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野渡:广州警察的精神绑架
(博讯2005年5月30日)
    
    
     5月25日,房东突然通知我要尽快搬离租借他的房子。一问才知原来今天我不在家的时候,几个警察(房东说他们是什么专区来的,据我所知在广州公安系统并没有这个称谓,估计是房东文化水平有限理解错误的原因)来到我所住的楼房折腾,并吩咐房东见我回来就立即通知他们前来。据房东所说自我搬进来以后,他就不得安宁过,南洲派出所、治安队等三番四次在这里出没打听了解我情况,导致其他住客也受到骚扰,所以迫于无奈要我搬离。于是我叫房东只管把我回来的消息通知他们,并且第二天我会在家里一直等他们来,看看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 (博讯 boxun.com)

    
    第二天我在家呆了一天都没见人来。房东告诉我他们的答复是昨天是奉上面命令下来的,而这次没上面通知所以就没来。而在骚扰下房东强迫我一定要在陆月一号前搬走。
    
    自从美国《华盛顿邮报》在去年在头版刊登对我创办的《民主与自由》网站的长篇报道(见华盛顿邮报2004年5月23日A1版《Webmaster Finds Gaps in China's Net》一文,http://www.washingtonpost.com/ac2/wp-dyn/A50496-2004May23)以后,广州有关方面采用骚扰房东迫使我搬家的手段已是家常便饭。象去年九月份在广州棠东居住的时候房东明确告诉我,当地派出所拿着报纸上刊登的我的照片找他们核对调查并授意要我搬走。
    
    在总算难得平安地现住所居住了半年后,广州警察又动用老伎俩的原因,一是因为在本月18日出版的《亚洲媒介》(Asia Media)旅英作家马建所写评论中国言论自由文章《China's Internet Dictatorship》里采用了民主与自由网站作为案例激怒了当局;二是临近“六四”,迫我搬走就不能方便接触互联网,避免网站在这敏感时期重开。
    
    警察采用屡次迫我搬走的手段,是要达到使我远离网络的目的。我多次报装上网都不获批准,甚至在交纳了费用后都被电信局以各种理由退返,在我租借了能提供宽带上网的小区后也很快被警察威胁房东让我搬走。这一次是用朋友的电话才报装上宽带,但也一样避免不了被赶走的命运,而预交的一年网络费用还用一大半未能用上,就这样白白浪费。
    
    一年时间就搬了四次家是很折腾人的活儿,浪费的金钱不说,光花的精力就让人筋疲力尽,这是一种赤裸裸的精神绑架。广州警察屡次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侵犯公民的权利,骚扰公民的正常生活,实在是损害广州作为一个国际大都市的形象。当堕落到警察要应用黑社会的手段来打压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时,连最后一块遮羞布都他们都不顾廉耻地撕开了。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单商场电邮恐吓案告破 嫌犯被押解回京(图)
  • 北京两月发生20起恐吓事件 西单遭炸弹威胁
  • 北京安利两家分店封锁警戒 知情人称遭电话恐吓 (图)
  • 何伟途妻:丈夫被恐吓才认罪(图)
  • 蒋彦永失踪近1月 妻女受恐吓 华人关注(图)
  • 深圳记者遭「将以百万买人头」恐吓
  • 北京公安收到恐吓信 嫌犯威胁在天安门自杀爆炸
  • 八二六偷渡死者家属称接到台湾恐吓电话
  • 酒后打人又持枪恐吓群众的刑警队长被辞退
  • 是警还是匪 内蒙一刑警队长当街持枪恐吓群众
  • 反分裂国家法:欺骗、恐吓、胆怯共冶一炉/林保华
  • 林保华:中国利诱恐吓﹐香港媒体沉沦
  • 凌锋: 三万五公仆上街,董家店恐吓失效自取其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