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水事件周年评述
(博讯2005年6月04日)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今天是公历二○○五年五月二十九日,刘水先生因言获罪,遭陷入狱已经一年又二十七天了。近日,笔者得到确切信息,刘水不可能按照“过半解教”这一深圳市公安局收教所的惯例提前出狱,遂决定将这一酝酿已久的文字写下来,作为老友入狱一周年的纪念。

     刘水近况 (博讯 boxun.com)

    笔者从刘水家人处得知:几天前,在深圳打工的刘水堂侄去探视了刘水,刘水身体健康,精神不错;会见时刘水和在现场的一位管教干部就为什么不能“过半解教”进行了激烈争论,并投诉里面的伙食越来越差。

    总结一年来得到的信息,刘水在狱中的情况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

    1)被严管

    深圳市收教所位于深圳市南山区西丽镇龙珠大道旁,离深圳著名的住宅小区——松坪山——仅2站之遥,周围原来都是荒地,现在是在建和已建成的高档住宅区。

    收教所里编制为6个中队,其中的2中队是唯一的男学员中队,其他5个的都是女学员中队;据说里面还有法轮功学员,但具体情况不明。男学员、女学员和法轮功学员都被互相隔离,并不在一起生活。学员每月要交生活费250元,往往在下半年每天要劳动数小时,但没有工资拿。

    收教所里学员人数高峰期多达数千人,去年刘水被关进去时,已经半年没有新学员进来,二中队才十几个人,而现在二中队有300多人。

    在这成百上千的学员当中,刘水是被严管的少数人之一,他不能打电话给亲友,不能和亲友通信——从来没有收到亲友的来信(我和朋友写过信件给他,他写给我的信件我也没有收到),除了直系亲属和律师外其他的接见申请一律不被批准。获准接见的律师和亲属被警告不准和笔者联系。

    我去过收教所要求会见刘水七八次,全被拒绝,理由是我不是刘水的直系亲属,不能接见。而我了解的情况是,其他学员不论同事、老乡、亲友都可以接见,惟独刘水不可以!

    里面的学员经批准每周可以打电话给亲友,而刘水从来不可以,有必要时须刘水提出要求,管教干部转达,最近的一次接见就是如此。

    即使刘水的堂侄获准探视,在现场至少有2名管教干部监督……

    笔者也多次接到当局的警告,刘水的事情不要管……

    自从去年年底透露了一些刘水狱中的信息给海外媒体,笔者再也没有接到里面捎出的信息,可见对刘水的看管更加严厉……

    当局对刘水的看管为什么如此严厉呢?其原因耐人寻味……

    2)乐观向上、积极斗争

    刘水入狱后,对当局“收教两年”的处理决定进行了坚决抗争,其家人委托律师给予了法律援助,但深圳市公安局维持了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的决定,驳回了刘水的行政复议。

    虽然这是刘水第四次入狱,并被严管,但刘水在狱中并不消沉,他积极团结狱友,帮助狱友,赢得了狱友们的尊重和信任。从里面出来的学员对刘水评价很高,并甘愿冒风险帮助刘水通风报信。

    去年中秋节,收教所里举行各种活动,刘水撰写了“任何时候都不放弃对法律的信念”的演讲稿报名参加“演讲比赛”,但是没能获准上台演讲。

    去年国庆节前后,为了改善狱中伙食,刘水发起并组织了几百人参加的要求改善伙食的签名活动,使伙食一度得到改善。

    今年新年和春节期间,刘水收到了几封朋友寄给他的明信片,他很感激大家并倍受鼓舞。这里笔者呼吁有条件的朋友继续给刘水寄明信片,这对他帮助很大。

    3)因陋就简、坚持学习

    深圳市收教所的另外一个官方名字是深圳市法律教育学校,里面有一些基本的学习设施,其中的图书室成了刘水的圣地,但刘水每周只能借阅图书两本,里面的很多书籍过去都看过,不得已只好通通再精读一次。

    笔者曾经送过若干本书籍和杂志并让里面的干警转给刘水,但是我精心挑选的图书没能够到达刘水手上……

    据了解,刘水在狱中仍坚持写日记……

    刘水经常在里面打篮球锻炼身体。

    我相信刘水在里面会坚持学习和思考,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以后能够看到他更精彩的文章。

    刘水遭迫害的原因分析

    刘水入狱后,《政治案件非政治化》等多篇文章一针见血指出,刘水完全是被构陷入狱。分析刘水再次因言获罪遭受牢狱之灾的目的就是要进一步揭露当局的险恶用心。

    在分析之前,先介绍一个情况:

    据知情人向笔者透露,大陆有关部门对异见人士的监控总的分为明暗两类,明控就是相关人员会直接和你见面,不定期地特别是在敏感时期到来之际会约你喝茶谈话,了解你的思想状况并提出警告和要求;暗控就是监控你的一切行为但不和你见面。而暗控在内部管理级别更高,比如被暗控人士的电话是24小时被监听的,你以为自己没被关注,实际上一切活动都在监视当中。我相信刘水这次入狱之前一定是被暗控的,并相信在内地的不少异见人士同样遭受暗控。

    笔者认为大陆当局对三种异见人士是要坚决打压的:

    一是有“组织化”行为的,当局对这类活动最为恐惧,打击也最为严厉。如“新青年学会的四君子事件”,会被以“颠覆政府罪”等刑事罪名判以重刑从而妄图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二是向海外透露重要信息和情况,包括重大疫情、灾情和群体事件等信息,如湖南的“师涛事件”,主要原因就是所谓泄露“国家机密”;

    三是触及你所在地方的地方势力,影响他们升官发财的,“现管者”就会公器私用,不择手段进行打击迫害。象这次“张林事件”当属此类。随着大陆当局官场日趋黑暗,此种情况将愈演愈烈,并会得到上级的支持,而这种迫害往往更加残酷,当事人有可能受到极大身心摧残!

    有个朋友对笔者分析说,当局根据异见人士的言行会简单的分为三类情况1)只说不做2)只做不说3)既说又做;对第一种基本不会怎么打击,对后2种特别是第3种会坚决打击。我认为也不无道理。并劝告笔者注意自己已经在做事,千万不要再写文章了,对此我感谢朋友的好意。

    具体到刘水,我们先看看网上的《刘水文集》目录(摘自《新世纪》网站,略),笔者再作分析:

    很明显,刘水这次遭受迫害就是因为《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刘水:春天——致天安门母亲》、《下一个是谁——辽宁异议人士孔佑平失去自由第八天》、《刘水:刘荻事件,政府假法律名义绑架人民》、《刘水: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等文章触动了当局的痛处,有着多年记者生涯的刘水对国内的异见人士的状况非常关注,采写过多篇关于异见人士言行的文章,当局最怕这种“既说又做”的人士,暗控刘水的有关方面发现机会绝不错过,按照最高量刑对刘水进行处罚,并在收教所受到特殊待遇(被严管)。这是不折不扣的政治迫害,而手段却阴险毒辣,卑鄙之极!

    谴责吴伟如

    说到刘水事件,吴伟如这个人物不得不提——吴伟如,江西人,曾和刘水是同事,刘水在深圳一家报社做记者时,吴伟如在这家报社下属报业连锁有限公司任西丽分店店长。报业连锁店垮了之后,他回到江西老家在一所中学教书。

    去年五一节前,吴致电刘水要到深圳旅游并借宿,于是刘水接待了他。后边的事情,笔者在《刘水事件始末》一文中有介绍,这里不再赘述。

    可以说这个吴伟如是刘水事件的一个关键,而此人却没被当局做任何处理。笔者相信如果没有吴伟如的不期而至,刘水事件不会发生,此人扮演了什么角色不言自明。

    笔者严厉谴责吴伟如的无耻行径,刘水事件是你终身的污点,你逃脱不了道义和良心的惩罚!

    笔者强烈抗议并谴责当局对包括刘水在内的异见人士的无端迫害,强烈要求当局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异见人士和良心犯。

    最后,谨代表刘水及其家人对支持关心帮助刘水的刘晓波先生、王丹先生、赵达功先生、赵子法女士、任不寐先生、杨天水先生、马少方先生、洪哲胜先生、朱良均律师(排名不分先后并无法一一列举)等海内外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并特别鸣谢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博讯网站和大纪元新闻网站。

    张津郡二○○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于深圳家中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作家刘水牢狱生活七个月 意志不消沉
  • 刘水狱中传书:「我被诬陷栽污」(图)
  • 刘水案审讯笔录
  • 网络异议人士刘水判刑两年
  • 异议人士刘水将被收容两年 狱中提出上诉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会员刘水被拘押的声明
  • 刘水遭到更重的惩罚
  • 刘水个人履历及主要创作年表
  • 刘水的四次被捕(图)
  • 异议人士刘水在深圳第四次被捕
  • 传异议人士刘水在深圳被捕
  • 刘水: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
  • 任不寐:简评“政治案件非政治化”——有感于刘水以嫖娼罪名被判处收容教育
  • 杨银波: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图)
  • 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 郑贻春:刘水被中共拘捕的抗议声明
  • 刘水:春天——致天安门母亲
  • 刘水:“党内监督”暗含执政危机
  • 刘水:天平上的国家总理们(下)
  • 刘水: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
  • 刘水:天平上的国家总理们(上)
  • 刘水:放逐王有才再显当局的“人权秀”
  • 刘水: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
  • 刘水:他们为什么要偷渡海外?
  • 刘水:争取100%的言论自由(上)
  • 刘水:知耻而为,突显新闻垄断危机
  • 刘水: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