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安徽临泉刮起行政拆迁风暴(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5年4月29日)
    
    3月15日,本来是一个难得的百姓消费维权的舒心日子。然而在临泉县东风、文化二巷,县委书记汤玲,县长王政亲率公安局局长等一百余名干警、法院、检察院、政法委、司法局、建设局、房产局、城关镇等单位主要负责人及抽调的200余名干部职工、拆迁公司、常青技校近百名师生等400余人,由公安警车、110巡警车、120救护车、大型拆迁车带路,浩浩荡荡、威风凛凛地开了进来。
    
    安徽临泉刮起行政拆迁风暴
    首先,警察用绳网堵住了丁字街的三个出口,并严密把守,巷内人员只准出,不准进,然后由电工翦断电线,水工切断自来水,广电电信工切断信号源,紧接着拆迁车便伸出巨臂在人群中伸向工会临街房屋,在社会闲杂人员和公安干警的严密保护下,在水泥石子四处迸飞中正式开始拆迁。
    
    随着居民进出的不通,用水用电的不通,警察推搡路人、居民与之理论等小冲突此起彼伏,官员、警察的训斥声、居民的惊叫声、哭声、机械的怪叫声,连成一片。70多岁的浴池老板韩老太哭喊着要说法,张理发师双手捧着《宪法》和相关法律读本与县官们理论。然而一切答复避开问题,蛮横地要他们向法院告状。居民们忍受着巨大的屈辱和损失,非常理智,完全没有违法等越轨行为,以至于县委县政府原计划逮捕一批“闹事者”以震慑被拆迁户的计划也完全落空。
    
    
    安徽临泉刮起行政拆迁风暴


    二巷居民不断涌向街头,质问电工、自来水工等:我们既没有同意,也没有签协议,为什么要断水断电?他们俱答:“不是县委县政府发令,吓死我们也不敢。”居民们便蜂涌找县委书记汤玲,寻求说法。
    
    有那么多人保驾护航,汤玲书记起初并不畏惧。然而失道寡助,大部分部门负责同志对此违法行政行为持有不同看法,有的还很同情被拆迁户,一个个悄然离去;大部分普通民警、干部职工也都同情被拆迁户,躲在一边,极少有人上前;大部分人属于服从命令,不得已而来。眼前居民越聚越多,而汤玲身边只有几名警察,见此情况,她非常害怕,仓惶向北跑去,居民们也涌着跑过去,后被警察架着飞快地钻进车里,急驰而去。
    
    
    安徽临泉刮起行政拆迁风暴


    愤怒的居民回头再找其他县领导,一个个早已不知去向,然而在警察、常青技校师生(其校长是拆迁公司经理的哥哥)、房产局领导职工的武装保护下,拆迁车仍在继续作业。一个人的声音也在令人毛骨悚然地响着:“你们闹吧,告吧,淮南、阜南闹得比你们厉害,告得也比你们厉害,我们照常进行。告诉你们吧,我们不仅有党和政府、司法部门的强有力的支持,我们有钱,你们告到那,我们的钱花到那,同时,我们还有更多更厉害的办法!到时候你们不要后悔!”
    
    发出这个声音的是万安公司,百姓称为“万恶公司”。
    
    
    安徽临泉刮起行政拆迁风暴


    这是一个三易其主的商业开发项目,一开始是所谓的美国大款,后易主为亳州大款,再后又易主为合肥的万安公司,两街是89年以来的第二次开发。本次开发正赶上去年的两会,面对极其蛮横,极不合理、极不对称的安置和赔付,居民们被迫拿起《宪法》和法律的武器,写了《视法律为儿戏县太爷重祭强制拆迁杀手锏,捍卫宪法尊严被拆迁户众志成城护家园》与之理论。收到了很大效果。但是他们并不甘心,经过一年多的各个击破和威逼利诱,首先攻破了县社、总工会、广电局和少数急于脱手的房主,并迫使他们签了协议。这些门面房分散在未签协议的门面中间,进行强制拆迁,危险性极大。然而,他们自有如意算盘:虚张声势,杀鸡给猴看,以震慑未签协议的被拆迁户。
    
    
    安徽临泉刮起行政拆迁风暴


    4月4日,一伙青年在文化巷滥发淫威,其中一青年手持二尺来长的明晃晃的尖刀,嗷嗷怪叫:哪个驴姜的不叫扒里站出来,我宰了你!
    
    4月5日,下令逮捕拘留了被拆迁户李升芹。并直言不讳地告诉她:“只要你同意量,就放你!”
    
    4月14日,又拘留了一名被拆迁户马常友。也直言不讳地对他 说:“只要你同意量,就放你”!
    
    4月16日,县六大班子召开全县各部委办局、城关镇全体领导班子和相关部门人员拆迁工作大会,会上,县委书记汤玲大发雷霆,要求有被拆迁户的单位全力做工作,做不通不要上班,被拆迁户中的干部由县委组织部和县纪检委员会负责,必要时可以对其实行双规。
    
    
    安徽临泉刮起行政拆迁风暴


    面对这种利用公权力公开公然的违法行政行为,面对官场背后的巨大的商业利益和招商美丽口号掩盖下的黑哨,手无寸铁的被拆迁户依法维权显得那末苍白,那么无力,恳请省委领导出面干予,为捍卫《宪法》和法律的尊严,制止他们的违法行为,并追究其法律责任。
    
    目前,被拆迁户正心惊肉跳地等待着。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组图:北京暴力拆迁现场(图)
  • 西安官、匪联手血腥拆迁伤残民众十余人(图)
  • 北京酝酿非法拆迁惩罚办法
  • 上海一对老年夫妇被拆迁公司活活烧死在家!
  • 征地拆迁贫富扩大 中国最大潜危机
  • 上海在两会前拘留曾到京上访的拆迁户
  • 建设部要求建立健全拆迁公示和听证制度
  • 残疾人遭拆迁者殴打 土地局给打手发工资(图)
  • 北京王府井爆拆迁纠纷(图)
  • 电视台曝光强制拆迁过程 花甲夫妇失去家园
  • 抗议拆迁 北京男子纽约联合国前刎颈
  • 秀水市场将被强行关闭拆迁(图)
  • 北京继续拆迁四合院
  • 宝鸡市男子因拆迁补偿不合理而与工作人员自焚,被判纵火
  • 愚夫:西安市北关正街被拆迁门面房主在西安市政府门前请愿(图)
  • 北京市朝阳区发生拆迁纠纷(图)
  • 北京警察强迫近千名居民拆迁
  • 北京暴力拆迁疯狂伤人害命没人管二例(图)
  • 拆迁引发大规模冲突 福建百姓备汽油卫家园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杨天水:执政为民的阻力-从泗阳县一个拆迁侵权案谈起
  • 江苏荣:香港五十万大游行、推动民主、声援上海被拆迁户
  • 江苏荣:文集、加入世贸的人民、南京被拆迁户焚火和民主抗争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间谍小说连载:《致命武器》 第九章:拆迁之歌 (两岸政客和人民必读)
  • 胡子党:祸国殃民社会黑----从非法征地拆迁说起
  • 谈谈在广州小谷围艺术村拆迁事件中的政府行为与责任
  • 丁林先生谈美国的拆迁
  • 江苏荣:关于上访和民主人士的呼吁书并告香港市民和全国被拆迁户同胞书
  • 中国,中间层政府为何总缺位?——从“铁本事件”“劣质奶粉事件”“嘉禾乱拆迁事件”等看中国政府的执政生态环境/巩胜利
  • 当代圈地运动及拆迁难民的境遇/马晓明
  • 南方周末专稿:致敬!2003中国传媒 --孙志刚、SARS、拆迁惨案列致敬前三位
  • 朱胜国:房屋拆迁为何难以公平交易?
  • 比严冬更让百姓寒心的拆迁
  • 拆迁:化私为公与化公为私
  • 北京强迫拆迁:一个纳税人致北京市国土局谢经荣信
  • 谁关心拆迁户死活?- 秦胜
  • 拆迁问题引爆中国大陆社会危机
  • 让我们申办一个“被拆迁咨询服务公司”为老百姓排忧解难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