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当事人及代理律师因青岛中院判决不公申请游行示威
(博讯2005年6月17日)
    2005年5月26日,平度市城关街道办事处金沟子农妇代春丽及代理律师马天林依法向青岛市公安局递交《游行申请书》,申请于2005年6月2——3号举行游行,抗议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有法不依、有错不纠;抗议青岛市中级法院重实体轻程序、秉承疑案从有的落后观念,抗议青岛市中院在事实出现重大变化时未经开庭审理径行判决,剥夺律师质证、辩论等诉讼权利。要求青岛市中级法院依法纠正错案对代春丽丈夫陈俊东故意伤害案提起再审,并拟订“青岛中院有法不依、有错不纠”“反对官官相护,依法纠正错案”“尊重律师诉讼地位,保障律师诉讼权利”等游行口号,同时说明:“申请游行示威是申请人在陈俊东故意伤害一案中穷尽法律手段而仍然得不到公正解决的情况下行使宪法和法律赋予的权利;是在一次次上访而被拖延、敷衍、置之不理情况下的被迫行为;目的在于解决具体问题而非在于政治诉求;申请人将会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实施条例》”。

    青岛公安局负责接待的警官十分客气的接待了两位申请人,在仔细看了申请书后当场答复:明天向局长等领导汇报并同时照会青岛市中级法院,让青岛市中院与申请人协商解决争议问题,如果协商成功就撤回申请,如果协商不成,公安局会根据法律规定批准或者不批准。

     28日平度市司法局召开紧急会议,对马天林律师未经组织批准擅自参加申请游行进行了批评,先前青岛市委、政法委、平度市政法委召开紧急会议研究了该事情的解决方法,随后平度市法院刑庭庭长与公安局工作人员找到代春丽,通知5月31号青岛中院组织再审立案听证,届时将有政法委领导旁听,因青岛中院迅速承诺给予组织听证,28日当天马天林律师说服代春丽暂时撤回了申请。 (博讯 boxun.com)

    27日关心该案子的网友把该事情和有关材料发到网上,引起广大网民们的热烈反响,很多网民表示强烈支持和高度关注,多位素不相识的网民打来电话表示声援,国内多位维权人士和多个维权组织也给予了关注。

    5月31日上午10时在平度市人民法院审判大庭举行听证会,申诉人方代春丽和听证代理律师马天林、谢维衡坐在北面;对面坐着公安局代表、检察院主办检察官、一审法官、二审法官;主持人为二审法官所在的庭领导,坐在西面;陈俊东站在主持人对面被告人席上。

    听证会开始后申诉方提出以下问题:

    1,公安机关有18份笔录是编造的并且二审法院也给予认定为什么还能维持一审判决?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不能直接改判也应该发回重审,对方答辩说根据检察院的复核材料定的案,申述方反驳说复核材料的基础都不存在了复核的内容能靠得住吗?并且指出检察院在该案中的角色应该是监督者而不是侦查者,检察院在该案中起的作用主要是法律监督权而不是侦查权,你检察院不去监督公安机关的侦查程序是否违法反而助纣为虐、错上加错的去复核违法证据,正应了一句话:“该做的不做,不该做的努力去做”。2,本案是根据证人证言定的案,两位证人是据以定案的关键证人,应当出庭作证,并且法院也传其到庭作证,其拒绝了出庭,为什么还要采纳他们的证言呢?对方答辩:根据规定证人可以不出庭作证,我方认为根据规定对案件审理不起决定性作用的证人可以不出庭作证。3,卷宗中的现场物品、图片不是第一现场而是受害人伪造的现场,为什么要编造〈扣押物品、文件清单〉?对方未做答辩。4,本案受害者的伤情先后作过3次鉴定为什么都漏洞百出?对方答辩受害人的伤是客观存在的,我方反驳说你的伤与我无关,不能排除跌伤、他伤和旧伤的可能。5,陈俊东方人员被打为什么侦查机关不调查?为什么只取对陈俊东不利的证据。对方未答辩。6,刑诉法规定必须“证据确实充分”才能作出有罪判决这个证据是指整个证据链二审法官为什么要说“原审基本证据确实充分”?基本证据也就是主要证据,这是很危险的:佘祥林案也是基本证据确实充分(有一具死尸),对方未答辩。山东平都律师事务所指派律师谢维衡律师与我一起出庭,我们当庭提交了〈本案七大疑点〉的代理词,法庭上我们两个代理人互相配合,充分的阐述了一、二审判决存在的问题,反驳了对方的无理观点,赢得了较好的庭审效果,听证会主持人答应向领导汇报后给我们书面答复。

    庭审中代春丽激愤的站起来指着一审法官说:“你这样的冤屈别人迟早给法院引炸药包来家”,结束后代春丽声嘶力竭的抱住丈夫陈俊东的腿痛苦失声,不舍得分开,一度昏了过去,那种罹难夫妻的真挚感情十分感人。

    在此我们呼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坚持执法过程中以人为本,对该案处理不公可能引发的矛盾有清醒认识,对该案存在的大量违法问题和疑点,坚持有错必纠的胸襟,对该案暴露出的法律问题深入思考,通过该案在我们今后审判中是否应该树立“疑罪从无”、“关键证人到庭质证”、“非法证据坚决排除”“保障程序正当和探求案件事实同等重要”等刑诉原则。


听证中的代理词:本案七大疑点

    一、 公安人员为何要编造假的证人证言?二审裁定已经否定了本案的十几份公安侦查人员编造的、用作为来证人证言的询问笔录,这里不再赘述。我们要问,公安人员为什么要造假?造了那么多的假证据,全部对一方有利,这帮办案人员还可以依靠吗?法院还能够依据这些人提供的案卷来判案吗?

    二、二审法官为什么要篡改刑事诉讼法?全案的证据被否定了这么多,二审裁定还说原审“事实清楚”,请问缺乏证据证明的事实怎么能说是清楚?更耐人寻味的是二审认为“原审基本证据确实、充分”,翻遍我国的《刑事诉讼法》,我们只看到要求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必须“证据确实、充分”才能移送起诉(第129条),检察机关必须查明案件“证据确实、充分”才能提起公诉(第137条),审判机关必须“证据确实、充分”才能作出有罪判决(刑诉法第162条、最高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76条),怎么就没看到那一条有“基本证据确实充分”的表述呢?二审法官故意篡改法律,用意何在? 三、究竟是谁打了谁?公安机关制作的被告陈俊东的三份讯问笔录(见公安卷第61页2003年11月12日、第65页2003年11月28日、第68页2004年2月19日三次讯问笔录)都清楚地载明,陈俊东一直说自己没打陈宝祥,倒是被陈宝祥用木锨打昏了头。特别是2004年2月19日在平度市看守所接受讯问时,陈俊东对侦查人员说:“我去拉我哥哥回家时,陈宝祥用木杆子打我头上一杆子,到现在我头上还有个疤”。侦查人员有责任把陈俊东头上的疤作为重要线索进行鉴定,然后查明究竟是谁打了谁这一重要事实。可是,面对被告始终如一的口供,被告头上是否有个疤讯问时当场就可看明白,侦查人员为什么置之不理呢?陈俊东方的证人都证明陈俊东挨了打(法官不讲道理、毫不犹豫地不予采信),而且陈俊东头上又有伤疤,为什么办案人员不把究竟谁打了谁这个重要事实弄清楚?难道侦查人员的责任就只是调查被告的有罪证据,没有责任调查被告罪轻或者无罪的证据吗?这样偏向一方的“侦查”,能够保证公正吗? 四、打仗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判决认为“被告人陈俊东与被害人陈宝祥两家素有矛盾”。可是,那天陈俊东家盖房上梁喝完工酒,这是一件农家的大喜事,房主陈俊东不可能有意挑起事端。倒是陈俊东的哥哥陈俊喜因为到小卖部买烟经过陈宝祥家门口被陈宝祥家的小狗追咬,便吓唬小狗,与陈宝祥发生口角。这虽然缺乏证据,但是可信。判决确认陈俊喜一个人喝醉酒上门闹事却没有证据。陈俊喜被陈宝祥打倒在门口,陈俊东闻讯前来看望和劝说令人可信,说陈俊东一上来就带着家人来打架既无证据又不可信。办案人员对陈俊喜和陈俊东挨打的事实一概不问,难道办案就不讲个前因后果? 五、被告陈俊东究竟动没动过木锨柄?木锨柄是证明本案被告打人并致轻伤的唯一“作案工具”。被告陈俊东一直说自己人没打,更没拿木锨柄打陈宝祥。两个重要证人王玉平、陈岭的证言也对究竟是用什么打的说法不一。对于这一最重要的“凶器”证据,侦查中应当进行指纹鉴定,以证明被告是否拿过,不然就不能认定木锨柄与本案有关联性。用力攥着打人的木锨柄上肯定会留有指纹,这应当是刑事侦查的一般常识。不进行指纹鉴定就不能定案为被告拿过木锨柄并且用木锨柄将陈宝祥打成轻伤。作案工具或者说是“凶器”,应当成为“基本证据”了把?案子连用什么样的器具都没有证据证明,这就连二审法官所追求的“基本证据确实充分”都不具备了,更别说“证据确实充分”了。

    六、 两个重要证人为何不敢出庭?二审判决虽然否定了公安人员编造的证人证言,但又把王玉平、陈岭两个证人的证言作为“基本”证据保留下来。这本身就是自打嘴巴。重要证人经多次通知都不出庭,这样的证言就已经是无效的了。可是,一审法官不辞辛苦地上门通知,两个证人以“忙”这一并非法定的可以不出庭的理由予以拒绝出庭,法官却也允许了,并且利用诱导性取证,取回了对被告不利的两个证人的证言。审判程序、证据采信的违法非常清楚。王玉平、陈岭不是因为忙而不出庭,是因为他们编造的谎言见不得阳光。两个人的证言相矛盾,王玉平自己的两次证言就相矛盾,第一次说陈俊东先用木锨打陈宝祥的儿子连木锨头都打下来了,然后用木锨柄打的陈宝祥的腰,第二次又变成陈俊东用木锨在陈宝祥的腰上“拍了一下”,也不说打了陈宝祥的儿子了。陈岭的证言说用什么打的他没看清。然而,一、二审判决都把木锨柄作为重要证据予以采信了,严重的违反了《刑事诉讼法》关于证人出庭接受询问的规定。不难理解,如果再把这两个证人证言否定了,就没有了“基本证据”,当然连法官自己创造的“基本证据确实充分”也谈不上了。 七、伤情鉴定为何漏洞百出?先是编号在前“17851”的CT片子是假的,青岛市公安局据以作出的鉴定被否定了,接着又拿出个“17587”,竟然是平度市公安局据以作出轻伤鉴定,可为什么是编号在后的“17587”,被采信了,而青岛市公安局据以作出轻伤鉴定的“17581”却又编号在前,而且又被否定了。2004年6月1日,平度市法院带陈宝祥到解放军401医院重新鉴定,陈宝祥却跑了,拒绝重新拍片鉴定;6月28日又同意拍片,又出了个401医院的“58209”CT片,并说是“在被告陈俊东之妻代春丽见证下”拍的片。可是,代春丽至今连“58209”片子都没看到,说什么“见证”?代春丽清楚地记得庭审中法官出示的“17587”片子实际编号为“27864”,可现在案子中却再也没有了“27864”!一个案子的鉴定材料出了这么些差错,简直闻所未闻!陈宝祥究竟有没有伤?值得怀疑。如果其腰椎真的骨折,究竟是跌伤的还是被人用器具打伤的?两个重要证人王玉平、陈岭的证言中都说过陈宝祥因院子里晒着玉米而滑跌倒地上,其腰伤能否排除跌伤的原因?显然排除不了。那么,又怎能把用木锨柄打伤确认是唯一的原因?总之,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疑点多多,判决被告人陈俊东犯故意伤害罪没有法律依据。法庭应当作出被告人无罪的判决。以上意见,请各位法官和专家参考。谢谢!

    山东平都律师事务所 马天林 谢维衡 2005年5月31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频繁发生民众抗议示威活动
  • 青海藏民示威 火烧杂多县政府
  • 青岛中院司法不公引发当事人及代理律师申请游行示威
  • 中国将修复日本大使馆,参与示威示威学生将开除
  • 郭起真全家再次到沧州市政府门前请愿示威
  • 四川农民要求征地补偿示威被捕
  • 中国严禁民众五四举行反日示威
  • 江苏省公安厅就涉日游行示威发表谈话
  • 上海警方重申:未受理批准过任何示威游行申请
  • 纽约时报:中国官方媒体为何突然变调指反日示威为“阴谋策划”?
  • 手机互联网与中国反日示威
  • 中国又逮捕两名反日示威者
  • 深圳:警察执行禁止游行命令 反日示威已成往事
  • 公安部就京沪等地游行示威活动表态
  • 中国明令不准国民参与反日示威(图)
  • 公安部就近期一些地方发生涉日游行示威发表谈话
  • 中国开始控制反日示威活动
  • 传京沪拟赔偿反日示威中损毁日本物业
  • 反日示威:胡锦涛政府一箭双雕?
  • 兰剑:评-中国官方媒体严批香港示威 称其已成为颠覆政治体制的工具
  • 丘岳首:中国为何没有反战的民众示威
  • 只因超车被阻 咸阳一治安大队民警竟然鸣枪示威
  • 洗扬:对反日示威背景的思考
  • 郭飞熊因组织反日示威失踪:我不为郭飞熊担心
  • 朱学渊点评“上海拘四十二名反日示威者”
  • 上海四二五社论称有黑手 明制止示威,暗火上加油?(图)
  • 王子雍:在游行示威中学习公民政治
  • 爱国者导弹:政治局讨论反日示威,曾庆红反对压制群众
  • 胡少江:中国政府容忍街头抗日示威的背后
  • 多维社论《为什么必须支持反日示威》难得一见的奇文
  • 分析:中国反日示威反映的政治外交学
  • 赵达功:反日游行示威是政府行为
  • 中国抗日示威对中日经贸影响不大
  • 北木:反日示威谁来买单
  • 郭起真天安门示威游行申请书
  • 大年初八,郭起真到河北省公安厅示威纪实
  • 转发北京民主人士赵昕《“抗议当局强制剥夺吊唁紫阳公民权利”游行示威申请书》
  • 田晓明:示威的工人该不该被拘押
  • 1989年河南大学的六•二一大示威
  • 小溪:江泽民示威?老年痴呆症?(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