女工作人员拿着一张纸,让俺在上面按手印、签字,俺上学不多,也不认识多少字,不知道上面写了些什么?俺不按,两名女工作人员就强行抓住俺的手往纸上按,在月子里俺不能下地,只好躺在床上拼命挣扎,没有按成,她们看没有别的法了,只好离开了。”
    过了几天,乡计生站又来俺家,其中两名女工作人员,又拿出纸来让俺在上面按手印、签字。其中一个人说:“就是这些材料,是法律依据。”并把躺在床上的俺按住,另一个人抓着俺的手,还在俺右胳膊上打了一拳,强行让按手印,这次又没按成。经过这两次折腾,孩子就没有奶吃了,一年多时间孩子只好靠奶粉喂养,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无形中给家里增加了负担。
    2005年5月16日,早晨5:30分左右,俺和丈夫听到一群人进了自家院子,来了后就拍门拍窗户大喊“开门开门”,俺和丈夫赶忙起床开了门,这些人自称是乡计生站的,俺丈夫问:“你们有证件吗?”没有一个人回答。
    这时,有人喊:“你不交超生罚款,就把你带走”。过来几个人抓住俺丈夫,当里俺丈夫怀里还抱着二儿子,看到这么多人,又喊又叫,又拉大人,孩子吓得哭了起来。一个人突然将孩子从俺丈夫怀里抢走,把孩子放到在床上的大儿子手里。看到乡计生干部要将丈夫带走,俺冲过去拼命阻拦,乡干部丈着人多势众,对俺们拳打脚踢,推搡着把丈夫带走了,后被送到藁城市人民法院。
    事后俺发现,锁院门的铁丝是被人用钳子剪断的,那些人是剪断铁丝后进入俺家的。
    在计生局,杜局长说:“我市计划生育以前出过事,那次事件发生逮捕了好几个人,现在已经没有出现过过激行为。5月16日抓人是乡干部配合法院强制执行的,乡计生站没权抓人。”
    增村镇李副书记说:“藁城市今年在收取社会抚养费搞了一次大的清理活动,从1998年至2004年底没有交清和根本没有交社会抚养费的超生户,具体有多少户不知道,育龄妇女上站时发通知,不上站一次罚200元,有的人不上站也没有办法,这些人主要是外出打工了,增村镇有20个行政村,56692人,2004年出生591人,计划内482人,计划外生育109人。”
    在九门乡一位张姓村民向记者透露,藁城市对付上边计划生育检查方法多了,在上边来检查计划生育的前几天,乡里包村干部就到计划生育怀孕、早生、私生、多生的农户家里,告诉他们要把孩子该藏的藏,孕妇该躲的躲,要求计生问题户和乡、村“统一口径”,不准跑调,同时,还在大喇叭上广播“计划生育问题户,该串亲戚的串亲戚,该藏孩子的藏孩子,该锁门的锁门,谁要是让上边检查出来问题,等领导一走,就狠狠地罚你们,并且加倍的罚你们,谁出了问题就和谁没完。”
    藁城市计划生育局杜局长给记者出示了一组数据,2005年1月1日至2005年4月15日藁城市出生人口中,男孩1975人,政策内1514人。女孩1874人,政策内1467人。多孩男4人,女4人。政策内出生人口2988人,共出生人口3857人,其中政策外多出生869人。照2005年1月1日至2005年4月15日政策外多出生人口计算,藁城市一年将近多出生3000多政策外人口,相当于两个中等村人口数。
    在增村镇采访时,记者要看一下收取社会抚养费开据的票据,李副书记说:“票据在刘家所乡计生站,有十多里路,太远,记者要求去看票据,李副书记又改口说“看票据是审计部门的事,票据是计生局开的,你们去计生局吧”。
    计生局杜局长解释:“社会抚养费要求一次交清,也可以分几次交清,收一次开一次票,处罚到位开结论证,罚款是由计生站开票,出现交罚款没开票,有时可能出具票据不及时造成的。全市正在补征社会抚养费,从1998年至2004年,共补征社会抚养费金额是1952.906万元。记者向杜局长要2004年政策外出生人口数据,杜局长安排工作人员找报表,在记者离开计生局时也没有见到所要的数据。
    按照藁城市2005年1月1日至2005年4月15日出生的政策外出生人口数,计生局一年内所收取的超生罚款,应收取社会抚养费5000多万元,比河北省东南部一个县财政收入还要多。
    记者又调查了城关镇塔头村、兴安镇陈村、苍德村、常安镇柳林寨、锁家宅等乡镇、村,计划生育情况和增村镇大致相同。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