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贪官制造的冤案
(博讯2005年6月27日)
    百姓杂志记者 何红卫 通讯员 新华
    
     一、陈远豪蒙冤950天获赔偿5万余元 (博讯 boxun.com)

    
    5月26日,记者从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获悉,以挪用资金罪被羁押950天的原湖北金天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天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陈远豪,被宣判无罪后,近日获得国家赔偿53133.5元。
    2000年8月,陈远豪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被逮捕。2001年8月,天门市人民法院以陈远豪在担任湖北天门金田纺织工业有限公司、武汉金田实业(华中)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期间,挪用公司资金110万元,为自己和他人经营的一酒楼谋利,遂以挪用资金罪,对其判刑3年。
    陈远豪提起上诉。2002年3月,天门法院重审后维持原判,陈再次上诉。2003年3月12日,汉江中院审理认为,一审用于定案的两份主要证据均不是原件,按法律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故原判认定陈挪用资金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遂对陈作出无罪判决,并于次日将其释放。在这期间,陈被羁押950天。
    2004年,陈远豪以错捕错判为由,向天门市人民法院和天门市人民检察院申请总额为17.6万元的国家赔偿。今年3月25日,汉江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决定,由天门市人民法院和天门市人民检察院共同支付赔偿金53133.5元,各支付一半。
    
    二、“五毒”书记张二江威胁陈远豪:“你不听指挥,就是褚时健的下场”
    
     陈远豪案是一桩“奇案”。陈远豪将天门市一个死企业盘活,没能成为功臣,反而成了阶下囚;听市场的话,不听“市长”的话,竟成了天门市有关领导整陈远豪的借口;天门市办案近三年,没有查出陈远豪有罪的证据,却“查”出了有关办案领导贪赃枉法、发办案财等大量违法乱纪行为。
    此案的起因源于金天公司的对外扩张。
    1998年后,金天利用企业优势先后租赁了湖北洪湖市、汉川市的两家棉纺厂,仅投入流动资金1000多万元,一年就盈利1000多万元。1999年10月,金天公司又乘势对九江两家棉纺厂实施兼并。然而,时任天门市委书记的张二江等天门市领导认为这是资金外流,出面阻止。陈远豪据理力争,双方矛盾激化。(张二江因“贪、卖(官)、嫖、赌、吹(数字造假)” “五毒”俱全,被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痛斥为“党内败类”,农民日报2002年1月30、31日做过连续报道,2002年张二江被判刑15年——记者注)
    金天公司是由深圳金田集团、天门市吉来棉纺厂等7家股东投资组建的股份制企业。合股之前,拥有3万纱锭的国有天门市吉来棉纺厂已资不抵债,仅欠银行贷款本息就达8000多万元。不得已,于1992年与深金田合资,两年换了两个总经理仍继续亏损。1994年初,应天门市政府恳求,控股方深圳金田委派陈远豪出任金天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陈上任后,大刀阔斧抓改革,企业当年就扭亏为盈。此后5年,金天迅速壮大,年均利润和税收分别超过1000万元,其中1999年实现利税达3800万元,是当时天门市第一利税大户。
    实力的壮大使金天公司有了进一步扩张的能力。1999年10月,拥有16万纱锭的九江两家棉纺厂准备破产,慕名找到金天。陈远豪抓住时机,在天门市委分管领导支持下,与九江达成兼并协议,并在2000年1月金天公司召开的董事会、股东大会和职工代表大会上获得通过。接着,金天公司向九江投入设备100多万元。然而,5月中旬,时任市委书记的张二江等找陈谈话,要求立即终止九江合同,撤回天门市以外的所有投资。陈远豪没有同意。张二江说: “你不是圣人,当企业老总这么多年不可能没得过一些小钱,我当市委书记也得过一些小钱。” 并威胁道:“你不听指挥,就是褚时健的下场。”陈说:“我没有违法违纪,经得起调查!”谈话不欢而散。
    半个月后的5月30日,天门市委决定,对陈远豪实行“双规”。同年7月,陈远豪以涉嫌挪用资金被刑事拘留,8月28日被正式逮捕。8个月后,天门市检察院提起公诉。在此后的近两年里,经过天门市法院和湖北省汉江中院一审、二审、重审、终审,2003年3月13日,陈远豪被无罪释放。
    其实,所谓的“挪用资金”,是陈远豪兼任武汉金田公司董事长时签批的一笔正常投资,深圳金田集团当年的审计报告已经确认,并与天门金天无关。但办案人员却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份复印件,作为主要证据给陈远豪定罪。中国刑法学会名誉会长、武汉大学教授马克昌认为,根据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此笔资金没有被私人占有,不构成挪用资金罪;复印件更不能作为定罪依据。
    耐人寻味的是,陈远豪6年多将金天“盘”成天门市第一利税大户、湖北省85强企业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状企业”,他个人也获得国家和省、市各种荣誉。而天门市为整垮他却花了近3年时间。据知情者反映,两年多里,为寻找定罪证据,由天门市纪委副书记万中原负责的办案专班数十人,对陈参加工作以来在湖南、深圳、武汉、天门等所有工作过的地方、业务往来单位,进行拉网式调查,直至刑讯逼供。陈远豪说:“办案人员先后两次将我双手反铐、不准睡、不准坐、两腿中间夹纸不准掉、靠墙站立,持续最长时间达8天7夜,并将我头部打破”。尤为恶劣的是:为找到陈远豪的罪证,办案组还将多位“证人”非法关押逼供;市计委一干部向上级领导写信为陈远豪“鸣不平”,被停职反省半个月;公司几位职工出于朴素感情到看守所探望了陈,也被“双规”。一时间,天门市谈“陈”色变、一片白色恐怖。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办案专班耗资百余万元,把金天公司财务单据都翻烂了,调查材料有几尺高,没有找到给陈远豪定罪的有效证据,相反,负责此案的天门市纪委副书记万中原等却在办案中贪赃枉法、触目惊心。
    据天门市委有关领导介绍,万中原等以办案为名,在市纪委和税务局报帐70万元,又在金天公司报帐近40万元;在办案中,万中原等向公、检、法等办案人员送现金5万多元;万中原等偷盖天门市监察局公章,私自没收陈远豪及其亲属个人合法财产154万元,肆意挥霍,其中有50多万元不知去向。天门市检察院一位检察官向记者证实,万中原用信封送给他1万元现金后又打电话催逼他:“钱都给你了,为何还不起诉?”
    经纪检部门调查,在查办陈远豪案过程中,天门市纪委副书记万中原、检查室主任金波、检查室副主任谭斌非法冻结、扣押、使用陈远豪及其亲属资金的问题属实。经过立案调查,万中原等三人贪污、非法占有和挥霍浪费公款等执纪违纪的问题已查实,市纪委干部谭斌经天门市纪委、监察局研究给予开除党籍、撤职处分。万中原、金波经市委常委研究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并分别撤销其职务的处分。
    在陈远豪被关押期间,天门市虽换上了“听话”的人管理金天公司,生产经营却急转直下:公司100多名外聘专家和营销骨干走了,销售网络破了;企业当年从外地投资撤回的3800万元现金和库存原料、产品等共约7800万元资产,仅仅一年多时间就被挥霍一空。1999年公司盈利2600多万元,2002年则亏损2360多万元。企业资产损失更加惊人:1999年底,湖北省和天门市联合组织的审计结果是:金天公司资产5.8亿,可是,到2003年2月出售给民营老板时竟只值到1.56亿元,损失4个多亿。
    
    三、公司职工:“陈总是个工作狂,其廉洁和人品都无可挑剔,是个难得的优秀企业家,张二江等领导太黑,太让人寒心。”
    
    采访中,金天公司干部职工众口一词评价“陈远豪是个工作狂”。
    曾任天门市市政府三任市长法律顾问、后任金天公司法律顾问的程克武说:“陈总是个典型的工作狂,白天管理企业,晚上思考企业、撰写文章,他不抽烟喝酒,不唱歌跳舞,不打牌赌博,不进发廊,连理发也是他爱人在家里理的。”
    程克武说:“陈远豪对自己和部下要求都很严格。公司明文规定,禁止在公司内部请客送礼,禁止公司内部人员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禁止收受业务往来单位和人员的任何钱物,违者一律辞退。公司租赁汉川棉纺厂后,从上海聘请了一位享受国务院津贴的倪姓老专家任汉川分公司总经理,当年就实现利润600多万元。倪总在给分公司职工发放年终奖金的同时,给公司总部的12位主要领导和有关部门也考虑了奖金。春节时倪将3000元送给陈总时,遭到批评和拒绝。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公司召开全体中层以上干部大会,陈总对汉川分公司给公司领导和管理部门发奖金一事提出了严厉批评,要求禁止下属单位以任何名义向公司领导和管理部门发奖金、送实物、请吃请喝。并要求凡是收到下属单位发放的奖金实物的,一律退回。不退回的,加倍罚款。但同时,他对部下和职工又很关爱,实行高薪养廉。他1994年一来,公司就把职工工资标准提高到全市第一的水平,对一线优秀工人年年奖彩电、洗衣机等。对在土建工程中严格把关为公司节约数百万元的一名会计奖励一套住房。对公司来信中所提出的衣食住行等8个方面的困难,他连夜思考,一一作答,全部得到及时解决。”
    从吉来棉纺厂建厂时一直担任主管会计的李运年说:“陈总到天门6年多,工作起来不分白天黑夜,1997年新上3万锭设备,公司资金不知有多紧张,但都顶了过来。跟他一起工作满负荷,谁也不敢偷懒,但心情愉快。他从没利用职权谋取个人私利。无论是物资采购、产品销售或工程建设、汽车运输等经营业务,都全部实行公开招标。随着公司效益的提高,职工的工资不断提高,但他没增加一分钱工资。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作出的给他增加工资的决议,他也一直不执行。1999年他被评为天门市‘共和国建设者十大杰出人物’,市里发文给他增加一级工资,公司财务给他工资表上加了,但仍被他拒绝了。陈总是个孝子,但为公司发展,几年没回湖南老家看望过父母,直到被关押3年这次被放出后才回去一趟。”
    从吉来棉纺厂工人一步步干到金天公司副总的危萍说:“陈总自己不吃喝嫖赌,但在引进人才上却舍得花钱,他的品德和工作无可挑剔,所以工人都敬重他。” 危萍说:“那几年,陈总没日没夜,尽职尽责,将个人的一切都献给了企业。他不仅将个人多年的工资全部存到公司,作为公司的流动资金使用,还动员亲朋好友这样,从而带动了全厂职工。公司租赁洪湖、汉川两个棉纺厂,没有向银行贷款,而由企业职工个人出资解决了流动资金。”
    了解陈远豪被关押时情况者评价道:“陈远豪有伟人的品德和性格,是个做大事业的。在号子里,他坚持每天原地跑步5000步,冬天每天洗冷水澡、喝冷水,锻炼自己的意志。”他们还记得陈远豪所写的几首打油诗:“人说坐牢不平常,我把坐牢当疗养,跑步练操冷水浴,健身强心体更壮;人说坐牢不寻常,我把牢房当书房,读书看报练书法,遨游沧海艺更强;人说坐牢不寻常,我从牢房蓄能量,卧薪尝胆思宏图,报国兴业铸辉煌。”
    正如职工所说,自1994年到天门后,陈远豪一直把做大做强天门金天当作事业上最大追求和乐趣。金天公司由于前身的吉来棉纺厂是靠全额贷款负债建厂的,企业负债很重,加上后来贷款引进的3万锭精梳生产线,使企业累计负债3亿多元,仅向银行支付利息每年要几千万元,最高一年达4500万元,加上设备折旧、人员工资、电费、税金等,公司每年固定开支1亿多元,而只能生产1万吨棉纱,平均每吨棉纱要分摊1万多元的固定开支费用,如果不走低成本扩张之路,天门金天难有发展后劲,实现股票上市更是空话。
    1998年底和1999年4月,金天公司先后租赁了洪湖、汉川两个共计亏损近亿元的棉纺厂。金天利用高薪聘请的100多名人才优势、经营机制、品牌优势和市场网络,实行人才和管理输出,迅速使两个各3万锭的企业起死回生,金天公司对2个厂共注入流动资金1000多万元,一年时间则盈利1000多万元。洪湖、汉川的成功实践更加坚定了陈远豪走低成本扩张的发展之路。1999年10月,他再次抓住九江一棉、二棉准备破产的机遇,果断决定兼并这两个厂。他算帐,金天只需注入3000万元流动资金,便可盘活九江方面1.36亿的资产,扩大纺织规模16万锭,安置工人7000人,每年可盈利2000万元。可谁也没想到,这一举数得的好事却被天门市主要领导认为是资金外流并以此为由将陈远豪抓了起来。
    陈远豪被抓后,金天公司急转直下:
    公司首先终止在洪湖、汉川两地的联营协议,撤回了利润和投资款3800万元,到2000年底已消耗殆尽,公司帐上没钱可用,只好将武汉一块价值1900万元的地皮以1000万元卖掉“救急”;公司从上海、天津、广东、湖南、武汉、安徽、江西、甘肃等省市聘请的纺织专家纷纷出走;公司在上海、深圳、佛山、东莞、中山、南通、宁波、武汉所建的8个销售网点陆续撤回。到2001年7月,公司外聘专家全部走光,销售网络瘫痪,纺织生产全面停产,因缺资金买棉花,公司先进的设备只能对外搞来料加工,而加工费不够负担工人工资,公司只得将库存的棉纱变卖后维持运转……
    陈远豪被抓后,金天公司昔日客商云集、50多辆运输车昼夜奔忙的景象不见了。相反,他被抓前3天刚竣工的金天迎宾馆则车水马龙,成了天门市一些领导迎来送往、大吃大喝的“安乐窝”……这情景,让金天职工和天门市一些群众痛心疾首:金天公司就是座金山银山,也会被这帮干部吃光喝垮!
    不幸被言中。陈远豪任职时留下的7000多万元现金和货款,两年不到被挥霍一空。到2002年,公司税收由陈远豪时的每年1000多万元下降到186万、利润由1000多万元变成亏损2326万元。实在维持不下去了,2003年2月18日,天门市就把金天公司低价卖给了广东一民营企业。
    
    陈远豪冤案教训深刻
    
    记者在天门、在金天公司、在湖北司法界,采访了几十位接触过陈远豪案的人,他们都觉得此案教训深刻:
    1、迫害陈远豪的真正原因是啥?企业家究竟是该听市场的、还是“市长”的?不少人认为,为整垮陈远豪,天门市领导欺骗不明真相的人说陈案是中央领导批示的案件,并以“防止天门资金外流”作借口,其真正原因是金天公司是天门的一只肥羊,张二江等贪官要塞人,要报帐,要借钱,大都被陈远豪拒绝,得罪了他们。从江西引进、曾任金天公司副总经理的赵建伟,是一个乘车付款8元、售票员给了10元车票、在公司报帐时也要据实报销的人,被公司职工誉为“谁有了他就有了财富”,陈远豪被抓后,眼睁睁看着企业一天天垮下去,赵建伟几次痛哭,后被迫到浙江一家棉纺厂当总经理,临走时,几百职工和家属含泪为他送行。他告诉记者:“陈总是个工作狂,其廉洁和人品都无可挑剔,是个难得的优秀企业家。如今被整成这样,张二江等领导太黑,太让人寒心。”
    采访中,金天公司一位中层干部的一席话一直回响在记者耳旁。他告诉记者:“陈远豪被抓后,我曾问过纪委副书记万中原:‘这样搞下去,金天垮了怎办?’万中原说:‘张二江书记的观点很明确,金天垮了,天门还是天门’。”他说,这是多么可怕的“领导观念”啊!
    2、在天门,到底是法大,还是首长大?据参与此案的原天门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先文向记者透露:对2003年3月12日,汉江中院审理认为,一审用于定案的两份主要证据均不是原件,按法律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故原判认定陈挪用资金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遂对陈作出无罪判决,并于次日将其释放。在这期间,陈被羁押950天。
    从批捕到起诉,天门市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多次集体讨论,都认为证据不足,不能拍板批捕,不能拍板起诉。天门市委的有关领导就多次用几大家协调的办法,逼检察院拍板。在提请批捕第一次协调会上,我说“捕错了,谁负责”,市委一位副书记威逼说“张二江书记说了,捕错了,市委负责”;第二次协调会上,时任市政法委书记(现市委副书记)阮望和政法委副书记吴邺都认为不能批捕,他们说;“什么政治案件,我们只讲法律,只讲证据”;在第三次协调会上,检察机关迫于压力同意批捕。批捕后,经几次退查,检察机关仍认为“证据不足,不能起诉。”对此,张二江书记亲自召开协调会,最后决定对陈远豪起诉。如此办案,置法律“以事实为依据”的原则和独立办案的原则于何处?
    3、万中原等办案人员何来那大胆,敢于执法犯法?有知情者告诉记者,万中原问题暴露后,天门市纪委专题向湖北省纪委写了报告,要求立案调查,但被天门市委主要领导阻止,仅将万调任市机关工委副书记。后经新闻记者报道和湖北省委领导批示,万中原才得以查处。一些干部群众认为,如果说当时是“五毒书记”张二江纵容了万中原,那张二江被关进铁窗后,是谁仍在保护万中原?!(百姓杂志第7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离奇冤案:“凶手”伏法16载死者仍健在(图)
  • 廖亦武:《冤案访谈录·民刊《野草》主编陈墨(上)》(图)
  • 蔡楚: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图)
  • 阜新司法机关联手造冤案(图)
  • 佘祥林杀妻冤案续:一名当年办案民警自缢身亡
  • 杀妻冤案佘祥林暂缓申请国家赔偿
  • 辽宁发生佘祥林式冤案
  • 湖北杀妻冤案开庭重审 佘祥林被无罪释放(图)
  • “杀妻”冤案当事人佘祥林被宣告无罪
  • 湖北京山法院副院长解释佘祥林杀妻冤案成因
  • 山西女记者遭开除疑揭露冤案遭报复(图)
  • 十年前冤案恨错难返 死刑拷问中国司法公正
  • 黑龙江书记批示重查朱胜文冤案
  • 安徽砀山:检察官索款200万遭拒绝捏造冤案 (图)
  • 中共早期一桩旷世冤案:六七千人遭酷刑后被处决
  • 名人杂志记者冤案责任人于晓北未受处罚 反升黑龙江出版总社副社长
  • 新规定出台 南方都市报冤案平反露转机
  • 《名人》记者冤案引起网络公愤和高层关注 刘淇批示严查
  • 中国五大律师冤案现状及走向
  • 河北石家庄:8年冤案,谁还我公道?(图)
  • 夏智来小姐被冤案:致山东省泗水县公安局李汝寅的一封信
  • 4.30沪杭高速公路特大交通事故涉交警制造冤案(图)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 纪律检查委员会作人员揭发一起政治冤案!! 涉及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
  • 复旦博士冤案之全面解读版(图)
  • 世界最大的李奇观特务案,是一起沾满血泪和冤魂的世纪大冤案
  • 读者批评博讯「中国高校第一冤案」 的说法不实际
  •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 「中国高校第一冤案」 儿被枪杀上诉无门(图)
  • 冤枉无辜, 包庇犯罪, 国际都市上海竟然发生国际冤案:一个被称为“蛀虫”的回国留学生呼吁司法公正
  • 请全世界正义人士关注陕西西安陈光荣冤案
  • 下身被警察开水浇烫 “强奸犯”刑讯逼供造冤案十年申诉无果
  • 屈死蒙冤案 倍受关注【博讯特稿】
  • 恳請媒体論坛网民关注;夏智来小姐冤案
  • 死刑与冤案
  • 恳请最高检察院、法院重视夏智来冤案
  • 罗孚:六四永恒之光与程翔冤案
  • 夏智来冤案:两岸的障礙在於司法不公
  • 夏智来冤案感思:司法不公在透支政府信用与影响
  • 追问连环冤案中的杨五香案
  • 郭松民:佘祥林冤案昭雪后的忧虑
  • 李建平:“把冤案办成铁案”的吃人体系
  • 郭国汀冤案: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刘晓波
  • 郭起真十一年冤案情况最新通报
  •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 傅国涌:他曾为曹海鑫冤案呼号
  • 刘晓波: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 郑贻春:胡风冤案启示录
  • 田牧:敦促中共政府早日平反"六四"冤案
  • 刘晓波:郑恩宠冤案:霓虹灯下的罪恶
  • 晨海:回顾胡曼莉冤案 ——垄断的媒件,纠正不了媒体的 黑暗
  • 评复旦博士冤案:“新闻寻租”是媒体本义的蜕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