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陕北民营石油业主维权事件”最新动态:行政侵权救助策略研讨会在京举行
(博讯2005年5月29日)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行政侵权救助策略研讨会在京举行

    公民维权网讯 震惊中外的,被称为建国以来最大的行政侵权案件的陕北石油企业回收案最近即将诉诸法律,以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三级政府为被告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05年5月27日,陕北石油民营企业维权代表和律师以及张树义、应松年、姜明安等中国著名行政法专家聚会北京,对这起涉及面广、规模大、性质严重、情况复杂的行政侵权案件进行深入的分析,共同探讨维护陕西民营石油企业主合法权益的具体路径和诉讼策略。 (博讯 boxun.com)

    在研讨会上,陕西民营石油企业主冯秉先先生因故未能出席会议,委托首都师范大学郭海燕教授披露了案件的最新进展。

    祁永红律师进而对该案作了深入的法律分析,并出具了相关的事实依据。

    祁律师认为,陕北民营石油企业的开采石油的行为是具有合法性来源的行为。他梳理了错综复杂的法律关系,即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委托陕西省和陕北各县市三级政府组织实施石油开采,当地政府通过招商引资引入民营资本进行合作开采,并和众多民营企业签订了时间不等的合作开采协议。民营企业进行石油开采的行为来自于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对陕西省三级政府的授权和委托。

    1994年4月13日,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与陕西省政府签订了一份《关于开发陕北地区石油资源的协议》(简称 "4,13" 协议)。协议约定,“从当地各县钻采的实际出发,拟长庆局依法登记的工业区带勘探范围内划出约500平方公里,由安塞等6县组织开发;从延长油矿在依法登记的区域内划出约580平方公里,由陕北延安市等七市、县组织开发”。国家经贸委在国经贸石化[1999]1239 号文件中提到,"从长庆局和延长油矿管理局已经登记的探矿采矿权区块范围内分别划出一定区域委托安塞等6县开发"。陕西省经贸委在陕经贸字[2003]23号文件中也提到,"1994 年,中石油和陕西政府签订'4,13'协议,将部分资源区委托所在县区开发"。

    祁永红律师说,上述证据事实表明,陕西省三级政府仅仅是一个组织者的角色,根据我国法律不允许国家机关直接从事经商的规定,陕西省三级政府只是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委托的组织者,不能成为直接开发经营者。根据我国《合同法》的规定,陕西省三级政府与陕北民营石油企业的签约行为应当视为委托与被委托的合同关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与陕北民营石油企业才是合作开发石油的合同主体。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对外与陕西省三级政府签订委托协议,陕西省三级政府进而与民营投资人签订合作开发石油协议,应当是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对外经营行为的表现,陕北民营石油企业的投资开发行为不是独立的行为,属于合同行为,是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对外经营行为的延伸和表现形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除了第条规定的“采矿权不得买卖、出租,不得用作抵押”,并没有禁止对外承包、合作经营等经营形式。本案涉及的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与作为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受托人的陕西省三级政府所签的开发石油协议中所体现的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的对外经营行为,并没有矿产资源法所禁止的买卖、出租、抵押行为。也就是说,陕北民营石油企业并未违背国家法律的禁止性规定。

    在和合作开采石油的合同执行数年之后的2003 年,陕西省三级政府之一即陕西省政府所属机构陕西省政府石油整顿办公室发布的( 2003 )003 号文件,下达行政命令要求榆林市政府立即对联营单位所打油井收益权的收回情况进行一次全面检查,查清没有收回的原因和责任,总结经验教训,采取果断措施,下决心于 2003 年 5 月以前全部彻底收回。

    祁永红律师分析说,该行政命令性质的文件是针对收回民营油井收益权这一特定的事、针对民营油井投资人这些特定的人、收回油井收益权显然影响相对人的权利义务,而且是并非双方协商的单方行为,该行为属于具体行政行为。陕西省石油整顿办公室是陕西省政府的内设机构,它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应当视为陕西省政府的行为,并由其承担责任。

    陕北各级县市政府遵照陕西省政府石油整顿办公室的行政命令,中止了所有的与民营石油企业签订的合作开采协议,动用公检法力量强行收回了所有的油井,涉及金额达到70多亿元人民币。陕北各县市政府的收回油井、中止合同的行为同样是针对接管民营油井资产这一特定的事、针对民营油井投资人这些特定的人,接管油井资产显然影响相对人的权利义务,而且是并非双方协商的单方行为。毋庸置疑,陕北各级县市政府的行为也属于具体行政行为。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在我国,只有具体行政行为才是可以提起诉讼的。因此,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主提出的行政诉讼请求也是于法有据的。

    陕西省三级政府动用行政强制手段干预合法的合同关系,这种具体行政行为属于超越行政职权的行为。我国《合同法》规定,在协商不成且没有约定仲裁的情形下,对合同解除的管辖权归属人民法院。行政机关如果单方强行以具体行政行为解除合同,将构成越权干预合同纠纷的行政违法行为。

    据此可见,本案中,陕西省三级政府动用行政权力,以单方、暴力的具体行政行为强行解除合同,接管合同关系对方的油井资产是明显的越权干预合同纠纷的行政违法行为。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关于超越职权的行政行为应当撤销的规定,陕西省三级政府实施的越权干预合同纠纷,强行接管民营油井的具体行政行为应当依法被法院判决撤销。

    祁永红律师分析了本案错综复杂的法律关系之后,对于下一步的诉讼策略和维权行动作了详细的说明。他说,除了对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之外,他和律师团的成员还会将案件的相关事实和证据递交到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向其提出司法建议,建议人大追究各级政府越权行政的违法责任。

    与会专家张树义、姜明安、应松年、莫于川等也相继就本案的诉讼策略和维权途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光明日报、法制日报、凤凰卫视等30多家国内媒体参加了本次会议。 -------------------在陕北民营石油企业行政侵权救助策略研讨会上的发言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郭海燕2005年5月27日 北京友谊宾馆

    今天我受陕北民营石油企业诉讼总代表冯秉先同志的委托,向会议宣读他的发言。这些天,我也接到了多位陕北民营企业家和农民群众的电话,我今天的发言也代表他们。

    温家宝总理在今年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侵权要赔偿。这是依法行政的最好体现。我认为,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定边县的做法,严重违背了上述指示精神。

    他们运用国家机器,残酷镇压要求与政府对话以和平的方式解决陕北石油侵权问题的民间投资者,滥捕无辜,横加迫害,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光是违法行政的问题了,已经演变成对我国宪法和法律的粗暴践踏和公然挑战。

    在我国,所有的权力都应该受到监督。不受监督的权力是危险的权力,绝对不受监督的权利肯定是腐败的权力,是与民为敌的权力。陕西某些地方政府已经把人民给予他们的权力,变成了这种肆意践踏人民、残害人民的暴力。

    他们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不出示任何法律证明文件的情况下,拘捕合法执业的有国家认可资格的律师,公然抢夺律师的办公电脑和法律文书资料,无视和对抗宪法与法律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

    在任何地方,没有法律的政治都是无序的政治,而无序的政治是危险的政治,这种危险的政治必然给国家和公民带来灾难。

    现在正在上演的是利益的最大获得者(陕西某些地方政府)在告、在抓利益的最大受损者(陕北投资油田的企业家和农民);是官在抓民告民;是有权的人在抓在告无权的且已被剥夺的一无所有的人。他们不仅被断了生路,目前连人身安全都没有任何保障。他们只剩下了一张嘴。但是这张嘴不能张口说实话,一说就会被立即镇压。他们当中已有多人被投入大牢,还有许多人被政府通缉,目前都处在悲惨的逃亡之中。

    长期以来,面对强大的政府,民间投资者始终是弱者;面对庞大的国家机器,手无寸铁的民众始终是弱者。党的十五大明确指出。要保证人民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要尊重和保障人权。这些早已写入我们的根本大法,但在陕北却是如此的遥不可及!陕北六万石油投资者已经遭受了灭顶之灾,作为绝对的弱势群体,如果他们诉求的最后渠道——法律途径也被彻底堵塞,那陕北社会必然潜伏巨大危机,随时有可能爆发,演变成无法收拾的重大社会群体事件。

    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市三级政府不惜滥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出动大批党政干部集体赴京状告老百姓,开创了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官告民的恶劣先例。他们的所谓“汇报提纲”充满了谎言,他们是在卑鄙无耻地欺骗党中央、国务院;误导党中央、国务院。他们将一股祸水引向北京。希望大家高度关注。

    在他们的所谓“汇报提纲”中,点了好几家新闻媒体并进行恶毒中伤,这些媒体在毫不知情的状态下,被陕西地方政府写进了告黑状的文件中。这是对新闻媒体监督权利的公然挑衅。如果我们不立即制止和谴责这种卑劣丑恶的行为,就会有更多的媒体遭此厄运。

    在他们的所谓“汇报提纲”中,多名学者和他们的著作被点名。这是对学术自由、学术民主、学术公正的公然挑战。如果我们不立即揭露这种见不得人的行为,不把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会有更多的学者、文化人被诬告甚至被迫害。

    在他们的所谓“汇报提纲”中,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点名诬告国家一级学会“中国民(私)营经济研究会”,这是对宪法赋予公民的结社权利的粗暴践踏,是地地道道的恶人先告状。如果我们不依据事实予以回击,宪法和法律就将变成一纸空文。

    在他们的所谓“汇报提纲”中,充满了对陕北民间投资者和普通农民群众的诽谤污蔑,这是对公民权利的公然挑战。如果我们不向社会各界披露事实真相,任由他们信口雌黄,我们的社会将没有公正可言。

    如果任由他们如此为所欲为,那么所谓依法治国所谓和谐社会所谓民主政治都将变成一句空话。

    毛泽东主席早在民主革命时期就曾断言:一切狡猾的人,不照科学态度办事的人,自以为得计,自以为很聪明,其实都是最蠢的,都是没有好结果的。

    望陕西部分以人民为敌,反中央路线而动的政府官员们三思。


搜狐独家:最大行政侵权陕北石油企业回收案解析  搜狐财经5月27日讯 震惊中外的,被称为建国以来最大的行政侵权案件的陕北石油企业回收案最近即将诉诸法律。2005年5月27日,陕北石油民营企业维权代表和律师以及张树义等中国著名行政法专家聚会北京,参加陕北民营石油企业行政侵权救助策略研讨会,对这起涉及面广、规模大、性质严重、情况复杂的行政侵权案件进行深入的分析,共同探讨维护陕西民营石油企业主合法权益的具体路径和诉讼策略。

    以下是搜狐财经关于此事的独家报道: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委员应松年出席了陕北民营石油企业行政侵权救助策略研讨会,但这位名高望重的司法教授始终眉头紧锁,在嘉宾席停留片刻,只字未言就离席而去。未表达对此事件的任何看法。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首都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郭海燕慷慨激辞,认为陕西省人民政府、陕西省榆林市人民政府、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人民政府的行为是动用行政权力越权干预合同关系的超越职权的行政违法行为,而且性质非常严重。

      此外,与会的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行政法学博士生导师张树义、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院行政法副教授、北京大学行政法学博士李洪雷、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学博士蔡乐渭、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学者田宇红分别就此事件中三个主要的法律争议问题进行了解答和司法援助。三个问题分别为:

      第一、陕北政府认为民营企业在经营油井过程中有偷税漏税的现象;

      第二,陕北政府认为民营企业在经营开采过程中有污染的问题;

      第三,陕北政府认为民营企业在经营开采过程中没有经营许可等。

      此事截止到今天还处在一个悬而未决,等待时间和法律验证的阶段,由此引发我们思考的是:在《矿产资源法》修改过程中,国家法律修改是公平的现象,公民有必要信赖国家法律的状态。从信赖保护原则出发,国家从公共利益角度可以修改法律,但当因为修改法律而使公民正当信赖利益受到损害的时候,必须提供其他的补偿或者过渡的解决办法,来保障老百姓的利益。补偿和过渡的工作的执行就需要有相应的标准规范和监督机制来保障,我们期待经济补偿制度等相关政策法规以及对应的执行工作能够得到进一步完善,真正体现对百姓切身利益的保护!

      《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出台体现了对民营企业得扶持,我们期待民营企业真正迎来其大力发展的春天。而同时我们也必须重视民营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所必须面临的资源的合理使用、对环境的保护等可持续发展等问题。

      搜狐财经专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行政法学博士生导师张树义教授

      搜狐财经:您认为在这个诉讼过程中,最大的阻力和压力是什么?

      张树义:来源于政府。对于这个案件中,民营企业和政府形成了一种博弈,力量悬殊,政府是不愿意提起这个诉讼的。如果他们起用全部的力量来阻止这件事情,那维权道路将十分艰难。

      搜狐财经:您认为胜诉的机率有多大?

      张树义:要看事态的发展,我希望引起全社会和广大媒体的广泛关注。只有形成这样全社会关注的氛围,维权道路才可能走下去。否则胜诉的机率几乎为零。我呼吁全社会来广泛关注这件事。

      搜狐财经专访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学者田宇红

      搜狐财经:律师和专家们避谈资质问题,是否是因为他们资质不合法呢?

      田宇红:在新《矿产资源法》颁布之前是合法的,因为民企和个人跟政府签订了合同,而且它是一种民事合同,不算行政合同。在《矿产资源法》新法颁布之后,他们主体资格就不合法了。但是,由于行政法中的信赖保护原则,在法律更改之后,应该为相关民企提供一个过渡时期,至少应该给予合理的补偿,而不是强制收回。

      搜狐财经:现在法院拒绝受理此案件,法院拒绝的理由成不成立?那还有没有别的途径?

      田宇红:法院拒绝的理由不成立,现在也没有别的途径去解决这个问题。

      搜狐财经专访代理律师祁永红

      搜狐财经:您刚才说到朱律师于25日早晨被警方带走了,那么被警方带走的原因是什么呢?

      祁永红:目前我们没有详细的消息。据猜测警方说他妨碍了社会治安,参与了大规模的上访和请愿活动,但这些事实上是没有的,当时我和朱律师事实上都不在陕北的。

      搜狐财经:您刚才发时说这个案子是在陕西省内很有影响和轰动的案子,涉及的人数是将近10万人,涉及的标的将近70个亿,那么这个10万人的数据是从哪里得来的呢?有什么有力的证明来说明这个数字吗?

      祁永红:这个数据是个概数,并没有确切得数据来源,是民众的反映。

      搜狐财经:我看到今天与会嘉宾手中都有资料为:“陕北民营石油行政侵权受害人要求与省政府诉前对话的一封信”,那么这个对话实现了没有?现在是什么处于怎样得状态呢?

      祁永红:政府不承认这种对话。法律规定五人以下得上访是合法的,如今上百家民营企业每家出五个人,那么我们这么理解也是不违法的。但政府认为这是大规模的非法的上访和请愿。所以朱律师也被警方带走了。

      搜狐财经:那么诉讼事件发展的现状是怎么样的呢?

      祁永红:我们昨天刚从西安回来,我们在23号到的西安之后,在这之前内蒙几个律师已经到达了西安,跟陕西高院有了接触,我了解到,他们认为本案是抽象行政行为,另外他们认为本案是政府正在处理当中,法院不好插手。以这两个理由为拒绝接收我们的诉状,而且拒绝跟律师探讨法律问题。他们还反复强调一个问题,要看到中国的国情。也就是说他们不接受我们的诉状,那么我们现在已经通过公证送达的方式来证明我们已经递交了诉讼,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如果法院在收到诉状七日内没有给我们一个回馈的意见的话,我们有可能要向上一级法院申诉即可能要提交最高人民法院。

      搜狐财经:是哪个公证处公证的你们的公证送达呢?

      祁永红:内蒙古自治区公证处。

      内蒙古公证处工作人员:是我们公证的。

      搜狐财经:你们是在什么时间提交的这个诉状呢?

      祁永红:我们二十五日由呼市发的特快专递。按照一般的规律,至多三天就可到达,那么也就是二十八日,陕西高院就能收到。

      搜狐财经:如果没有回馈意见,你们下一步有什么安排呢?

      祁永红:没有回馈的话,大约6月2日或者3日,我们将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申诉。更新的事态发展也请你们继续关注!

      附:

      事件相关资料:

      1994年4月13日,原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和陕西省政府签订了《关于开发陕北地区石油资源的协议》(后来被称为“4·13协议”),从中石油和陕西延长油矿管理局已登记的探矿权、采矿权区块范围内,划出1080平方公里的区域,交由地方市县组织开发。

      从此,陕北地方政府开始大规模招商引资。尤其是1997年之后,陕北各产油县成了私营石油经济的大舞台,石油产业成为地方政府经济支柱。据官方统计,到1998年底,延安、榆林地区各县石油开发总投入已达50.5亿元,其中联营企业32.9亿元,共钻井5561口,年产油量达到168万吨。石油开发收入占到地方财政的80%,6年翻了50倍。

      1999年7月,原国家经贸委和国土资源部联合发布了“国经贸石化1239号文件”,要求陕北当地各县政府必须依法行政,“坚决停止和纠正允许投资商参与石油开采活动的做法”和“杜绝越权审批石油区块及井位的行为”。1239号文件下发之后,陕北地方政府非但没有进行治理整顿,而是加大了招商引资的力度和优惠政策。

      陕西省政府石油整顿办公室给榆林市政府所发(2003)003 号文即《关于采取果断措施彻底收回联营单位油井收益权的紧急通知》指出,“为了实现省政府确定和省内地方企业重组的目标,彻底收回联营单位所打油井的收益权,你市立即对联营单位所打油井收益权的收回情况进行一次全面检查,查清没有收回的原因和责任,总结经验教训,采取果断措施,下决心于 2003 年 5 月底以前全部彻底收回”。

      2003年6月14日,榆林市政府所发榆政发[2003]55 号文,即《榆林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全市收回油井三权调度会议纪要和王斌副市长在全市油井三权调度会议上讲话的紧急通知》,要求各产油县人民政府、市政府及有关工作部门认真贯彻执行指出,“采取有力措施对油井实施接管”,“先接管后清算,一次清算,一步到位原投投资者彻底退出,”“公、检、法、司要切实肩负起维权护法的职责,要为收回‘三权’工作保驾护航”。

      2003年5月 ,靖边县政府5名副县级领导向县委立下“回收不彻底,摘去乌纱帽”的军令状后,带领从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等其他部门抽调的1600名工作人员进驻民营投资人油井,6月7号强行将民营油井投资人及井场工人赶出井场,接管了民营油井。

      陕西省靖边县被政府收回油井民营企业认为,陕西省人民政府、陕西省榆林市人民政府、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人民政府的行为是动用行政权力越权干预合同关系的超越职权的行政违法行为,而且性质非常严重,应当依法被撤消。最近此事即将诉诸法律。


最新被抓捕人员名单(2005年5月28日):

    1 冯孝元:64岁,中共党员,靖边县诉讼总代表。14日在西安被榆林市警方抓走,以“涉嫌扰乱社会治安罪”刑事拘留,现扣押在定边拘留所;

    2 仝宗瑞:46岁,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人,捷迅陕北石油开发公司办公室主任,14日以“涉嫌扰乱社会治安罪”刑事拘留,现扣押在定边拘留所;

    3 张万兴:定边县民企诉讼总代表,55岁,定边县人,15日被定边警方抓走,处以刑事拘留,现于取保候审中。

    4 王志军:靖边县青阳岔油农,诉讼代表,现被拘留中;

    5 袁佩祥:靖边县青阳岔油农,现被拘留中;

    6 朱久虎律师:陕北石油民企诉讼代理主办律师,26日凌晨1点左右在靖边被榆林警方带走,至今情况不明; 7 任光明:曾经于2003年7月被抓做过31天监所,带着手铐脚镣强迫在补偿兑付单上押手印的靖边县投资人这次再次被抓,此次是作为诉讼代表,以“涉嫌扰乱社会治安罪”刑事拘留。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陕北石油民企要求“诉前对话”招致陕西省政府新一轮镇压
  • 紧急关注:呼吁各界关注陕北民企代表冯孝元的安危
  • “陕北石油事件”续:“省委负责人”与“投资者代表”对话
  • “陕北石油事件”维权有重大行动
  • 公然践踏宪法 肆意侵犯人权 陕北子洲县系列侵权案件简述
  • 陕西律师马文林案:陕北老区子洲县三万农民敬致温家宝总理的呼告信
  • 陕西律师马文林案:陕北老区三万农民愤怒控诉
  • 陕北两千党员石油投资者致胡锦涛的一封信
  • 陕北民营石油企业依法奋争私有产权和人权保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