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黑社会揭密:中国黑社会究竟有多黑
(博讯2005年5月24日)
    当然最值得思考的是:如此黑恶的集团在浩荡的民主下是如何会产生的?

    一场扫汤黑恶势力的狂飙正在席卷神州大地。专家分析: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手段之残忍,气焰之嚣张,令人触目惊心;一些地方的黑恶势力已经完成罪恶的“原始积累”,不甘于地下,开始直接向政治领域渗透;权力的庇护是黑恶势力膨胀的直接原因,反黑必须与反腐同时进行,不可毕其功于一役。黑社会问题己浮出水面。脚,而是与国际接轨,利用高科技手段进行犯罪活动;四是国际化,境内外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相互勾结、相互渗透,共同实施有预谋的跨国犯罪;五是高职化,黑势力团伙的龙头老人更多情况下已经不是那些一脸横肉、两眼凶光、靠亲手砍杀的社会痞子,而是有头有脸、有职有权、有钱有势、看上去宽厚和蔼、在社会上很有身份的带“长”带“总”字的人物了

     (新民周刊/刘斌) (博讯 boxun.com)

    嚣张

    20世纪末十年,中国司法机关连续开展了几次大规模的“严打”战役,尤其是到90年代中后期,警方每年要摧毁10万多个各种类型的犯罪团伙。这些行动虽然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并没有完全遏制住黑势力团伙疯狂犯罪的势头。从近几年披露的案件来看,有些地方的黑势力团伙简直到了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地步。

    广东惠州有个“赌霸”周胜勇,他豢养了3个黑帮组织,在惠州横行霸道,为所欲为,动不动就对人刀砍枪击,甚至对警察也敢动刀动枪。1997年4月10日晚,周胜勇黑帮在一家电玩世界大开杀戒,民警陈某亮明身份,前去制止。帮首周乔狂吼道:“警察怎么了?多管闲事,把你也砍了!”打手们一拥而上,乱刀砍向陈某,其中一名打手向陈的下部捅去一刀,致陈重伤;另一名打手用枪又对准陈某的太阳穴扣动扳机,恰巧遇哑弹,陈某才幸免一死。

    湖南邵阳有个黑社会团伙“中国枭雄会”,头目名叫刘志高,自号“狂龙”,这伙黑帮公然与社会对抗,杀人、盗窃、抢劫,无恶不作,竟敢在市中心广场公开枪杀警察,致使某派出所警员身负重伤。事后,这个黑帮组织还用毛笔写出“布告”,公然贴到市区法制宣传栏里───中国枭雄会处决公安人员一名!特此布告。会长:狂龙。其气焰之嚣张,令人难以置信。

    四川覃有宽黑势力团伙较之“中国枭雄会”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伙黑帮平日不仅为非作歹、斗狠逞强、恶霸一方,而且敢于公开与政府对抗,占山为王、抗税抗粮、制售枪枝、施暴抗法。1999年6月16日,宣汉县法院副院长苟于国一行6人来到覃家。宣判一起因覃有宽将村支书桂均德鼻根骨打折、胸腹部打伤的民事赔偿判决书,这边覃有宽面对法官口吐狂言:“宣你**个啥子判呀,看老子今天昨个宣判你!”那边,黑势力团伙“军师”赵耀明在公路上大声吼叫:“沿河两岸的人听着,法院的人来宣判了,赶快来抓法官!”随后,覃有宽吩咐手下将4名法官和区委副书记唐从舟押往家中,留作人质,命令严加看管:“谁敢反抗,就挑断脚筋,打死勿论!”同时责令随行的副乡长马敏:“滚回去报告政府,快拿两千万来领人,莫耍花招,否则千刀万剐!”当夜电闪雷呜,大雨倾盆,法官李建佯装小解,逃出魔窟;随后,苟副院长也从后窗翻出。凌晨覃有宽获悉有人质逃跑,于是手持钢钻残忍地将年近60的老法官瞿朝良眼睛戳瞎,生殖器捅烂,而后潜逃,而瞿朝良在营救途中死亡。

    杀戮

    中国黑势力犯罪团伙的头目多数都有前科,黑龙江伊春黑势力团伙头目訾庆国曾经两次“进宫”。黑龙江拜泉县黑势力团伙头目李兆玉曾经三次“进宫”,渖阳五爱市场黑势力团伙头目李俊岩曾经四次“进宫”,而安徽芜湖黑势力团伙头目许春生则有七次“进宫”的经历,铁窗履历甚至成为这些黑道人物稳坐“老大”交椅、称霸一方地盘的“资本”。

    黑势力团伙人多势众、心狠手辣,他们靠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敲诈勒索、盗窃抢劫、杀人越货等等凶残的手段暴敛钱财,给社会带来极大的危害。

    90年代初,湖南邵阳曾是一个国际知名的黑社会势力肆虐的重灾区。仅1990年邵阳警方就破获各类黑势力犯罪团伙1110个,抓捕骨干成员3963人,除赫赫有名的“寒血党”、“中国枭雄会”外,还有令邵阳百姓胆寒的炭黑场何操平团伙,塔北路周文奇团伙,东大路粟志固团伙,三八亭杨国强团伙,莴家园岳红旗团伙,工业街曾夏季团伙……这些团伙少则十几人,多则数十人,多是劣迹斑斑的亡命之徒。他们心毒手辣,为所欲为,经常成群结队,携带火铳屠刀或枪枝弹药,身着盔甲,招摇过市。所到之处,白看白坐、白吃白喝、白拿白要,偷扒抢劫、嫖赌拐骗、污辱妇女不算,相互之间还动辄刀枪相见,大开杀戒,不仅自相残杀,而且伤及无辜,搅得整个邵阳鸡犬不宁,人人自危。

    即以黑势力团伙使用的凶器而言,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匕首、火铳、杀猪刀、伸缩式长矛、左轮手枪、五四式手枪、小口径步枪、剧毒麻醉枪、电击枪、电警棍、手榴弹、各种口径的土炮、护身盔甲……邵阳东区公安分局曾搞了一次小规模的行动,仅收缴的凶器就有几吨重。一老百姓戏言:用这些凶器来武装一个军。绰绰有余!

    辽宁义县有个以佟相利为首的黑势力流氓团伙,其骨干成员共21人。佟相利的公开身份是头戴国徽、身着交通运输检查服装的义县交通局稍户营子检查站站长,实为一个典型的恶霸流氓。只要他看上的女子,开口便来一句:“咱俩处对象,我把媳妇踹了。”不管对方是否结婚、是否有对象,佟站长总是不由分说,强行推进他开的警车,随便找个地方就施以暴行。他究竟污辱过多少名妇女,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面对公安人员的审讯,他竟能一口气讲出44名被他玩弄过的女性。

    黑势力团伙手段残忍的一个突出方式,便是经常采用“挑筋”的手法残害无辜。比如黑龙江伊春訾氏黑帮即惯用这一残忍的手段,至今伊春仍有多名被訾氏黑帮挑断脚筋和手筋而终身残疾的受害人。此外,诸如挖眼、灌耳、刮舌、断腿、剁指、解臂等残酷手段也经常在黑势力团伙中使用。

    湖南邵阳有个以罗成为首的黑势力团伙,一次少年申缘飞在游戏室里玩得正起劲,被该团伙挟持到一个柑橘园内。歹徒将其双手按在地上就砍,因土质松软,指头不易砍断,残忍的歹徒找来钢管垫在申的手下再砍。可怜少年申缘飞两手被剁去7个指头。而其缘由,仅仅是因为申缘飞经常跟与罗成有隙的唐建军一起玩儿,罗一伙瞧着他不顺眼!在另外一起黑势力团伙伤害案中,歹徒将无辜群众李晓明的十指剁去 9个,留下右手大拇指,意在让受害人能竖起拇指夸赞该团伙是“老大”! 

    灾变

    中国黑势力团伙的形成有其复杂的自身原因和社会原因,就笔者手头掌握的近600个案例来看,其形成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四种类型。

    1.亲情纽带家族联盟

    江苏南通警方破获的徐连建黑势力江匪团伙,其成员达30人。这个团伙带有明显的家族性,大多沾亲带故有亲属关系。他们先是在江边打捞废物。后来乘夜晚偷盗船上或岸上的物品,又发展到偷盗停泊的铁船拆成废铁变卖,最后结伙公开上船行凶抢劫、强奸伤害。徐连建黑势力团伙为非作歹,搞得长江下游一度极不安宁。案发后团伙中有9人被判处死刑,其余21人也分别被判处无期或有期徒刑。  黑龙江伊春訾氏黑势力团伙更为典型。这个团伙以訾庆国为首,訾氏六兄弟为骨干,后来发展到70余人。訾氏当初家境贫困,六兄弟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从80年代末开始,凭藉暴力开始了发家历程。六兄弟有的非法倒卖木材,有的办皮包公司,有的开办“酒楼”、“歌舞厅”、“洗浴中心”,有的专门干敲诈勒索的勾当,以暴力开路,欺行霸市。哥儿6人互为依托,又各自招兵买马、网罗地痞流氓,很快形成了“规模效应”,并迅速积累了巨额财富。90年代末,该团伙更是频繁作案,案发时除查实的17个罪名下的154起刑事案件外,还有大量涉及扰乱社会秩序、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的案件,光专案组的“笔录”就达两米多高。

    2.公司搭台黑道唱戏

    广西梧州张树林黑势力团伙的形成是从“典当铺”开始的。1993年,张树林办了一个名叫“及时雨”的典当铺,但他并不安心本分地做典当,而是高息放贷,暴敛不义之财,作起了“大耳窿”。他以金钱为纽带、以当铺为幌子,拉起旗杆,网罗了28名游手好闲的地痞流氓帮助“看场收数”,并给他们配置了摩托车、手机等交通和通讯设备,在长达6年多的时间里,横行梧州,为所欲为,共作大案34起,砍伤 16人。案发后警方共冻结其涉案赃款127万,查扣各种小汽车10辆、摩托车多辆,手机及其他财物折价100余万元。

    河南登封刘华黑势力团伙也是在“公司”的掩盖下形成的。刘华28岁时涉足商界,10年下来办了许多家公司,同时也成为登封黑社会的龙头老大。他还在公司招聘、豢养了一大批打手:耿占伟,个体煤矿老板,刘华黑社会组织的负责人;田义贵,16岁时到少林寺学武8年,能头破砖瓦、喉顶金枪;茹茂东,在少林寺习武多年,会飞檐走壁,舌舔烙铁;张亚军,原为摔跤运动员,曾获全国摔跤赛亚军;陈志勇,保安部经理,武警出身,曾在少林寺修练,武功高超……这伙“黑道群匪”共20余人,他们以黑致富,又以富养黑,并凭藉公司的经济实力,拉拢腐蚀一些身居要职的“公仆”和“蓝盾”,长期以来横行霸道、打砸抢砍、敲诈勒索、狼亵强奸、无恶不作,成为为害登封及周边市县的一大祸源。  河南虞城县利民镇副镇长何长利,自称“何三爷”,他利用职权,先是纠合镇上25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结拜弟兄、喝血酒、祭鬼神,共同盟誓:“我们兄弟意气相投,誓同生死,若有私念,天地不容!”全镇47名人大代表中有22名是这个团伙的成员,全镇7个基层党支部中有5个支部书记参与结拜,全镇10个镇办企业中有7个企业负责人系团伙骨干。这个盟会又穿插结拜,滚动发展,后来又形成5个小团伙,成员扩展到44人。虞城的地痞流氓趋之若鹜,主动加盟,在逃犯刘军一次就带领24名“兄弟”投到“何三爷”的门下。这些人在当地敲诈勒索、欺行霸市,横行乡里、鱼肉百姓,为所欲为、无恶不作。迫于何氏黑势力的淫威,利民镇党委一度召开会议都要秘密进行,或者转移到离镇12公里外的县城去召开。1994年3月,新的县委排除干扰,狠下决心捣毁了这个黑势力团伙,深受其害的利民百姓自发捐款,连唱12天大戏,欢庆“利民镇第二次解放”。公审何长利团伙成员大会之日,利民镇万人空巷,全镇两万多人冒雨参加大会,鞭炮在城内持续响了一个多小时!

    此外,诸如山东微山县留庄乡一村的支部书记李修文、山东即墨县黄泥湾村主任干希成、山西平陆县前村村委会主任裴安军、天津市大邱庄“庄主”禹作敏等等均是国人周知的依仗职权、称霸一方的黑势力团伙主帅。毫不夸张地说,上述地方在这些恶霸“当政”期间,已经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了。    3.共同犯罪 臭味相投

    这种类型的黑势力团伙系典型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其成员年龄普遍较小,多是几次“进宫”的亡命之徒,有严密的帮规“纪律”,气焰嚣张,手段残忍。

    1992年,浙江泰顺县罗阳镇的20多名流氓痞子结成团伙,在当地万罗山顶的一块坪地上齐刷刷地跪下,手持袅袅香烟,口中念念有词,赌咒盟誓,共谋“大事”。事后,这伙人均在自己的臂膊刺上两把匕首交叉的图案,是为“匕首帮”。“匕首帮”的帮主叫刘家义,不少成员有几“进宫”的经历。结帮之后,这伙人寻 □滋事,打架斗殴,敲诈勒索,无恶不作,到该团伙骨干成员被抓获时为止,殴打致伤的无辜人士已达36人。“匕首帮”在泰顺又有“地下法庭”和“第二派出所”之称,帮主刘家义被称作“第一公安局长”。其经济来源主要有三:一是巧立名目,敲诈勒索;二是替人讨债,索取钱财:三是充当保镖,领取酬金。

    1998年春节,从少林武校“学成”后又闯汤江湖的浪子祁伟回到安徽明光,他先后纠集了 6名“弟兄”献血起誓,并郑重其事地制订了11条帮规和4条对叛逆人员的惩处办法。这个帮会的成员年龄最大的不足20周岁,有几名还是在校高中生。祁伟给成员们配备了砍刀、短枪和匕首等作案工具,安排他们迅速开展“业务”。“乾谷组”成员胆大妄为,不仅频繁地蒙面抢劫、杀伤无辜,而且明知室内有人,竟敢多次架起便携式氧气切割机破门而入,进行捆绑抢劫。短短几个月,“乾谷组”就作大案数十起。破获此案后,警方在其窝点除搜出大量凶器外,还搜出迷幻药和“入会申请表”。在“入会原因”一栏里,帮主祁伟填的是,“拼搏是个硬道理”、骨干成员满建光则上书:“发展才能生存”!  此外,诸如辽宁出现的“抚顺虎”、哈尔滨出现的“刀枪炮”、湖南邵阳出现的“寒血党”、湖南湘西出现的“白龙会”、山西运城出现的“狼帮”、广东的“麻阳帮”、佛山的“水房帮”、江苏海安的“东升帮”……均是惊动中央、轰动全国、祸害社会、狠毒凶残、罪大恶极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 

    祸根

    中国黑势力团伙的肆虐妄为,其原因可以找出许多,但为什么在一些地方,黑势力犯罪团伙气焰如此嚣张、手段如此残忍、行为如此猖狂,而且可以长达3 年、5年甚至8年为非作歹、祸害一方呢?我以为主要的原因是这些黑势力团伙在当地政法机关或党政机关有“保护伞”,官匪勾结、警匪勾结甚至警匪一家是黑势力犯罪团伙长期肆虐的主要原因!

    黑龙江青冈黑势力团伙头子名叫范永光,道上人称其为“范老六”,其知名度之高,青冈县妇孺皆知。谁家婴儿哭闹,母亲只用“再哭,范老六就来了”一句话,就可以止住婴儿的哭闹。范老六之所以能在青冈欺行霸市、为所欲为,原因就是他与当时的县委书记有“铁关系”,和原公安局长、政委是“铁哥们”。一次,范老六和社会上的一些哥们打赌:“我让x书记来,他就得来捧场。”哥儿们不相信,范老六按动手机,正要到外地开会、小车已开出青冈地界的x书记接到电话,立即命令司机:“打舵,回青冈!”黑势力流氓团伙有了“靠山”或“保护伞”,作案便更加肆无忌惮,这叫做“有恃无恐”。1994年8月,武汉黑势力流氓团伙头目王卫喜等人宴请铁路乘警胡、张二人,警匪双方达成一笔权钱交易。当月22日,王卫喜一伙经乘警特许,无票登上从广东开往武昌的298次直快列车。在列车上,这伙人以“套红蓝铅笔”游戏为名目,蒙骗乘客的钱财,并对稍有不服的乘客大打出手。更令人发指的是,在坐满旅客的三号硬座车厢,两名女青年乘客竟然在座位上公然遭到王卫喜、程刚等6名歹徒的长时间猥亵和轮奸。案发后,这个团伙又供出他们在武昌开往北京的254次列车上也曾如法炮制,而且平均每月来这么一两次,一旦伤了人或闹出事,都由乘警出面,以“私下了结”的方式摆平。254次乘警长李火生等人在“摆平”一起案件后,就向王卫喜等人索要11万多元的人民币。

    1996年夏,浙江苍南警方冲破重重阻力,终于打掉了一个以许海鸥为首的特大黑势力犯罪团伙,该团伙的67名骨干成员被逮捕。在长达4年的时间里,许海鸥黑势力团伙横行苍南,欺行霸市,殴打无辜,敲诈勒索。而许海鸥也一度成为苍南的头面人物,谁能跟他交上朋友就威风得不得了,他的一张名片卖到 5000元钱。他开办了一个“参茸交易所”,人称苍南“第二税务所”。许氏团伙之所以如此放肆,就在于他们用黑钱向政法机关买好了“保护伞”,诸如公安局纪检书记郭炳忠、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张爱宝、法院干警许振军等等均是许氏团伙的铁杆。许海鸥黑势力团伙被打掉后,该县公安局的一位负责人说过一句很到位的话:“地痞流氓不可怕,政治流氓最可怕,由政治流氓给地痞流氓撑保护伞,使其气焰嚣张,这就是社会治安混乱的一个重要根源。”中国的黑势力团伙犯罪正在升级,其主要表现形式一是公司化,越来越多的黑势力团伙在经商外衣的掩盖下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其团伙头目则以“董事长”、“总经理”等身份招摇过市;二是集团化,一些地方零散的、小型的团伙通过联合、投靠、火并等方式逐渐形成人数众多、跨地区、跨省份、甚至跨国度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三是智能化,黑势力团伙的犯罪手段已经不限于砍砍杀杀、动手动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