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陕北石油纠纷:冯秉先批注榆林市《汇报提纲》
(博讯2005年6月17日)
    按:王登记市长把持的榆林市政府为了证明抢夺民企油井的"合法性",在一手使用"枪杆子"镇压民企维权的同时,一手利用"笔杆子"制造大量谎言欺骗上级政府混淆民众视听,为了揭露"王登记政府"的"二杆子"行政行为,现将榆林市政府炮制的《汇报提纲》做以粗略批注如下:


冯秉先批注榆林市《汇报提纲》

     中共榆林市委 榆林市人民政府 (博讯 boxun.com)

    (2005年5月20日)

    现将我市石油开采秩序清理整顿工作有关情况汇报如下:

    一、榆林石油工业发展简况

    陕北是我国石油工业的发祥地。1907年,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在陕北诞生,结束了我国大陆不产石油的历史。新中国成立后,延长油矿属国家燃料化学工业部、石油部管理,1958年下放陕西省管理。1966年,我省又将延长油矿交延安地区管理。1986年,根据国务委员康世恩的指示,石油部在延安召开陕北石油开发座谈会,决定"延安地区石油资源开发利用委托延长油矿管理局统一管理,生产经营可由地方承包,使地方受益"。据此,延安市先后成立了10多个县钻采公司,组织开展石油开发。上世纪90年代初,由于受当时技术条件的限制,在有关方面认为我市定靖油区属特低渗透油田,不具备规模开发价值之后,定靖等县广大干部群众怀着脱贫致富的强烈愿望,学习借鉴延安的经验和做法,开始尝试石油开采,并先后成立了靖边、定边、横山、子洲四个县钻采公司。1994年4月,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与陕西省人民政府签订了《关于开发陕北石油资源的协议》(简称4.13协议),确定从长庆油田和延长油矿划出1080平方公里,以委托、联合等方式交由延安、榆林有关县区组织开发,并将靖边以南的3500平方公里定为长庆油田和地方的联合勘探开发区。由于当时我市各县钻采公司资金不足,技术缺乏,就借鉴中央石油企业"联合打井,区块委托,油井承包"的做法,采取招商引资,出让井位的方式,引进联营单位参与石油开发。至2000年底,共引进各类投资主体近500家,打油井2777口。历史的、客观的看,引进联营单位参与石油开发,对解决地方石油企业投入不足,增加财政收入,促进石油工业和区域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二、石油清理整顿的主要法律政策依据

    我市石油工业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发展起来的。但大规模的无序开发,也确实带来了比较严重的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等问题。实践证明,国务院及时做出开展陕北地区石油开采秩序清理整顿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地方政府在执行过程中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依据。

    (一)1997年1月1日新修订颁布的《矿产资源法》明确规定:"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由国务院行使国家对矿产资源的所有权"(批注1:"矿产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不等于矿产资源是国有企业所有和必须由国有企业开采。)"勘查、开采矿产资源必须依法分别申请,经批准取得探矿权、采矿权,并办理登记"(批注2:陕北民营油田正是中石油把依法登记的区块通过"4.13协议"委托给陕北各县政府组织开采的。),"从事矿产资源勘查和开采的,必须符合规定的资质条件(批注3:中石油是有开采资质的单位,依法按合同以承包和合作经营的方式将自己依法登记的区块交给民企开采。)"。

    (二)1998年2月,国务院第240号令和241号令规定:勘查、开采石油、天然气矿产,由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登记,颁发许可证,申请石油、天然气勘查、开采的,还应提交国务院批准设立石油公司或者同意进行石油、天然气勘查、开采的批准文件以及勘查、开采单位法人资格证明(批注4:和注2、3同理,即"登记"和"资质"问题。)。

    (三)国办发[1999]38号文件明确规定,"对没有采矿许可证的采油场点(批注5:陕北油田有采矿许可证,即中石油和延长油矿办理的,故不在取缔之列。),一律予以取缔"。国经贸石化[1999]1239号文件(批注6:"1239号文件"即1999年12月份发至省部委的题为《关于陕北地方石油开采情况的调查报告》的机密文件,)明确要求"坚决停止和纠正允许投资商参与石油开采活动的做法,正在进行的非法开采活动,必须立即停止,凡侵权开采、侵权占区块和油井的单位和个人,要责令立即退出,并将侵权侵占的油井、区块无偿交还矿业权人";"清理撤销与《矿产资源法》和国务院有关法规相抵触的地方法规和文件";"对各县钻采公司的联营单位,进行全面清理,并根据联营单位的不同情况采取划转、收购、兼并、资产入股等多种方式进入陕西省延长石油工业集团,实行统一管理(批注7:"1239号文件"虽不能作为依法行政的依据,但与陕北政府将民企油田强行没收、归国企所有的"整顿"相比较,对投资人还算相对有利些,但是,为什么地方政府不按此文件的原则来处理呢?)"。

    (四)2002年1月11日,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的马凯同志(批注8:"依法行政"不等于依马凯同志的讲话行政。)主持召开陕北地区石油企业整顿和重组会议,印发的国阅[2002]6号《会议纪要》强调:"联营单位投资者成份复杂,与县钻采公司多为承包、挂靠、联营关系,不具备石油开采资质条件,要加大整顿力度,严厉打击非法开采行为(批注9:所谓非法开采即不通过批准不纳税的,民企没资格如此胆大妄为,敢做和有资格做得的都是领导干部,但此类官员最终并没有受到惩办。)"。

    2000年以来,国家有关部委先后8次到陕北督查清理整顿工作。明令对无合法开采资质、许可证,非法开采石油资源的企业要依法查处,对继续违法开采石油资源的,要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2002年9月11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披露了延安吴旗县私人采油、个别领导干部参与等问题(批注10:"领导干部参与"与民企何干?),朱镕基、温家宝等领导做出了重要批示(批注11:批示的原话为什么不能公布出来?机密吗?马凯讲话可以公布,朱、温的指示为何不能公开?朱温指示过让政府"动用武装没收民企油井归各县政府国有"吗?)。受国务院委派,国家经贸委副主任张志刚、监察部副部长陈昌智(批注12:同注7,此2位领导的指示,是依法行政的法律根据吗?)带领有关部委再次来陕督查清理整顿工作,要求立即收回个人油井收益权,严厉查处领导干部参与非法采油批注:(批注13:政府究竟"严厉查处"过几个领导干部?除吴旗县那2个替罪羊外,难道再也没有一个了吗?)等行为。

    三、少数原石油投资者聚众滋事及上访情况

    我市有偿收回油井"三权"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赞同和拥护(批注14:无耻谎言,王登记之类的官员老是把自己看成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合法代言人,以为他们的抢劫行为广大人民群众会当然会赞同和拥护,民企油井没收归县国有,不用说对广大人民群众无益,就连那些大多数沾不上石油好处边儿的干部也反对这种强盗行为。),也得到了大多数石油投资者的理解和支持(批注15:无耻谎言,支持的确实有,就是那些和贪官勾结起来虚报材料套取补偿款的人,有人仅3吨产量就领取500万元补偿款,可是能有此幸运的毕竟还占不到投资者的2%)。但极少数在石油开采中牟取了巨大利益的个体投资者(批注16:典型的红眼病心态和视"私"为万恶之源的文革心态),不愿放弃非法石油开采(批注17:陕北民营石油过去10多年是非法开采吗?这是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它是解决陕北油田案的关键,只有通过法庭辩论,才可以做出判决),他们与朱九虎等人相互利诱(批注18: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无视国家法律法规和石油产业政策,诋毁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整顿陕北石油开采秩序的政策和措施,歪曲事实,蒙骗误导涉油群众(批注19:《陕北民营石油网》为使民众"兼听则明",本着全面反映情况的原则,将所有能收集到的政府文件甚至包括充满无耻谎言的当地政府宣传材料都放到了网站上,可榆林政府敢于把投资者的材料交给中央领导吗?),采取多种不正当手段,严重扰乱油田的正常生产经营秩序,对社会稳定带来极其不良的影响。 (一)组织策划过激行动,干扰和阻挠石油清理整顿工作正常进行。

    收回油井"三权"工作开始实施后,张鹏贵(延安市原石油投资者)(批注20:张因带头维权,被安塞恶官县委书记冯毅构陷,网罗罪名,流亡一年后被抓捕,终被判刑8年)、马启明(延安、榆林两市原石油投资者)等少数个体投资者在我市靖秘密聚会,成立非法石油工会,组织石油投资者和涉油群众与政府对抗,此事被公安机关及时依法取缔。2003年6月15日,靖边县部分原石油投资者雇用不明真相的600余名油区群众,在青阳岔、小河等油区进行打、砸、抢破坏活动,造成600多口油井停产、部分办公设施损坏、文件资料丢失。之后,他们又在定边、靖边等地多次冲击政府机关,堵塞307国道,封堵油区道路,策划学校罢课,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恶劣的社会影响。 (二)误导部分媒体和专家学者,寻求社会舆论支持。

    2003年6月,中国工商时报、香港大公报、亚洲周刊先后发表了"岂能如此对待民间投资"等署名文章,歪曲陕北石油清理整顿真相,对清理整顿工作中的一些做法提出异议,引起了国内外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关注;随后又以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名义在北京人民大会会堂举办研讨会。法学界、经济界40多名专家学者仅根据原石油投资者单方面提供的情况(批注21:民企发给专家的《陕北石油案资料汇编》中包括政府的主要文件和主流媒体的报道宣传,并非单方面的情况 ),发表了一些个人看法。朱九虎等人断章取义把这些言论刻录成光盘(批注22:是原话原音制作,未做任何改动),在社会上广为散发,制造混乱。《国务院关于鼓励和支持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务院36条)颁布后,冯秉先、孔玉明(靖边籍)等人约请刘云喜(自称中国工商联所属的石油商会副会长(副秘书长)等人在靖边聚集200多人,召开"中国工商联石油商会来陕考察及国务院36条解读报告会",散发《关于依法解决陕北民营油井问题呼吁书》及《陕北民企调查》一书。为部分原石油投资者鼓劲打气。他们还与网易合作,开通了陕北民营石油网(批注23:陕北石油网本着"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将所有能收集到的政府文件和充满无耻谎言的宣传也放到网上,让公众社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却遭致陕北政府两次封杀),大肆炒作。

    (三)掩盖歪曲事实真相,准备起诉省市县三级政府(批注24:既然民企"掩盖歪曲事实真相",不妨放手让其起诉,让法院判其败诉,不是可以借机教训一下这些"利欲熏心的油老板"吗?)。

    2004年7月,冯秉先、冯孝元(靖边籍)等原石油投资人与何伟(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朱九虎等9名学者、律师,分别召集定边、靖边县部分原石油投资者和油区群众在靖边县城和青阳岔镇集会,公开煽动收回油井"三权"是违法的,严重侵犯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声称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纠正,要求原石油投资者支持配合他们的行动。会后,北京致远、杰通等4家律师事务所多名律师受靖边部分原石油投资者委托,赴榆林市各产油县进行调查取证,形成了《关于陕西省靖边县民营石油油井被地方政府收回的律师调查报告》;10月8日,朱九虎等人筹划组织,在靖边县召开民营石油投资人维权诉讼代表大会,通过了《靖边县民营石油维权诉讼代表章程》,选举产生了马启明、冯秉先等15名诉讼代表,选举冯孝元为总代表,马启明为总理事,产生了副总理事及办事服务机构,并对诉讼费的收取等具体问题进行了安排。会议还邀请荷花兰籍的两名记者参加。今年4月30日,北京杰通、内蒙古慧聪律师事务所朱九虎等九名律师抛出了《关于陕西省政府、榆林市政府、靖边县政府违法行政,强行接管民营油井资产律师意见书》和《关于靖边县诉讼主体诉陕西省政府、榆林市政府、靖边县政府行政起诉状》,认为地方政府的行为是动用行政权力超越职权干预合同关系的行政违法行为,应当依法被撤销。

    (四)煽动雇用部分涉油人员和群众,违反《信访条例》聚众上访。

    收回油井"三权"以来,少数原石油投资者多次煽动组织群体赴省进京上访,为了壮大声势,甚至雇用社会闲散人员参与,在北京上访时,还收集借用身份证在信访部门冒名登记备案。今年4月12日,省政府在榆林召开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座谈会议,冯秉先、冯孝元等人再次煽动200多名原石油投资者集体到市政府上访。5月7日,朱九虎、冯秉先、冯孝元等在靖边县青阳岔秘密集会,组织策划部分原石油投资者和涉油群众前往西安集体上访。5月11日上午8时,靖边、定边及延安市安塞、吴旗、子长等县约150名原石油投资者和涉油群众聚集,散发传单(批注25:报纸,中国新闻周刊)、发表演讲,围堵省委机关大门1个多小时,要求与省委主要领导对话。此后,又聚集数十人到省人大、省政协上访并递交《呼吁书》,影响了正常工作秩序。由于省市提前掌握了有关情况,提出了应对预案,经省委、省政府组织两次接待后,大部分上访人员被劝返。

    四、处置工作情况和措施

    由于特殊的社会历史背景,陕北涉油问题持续时间长、涉及面广、情况复杂,处置难度大,引起了各方面的广泛关注。近两年来,我市按照中央及国家有关部委和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动员各级党政组织,采取各种措施,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稳定了涉油群众的情绪,维护了当地的社会稳定。

    (一) 进一步加强领导,落实责任。

    为了切实解决涉油的有关问题,市委、市政府多次召开专题会议进行研究部署,市委书记、市长负总责,亲自抓、亲自过问,并成立了专门的协调指导小组,由一名市委副书记和一名副市长直接抓。同时,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落实各产油县的工作责任,明确县委、政府一把手为第一责任人,要求各县成立专门机构,抽调专人,集中时间、集中精力展开处置工作。 (二)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强化宣传教育。 为了挽回个别媒体片面甚至失实报道造成的负面影响,我们邀请国内有影响的主流媒体到我市进行调研采访。《人民日报》、,《新华社》(批注26:为陕北政府在一夜之中通过抢夺创造的经济奇迹甘当吹鼓手的记者还有起码的职业道德吗?)、中央电视台、陕西电视台和《科技日报》等媒体相继对陕北石油清理整顿工作进行了客观公正的报道,澄清了事实真相。同时,我们还通过召开干部群众大会,统一编制宣传提纲、组织专门工作队进村入户,指定县乡干部采取一帮一等形式,对原石油投资者和油区群众进行教育引导,进一步宣传石油清理整顿的有关法规和政策依据,理顺涉油群众的情绪,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三)积极应对法律诉讼,坚持依法行政。

    针对律师团的《调查报告》和诉讼代表的活动,我市主动与律师团接触,宣传石油清理整顿的政策法规和做法,争取理解(批注27:既然政府收井是合法的,就应该理直气壮地到法庭上辩论,何必动用武力息诉呢?)。针对律师和涉油群众代表提出的有关法律问题,市政府委托陕西省法学会召开专家座谈会,就有偿收购油井的有关法律问题进行研讨论证,省法学会在认真听取法学专家意见的基础上,正式出具了法律意见书,认为:我市开展石油开采秩序清理整顿,收购原联营单位油井"三权"是合法的;在清理整顿中市政府采取的收回油井"三权"和经济补偿的措施、做法是合理的。为更好地坚持依法行政,市政府又增聘国内知名法学家为法律顾问,指导石油清理整顿工作。

    (四)主动汇报,争取各方面的支持。

    去年以来,我市通过多种形式,分别向省委、省政府和有关部门进行汇报。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下,省有关部门也分别向国家相关部委进行了专题汇报。同时,我市派专人与北京市司法局、律师学会和律师团有关律师所在单位进行沟通联系,反映情况,争取支持,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批注28:既然陕北政府说收回油井有中央的指示,那么把指示拿出来不就行了,何必费尽周折再去争取上级的"支持"?如果是依法行政,那么就到法庭上辩是非,何必为"息诉罢访"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呢?)

    (五)及时处置群体上访事件,确保社会稳定。

    我市对涉油群体上访,特别对赴省、进京上访十分重视,积极采取各种预防措施。近日,在获悉原石油投资者和涉油群众将于5月11日赴省集体上访的情况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要求有关县和部门严格按照《信访条例》及有关规定做好处置工作,确保社会稳定。市委、市政府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对处置工作进行了周密的安排部署,并由市长和一名市委副书记带队,组成联合工作组赴西安解决此次群体上访事件。

    5月11日和12日,100多名涉油群众到省委上访,并一度围堵了省委机关大门,省市有关领导先后两次共同接待了部分上访代表,认真听取了他们的陈述和意见,进一步宣传了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解答了上访代表提出的问题(批注29:除了反复宣称收回油井三权是正确的,就是好,就是好外,避开正面回答民企代表提出的问题)。在接待座谈中,有关领导强调,陕北石油清理整顿是按照国务院(批注30:5月11日,陕西省委副秘书长司南讲:收回油井是根据中央的秘密指示)和省委、省政府的统一安排部署进行的,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各级政府不存在违法行政的行为和问题;在收回油井中充分考虑了原石油投资者的利益,给予了高于当时油井民间交易价格的补偿,得到了大多数投资者的理解和认可(批注31:只给予不足原资产价值20%的补偿能称之为合理的补偿吗?大批投资者和涉油群众不止息的上访、甚至不惜打破中国几千年来民不敢告官的流习要与政府对质公堂,甚至在一些诉讼代表被抓捕拘留出狱之后仍要继续上访和诉讼之路,这一系列事实能证明榆林市政府的所作所为得到了"大多数投资者的理解和认可"吗?这无异于"掩耳盗铃"!!有谁会"理解和认可"自己的资产被人强力抢夺呢?榆林市政府是否可以拿得出来"理解和认可"了的"大批投资人"的名单呢?);告诫原石油投资者和涉油群众慎重对待涉油诉讼,不要盲目相信个别律师的一面之词,避免不必要的损失(批注32:夺人财产、置群众死活于不顾的政府官员,突然发起了善心,开始关心起民众的"损失"了!!投资者和涉油群众损失了价值70亿的资产,为维护自己的财产和尊严花费一些诉讼费倒让官员们生出惺惺之心来,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同时肯定了所有原石油投资者在陕北石油开发前期做出的努力和贡献。

    在省市县的共同努力下,上访人员已于5月13日全部返回,原来准备赴省上访的人员也被稳定在当地。为了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维护社会稳定,我们按照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指示精神,于5月20日将有关情况向中央信访联席会议办公室做了汇报。中央信访联席会议办公室领导在京听取了省、市相关情况的汇报后认为:

    开展陕北石油清理整顿是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国务院要求(批注33:"1239号文件"开头说:国务院领导批示要"依法行政、从严整顿",榆林市政府只执行了"从严",而抛弃了最根本的"依法",并且"从严"是否意味着可以为所欲为践踏国法肆意抢夺民企资产呢?!)进行的,地方各级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保护了国家战略资源(批注34:把民营资产收归县国有由贪官们随心所欲瓜分即保护了国家战略资源吗?50年代的工商业改造和公社化将所有资源都公有化彻底保护了国家战略资源却导致大批人饿死,才不得不转向市场经济和依法治国的改革道路,难道今天还需要再辩论"姓社姓资"的问题吗?),维护了国家利益和地方利益,很有成效。 国务院三十六条提出打破垄断,允许民营资本进入石油等领域,与近年来开展的陕北石油清理整顿并不矛盾,是两回事。民营资本如何进入石油等领域,国家有关部门将会进一步细化,进入也要有序,应该符合规定的要求和程序。

    保持社会稳定是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要职责,有关方面要高度重视突发事件、群体上访等问题的处置工作。陕西省有关方面要进一步了解掌握情况,继续采取有效措施,做好涉油群众的工作,防止大规模涉油群众赴京参加有关活动,聚众群体上访,把问题解决(批注35:镇压)在当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紧急关注“陕北民营石油案”!/李健 等
  • 关于“陕北民营石油案”致中国公民及中央政府的公开信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朱久虎律师被捕的罪名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全国政协委员保育钧向相关部门致书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法律面对面的激烈博弈
  • “陕北石油业主维权事件”动态—古今:真假试金石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行政侵权案评析
  • 中国最大行政诉讼案代理律师朱久虎在陕北被捕
  • “陕北民营石油业主维权事件”最新动态(2):研讨会上案情介绍
  • 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律师朱久虎被警方抓走
  • “陕北民营石油业主维权事件”最新动态:行政侵权救助策略研讨会在京举行
  • 陕北石油民企要求“诉前对话”招致陕西省政府新一轮镇压
  • 紧急关注:呼吁各界关注陕北民企代表冯孝元的安危
  • “陕北石油事件”续:“省委负责人”与“投资者代表”对话
  • “陕北石油事件”维权有重大行动
  • 公然践踏宪法 肆意侵犯人权 陕北子洲县系列侵权案件简述
  • 陕西律师马文林案:陕北老区子洲县三万农民敬致温家宝总理的呼告信
  • 陕西律师马文林案:陕北老区三万农民愤怒控诉
  • 陕北两千党员石油投资者致胡锦涛的一封信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依法奋争私有产权和人权保障
  • 杨鹏:经济问题政治化的危险——陕北石油案新动态的分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