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党校学历,让谁欢喜让谁忧?
(博讯2005年7月05日)
     这几年,在国家司法考试等重要考试中,党校学历频频遭遇红灯,被排除在国家承认的学历之外。在人代会等重要会议上,人们对党校学历更是意见纷纷,批评、抨击之声不绝。我们有必要对党校学历作一简要分析。

    一、党校学历:产生的背景是什么?

     八十年代,由于十年文革的耽误,党政干部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在高等教育资源奇缺的情况下,为解决干部教育问题,充分利用党校的教育资源,加速实现干部的“革命化、专业化、知识化、年轻化”,1985年11月5日,中共中央批转了《全国党校工作座谈会纪要》和《关于中央党校培训对象问题的请示报告》。此通知中明确规定:“中央党校开办的函授学院和省级党校开展的函授教育,对于加快干部的培训是有利的,一定要保证教学质量,不断提高。”会议认为: “党校的学历和主要反映文化程度的国民教育学历不尽相同,它是一种包括理论文化水平、党性要求、领导素质和业务能力的综合性的学历。”。1995年9月6 日,《中共中央关于印发<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暂行条例>的通知》中再次明文提出:“中央党校和有条件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党校,在办好主体班次的前提下,可办以党员干部为主要对象、与党校职能相应的函授教育。学员学完必修课程,经考试考核合格者,授予党校函授教育学历。” 可以说,党校学历的产生有其特定的时代背景。开办之初,党校学历教育对干部队伍的建设是起到了很大的积极作用的。 (博讯 boxun.com)

    二、党校学历:问题有多少?

     随着时间的推移,国民系列教育的发展,干部队伍文化素质的不断提高,党校举办学历文凭教育的弊端渐渐暴露出来。我们知道,除纳入国民教育系列统一招生的党校研究生教育外,党校学历还有中央、省、市党校的本科、专科等层次和类型的学历。人们对党校学历的议论,主要集中在这一块,本文所指的也是这一部分。

     都有哪些议论?比如很多人认为,宽进宽出的地方党校似乎变成了官员不用通过国家统一考试、不用上课、不用做作业、不用写论文(以上都有人代劳)、不用交学费(可报销)而轻而易举拿到专科、本科、研究生学历的文凭零售点,与街头出售的那种假文凭没有多少区别。如果听任党校文凭继续存在下去,对干部队伍建设、党风廉政建设、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等,都没有什么好处。还有的人反映,不少党校不具备办学资格、管理粗放、教学刻板,难以保证教学质量。多数学员应付性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混张文凭,有的甚至书本拿到后一遍未看便上考场。由于参加考试的人中有不少领导,还有熟人、朋友、关系户等,通融、照顾现象自然发生。考试抄袭、代考等作弊行为成了公开的秘密。由于党校的特殊地位,尽管它并没有学历教育的资格,而且相当多的地方党校并不具备办学条件,不具备开设本专科教育的师资、设备及教学环境以及相应的高校管理经验,不能保证教学质量。但由于党校毕业文凭,在干部人事部门被认可,社会上许多人便蜂拥而至,且一般情况下只要交钱,都给予录取,并能顺利毕业。这种自毁形象、自毁信誉的做法受到教育界和社会舆论的指责和强烈批评,也使党校文凭贬值,在社会上的信誉大打折扣。确实到了认真整治的时候了。

    三、党校学历:有存在的法律依据么?

     依法治国,依法办事是我们国家的基本方略。在我们国家,任何人、任何组织的活动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进行。党校颁发文凭的行为也不例外。

     关于高等院校的定义,《高等教育法》第68条已有明确规定。根据法律规定及教育行政部门关于学历的有关规定和解释,国家承认的学历文凭范围有以下几类:经国家教育主管部门批准具有举办学历教育资格的民办高等学校、成人高等学校、普通高等学校(含培养研究生的科研单位)所颁发的学历证书;通过高等自学考试、由国务院自学考试委员会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自学考试委员会颁发的自学考试毕业证书、高等教育学历文凭考试毕业证书;经国家教育主管部门批准,纳入国家招生计划并参加全国统一考试录取,在党校、军事院校中就读的学生所取得的毕业证书;经教育部批准实施网络教育试点的普通高等学校颁发的远程(网络)教育毕业证书;符合教育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院校学历证书管理暂行规定》所颁发的学历证书。国外高等学校颁发的文凭,只有经过国家教育行政部门认可,才能算是合法、有效的文凭。

     根据《教育法》、《高等教育法》等法律法规,国家学历文凭的认可、管理和解释,是国家教育行政部门的职权,除国家教育行政部门外,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能给自己授权颁发学历文凭。特别是今年7月1日《行政许可法》实施后,党校学历的存在似乎更没有什么法律依据。

     现在是还党校本来面目的时候了:党校是为不断提高在职党员干部的政策水平而建立的,以党的政策方针为其教学宗旨的学校,是党的干部在职短期学习、提高政治素质的一个党内教育机构。党校职责的特殊性决定了它理应成为严于律己的表率,诚实守信的表率,遵纪守法的表率,维护党的形象的表率,那些滥发文凭之类的事再也不能做了。

    四、党校学历:让谁欢喜让谁忧?

     与八十年代相比,现在我国的高等教育资源已经极大丰富,高校的年年扩招,使我国的高等教育毛入学历达到了15%,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时代已经到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比过去要多得多,特别是在党政机关、事业单位,这个比例还要更高一些;普通大众接受高等教育的渠道比过去多得多。在这种情况下,党校不但不能与时俱进地、适时地从学历文凭教育的领域退出,反而乐此不倦地、敞开大门地举办文凭学历教育,只能理解为党校系统利用特权在利益驱使下的牟利行为。

     党校学历让谁喜欢?首先是让党校系统的工作人员喜欢:因为他们投入少而获利丰,因为获利丰而待遇好;其次是让那些因种种原因暂时还没有拿到与一般人平起平坐资本的大学文凭(专科文凭现在已经落伍了)的人喜欢,党校散漫的文凭管理、随意的文凭发放,使他们欣喜如狂地、不费多大气力地就实现了自己的文人梦;第三,是让那些手中有实权,兜里没文凭,胸中无本事的人喜欢,他们不愿寒窗苦读,却又想急于事成,只好走党校教育这条捷径。

     党校学历让谁忧虑?一是教育让部门的人忧虑:因为党校学历的存在,冲击了正常的国民教育,破坏了文凭管理、颁发的严肃性;二是让维护法律尊严、视法律规定为至高无上的人忧虑:因为党校学历的存在、发展,打破了依法治国的原则;三是让期望文化教育繁荣、发展的人忧虑:因为党校学历的存在,使投机取巧成为可能;四是让关心党的建设、党的形象的人忧虑:因为党校学历的存在,并不符合实事求是和三个代表的思想。有此诸多弊端,党校不取消学历教育,更待何时?

    质疑“党校学历”应当理直气壮

      《新京报》6月5日报道,今年内蒙古自治区自学考试又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其中重大改变之一就是承认非国民教育序列的党校学历。意味着今后在内蒙古凡持有党校专科毕业证的考生,都可报考自学考试本科。此后中国青年报发表李季先的文章指出:承认“党校学历 ”有碍国家自考制度统一,认为内蒙古的这一做法使则国家目前基于“国民教育学历” 的高等教育制度和基于其的人事管理制度、岗位资格准入制度等都将进行调整,甚至从根本上颠覆现体制;而党校教育和学历则作为非国民教育序列教育和非国民教育学历,一直得不到司法部、最高人民法院以及检察院的承认,这也间接证明了党校学历和国民教育学历之间的体制性鸿沟。可以看出象以前很多对党校学历的质疑者一样,作者选择了几种不同学历之间的差别的所谓体制性鸿沟和权威部门的看法来说明“党校学历不应等同于国民教育系列的学历”,对学校学历的质疑可谓含蓄而有理,但目标指向“有碍国家自考制度统一”,实在是用心良苦。(李季先:承认“党校学历”有碍国家自考制度统一,http: //zqb.cyol.com/gb/zqb/2005-06/08/content_15416.htm2005年06月08日 00:37:05)其实,作者和任何人一样都可以看出:党校学历的根本问题不在于其与国民教育学历和其他体制的衔接问题,而在于党校学历的存在从根本上不具备合法性和合理性。

      党校学历的违法性在于它的产生依据违背了教育法规。党校学历的产生依据源于《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暂行条例》第十八条:“中央党校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党校举办的学制二年以上的长期班次,学员学完必修课程,经考试考核合格者,授予党校学历,可享受国民教育相应学历的有关待遇。” 第二十条:“中央党校和具备条件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党校,经国务院学位管理部门批准,可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要求,招收攻读硕士、博士学位的研究生,并纳入国家学位管理体系。”第二十四条:“中央党校和有条件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党校,在办好主体班次的前提下,可办以党员干部为主要对象、与党校职能相应的函授教育。党员学完必修课程,经考试考核合格者,授予党校函授教育学历。” 这三个条文分别是党校的全日制学历教育、博士硕士学位教育、函授教育的依据。其中第二种情况因为其“经国务院学位管理部门批准”,具有学位授予的合法性,但学位授予权与学历教育权是两回事,因此学历教育没有经过教育行政部门的批准,不具备合法性。学历认可是一种行政行为,党的机构不是政府部门,更不是政府主管教育的职能部门,其颁发的文件当然不能直接作为学历认可的法律依据。因此,在1995年,原国家教育委员会办公厅就在至今仍有效的《关于重申党校学历不应等同于国民教育学历的复函》(教成厅〔 1995〕15号)中明确指出:“党校学历不应等同于国民教育系列的学历,不能作为报考国民教育系列专科升本科和研究生教育的学历依据。”

      虽然原国家教委认为“不应等同于国民教育系列的学历”,但是《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暂行条例》却规定其“可享受国民教育相应学历的有关待遇”。这个条文用词含糊,“有关待遇”是同等待遇还是类似待遇?具体是哪些待遇?条文中都不清楚,各地、各部门的做法也不统一。其实,即使是上述《条例》明确了类似待遇的具体含义,也是不合理的待遇,不合理之处表现在不公平:即获得国民教育学历要参加国家统一的普通高考或者成人高考,而获得党校文凭没有规定必要的门槛,也没有要求参加国家统一入学考试,其入学考试标准由党校自行掌握;获得党校文凭也不是由教育行政部门承认的部门颁发。因此这是通过一种形式上就不公正的方式获得的文凭,相对于获得国民教育学历的人而言是不公平的。其不合理之处还表现为不平等,即在有的部门和地区承认党校学历,而有的部门则不承认。因此,党校学历教育的本质是为不具备相应水平的人获得文凭开方便之门,其本质是让部分人享受了学历特权。“非国民教育”之说更是莫名其妙:难道获得党校学历的人就不是“国民”吗?这岂不是把党员干部排除在“国民”之外吗?

      由于党校学历在入门和出口的问题上都不具备形式上的合法性,在实践中有些地方产生所谓“五不文凭”即:“不用通过国家统一考试”、“不用上课”、“不用做作业”、“不用写论文(以上都可由人代劳)”、“不用私人交学费(可报销)”。因此,党校学历在实质上也有水份,这一层纸已经在去年1月被海南省党校滥发文凭而引发的违法犯罪事件中被捅破,露出了党校“真的假文凭”的冰山一角。对这个理由,也许既得利益者们会用一只或者几只白乌鸦的存在就可以证明“所有的乌鸦都是黑的”这一判断是错误的,没必要太多的去论证。但是不容置疑的是这种情况的出现与党校文凭管理依据的不合法、不合理存在直接的关系。我们根本不用去考虑党校文凭的实质含金量,仅在形式上它就是不合法、不合理的。

      在上世纪,我国曾经还有过“非国民教育系列”的法院系统的所谓“业大文凭 ”,在一片指责声中,它早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可是对明显不合法、不合理、有失公正、平等的党校学历为什么不能理直气壮的质疑,要求完全废除呢?原因首先在于没有人敢于站出来质疑形成这种情况的依据:即《中国共产党党校工作暂行条例》和《中共中央关于面向21世纪加强和改进党校工作的决定》,担心质疑党的文件就是质疑党的领导甚至于反对党的领导。这种投鼠忌器、想要时刻维护我们党的权威的想法和出发点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种做法恰恰破坏了党的威信,因为在党的机关,可以把党校学历作为使用干部和享受相关待遇的学历依据,就是在搞特殊化。这违背了党章关于党的机构和党员个人应当遵守宪法法律的规定;搞特殊化也违背了我们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不质疑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很多拥有党校学历的既得利益者和从党校学历中捞取了巨大利益的各级党校在维护它。已经获得党校学历的人在很多部门和地区被承认,当然希望享受“国民教育学历的相关待遇”;这部分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领导干部,也有权力维护这种待遇。至于各地学校的既得利益,我们可以以海南省委党校为例:根据该校成人教育部各班主任的统计,自该部成立以来至去年1月,共招生约6000人,学费收入在3000万元以上,然而他们却只向海南省委党校上缴了370万元,扣除教学成本1000万元,其余的近1600万元巨额学费都被人私分或去向不明。在全国30多家省级党校中,没有正规研究生学位点,不具备单独招收研究生和颁发研究生文凭资格的学校大约占了1/3,而海南省委党校就是其中之一。(海南党校滥发文凭调查:违规办班收入1600万http: //www.people.com.cn/GB/guandian/1036/2699657.html,CCTV《经济半小时》,2004年07月02 日)。

      基于以上原因,我认为党校学历是学历腐败的特殊形式;党校学历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高等教育制度和基于此的人事管理制度、岗位资格准入制度等各种制度的混乱。对党校文凭的质疑不必由于党这个特殊机构的过多忌讳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对现行党校学历的地位应当彻底改变,除了依法经国务院学位部门认可的硕士、博士学位具有法律依据以外,党校学历没有法律依据,任何部门不应当承认,也不应当“享受国民教育相应学历的有关待遇”。为了充分利用党校的教育资源,党校学历教育的出路是,由国家教育行政部门通过法律文件将其纳入国民教育系列,但前提是应当象其他国民教育一样,参加正式的国家统一入学考试,进行同样严格的教学管理,由国家教育行政部门统一颁发学历文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