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那就是黑瞎子岛!”直击:即将回家的领土(图)
(博讯2005年5月27日)
    

    来源: 南方周末“那就是黑瞎子岛!”直击:即将回家的领土

    

    

     当地渔民李忠池告诉记者

      5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就俄罗斯杜马批准《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表示:“我们对此感到高兴……我们的共同目标就是通过双方共同努力,使中俄边界真正成为和平的边界,合作的边界,友好的边界。”

      5月25日傍晚,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公使贡恰罗夫致电本报,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刚刚通过了《中俄国界东段补充协定》。俄罗斯将把占领的黑龙江上黑瞎子岛的一部分,以及额尔古纳河上靠近内蒙古满洲里的阿巴该图洲渚,归还给中国。

    “那就是黑瞎子岛!”直击:即将回家的领土

    

    黑瞎子岛示意图

      黑瞎子岛,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界处一系列岛屿的总称,位于雄鸡状中国地图的鸡嘴位置,中国最早可以看到日出的地方。面积约300多平方公里。

      在这块领土即将回归之前,《南方周末》记者前往黑龙江抚远,探寻其风貌。

      5月24日一大早,马金才船长发动了引擎,“龙客210”轮从沉睡中醒来,“突突”叫着,慢慢远离一直停泊在1公里外黑龙江上的俄罗斯炮艇,顺黑龙江而下,直奔黑瞎子岛。

      清晨4点,在中国最东北角的黑龙江抚远县,这个位于雄鸡状中国地图的鸡嘴位置、我国最早看到日出的地方,太阳已升得老高,把宽阔的江面照得金光闪闪,也照亮了黑瞎子岛。这块300平方公里的岛屿,被俄罗斯人控制了70多年后,将部分回归中国。

      “龙客210”今天的行程路线是顺江而下,围绕黑瞎子岛一周。此船既不运货,也不载客。排水量234吨的中型客轮上,只有本报记者和其他几位当地乘客。三四年来,即使一个客人也没有,马船长照样要用七八个小时绕航一圈,惟一的目的,是用船尾风中猎猎的五星红旗申明他心中的热望。

      

      此岛尚不在中国手中

      黑瞎子岛又名抚远三角洲,是由黑龙江、乌苏里江以及两江之间一条细细的抚远水道围起来的三角形地块,由一系列岛屿组成,比一般的江中岛屿要大得多,面积300多平方公里(对于黑瞎子岛面积,有多种说法,而且江水涨、落潮时,岛屿面积也有较大差异)。而著名的珍宝岛,面积只有0.7平方公里。

      在有关的报道中,这个岛被称为两国“有争议地区”。一位中国官员张保华(化名)不同意这一说法。因工作原因,张保华非常了解这一地区的历史。他说:“我们要清楚,那不是‘有争议’领土。按历史事实和法律,这都是我们的。”

      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沙俄强迫清政府签订《中俄瑷珲条约》,夺去黑龙江以北约63万平方公里土地,1860年又强迫签订《北京条约》,约定中俄东段边界以黑龙江、乌苏里江为界,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划归俄国;原住这一地区的中国人,仍准留住。这一条约又强行割占了中国领土40多万平方公里。

      张保华说,即使承认这一条约,黑瞎子岛在乌苏里江以西和黑龙江以南,也应属中国所有。

      而按国际法和俄罗斯国界法,这处岛屿同样应属中国。《俄罗斯联邦国界法》第二章规定,“如果俄罗斯联邦国际条约中无另行规定,则国界按下列原则确定:可通航的江河,根据主航道中心线或河流深泓线确定。”

      显然,按主航道中心线,黑瞎子岛在中国一侧。但现在没有一个人敢于从中国一侧上岛。“谁敢上去?他们在上面呢。”在黑瞎子岛边的乌苏镇上,渔民刘玉库说。

      

      30米近探黑瞎子岛

      “龙客210”轮行驶半小时后,前面就是与黑瞎子岛几乎连在一起的银龙岛,俄方称塔拉巴罗夫岛。而抚远当地人将其一并称为黑瞎子岛。在岛的前面,停着一艘俄罗斯炮艇。炮艇正泊在黑龙江与抚远水道的汇合处。从抚远到此,上百艘的中国小渔船在晨光中捕鱼,而这艘炮艇身后的宽阔水面上,没有一艘中国渔船。

      “龙客210”的大副邢绍玉说,“龙客210”的航行是经“批准”的。其程序是,“龙客210”先向中俄航联委中方办公室提出申请,再由中方办公室向俄方通报:这艘“旅游船”定于2005年5月24日绕航黑瞎子岛,俄方答复后,船方可经由黑龙江绕行黑瞎子岛。

      从“龙客210”的右舷看黑瞎子岛(包括银龙岛)。鸟儿不时翩然地从岛上飞过,岛上地势平坦,仿佛松软的沙洲,岛上为青草和不太高大的树木所覆盖,只是偶尔能看到水边的一两处房屋。因为地势平坦,且岛屿面积甚大,江边的树木遮住了探寻的视线,无法观察到更细致的岛貌。

      船最近时离黑瞎子岛只有大约30米,似乎船头稍微一偏,我们就能迈上这片要收回来的国土。

      当地百姓说,在1954年之前,附近的中国渔民仍可自由上岛。1954年,周工在抚远的一家水产公司打鱼,他记得那时的岛上没人居住,苏联和我方都没有在此驻军,岛上长满了野樱桃树,树下和水边还有很多野兔子、野鸭子。周工他们的船经常停靠岛边,中国工人没事就上岛摘樱桃。

      据了解,上世纪50年代,中苏两国都没有往黑瞎子岛移民。进入20世纪60年代,两国分歧渐大,历史遗留下来的领土和边界问题也渐成为引发冲突的焦点。1969年,发生在中苏边境东段的珍宝岛事件和发生在西段的铁力克提事件,几乎引发中苏间大规模军事冲突。从那时起,苏联逐渐往岛上移民。

      

      船头正对哈巴罗夫斯克

      江面十分宽阔,风平浪静,“龙客210”在略浑浊的江水中前行。

      隔过平坦的黑瞎子岛,依稀能看到黑瞎子岛和江水对面的俄罗斯一方的山脉,当地人称做抓髻山。

      早上8点,船头前方正对着俄罗斯的哈巴罗夫斯克市。远远看见一座富丽堂皇的教堂映在阳光下,富丽堂皇。空中,不断有客机飞过,又见到一架直升飞机呜呜地飞越江面,飞往黑瞎子岛的方向。

      哈巴罗夫斯克市人口约80万人,是俄罗斯远东第一大城市。如今,黑瞎子岛被俄方当成了哈巴罗夫斯克市的一部分,称之为“大乌苏里斯基岛”,据了解岛上有集体农庄,还有一些工厂。

      

      通过俄罗斯浮桥

      绕过面对哈巴罗夫斯克市区的一段黑龙江面,就是乌苏里江了。

      10点10分,一座浮桥把乌苏里江面拦腰截住,暗红色,金属质地,中间有个缺口打开。马金才船长说,打开时,俄国人用船将中间的浮桥拉开。接近浮桥时,四艘白色的炮艇依次迎面过来,“龙客210”只好放慢速度,等炮艇过去。

      此桥为俄方在2002年7月修建。曾有报道称,连接哈巴罗夫斯克郊区与黑瞎子岛的浮桥已经拆除。实情并非如此。“龙客210”之所以要凌晨4点多钟出发,就是为了能赶上浮桥对船舶开放的时间。每天北京时间上午9点半到11点,浮桥打开一个半小时,供船舶通过。如果赶不上时间,只能泊在江中多呆一天。

      船长马金才说,5月18日,他们下午出发,到达浮桥时正逢半夜,只好江中等待。那夜风大浪急,天亮后两个铁锚缠在一起,好不容易解开后,已是11点10分,眼睁睁看着浮桥关上。

      黑瞎子岛的东边是哈巴罗夫斯克,西边隔一条抚远水道,与中国抚远县相连。抚远水道北接黑龙江,南连乌苏里江。当黑龙江水大时,水从黑龙江流向乌苏里江。当乌苏里江水大时,就就反向流动。

      在抚远县,当地渔民告诉记者,船只不绕经哈巴罗夫斯克附近一段,直接走抚远水道,可以近90公里。

      但也有许多中国船只还是走经过哈巴罗夫斯克的两江主航道。像“龙客210”这样的30多艘客货船,就经常性地行驶在这一航线,不间断地让船上的国旗飘扬在黑瞎子岛周围。

      

      向中国显示主权的教堂

      航行7个小时后,“龙客210”接近中国最东边的小镇——乌苏镇。而在水面的另一侧,依然是黑瞎子岛。相隔很远,就可看到在黑瞎子岛的最南部,有一座教堂,圆顶上闪着金光。这座教堂远离俄罗斯人的居住地,正面朝向抚远水道的中国一侧。

      1999年9、10月间,俄方将教堂建在面对中国的岛边。教堂在一个月内建成,运输教堂圆顶时甚至调用了俄罗斯紧急情况部的米26直升机。在教堂对面江岸的打鱼“窝棚”里,渔民周殿平说,他亲眼看见圆顶被运到这里。

      据俄媒体报道说,此次中俄双方划分黑瞎子岛,边界就在这个教堂旁边。

      在“龙客210”能望见教堂的时候,另一侧就是“东方第一哨”。这里是中国最东边的哨卡,在了望塔上,中国士兵可以看到不远处的黑瞎子岛和乌苏里江对面的俄罗斯炮艇。记者找到一艘小渔船,船老大李忠池热情地将记者带往抚远水道,以近观那座教堂。乌苏里江和通江口(乌苏里江和抚远水道的交汇处)里,有几十艘打鱼的小船,都小心翼翼地不越过主航道。

      轰轰轰,当我们的小船行驶在我方一侧时,突然有两艘俄罗斯炮艇快速直冲小船而来。开到近前,微微偏向,从小船后面冲过去。“抓住船!”李忠池大叫。记者急忙放下相机,抓住船舷,果然,两艘炮艇掀起的大浪,将小船掀得激烈起伏。而那两艘炮艇已快速驶入抚远水道。炮艇上亮光闪动,可能是相机的闪光灯。炮艇上不仅有边防军,还有几位平民装束的人。一位青年女子低下头,伸出手指,对着我们大喊着什么。

      “这也没什么。”李忠池神色平淡,他常有类似的经历。他说:“走!到黑瞎子岛!看教堂去!”

      他的船载着记者慢慢向教堂靠近,当距离约有100米时,已到主航道,便停了下来。那教堂孤零零地站在岸边,大门紧闭,只有旁边的一个岗楼上,一个俄罗斯士兵陪着它。

      记者举起相机,将这一情景在胶片上记录了下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