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名相声演员20年前租下圆明园“蓬岛瑶台”别墅
(博讯2005年5月19日)
      名相声演员20年前租下圆明园“蓬岛瑶台”别墅

      乾隆初年,圆明园福海湖心的蓬莱洲取仙人居所典故,正式更名蓬岛瑶台,为皇室提供了一处烟波浩淼中的休闲别墅。园盛时,福海端午龙舟竞渡,皇帝率王公大臣在西岸望瀛洲亭观阅,皇太后及后妃内眷则在蓬岛瑶台欣赏。

       2005年5月18日中午,初夏的艳阳高照,因为防渗漠工程而露出湖底的圆明园福海里,重新得见天日的几只古圆石凳静静地矗立在泥沙上。由于泥沙的侵蚀,这些汉白玉石凳已经染上了点点黄斑,但这些历史的尘垢遮不住它们承载的许多往事。在200多年后的今天,曾经见证了蓬岛瑶台辉煌历史的这几只圆凳,正和晨报记者一起,沉默地面对着已经被改造成现代私人别墅的蓬岛瑶台一角。 (博讯 boxun.com)

      曝光原委防渗工程使游客可徒步上岛

      最早发现圆明园湖心岛上出现私人别墅的,是河北保定师专的一群女学生,前来春游的她们发现这是一片禁地,一块“游人止步”的牌子横在眼前。而整个建筑被2米高的栅栏围住,里面的两只大狼狗对着她们狂吠。

      昨日当晨报记者来到圆明园福海旁时,两名坐在湖边的清洁工指着湖心岛确认:“那就是圆明园地图上标示的“蓬岛瑶台”。她们特别提醒说,岛上有部分地方无法进入,“租出去了”。按照清洁工的说法,蓬岛瑶台平时有水时是没有通路的,除了依靠游船,游客无法登岛参观。“不过现在湖底干了,你可以直接走上去。”

      2005年年初以来,由于大规模防渗工程开展,岸边的游客能够直接走上蓬岛瑶台,使有机会接触岛上建筑的游客数量大大增多,这使20年一直未被曝光的岛上私人别墅便直接暴露在了公众面前。

      岛上目击狗舍、机井、晾衣架、空调、菜地

      在湖底行走近200米后,记者登上了湖心的蓬岛瑶台,果然见到了通过木质曲廊与岛上其它地方隔开的一处白墙黑瓦的四合院。按照媒体的报道,此处就是一对双胞胎相声演员的“别墅”。但是,晨报记者发现媒体报道中的“游人止步”牌子已经不翼而飞,透过细密的竹篾篱笆的缝隙,也没有看到院内有狼狗。几经呼叫无人应答,记者围着四合院的篱笆墙转了一圈,对园内进行了仔细观察,发现第一道门内还有一道砖墙将内院和外面隔开。内院的外墙上,装了数台空调,透过门缝,甚至可以看见院子里有水壶和拖鞋。

      在面门的院子一隅,记者看到了狗舍和装着狗粮的碗,狗舍木门崭新的———看来院子主人只是暂时将狗牵走了。而在院子的另一侧,则是一番田园景象:一口机井、一片小巧的菜畦里种着大蒜等长势良好的蔬菜,斜拉的晾衣绳上还有几个衣架。

      院子里堆放着大量的汽油桶,墙角还有机油壶,这不由让人联想到该处主人是否拥有私家游艇或私家车。而内院里的几盏宫灯,说明主人在建设时的精心。

      按照媒体的报道,租走湖心小岛的一对双胞胎相声演员是借这里背台词的。也有人说,四合院里屋被装修成卡拉OK的样子。从晨报记者的观察结果看来,这里更准确的表述是———被改造成了私人别墅。

      “岛主”身份圈定两种传闻

      传闻一:刘全利、刘全和记者调查:哑剧演员,可能性不大

      最早报道湖心岛事件的法制早报记者曾从工作人员口中获悉,租走湖心岛的是一对双胞胎相声演员,许多网友认为蓬岛瑶台的岛主是双胞胎笑星刘全利、刘全和。

      在信息时报昨日关于圆明园湖心岛遭出租事件的报道中,刊登了如下文字:“编辑按照文中提示在网上搜索关键词‘双胞胎相声演员’,结果搜出了刘全和、刘全利兄弟。两人自打出生就没分开过,从艺已有35年。他们现就职于中国广播艺术团,滑稽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全国青联委员、中国滑稽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国际滑稽协会会员。”该报在报道中,还刊登了二人的照片。

      对于这种猜测,昨日上午北京一位演艺圈资深人士对晨报记者发表了看法:“不大可能是他们,这两兄弟是哑剧演员,几乎没说过相声。”

      传闻二:李博良、李博成记者调查:双胞胎相声演员,有一定知名度,多次参加央视节目录制

      北京青年报昨日的报道显得言之凿凿:“本报记者在多方核实后了解到,租用圆明园湖心岛的双胞胎相声演员是李博成、李博良。”

      晨报记者调查后获悉,李博成、李博良是在北京武警文工团的双胞胎相声演员,曾多次参加中央电视台《难忘今宵》节目的录制,代表作为1988年的群口相声《对话趣谈》

      和1995年的《人体复印机》。几经周折,昨日下午晨报记者找到了李博良的岳母家中,老太太告诉记者,由于自己的老母亲最近需要照顾,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女婿联系了,“听说正在外地演出”。由于李博良最近正在搬家,老人也说不清他现在住在什么地方。记者拨通了李博良妻子的手机,并发短信表达了采访请求,但对方一直未予回应。

      合同细节:年租金5万元,租期数十年

      昨晚,晨报记者拨通了圆明园管理处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朱虹的电话,对方一听到是想采访圆明园湖心岛出租事件的,便立即表示:“此事不是我负责的,我不太清楚。”

      据报道,圆明园一名员工透露,相声演员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就已经租走了湖心岛。而一名园林系统的员工透露,租湖心岛“租金还不贵,一年才5万”。昨天晚上,被称为“质疑圆明园防渗工程第一人”的兰州大学客座教授张正春向晨报记者证实,“自己早就知道此事,只是因为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防渗工程上,来不及向媒体透露”。他介绍,根据圆明园管理处和租岛人的合同,此别墅用地租期达“数十年”。

      员工道出经营水景实情:“靠水吃饭”

      昨日下午,晨报记者自称附近某高校学生,在福海边与圆明园一名北京籍女员工进行了如下的对话:

      记者:“知道‘铺膜事件’什么时候能解决吗?”

      员工:“不知道,不过幸好清华已经接手工程环境评估了,但愿早点解决。昨天下午清华大学已经和我们开过听证会了!”

      记者:“为什么这么急着解决?”

      员工:“早点解决可以早点灌水呗,可以开游船,游客也会多起来,就靠这点水吃饭呢。”

      记者:“铺膜事件持续了这么长时间,对你们的收入有影响吗?”

      员工:“有的,我们在职员工的工资没有什么影响,但平时按照业绩发的奖金已经谈不上了。媒体把这事炒得太过了,还有专家说要让部分员工下岗,现在我们正准备联名上书,要求尽快完成环境评估。”

      应该处理好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的关系

      昨天晚上,张正春教授针对“湖心岛出租事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他说,圆明园的危机,从局部利益来看,会影响到小团体的收入。但从大处着眼,让圆明园这样一个全民族的遗产遭到诸如铺膜、种洋树、开鱼塘之类的人为破坏,是影响到了13亿中国人的利益。

      据他透露,由于忽视圆明园历史价值,圆明园管理处在园内搞开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被承包出去的,有养鱼、砍树的权利,还有包括游船在内的一些游乐设施的经营权。湖心岛被出租,只是整个圆明园“经营理念”的一部分。他认为,圆明园事件的解决,就是处理好整体利益和局部利益关系的过程。 _(博讯记者:阿虎)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