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锦涛以反腐败 清除江泽民势力
(博讯2005年5月12日)
    中纪委最近宣布对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恩照和深圳市委副书记李意珍实行“双规”,又以查处腐败大案为由宣布免去曾庆红前办公室主任、现任兰州市长张志银的市长职务。张恩照出自上海,李意珍是江泽民的老秘书黄丽满的拍档,张志银是曾庆红的爱将,他们的“落马”,表明接任军委主席后胡锦涛已初步站稳脚跟,开始以 “反腐败”为由,拿江泽民的旧部开刀。

    曾庆红前秘书被免职调查

     兰州市长张志银,是前曾庆红办公室主任,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工作长达近二十年,一九八九年开始先后出任曾庆红秘书,副局级秘书、正局级秘书;曾多次跟随江泽民和曾庆红出访。香港回归时,张志银就站在江泽民与曾庆红的后面。二○○○年才离开曾办,到兰州任市长。张志银今年才四十七岁,毕业于解放军洛阳外语学院日语系,担任正局级已长达八年。但是自胡锦涛担任中共总书记后,张志银一直未有得到提升。 (博讯 boxun.com)

    去年五月,中纪委即着手在兰州查大案,兰州“首富”张国芳被有关部门实施强制拘留措施至今。为查出张志银等人的问题,中纪委相继双规了兰州市副市长杨在溪,市委秘书长殷吉平、兰州市委书记王军,前任兰州市长张玉舜更被批捕。张志银亦于去年十二月被免职调查。今年二月十六日,坊间传闻兰州“首富”张国芳已获得自由,将再度复出。兰州市委秘书处一名官员向媒体证实,对市人大代表张国芳采取的强制性措施已经解除。用他的话说,张本人的问题相对简单,仅限于涉嫌虚假注册中外合资公司,骗逃关税;目前这些问题已逐渐明朗,但张获得自由的前提是“随时、随地协助纪检部门的调查”(“双随”)。张国芳因为配合得好而被释放,但兰州众官员却纷纷倒台,很让外界感到奇怪。

    另一起人事变动在兰州更为引人注目。去年十一月三十日,兰州市内各家报纸头条刊登了一则简短的消息:经中共甘肃省委常委会议讨论决定,免去王军中共兰州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陈宝生任中共兰州市委委员、常委、书记。随后市政府一位副秘书长向媒体证实,王已被“双随”,省检察院一位人士也证实了这一点。

    一个月后,兰州市再度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甘肃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刘立军宣布了省委另一个决定:张志银不再担任兰州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免去其中共兰州市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自二○○四年五月张国芳被有关部门实施强制措施至今,兰州市政坛迅速呈“多米诺骨牌”效应蔓延开来,众多官员相继牵涉其中,熟悉内情的人士透露,这些人大多与张国芳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场看似复杂的“多米诺骨牌”自有脉络可寻。兰州官员一个普遍提的说法是:这一切皆源于干部之间的“不团结”。

    “前任兰州市长张玉舜与市委书记王军素来不睦,这已是圈子里公开的秘密。”省委组织部一位官员透露,张、王之间的矛盾爆发于三年前发生在兰州的计程车司机罢工事件。事件发生后,市委书记王军认为,市长张玉舜在风波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并在随后的兰州市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三次会议上,明确表示不再支持张玉舜的工作。后者随即在投票表决中落选,被调至省人大担任秘书长。

    不久,张玉舜将一份有关王军、杨在溪在任期间的违规问题的材料悉数递送到中纪委。其中涉及将兰州市心脏地带东方红广场的公益用地低价转让给浙商张国芳开发国芳百盛,将安宁区农业用地转让予黄河实业发展总公司经理贾仲瑚建设黄河药市。

    二○○ 三年张国芳以九点五亿元资产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榜。一年之后,张国芳被中纪委带走“协助调查”,第一块骨牌倒了。据一位浙江商会的老板称,张国芳看起来为人低调,生活俭朴。在同行的民企老板中,一直就有人认为,他之所以能够把企业做大,关键是后面有人。张也曾私下说过,每年用于联络政界的灰色消费有五百万元。

    去年六月,张国芳被带走协助调查的同时,中纪委陆续有人来兰参与查案。这些人会同本地纪委人员迅速组成了三套人马:一班人查张国芳,一班人查省内干部,另一班人查张与这些人的关系。一位参与办案的检察干部透露,中纪委此前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众多官员牵涉其中。张国芳案率先引发了主管城建、环保的兰州市副市长杨在溪的倒台。杨在张国芳低价取得东方红广场公益用地的问题上成为关键角色。

    同时,兰州黄河实业发展总公司经理贾仲瑚也被检方批捕。检方认为,贾在一九九六年建设黄河药市期间与相关领导存在权钱交易。

    随后,兰州市委秘书长殷吉平、兰州市安宁区委书记张强皆被“双规”。殷吉平担任市委秘书长之前曾为兰州市规划局长,张强曾为王军秘书。接下来,一批看似置身漩涡之外的官员相继落马。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前兰州市长张玉舜遭调查,易地羁押四川。据悉,张举报了王军的问题后,并未全身而退。在调查黄河实业发展总公司经理贾仲瑚的问题时,贾随即牵出了张玉舜。省人大一位官员说,张玉舜没有牵涉到张国芳案中,他的情况比较特殊,作另案处理。

    张恩照是“上海帮钱库”

    中国建设银行高层人士三月十五日在北京证实,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恩照已被“双规”。据悉,张恩照是一次在与其儿子通话时,无意中透露涉经济案件,从而被发现,并在全国的“两会”快要结束时被“双规”。

    张恩照被“双规”与其儿子有关,涉及在上海的贷款项目。据称,张恩照案件的性质与王雪冰案子类似。 由于中国建设银行原定于今年到香港上市,预计集资五十至一百亿美元。市场人士认为,事件可能会影响集团的上市计划。

    此之前,张恩照在“两会”上露面,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建行上市时将预留给外资比较大的股权空间,以作引入战略投资者之用。他同时重申建行筹备上市工作进展顺利,但未透露具体时间表。今年二月,张恩照还被评选为“二○○四年中华十大财智人物”,此奖项用来奖励在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创新方面创造丰硕物质和精神成果的经济界人士。张恩照之被捕,已是中国建设银行的第二个行长被捕。二○○三年十二月,曾任中国银行行长、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的王雪冰因受贿一百一十五万多元被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

    张恩照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金融管理专业。从一九六四年开始就在上海银行界工作,一九八五年江泽民任上海市长时,张恩照即担任中国投资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党组成员。一九八六年一月又升任中国建设银行上海市分行副行长、党组副书记(主持工作);一九八七年六月任行长、党委书记。他在上海担任银行高层长达十五年之久,与江泽民、吴邦国、黄菊、陈良宇等上海帮成了铁哥们,因而是这些高干与他们亲属的“钱库”。不少高干子女,包括后来出事的被称为“上海首富”的周正毅,都是靠张恩照发迹的。

    一九九九年九月,在江泽民的提拔下,张恩照升任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党委委员,成为副部长级高官。二○○二年二月,出任中国建设银行第一副行长、党委副书记。王雪冰被捕后,他更由二○○二年一月起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党委书记兼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去年十月十二日,总部设在美国佛罗里达的美国Fidelity全国金融公司(下称FNF)喜气洋洋地在其网站上宣布:中国建设银行正在深圳分行使用该公司下属子公司FIS提供的一套高级信贷解决方案服务管理系统(下称ALSSM),对其个人信贷业务进行分析。消息说,张恩照称,“这一系统今年来在资讯技术方面对本行意义重大。‘根据FNF网站的消息,这套先进的ALS-SM系统于二○○四年六月方始在建行深圳分行上马,当年九月个人信贷系统正式运行。 ’ALS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崭新的概念,长期而言,将对我们的管理模式、运营模式和业务扩展形成重要的冲击。”当时,多数人或许没有想到,正是建行与FNF 和FIS的这起交易,会在彼岸引起一起涉金数额千万美元的民事纠纷,而张恩照竟卷入讼案,成为整个事件的涉嫌受贿人。

    这起民事案件的起诉方为一家中国公司,注册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首要营业地是北京,公司的英文名称为Grace & Digit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LTD下称G&D)。去年十二月九日,G&D在加州蒙特雷县高等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控告FNF和FIS合同违约,违反了诚信和公平交易原则,其向张恩照的行贿行为,违反了美国一九七七年《海外腐败行为法》(FCPA);而张恩照等人的行为则构成蓄意干预合同实施。长达十一页的起诉书,就此揭开了鲜为人知的交易内幕的一角。

    根据起诉书的陈述,G&D于二○○○年十二月起,帮助FIS的前身AIS在中国销售其软件系统。至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双方签署了一项合约:由前者协助AIS向建行销售有关管理系统,并提供相关服务;在建行付款后,G&D应获相应比例的款项。据该合同,AIS将支付其软件使用权最初十年收费的三分之一,以及安装费的百分之十五。二○○一年七月一日,就在G&D与AIS的合约签署后不久,双方又签署了一份合同修正案,将G&D有权获得相应收入的期限延至十五年;且规定,任何一方不可触犯《美国海外腐败行为法》的任何条款,或向建行及任何政府官员行贿。起诉书说,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建行与AIS签署了一系列软件使用合同,总额达七千八百万美元。此后,二○○一年十二月,又签署了一系列配套软件使用合同,总额达九千八百万美元。这是一起总计一点七六亿美元的交易。G&D原来期待在若干年内可得五千八百六十六万美元的佣金收入。但从二○○一年签约至今,G&D尚未获分文。据G&D所述,自己拿不到佣金与张恩照有关,正是AIS与张共谋的结果。起诉书称,二○○二年五月,张恩照受AIS邀请前往加州卵石滩,那是全球最为昂贵豪华的高尔夫球场之一。

    起诉书中还有一个细节:与张的同行者,包括他的私人好友、来自中国大陆的周建华(音),以及一位香港居民鲍比叶(叶向平)。张恩照出发之前,周建华特地给AIS的雇员打了电话,说明张的政府官员身份,为了避免惹人眼目,将不带高尔夫球杆去美国。所以请AIS提前为张租好球杆。正是在这次加州高尔夫之旅中,张恩照及周、叶两人与当时陪同的AIS国际部总裁吉姆威尔逊共同商定,签署了建行与AIS之间的新合同。据称,作为回报,AIS向张本人支付了一百万美元。这笔费用以谘询费的形式付周,通过由叶控制的一家开曼群岛公司Prosten支付。与此同时,AIS每月还将支付周三千五百美元“谘询费”。

    起诉书说,张恩照当时还提出,要求AIS支付自己的儿子在伦敦读书的教育费用,以及妻子赴英探视的旅费。张恩照此次“加州高尔夫之旅”由威尔逊用信用卡支付。据估算,费用在一万美元以上。G&D提出,这一合同其实否认了原来的G&D与AIS合约。这意味,G&D所期待的佣金化作逝水。依据以上指称的情节,原告以违约和行贿将FNF及FIS告上民事法庭,张恩照等人也成了同案被告。原告提出要求:被告需按原合同约定支付五千八百六十六万美元的佣金及利息,以及律师和诉讼费用。

    在被诉公司长达六页的声明中,对于起诉书指控的有关行贿事项并未正面否认。“有几个重要东西都没有否认。” G&D的律师张晋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第一,给Prosten公司账上打去一百万美元;第二,给张恩照的朋友周建华付每月三千五百美元,第三,在Pebble Beach(卵石滩)招待张恩照和他的私人朋友,只不过费用数目上有些差距。”他解释说,Pebble Beach是美国最昂贵的高尔夫球场,美国司法曾经有过先例,请政府官员Pebble Beach打高尔夫球会被判定贿赂。“这是对FIS最有damage(伤害)的指控,他都没有否认。”张晋蜀告诉媒体,在此次起诉之前,G&D一方曾与被告方有过接触,“希望给对方一个说话、解释的权利”,并称沟通“达半年之久”。但他没有点明这里的“对方”是否包括张恩照本人。他说,正由于协商未果,“通过对证据的进一步调查、核实,觉得我们有充足的理由到美国法院提出控告,我们才作这个决定。这个过程相当慎重。”

    深圳市委副书记李意珍被“双规”

    胡锦涛在去年的中纪委会议上强调,要重点查处领导干部中滥用权力、谋取私利的违法违纪案件。于是深圳市委副书记李意珍的女儿投资主演电影的事件再次引起关注。

    李意珍的女儿投资主演的电影《时差七小时》引发风波以来,李意珍不但没有受到处理,还频频露面。评论认为中央纪委既然强调要严惩那些放任纵容家属的领导干部,那么李意珍这件事就是一个试金石。

    去年下半年,深圳市委专管文化教育的副书记李意珍涉嫌滥用职权,要深圳的中小学生掏钱买票观看自己女儿李倩妮投资主演的电影,事件曝光后,揭发出李氏家族拥有巨额资产。早些时候,香港媒体更进一步披露了内情。

    李倩妮主演的电影《时差七小时》是根据她自己的自传《长翅膀的绵羊》一书改编而成。去年九月该书的出版单位、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和深圳市市政府共同领导的 “海天出版社”,又替李倩妮出了另一本书《触电伦敦》,该书在深圳书城存货十分充足,问津者却少之又少。但是作为深圳市委机关报《深圳特区报》却加以连载。直到发生《时差七小时》的风波后才停止刊登。

    据国内媒体报道,李意珍的女儿妞妞自一九九五年九月开始赴英留学,就读于英国中部艾塞克思郡的菲尔斯特德学校,接受中学的最后两年教育,其花费应该不低于四十万元人民币。妞妞于一九九七年九月在美国丹佛大学四年的本科学习。按最低标准,一年的费用为美金三万七千元。加上其他费用,四年至少需要一百二十五万人民币。二○○一年从美国丹佛大学毕业,妞妞于二○○二年九月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主修经济政策管理,四个月的时间就拿到哥大的硕士学位。而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在该学年的收费标准,以每年修满十二到十九学分计算,一个学年的费用包学费、住宿费及个人花费大约为三十六点六万人民币。至此,妞妞留学海外近九年,仅算入必须的支出,费用大约为二百万元人民币。

    据国内媒体披露,妞妞早在十几岁时就拥有数百万元资产。一九九三年,妞妞尚是个十四岁的深圳外国语学校在校的中学生,竟能出资三百五十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了专事留学中介的“深圳市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一九九六年,妞妞仍是个十七岁的英国中学生,又出资二百六十九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深圳市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时差七小时》就是该公司拍摄的。一九九七年,妞妞又出资一百五十万元成为“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的股东。仅三家公司,妞妞的注册资本就达七百六十九万元,还不包括公司的营运资本。组织看电影引发的妞妞身价大起底,使火烧到了妞妞的爸爸李意珍身上。去年十一月五日,李意珍检讨出笼。他在检讨中说,深圳市五部委发文要求看女儿所拍电影 “是按惯例运作,我也没向有关部门打过招呼”,“中纪委规定的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不能在该领导干部管辖的地区及管辖的业务范围内经商、办企业,认识上有局限性、片面性。”“没有让家属、子女实行回避制度,客观上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并给自己定性为“属于工作上的疏漏和错误”。说是检讨,其实更多的是为自己辩解和开脱。国内网站立即有知情人发表文章:《八问李书记》。

    十一月十一日深圳市委召开全体会议,公布妞妞事件的“调查结果”。调查报告称李意珍已作了“认真的检查”,“态度诚恳,认识深刻”,又称五部委联合发文件一事并非李意珍授意的。他的责任只在“敏感性不够强......制止的态度也不坚决”。调查称,妞妞母女经营的三家公司当中,有两家是没有资产的,属于接受空壳转让。

    而虚假出资、注册空壳公司都属经济犯罪。根据《刑法》一百五十九条,虚假出资罪,情节严重的,可以处以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深圳市委这种“板子高高扬起,轻轻放下”的处理意见不但未能平息民愤,相反在国内各大人气论坛上招来更多反诘,引发民众对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的更大不满。

    李意珍事件一度闹得沸沸扬扬,舆论认为他应该下台并接受查处。但进入二○○五年,他似乎安然无恙。一月一日李意珍出现在深圳市新年文艺晚会上,深圳市在介绍领导人时把他排在第三位,名列市委书记黄丽满、市长李鸿忠之后。一月九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视察深圳,李意珍也有露面。

    与此同时,舆论似乎也转移了焦点。然而北京一个以研究中国选举以及基层管理的德赛司创资询谘中心的聊天室里,一些访客仍就李意珍事件发表评论,网民纷纷认为这件事不应该无声无息地了结。之前中央纪委强调新的一年要严加惩戒那些纵容配偶及子女利用职权谋利的领导干部,李意珍正属于这一类。这次李意珍被“双规”,胡锦涛是否会将这把反腐败之火延烧到黄丽满,从而引发中共高层的内斗,仍有待观察。(田民/2005年5月前哨杂志)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