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耀洁:艾滋孤儿处境悲惨(图)
(博讯2005年7月07日)
    
高耀洁:艾滋孤儿处境悲惨

    

    

    

    

    

    

          高耀洁

      艾滋孤儿与艾滋病孤儿不同,是指未被艾滋病毒感染的健康儿童。中国艾滋病多是因为卖血感染的,每死去一对夫妻,就会留下1~3个孩子。中国艾滋病患者的数字没有准确的统计,因此艾滋孤儿的人数也无从知道。除了政府照顾的少数孩子之外,绝大多数艾滋孤儿过着凄凉无助的生活,面临三大问题:生活无着,读书无门和心理变态。

      张紫龙14岁,家住河南农村。父母染艾滋病,为了给双亲买药治病,他到新乡打工。他身体还未发育全,每天扛几十吨水泥,累死累活,一个月挣1,000元。2001年父亲去世了。次年,他的两节脊椎骨隔膜给压碎了。医生说:“你这两节骨头压迫神经,要不动手术,以后会瘫痪。”可他没有钱治,他家还欠着几万块钱的债呢。

      有的艾滋病村,父母染病,14、15岁的女孩子就被老光棍们盯上了,给弄去做小媳妇。还有人以招工为名,骗女孩子到外地去“卖淫”。一位苏州老板,自称开纺织厂,到某艾滋村招了6名女孩,实际是“接客”。

      由于没有成人保护,艾滋孤儿受人欺负。如2001年,我给一对孤儿姐弟寄了1,100元,但大多数钱被他叔叔拿去赌博了,两个孩子3个月没有钱买盐。政府救济他们的面粉、煤及家里的电灯、电表都被他叔叔抢走了。三九天,两个孩子在破房子里,没炉子取暖,没食物充饥,连灯也没有。

      由于贫困和受歧视,艾滋孤儿普遍失学。某艾滋病村,12岁以上的孩子全部失学。女孩子辍学后从事家务劳动,而男孩子们多数外出做苦工,下煤窑。2004年2月,我在某艾滋村与一个12岁的女孤儿谈话,她第一句话就说:“奶奶,我想上学……”她得到资助上了学,学习努力,考试得98分。但她在学校仍受歧视,同学都不敢接近她,怕传染艾滋病。

      有些艾滋孤儿,由于失去家庭,生活十分困难,加上遭受歧视,心理变得很不正常。张某12岁,父母双亡,妹妹也染了艾滋病,他辍学后,在砖厂打工,每天挣10元钱养家糊口。他的左臂刻满了“忍”、“仇”、“杀”等字样。2001年,我去某艾滋病村,遇到8名儿童。一个小男孩握着小拳头说:“我长大要杀了他!”我问杀谁,他瞪大了眼睛说: “抽我爸爸血的那个人”。旁边的人说:“这里许多小孩都在叫嚷着要杀‘血头’。 ”

      艾滋孤儿出现后,得到社会许多帮助;但也有一些人借孤儿敛财、出名。我先后给孤儿汇款在8万元以上,但用在孩子身上的钱连三分之一都没有。更令人不能忍受的是,2004年好几个省又发现了“黑血站”,不知情的人们成群结队地卖血。真不知道还要造出多少艾滋孤儿,那些“血头”和幕后的支持者才肯罢手?

    

    《华夏电子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扩大艾滋病人群干预试点
  • 高耀洁:惨不忍睹的艾滋病病人(图)
  • 北京医生质疑河南官方公布的艾滋病感染人数
  • 中国艾滋纪实(图)
  • 大陆近百万儿童受到艾滋病影响
  • 近距离看河南艾滋病干预(图)
  • 中国:终止对公民社会在抗击艾滋病时所设的限制
  • 戒毒所艾滋病防治陷入困局(图)
  • 联合国:中国抗艾滋承诺令人鼓舞
  • 美国援华工作者谈防治艾滋
  • 三大医院被曝重复使用高压针筒 可传染艾滋病
  • 深圳去年发现艾滋病347例
  • 蒋彦永思考艾滋病防治及政改问题
  • 云南强制检查艾滋病令联合国担忧
  • 王陇德:底数不清阻碍艾滋病防治
  • 艾滋病疫苗试验最后一天两志愿者头晕(图)
  • 中国首例艾滋病疫苗人体试验(图)
  • 吴仪的苦恼与艾滋孤儿的“噩运”(图)
  • 戒毒所内集体吸毒 至少43人染上艾滋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艾滋警钟长鸣 听众吐露心声
  • 艾滋儿童渴望更多关爱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谁妨碍了公众对艾滋的认知?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根源:逐句点评《河南艾滋村五大反思》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