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严正学:【行为艺术】“狼与小羊”现代版(1)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5年6月19日)
    
    


请求公安机关依法查处司法大楼门前谭阳聚众殴打致我重伤的报告
    
    请求人:严正学,男,汉族,62岁,职业画家,住所地:北京市八达岭岔道城小区2-201-203“北京严正学美术馆” 馆长 , 邮编:102102 北京电话:013738543649
    台州电话:0576—8657593
    
    请求事项
    
    ①要求依法查处法警大队长谭阳抢夺请求人诉讼证据的违法行为。
    ②要求依法查办谭阳聚众殴打请求人至伤事件,赔偿医药费、误工费。
    
    事实经过
    
    背景:(1)庭长抗法,拒不执行二审裁定。坚持控告,葛佩玉精心炮制冤狱拘留请求人。
    
    椒江法院长期违法多收诉讼费,鱼肉椒江百姓。2001年,请求人上诉获胜,庭长葛佩玉抗法,针对台州中院(2001)台行终字第17号《行政裁定书》,称:“中院裁定是错误的,审判长有权不予执行!”为此,请求人上访、控告达5年,仍得不到执行。
    
    
    2004年,请求人再次以另—案上诉,(2004)台行终字第215号《行政判决书》(原文)判决如下:
    
    
    
    “上诉人认为,原审法院收取的诉讼费是预收诉讼费,那就应多还少补。行政诉讼没有其他诉讼标的,只能收100元诉讼费,其他预交诉讼费200元应退还。如果法院有异地调查等费用,可以让其支付。但本案其它诉讼费200元没有用于何处的证明。本院认为,原审判决收取上诉人其它诉讼费200元,没有事实根据。上诉人要求退还的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请求人三次当庭揭发并提出回避理由有二:①“多收诉讼费问题”长达五年多,涉及椒江千家万户的老百姓,庭长葛佩玉坚决抗法,拒不执行二审裁定仍不退费。葛执法不公并和原告有过利害关系的冲突。②葛佩玉审理“浙椒308轮十一名船员诉广东省揭阳边防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扣押货船、勒索现金 [(1998)椒法行初字第5-15号]标的为60万元的大案中,接受原、被告双方宴请并违法枉判。”(请求人还有证据线索)。
    
    
    (2)葛佩玉精心炮制冤狱手段之狠毒可谓登峰造极。
    
    法院公告:3月8日上午8时10分在椒江法院第二法庭“审理王文伟诉被告台州市椒江区司法局—案”,而给请求人的传票是 3月8日上午8时20分(有意按排迟10分,在同一小法庭)。可见请求人一脚踏进第二法庭时,请求人即沦为葛设计的囚笼里的“旁听人”,葛故意将请求人两案件放在王文伟一案中审理,请求人事实的身份成了案中案的当事人及案外案的旁听人,然后将请求人(当事人)以 “‘旁听人’
     哄闹、袭击、损毁”的罪名抓捕。
    
    
    (3)葛佩玉唆使谭阳指挥法警当庭殴打请求人(当事人)致伤,还诬陷请求人“殴打法警一耳光”的罪名,抓捕请求人入狱。
    
    
    
    暴行:(1)怂恿谭阳抢劫请求人告法院(包括告区党委办主任叶开华)证据的幕后黑手是谁?
    
    2005年3月8日, 椒江区法院行政庭庭长葛佩玉唆使谭阳指挥法警当庭殴打请求人(当事人),致请求人重伤后,拖出法庭,关入法警室,笼囚后直接投入大牢,15天里竟拒绝给于任何救治。此后,请求人一直通过法律对殴打请求人致伤者进行确认,并正在台州中级法院依法立案。为了查明殴打请求人的经过与事实,请求人依法在医院、公安、目击者、当事人以及中级法院和椒江法院(档案室)查取了证据。请求人的证据一直夹在“160页兰色文件夹”里,放在背包中,挎在肩上。
    
    请求人每次去椒江法院办事,遇见法警大队长谭阳时,谭阳总是用“你生活还没吃够!”“你又要吃生活了!”“还要来跑,关死你!”等语言暴力对请求人进行恐吓。
    
    2005年6月13日下午16时,请求人来法院催执行款过二楼之时,谭阳将请求人拉进法警室,立即用手机招集十多名法警围攻请求人。谭三次从请求人手中抢夺装有100多页诉讼证据的兰色文件夹。请求人欲向110报警,手机又被抢夺。这场面连召来围堵的法警都惊呆了。请求人奋力抗争、呼救终于夺门逃出法警室。请求人跑到院长室,当即向缪信权院长控诉谭阳在法警室抢夺请求人诉讼证据并限制请求人人身自由达55分钟。缪说:“没有的事,没有的事。”予以搪塞。请求人说:“是不是你默许的,法院法警抢夺我告法院违法的证据,你是院长为什么不管?法院怎么黑!你不管我就向110报警。” 缪信权院长说:“法院独立司法,110警察怎么管?”
    
    (2)谁指使(授权)法警大队长谭阳聚众暴打请求人!
    
    2005年6月14日16时50分,接椒江法院立案室郭虹霞法官电话,传请求人去该院领了(2005)椒立初字第7号《行政裁定书》(驳回对市信访局和叶开华起诉)。后又登记进内院去行政庭汤俊斌、杨萍办公室商讨“法院退请求人历时已五年的7个案子的多收诉讼费问题(法院已让步,退回请求人个人“多收诉讼费”,但对椒江百姓还照收仍不退。)”。此时已到下班时间,请求人也就起身回家。出法院,请求人又到司法局朱道鸿局长处拿遗忘在那里的雨伞,朱局长巳下班他把雨伞放在门外。请求人就拿回来,走出司法大院。
    
    走到门口时,谭阳挡住去路,当众训斥请求人:“你调查法警(3月8日打请求人的事)看警号是反攻倒算。” 请求人说:“昨天你把我拉进法警室,喊十几个法警围堵着,你三次抢夺我的证据和报警小灵通,你太黑了,打了我还不让取证、不让告状。”谭指着请求人鼻子骂请求人取证是报复法警、反攻倒算。立即又用手机召集法警,一帮法警奉命就抓住请求人往楼梯下的小牢房拖。请求人挣扎,他们来了更多的人,抓胳膊、按头、扭耳朵、揪头发往里拉,嘴里喊着:“把他关起来,看你还告不告!”这时许多旁观者来抢请求人,他们说:“人家没犯法,你们怎么可抓打老人。”谭说:“他私闯法院!”,群众说:“他在司法大院走出来,而且也下班,跟你有什么关系。”但谭阳仍指挥法警抓打请求人,请求人被两法警拖倒在水洼中后仍往里拉,目击群众再次抢出请求人。此时,请求人腰背受伤剧痛,被群众扶至路口的小摊贩前,请求人借小摊贩电话报了警。
    
    在110警察出警到达司法大楼时,法院院长缪信权和办公室陶英姿并肩走出来,请求人即领110警察指着院长要求解决被殴打事件,院长躲着警察立即往回走,摇着头说:“不会的,不会的。”“ 不会的。”不知去了哪里,在人群中蒸发。
    
    请求人跟着110警察进入司法大院。法警大队长谭阳当着110警察的面,又指挥十几名法警一轰而上将请求人推倒在台阶上,请求人腰背、后脑勺撞击水泥台阶,痛得直叫,谭阳得意洋洋喊着:“格套哈不格装杀脚!(台州方言:这—次要把他狠狠揍!)”法警拳脚齐下,抓捕请求人关押入室,法警堵住去路并把持着门口,喊着:“把他铐起来!”“把他关起来!”
    
    请求人抹去鼻血对身旁的110警察说:“我报警,请110警察处理谭阳打我的纠纷?谭凭什么在你们面前还要打我又抓我?”谭阳说:“我教育你,只许你老老实实,你告我即告法院,告法院必自食其果,自绝于人民!”并说:“地方警察管不了法院法警,法院可以判公安。我是国家警察,你放明白些,今天你就别想出去了,我们写好材料,马上拘留你,这一次可不会只有十五天。我问你:你今天到法院干什么来的?” 请求人回答:“今天下午,法院郭法官传我领《裁定书》来的。说我起诉被法院裁定驳回,”。“你们看看,他专门‘民告官’,报复当官的。”四肢发达的谭阳握紧拳头比划着:“我再次教育你、警告你,你再告绝没有好下场。今天,你设有登记,私入法院是冲击法院,查法警名字、看警号是报复法警,讲我
     ‘卵袋佬’(台州方言:指男性生殖器)我要给你吃生活。”我说:“我是登记进入法院的,是向行政庭汤俊斌法官退诉讼费的,现在就可查登记簿。我不会讲‘卵袋佬’方言。” 谭阳瞅一眼110警察叫着:“我也是警察,是法院警察,是国家警察,我就有权抓你,你不老实还有权再拘留你……”谭抖着法警写好的一份材料对请求人吼着:“你冲击法院、敢看法警的警号报复法警,还骂‘卵袋佬’‘黑社会’……不是反攻倒算是什么……”
    
    椒江区公安分局海门派出所的110警察出现场的仅一名年轻警官,跟班的联防队员都被谭挡在门外……110警官在这样场合下,没有能轮到他说话的机会,也没说什么,他伸过手去拿了谭阳让法警写的材料不紧不慢地对谭说了一句:“我们传唤严正学去派出所。”年轻警官推开围堵请求人的法警,把请求人带离现场……算是救了请求人。请求人又谭阳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近2个小时。
    
    
    请求人当夜急症就医诊治,病历和住院证上写着“肾挫伤”“胪骨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医生说:“再次外伤造成肾挫裂伤就难以愈合,致大出血有生命危险,你只能卧床治伤。”
    
    
    
    请求人要求对事件性质作出认定和依法处理:
    
    
    
    (一)、事件发生在区司法大院门口,是请求人随下班的人走出时,在司法大院门口,谭阻止请求人出院,以昨天请求人“问了相关法警的警号、名字”,定罪请求人“反攻倒算”,扣押请求人。
    
    
    
    (二)、事件发生的时间是下班以后(下班时间是17时30分。已查请求人报警时间是17时48分,谭阳在110警察前殴打请求人是18时后,早已是下班的时间。)
    
    
    
    (三)、请求人即使无事到法院来旁听也不犯法,况且请求人来法院是因立案室郭虹霞法官传请求人领裁定书的。进法院时在门卫登过记,到法院去行政庭汤俊斌、杨萍办两法官办公室谈退诉讼费问题至下班,出院时也登记过时间。不存在任何冲击法院的意图和行为。以上情况请求办案警官向立案室郭虹霞法官、行政庭汤俊斌、杨萍法官取证;并要求复印当天下午“法院门卫值班的登记”附卷佐证。并请警官将请求人提交的两页证据附卷佐证。(①当日下午5时,请求人领取的《行政裁定书》。②有郭虹霞法官和请求人签字的《证据收据》收件时间是6月14日。)
    
    
    
    上述证据证实:此事件既不是发生在法院内,又不是发生在上班时间。纯属谭阳恶意的偏见、心胸狹隘,小肚雞腸持权聚众殴打,肃谋报复请求人。是谭公权私用,与法警职务无任何关糸。请求人和谭之间的纠纷纯属个人之间的瓜葛。
    
    
    
    (三)、谭阳在110警察(警号:074491)出警到现场,领请求人进院解决纠纷时,在110警察面前,指挥抓打、群殴请求人致伤更为天理国法不容。这种公然藐视执行公务的巡警,辱其使命的行为可见其一贯霸道、盛气凌人。出警的110警察有义务对目击情况作书面的“见证”,请求人要求此“见证”附卷佐证。
    
    
    
    请求人被医生诊治时,强调肾再次挫裂伤,病情危急,大出血会危及生命,必须住院医治,但请求人交不起住院费。医生嘱必须卧床,绝对不能走动,因骨折做CT,尚在诊治。现只能在家疗伤,请求人静等公安的处理结果。
    
    
    
    此致
    
    台州市椒江区公安分局海门派出所   
    
    
    
    请求人:严正学2005年6月18日
    
    (附:证据三页共5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