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村民上访反映土地违规问题 牵头人遭袭身亡(图)
(博讯2005年5月17日)
    村民上访反映土地违规问题 牵头人遭袭身亡 曹继云的妻子蔡慧苹回忆起丈夫,禁不住痛哭失声。本报记者 欧阳晓菲 摄  

      京华时报 记者 毕磊 张春健 实习生 彭广舟

      5月10日晚,在家门口附近突遭袭击之后,51岁的曹继云不治身亡。

      在村民们看来,曹继云的死与以下两件事有关:一、在向上级反映村里的土地违规使用情况时,曹继云曾被选为村民代表牵头人;二、在镇里的工作组进驻村里调查时,他曾向工作组反映问题。

      谁是凶手?目前,通州警方正在追查当中。


村民家门口附近遭袭身亡

      5月10晚,通州区马驹桥镇古庄村,村民蔡慧苹正在家中看电视,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问是谁,没有人回答。”蔡慧苹看了一下表———晚9时55分。

      敲门声仍然不止,院子里的狗嗷嗷乱叫。租住在蔡慧苹家的万志海也拿了个棒子出来看。

      “我小心翼翼走到门口,听见门外有人说‘快开门’。”蔡慧苹听出是丈夫曹继云的声音,赶忙打开院门———月光下,曹继云满头是血,背靠着大门坐在地上,地上还有两大摊血。

      “我问他怎么了?他只说,村里人打的,在桥头打我。”蔡慧苹说。

      万志海赶了过来,和蔡慧苹一起把曹继云拖进院内。随后,万志海拨打110报警。

      在等待110民警时,蔡慧苹把曹继云扶进了屋。她说,曹继云躺到床上后就开始呕吐不止,头上的血不断流出,已经说不出话来。

      “为了让他休息,我当时没问他是谁打的。”蔡慧苹说。谁知,等到丈夫被送入医院后,她再没机会问这句话了。

      随后,蔡慧苹沿着门口的血迹寻过去,在她家东侧30多米外的桥头,发现了一根一米多长、已经折成三节的镐把,上面还有血迹。

      当晚10时20分左右,警车赶到,将曹继云送入通州第二医院。由于失血过多,该医院无法处理,随即拨打了120。当晚12时,曹继云被转入天坛医院。

      5月11日早晨7时,医生通知蔡慧苹,因头部伤势过重,曹继云不治身亡。

      天坛医院急诊室神经外科医生告诉记者,曹继云脑部多处受重击,有大量淤血。另外,其腿部、手部等部位有多处外伤,是被硬物击打所致。

      目前,尸检报告已经交至通州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蔡慧苹当晚从桥头捡到的镐把也被警方拿走。


村民牵头人被列入“被看人”

      从2月份开始,51岁的曹继云就被村民们选为古庄村村民代表牵头人,带领村民到相关部门反映村里的土地违规使用问题。

      “我们选他为牵头人,是因为他读书多、懂法律,又为人仗义。”村民范永生说。

      2月28日,古庄村村民代表共同签署了一份罢免村委会主任刘富奎等村干部的提议书。

      3月4日,在古庄村副书记甘英签下的一份“2005年3月4日下夜班看重点人”名录上,列出了“被看人”和“看管领导”,其中曹继云排在“被看人”的首位,“看管”他的是村干部范德录。范的夜班办公地点在村委会传达室,斜对桥头,距曹家不足百米。

      蔡慧苹说,从那之后,她家便时有异常。“经常到后半夜时,大门会突然被人从外面推一下,像是要看看是不是上了锁,引得院里的狗直叫。”

      租住在曹继云家的万志海也说,他经常在晚上听见院子内的狗叫个不停。

      4月下旬,曹继云家养了两年多的大黄狗突然不见了,曹继云和妻子找了两天,才在村后发现狗已被人毒死并埋了起来,同时被毒死的还有另一村民范德元家的狗。

      “我难过了好几天,后来又从外面新牵来一条小黑狗。”蔡慧苹说。


死前曾向镇工作组反映情况

      5月8日上午,村民们得知,由马驹桥镇副镇长赵永学、村干部于长洋和镇信访办陈学庆共同组成的工作组将于9日正式来村里调查村里的土地使用情况。当天下午,20多名村代表商量后决定,趁此机会向工作组系统地反映村里的各种问题和罢免村委会主任的理由。经大家推荐,曹继云再次被选为村代表牵头人。

      5月9日,马驹桥镇工作组正式成立,进入古庄村调查。当天上午,古庄村40多名代表和工作组一起开会讨论。曹继云坐在一边,边听边用笔在纸上写。快结束的时候,曹继云突然站了起来。“他拿着手里的纸说,这是刘福奎违反的7条法律,然后一一宣读。”范永生说。

      村民们说,9日晚,村里原来一直亮到夜里两三点的路灯突然全部熄灭了。该村路灯由村委会管理。村委会委员范德录对此的解释是:“灯泡坏了,电工正在更换。”

      5月10日,范永生来到曹继云家,约他一起去住在村北刘长库家打牌,同去的还有村民刘长永。当晚9时40分,曹继云和范永生一起离开,走到曹家屋后时,两人分开,曹继云继续往东走,过桥回家。范永生说,没想到这一别竟是与老朋友的最后一面。

      曹继云死了。而此时,村里的土地违规使用调查情况正进入关键时段。


村民牵头人之死众说纷纭

    村民上访反映土地违规问题 牵头人遭袭身亡

    一名村民拿着摁着手印的信访信件说,远处正在盖楼的地方,就是村里“卖”掉的土地。本报记者 欧阳晓菲 摄

    村民上访反映土地违规问题 牵头人遭袭身亡

    离曹家仅数十米远的桥头,便是曹继云被打死的现场。本报记者 欧阳晓菲 摄

      镇工作组的进驻调查,被村民们认为是解决村里土地买卖和村主任任免问题的希望。然而,曹继云的突然死亡,影响到了村民们配合调查的积极性。

      马驹桥镇副镇长、古庄村工作组负责人赵永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无论如何,镇工作组仍将继续调查下去。


土地使用问题由来已久

      2004年底,古庄村村干部通知村民,从2005年12月开始,整个古庄村要整体往西搬迁,原有耕地留下来搞开发,搬迁每人补助4万多元———村民范永生说,正是这个搬迁政策,引燃了古庄村关于土地使用和干部任命问题的“导火索”。

      今年2月28日,185名村民联名提议罢免村主任刘富奎等干部。3月28日,村民们向村党支部提交了一份罢免书。

      罢免书中认为:刘富奎多次将村中土地违规售卖;刘富奎售卖土地从未向村民公示公告,侵犯了村民的知情权;2004年土地确权工作中,刘富奎以欺骗手段,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胁迫村民签下土地流转协议;刘富奎有私拆村民信访信件等违法行为。村民要求党支部见到罢免书后,按照法律程序尽快解决。

      马驹桥镇政府收到古庄村村民的上访后,立即组织相关部门进行调查,随后在4月13日与古庄村村民代表范德强、曹继云等人做了沟通。镇政府认为,自1993年以来古庄村累计征占土地968.775亩,应收土地款62501450元,实收21624261元,未收40877180元。

      村民代表范德强等人认为,古庄村共有土地1046亩,按照这个调查结果,基本上所有的土地都已被征占,但现在全村村民约400人左右,只收到了每人4万元的搬迁和土地补偿费,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钱没发给村民。而且,土地卖给谁了,一共卖了多少钱,之前他们根本不知情。

      对于土地使用的详情,镇信访办的解释是:古庄村南侧原轻工业基地175.314亩、东侧100亩、西侧51.525亩、南侧223.78亩、大柴路33.51亩都已经和企业或政府机关单位签订条款,但只收到部分征地款,没有完全结清所有的征地款。大长路东侧用地294.36亩和古庄村北侧田园用地81.89亩,这两块土地都与园区签订协议,土地现在暂时由村委会使用,征地款的款项均没有支付。

      而村民们认为,为什么村委会在没有和村民协商的情况下,就把土地卖给那些没有支付征地款的单位。而且,在村民到村委会了解土地的征用情况时,刘富奎都拒绝回答。

      关于古庄村罢免村委会主任的问题,镇政府相关部门认为,根据《北京市村民委员会选举规程》对2005年3月28日部分村民向党支部提交的罢免刘富奎村民委员会主任职务的请求进行了审核,认为主要罢免理由不充分:第一,经过国家环保产业园区对古庄村出租土地的情况进行审核,认为不存在欺骗的行为。第二,经过镇经管站对2004年土地确权工作进行审核,认为不存在欺骗行为。第三,刘富奎私拆信件一事,经核,公安部门已经作出处理,不能作为罢免的理由。

      “我们都认为刘富奎私自拆村民信访信件,已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条之规定,侵犯了公民通信自由的权利。况且,刘富奎是村委会主任,知法犯法,我们不能接受这样的领导。”范德强说。


村干部私拆村民信件

      3月2日,古庄村村民赵江曾以快递形式给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分局发过一封游行申请书。“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落实村民提出的清查土地使用、罢免村主任等人的要求。”赵江说。

      3月3日上午,通州邮局的一名工作人员给赵江打电话,称这封信的地址不详细,无法寄出,同时告诉他,这封信会在3日和4日之间打回原处。

      3月3日开始,赵江等村民代表去村委会打听是否收到这封退信,但一直未见踪影。直到5日下午,村民看到村委会主任刘富奎拿着这封游行申请书的复印件时,才知道他早已拿到这封退信,并私自拆开复印。

      赵江说,当日晚上,村民们找到刘富奎,当场向他讨要说法。曹继云也出现在现场。

      “当时,他以非常专业的法律术语告诉刘富奎,他的行为违反了哪些法律,说得刘富奎哑口无言。”赵江说,他和村民们那时候才知道刘富奎到底是违了哪条法。从此,他们都觉得曹继云是个能人,想请他为村里的土地维权出主意。

      “他经常看一些法律方面的书,人又比较耿直,经常主动帮别人向上反映问题。”蔡慧苹说,她曾多次劝他不要凡事强出头,但他总不听。

      1999年,曹继云一家从密云搬到古庄村时,村里并没有再分给其土地,多年来,他和妻子主要依靠打零工挣钱养家。虽然曹继云一直住在村里,但无论村里土地的买卖和确权还是村主任的罢免,都跟他没有直接关系。


“牵头人”引领村民反映问题

      从3月5日晚开始,村民们主动找曹继云,请他用法律知识帮他们维护土地上的应得权利。

      此后,曹继云带古庄村村民代表范德元、赵江、任凤玲等人,到镇、区、市各部门反映村里的土地问题。最终在今年4月12日,村民范德强接到马驹桥镇信访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的电话。这名工作人员说,让范德强等5人于4月13日上午9点在镇政府开会,镇政府会给村民一个准确答复。5人之中包括曹继云。

      范德强认为,4月13日,镇政府的相关领导和他们5名村民代表的座谈,是对他们长期反映土地问题的一个非正式答复。

      这次答复主要涉及征占土地和土地确权的问题,但村民对这次答复并不满意。“首先,他们没有出具正规的政府调查文件,只是叫村民记录这次答复过程;其次,调查的部门、方式等都没有说清楚,更没有实际解决我们长期存在的土地问题。”范德强说。

      曹继云是这次会议主要记录者,会后他把会议纪要写成材料,取名《关于古庄村部分村民来信来访〈反映该村有关问题的调查答复报告〉》,并提出了以上质疑。目前,这份材料也是古庄村村民往后继续反映土地问题的主要材料。

      对于这份材料,马驹桥镇宣传部部长李凤萍表示:这些关于土地问题的材料,因为没信访办公章和相关负责人的签字,不是合法的文件,所以不能确定这些材料的真实性。


村民积极性受到影响

      镇里的工作组进驻古庄村调查,使得古庄村多年来的问题解决有了希望,村民们热情高涨,9日和10日的集体会议,反映问题的人很多。但是,10日晚上曹继云的死,给热情高涨的村民浇了一盆冷水。

      本报记者在村里的采访过程中,虽然还有许多村民愿意站出来反映情况,但没有人愿意出现在摄影记者的镜头前。

      “已经有一个人死了,我要是站出来,下一个死的可能就是我。”一名村民说。

      在打死曹继云的凶手没有抓到前,村里关于曹死亡的原因众说纷纭。通州警方表示,目前不便透露案件的进展。

      5月12日,古庄村委会院内,偌大的办公区几乎空无一人,村主任刘富奎、副书记甘英等人都不在办公室。“领导全部开会去了。”村委会办公区一位工作人员说,但他没有说明,村干部们去哪里开会和开什么会。随后,记者几经努力,仍然未能找到刘富奎本人。村民们也对记者说,他们很久没有见到刘富奎了。

      5月12日下午,在马驹桥镇政府,工作人员拒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马驹桥镇副镇长、古庄村工作组负责人赵永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工作组是9日才进入村里开始调查的,土地买卖和村主任的事情都在我们的工作范围之中。现在,调查工作才刚刚开始。之前,关于古庄村的那个调查报告是村民自己写的。”

      赵永学表示,他已经知道村民曹继云的死亡,他说:“调查需要村民的大力配合,这件事情会对村民们的积极性有影响。”

      赵永学还说,对于村民们反映的问题,工作组会继续调查下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多省市上访民众遭拦截拘押
  • 新法出台前中国上访人士遭迫害(图)
  • 新法出台前中国上访人士遭迫害
  • 北京上访村积极耕耘“新三民主义”理念(图)
  • 陕西一名“律师”上访起草传单被判刑
  • 中国退伍军官上访惊动当局
  • 北京爆发大规模退役军人集体上访事件(图)
  • 危机四伏的上访路----读《我告程维高》后的恐惧感
  • 上访洪峰汹涌激荡中共难抵挡(图)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湖南吴远泽夫妇携子头颅上访(图)
  • 中国当局逮捕20名上访请愿者(图)
  • 北京上访村正被“鬼子”扫荡
  • 上访四面死路 孙君天安门自焚(图)
  • 上海在两会前拘留曾到京上访的拆迁户
  • 13年上访路:母亲亲手割下儿子头颅上京告御状
  • 中国民众遭遇惨烈 上访逾半遭抄家
  • 北京上访村警察正在大搜捕
  • 烟台工人上访遭残酷打击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上访的悲哀
  • 孙不二:今天我去了上访村,我流泪了
  • 《中国上访村》序/胡平
  • 羽林翼:浅谈中共统治下的上访状况
  • 孙文广:阻截上访是违法行为
  • 刘晓波: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 伊川:上访问题揭开的社会毒瘤
  • 朱长超:上访论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不让信访变上访
  • 王怡:不让信访变上访
  • 吕易:回家吧,上访的骨肉同胞
  • 林保华:上访失败,下访腐败
  • 綦彦臣:沧州郭起真十年悲惨的上访路
  • 中国第五十七个民族上访族代表刘杰给胡锦涛的公开信
  • 王丹:全面打压公民上访的政治后果
  • 唐柏桥:上访何罪之有
  • 刘青:上访是不是维权的有力手段?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