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64个农民工吃不上饭 带队工头自断手指讨要工资
(博讯2005年6月09日)
    昨天上午9点,来自内蒙古的33岁工头陈继烨,当着大包工头的面,在办公室里用菜刀砍掉了自己的一个手指。他说:“我已经答应了这几天就给农民工开工资,可是上面说还要继续等。大伙现在连饭都吃不上了,把我逼得实在没办法,只好用这种方式表示抗议。”    工头自断手指讨工资    昨天早上,在沈阳市皇姑区华山路的一处工地,陈继烨和另一民工又来到了大包工头王义的办公室,他问王义:“什么时候能够给我们发工资?”王义打了一个电话后告诉陈继烨:“再等一等。”一听还要等,陈当时脑袋一阵发晕,嘴上嘟囔说:“我怎么向工人交代呢。”于是走到里屋,突然拿起一把菜刀,砍掉了自己的左手小指。    陈告诉记者:“看到这个场面,王义说他不值得。随后,我们来到开发商办公室,公司领导们正在开会,见状立刻叫来不少保安,把我们弄出来了,接着他们就没影了。”    陈的老乡给记者出示了一份合同,上面写着:“乙方施工内容是砌筑等,工程面积3280平方米,人工费每平方米51元,总计16.72万元,基础工程增加 6000元。”“现在,主体工程已经完工20多天了,他们还欠我们8万元。我们64人每天只有到旁边的粮店,靠赊人家的挂面维持日子。最近3天,粮店连挂面都不敢赊给我们了。”陈说,“我是工头,民工天天向我要钱,我该怎么办呢?”    大包工头说上面没给钱    在采访中,大包工头王义告诉记者:“陈继烨是二包头,当初他们进工地时,开发商答应工程结束时付给80%。现在已经给他们一大半了,大约12万多,还欠4万多。”这个数字与陈说的差距很大。王说他有收条,但今天没带。至于剩下的工钱,他说上面还没有给他。    记者走进该项目开发商的办公楼,只见没钱回家的民工们,把行李全部搬到了一间大屋子里,两个保安坐在门口。记者来到该公司工程部,一位工作人员说:“领导都不在,全都下去到工地了。我不知道他们的电话。”记者随后来到该工地,但工人说没看到什么领导,并反映他们的工资也欠着。    劳动监察部门将进行查处    沈阳市劳动监察部门相关领导听说这起流血事件后,感到非常震惊。他们说:“因为大包工头的身份有待调查,所以被欠工资的农民工首先要向所在区信访办反映情况,由相关部门调查施工单位的身份。如果他们不具备法人资格,同时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而且造成后果,我们马上进行查处。”    相关领导表示,目前各建筑工地都在紧张施工,拖欠工资问题也已暴露出来。    有的工地从春节过后就一直没给农民工开过工资,引起强烈不满。也恰在这类工地,农民工与开发单位没履行任何手续,从而埋下隐患。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