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发生在“下跪市长”家乡-兖州“法庭血案”的调查
(博讯2005年6月22日)
    
    
     一起邻里间小小的民事纠纷,在兖州市法院长达近四年的审理中,愈演愈烈,引发了七场官司,至今余波未了;最后,竟导致原告父子在公堂之上挥舞铁锤、菜刀疯狂地砍杀被告,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法庭血案”。 (博讯 boxun.com)

    
    
    兖州“法庭血案”调查
    
    姜东良
    
     2005年6月21日,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的兖州“法庭血案”在延迟了8个月后终于开庭。由山东省高院指定肥城市法院审理的受害人赵炜状告兖州市法院及凶手王德章、王义臣民事赔偿案,今日在济宁市市中区法院开庭审理。在庭审中,原告赵伟陈述了案发的经过……
    
     父子行凶酿法庭血案
    
     血案发生在2002年12月17日8时40分左右。兖州市人民法院在该院第一审判庭内,对拖了四年之久的“自诉人王德章诉被告人赵伟故意伤害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当审判长宣告被告赵伟无罪,让双方当事人签收判决书时,坐在原告席上的王德章从审判台后绕过,突然窜至赵伟跟前,手持铁锤向低头签字的赵伟头部乱砸,由于赵伟躲闪及时,铁锤砸在了赵伟的肩、背部。与此同时,坐在旁听席上的王义臣手持菜刀冲上来,举刀砍向了赵伟的前额,赵伟下意识地用胳膊阻挡,法警也奋力阻拦,但是迟了一步,菜刀砍在了赵伟的前额,赵伟顿时血流满面。两人继续追打赵伟,并砍伤了阻拦的法警,疯狂的砍杀终被在场及陆续赶来的法警制止。
    
     这段血腥的凶杀过程被坐在旁听席上的赵伟女友用摄象机全部录了下来。在抖动得十分厉害的画面中,血流满面的赵伟用手捂住了伤口,鲜血在他的指缝间不断地流出来……
    赵伟的女友说,在上一次开庭中,王德章就把赵伟的眼镜打烂,脸和手抓破。所以赵伟就让我借了台微型录象机,起初我把机器打开隐蔽了起来,没想到事情突然有变,让我录下了血案的全过程。早在开庭前,赵伟就向法院的副院长王延明、刑庭庭长王安池提出了王德章有暴力倾向,如果法院重视了我们的意见,血案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邻里小纠纷,四年马拉松 受害人讲述案件经过
    
     引起这起血案的其实只是邻里间的小纠纷。为了给父亲治病,兖州电视台记者赵伟根据一个偏方将瓜豆和中草药种在自己院后的空地上,后来发现王德章经常将羊赶到院子里或干脆将草割掉喂羊。1998年9月5日,赵伟回家看望父亲时,又撞上了王德章进地割草喂羊,两人因此产生了争执,争执中王德章用镰刀砍在了赵伟的头上,赵伟打了王德章一拳。110赶来后,将王德章带回派出所进行处理,120则将赵伟拉进了医院,被砍伤的前额缝了5针。
    
     后来,赵伟在外采访时,被王德章在大庭广众之下大肆辱骂,而且向赵伟的脸上吐痰。气愤之下,赵伟于1999年1月13日,向兖州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王德章赔偿医疗费3000元。让赵伟没有想到的是,他起诉王德章的民事诉讼还没有开庭。王德章于1999年6月25日,以赵伟犯故意伤害并造成经济损失为由,向兖州市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法院终止了赵伟的民事赔偿申请,赵伟由原告变成了被告。
    
     让赵伟始料未及的是,2001年1月16日,兖州法院一审以赵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3个月,赔偿王德章各类经济损失875元。赵伟不服,向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庭提起上诉。2001年4月6日,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消了兖州法院的判决,发回重审。
    在上级领导的关注下,2002年12月17日,兖州市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判决被告人赵伟无罪。原以为拖了四年之久的官司可以划上句号。哪里想到王氏父子竟然在法庭向他举起了屠刀。
    
     鉴定之疑
    
     王德章、王义臣为什么要砍伤赵伟,他们又怎么敢在庄严的法庭上公然行凶?到底是什么原因引发了这场震惊全国的“法庭血案”?
    
     在今天的庭审中,被告王义臣说,一件小小的邻里纠纷,兖州法院竟然审了四年,早已将他父亲的精神拖垮。在开庭前,他的父亲已明确告诉了法官,他要用东西打赵伟,法官竟然说“我不知道”,而他也在宣判前赶到法庭,将他父亲有可能携带凶器的情况告诉了法警。然而,这都没有引起法官的重视,当审判长宣判赵伟无罪后,几年的等待、希望没有了,失望,愤怒使他父亲失去了理智,才砍伤了赵伟。法院在这件事上应该负有重要的责任。
    
     赵伟的代理律师说,“这起耗时四年、愈演愈烈的邻里纠纷,‘假牙’变‘真牙’是本案案情发生变化的关键。根据法律规定,打掉一颗牙齿是轻微伤,两颗以上的牙齿则构成轻伤,轻伤是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的。”
    
     赵伟在1999年1月13日民事起诉王德章之后,王德章当即找到了兖州法院法医马文要求做伤情鉴定。1993年3月26日,马文为王德章出据了轻伤鉴定。王德章据此于1999年4月1日对赵伟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根据王德章的两份原始病历,一份是兖州铁路医院职工门诊病历,记载这王德章曾于1998年 3月6日镶了左上第6颗牙,由于是活动牙,说明他右上4、5牙还在;一份是91医院的住院病历证明受伤之后牙龈红肿,说明4、5牙是打掉的医生,还有张红旗、单永安开具了4、5牙有点红肿的诊断证明,兖州法院的鉴定书就引用了4、5牙有点红肿的诊断证明,而出具了王德彰的轻伤鉴定书,这样案件的性质发生了质的改变,一起普通的民事案变成了刑事案,赵伟由民事的原告变成了刑事的被告。
    
     兖州法院于2000年3月7日开庭审理王德彰自诉刑事附带民事案。在庭审中,赵伟的律师指出,法院依据王德彰4、5牙有点红肿作出的轻伤鉴定,不符合真牙被打掉的伤情,他引用了口腔医院专家的意见,真牙被打掉不应是红肿,而是牙创。让赵伟没有想到的是,兖州法院法医马文竟然引用了赵伟律师的牙创的证词。在第二次开庭时,突然冒出了原91医院见习大夫张红旗写的王德彰4、5牙有新鲜牙创的证明。
    
     在铁路医院王德章的病历上,记者看到,注明日期是98年3月6日的镶牙记录,竟写在了98年3月8号病历记录后面。而这种反常情况是整本病历没有的。当时给王德章写这段镶牙病历的是一个叫马淑君的护士,马淑君说这是王德章的儿子王义臣缠着他补写的。荒唐的是马淑君是98年8月才从学校毕业到铁路医院当护士,那个时候他还在几千里外的哈尔滨卫校上学,又怎么会给王德章镶牙?而在91医院的原始病历上记载的是:鼻无畸形,通气良好,各鼻窦无压痛,口唇红润,牙齿3、4、5缺如,咽无充血……在长达9页病历上只有这一处记载着牙齿情况。张红旗的这份证明又是从何而来?
    
     其实在兖州市公安局还有着一份原始的笔录和王德章的法医鉴定。鉴定记录着,临床资料示3、4、5牙缺如,牙龈肿胀充血,经调查,4、5牙为假牙,3牙已坏死,结论为轻微伤。在公安局当天的讯问笔录上,王德章说,我用刀砍小赵(指赵伟)一下,他朝我脸上打了一拳。我脸被小赵锤了一个疙瘩,小赵的头破了。当公安干警问王德章还有什么伤没有,王德章说:没有了。
    兖州法院的法医,仅仅根据马淑君、张红旗的证明,就作出了与公安局原始鉴定和91医院的原始病历完全不同的认定。荒唐的是,兖州法院一审就据此判除赵伟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三个月。
    谁为血案买单
    
     在今天的庭审,赵伟和王义臣都向法庭陈述,一件小小的邻里纠纷,在兖州法院反复的审理中,竟然被拖了四年,导致了赵伟在兖州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除其拘役三个月后,兖州电视台既对其作出撤掉专题部主任、调离记者岗位的处分,赵伟的父亲受不了打击,双眼失明撒手西去。王德章、王义臣父子也因在法庭上砍伤赵伟双双进了监狱。(2003年王德章、王义臣已被山东省肥城市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3年和8年)他们说,如果兖州法院严格按法律规定的程序、依法办案,也许就没有后来发生的事了。他们一致认为兖州法院负有不可推卸的重要责任。
    
    
    中国舆论监督网 作者:姜东良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司法干部李国柱上访:司法腐败 人权何在?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杜光:司法腐败和民主革命-周正毅案和《南方都市报》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