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紧急关注:呼吁各界关注陕北民企代表冯孝元的安危
(博讯2005年5月19日)
    陕北石油投资人、老共产党员—冯秉先

    公民维权网提供

     5月14日晚22点,靖边县石油民企诉讼总代表冯孝元先生在西安下塌的宾馆中被突然闯入的榆林市警方从床上拉起来强行带上警车,同时,榆林警方还抓捕了陕北石油民企律师办公室工作人员仝宗瑞先生。 (博讯 boxun.com)

    冯孝元先生今年64岁,靖边县龙洲乡人。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乡通讯员做起,历任副乡长、乡长、乡党委书记、县畜牧局局长。冯孝元先生富有工作能力,为人正直,处事公平,在群众中很有威信,是共产党内难得的好干部。1995年,冯孝元在县畜牧局长任上时,县里搞新增副县长选举,冯并不是当时县委领导内定的人选,但冯在群众中很有威信,完全可能在选举中获胜,当时的县委领导就做冯的工作,劝他主动退出选举,县领导说冯是人才,带头从事“重中之重”的石油开采工作更是对他的重用,让他离休参加地方石油开发,并承诺给予他一定的优惠待遇。

    但冯离休下海参加石油开发后,运气并不好,连续打干井,2003年政府收井时,冯仅有3口低产井。

    冯由于人品和能力得到了陕北石油投资人的拥戴。政府收井前,冯被推举为靖边县石油协会会长。协会为保护民企利益,就石油价格及一些不合理收费等问题常与县政府交涉,冯领导的石油协会为民企办了不少实事。

    2004年,陕北石油民企聘请朱久虎等五位律师组成律师团,开始了法律维权行动,靖边县民企投资人选举出15名诉讼代表,代表们一致推选冯孝元先生为靖边县诉讼总代表。

    冯孝元先生在石油产业中只是个小户,从事此举,对他来说并无多少经济利益可言。收井后,他用仅有的一点积蓄在铜川市建了个碎石场,但看到油井被政府没收,那么多老百姓破产、负债、甚至生存都难以为继,他不顾老婆儿孙们的苦劝,抛开自己的产业不管,毅然站出来为广大投资者鸣不平,博得了投资人的尊敬和爱戴,同时也成了榆林市市长王登记等一些政府官员的眼中钉。

    5月10日陕北6县300多名民企代表赴西安给省委、省人大、省政协、省政府上书要求诉前对话,冯孝元先生带病来到西安,因冯患有严重的肠胃炎,在西安和政府对话期间每天还要到医院输液。

    陕北民企代表通过和省委的两次对话,认识到陕西省政府并没有认识错误改正错误的可能,所以,5月14日上午,除冯孝元、仝宗瑞等5人留下准备下周一到人大、政协递交材料外,其它各县代表全部离开西安,回到本县配合律师团开始诉讼阶段的准备工作。

    14日下午,我和冯最后一次通电话时,冯还在医院输液。冯被警方带走时,连鞋子都没让穿,一位64岁疾病在身的老同志光着双脚走到车上,从西安被押回靖边县。16日13点冯孝元被投入靖边县拘留所,警方不允许冯继续治疗,不允许亲人朋友探视。冯的健康状况及其它情况现在无人知晓。

    如此对待一位为党和人民工作了一辈子的一位六十几岁的老共产党员、一位病人,可见榆林市市长王登记等官员已经灭绝人性,为保住他们的官位和私利不惜违背政策、践踏法律、一意孤行、变本加厉。

    16日,重病中的冯孝元先生又被警方转移到定边县拘留所关押。据说是怕在本县熟人多串供。坐过陕北监狱的人都知道,换一次监所就等于是重进一次监狱。我也曾有幸蒙陕西省政府恩惠坐过监而且换过监所,当时曾把我与死刑犯关押在一起,我知道,每到一个新环境,就要经受一次犯人们欺侮和折磨,那种体验和恐怖让我永生难忘。

    我敬冯孝元,我为冯孝元所面临的险境而担忧,我呼吁各界人士关注冯孝元先生的安危!同时,我也心存奢望:希望陕北政府中良知不灭的官员们能站出来主张正义,让写在纸上的成文法律,能行在陕北革命老区这块贫苦的土地上!同时我也希望定边县拘留所的工作人员及榆林警方的办案人员能够出于良知善待这位老同志,老共产党员!

    2005年5月18日星期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