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人大代表涉嫌诈骗被先抓后放 20小时后离奇死亡
(博讯2005年4月29日)
    
    
     编者按:中国舆论监督网报道由李新德撰写的文章《人大代表死亡之谜》,先后被《中国民营科技与经济》杂志采用,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大的凡响,一位人大代表在没有办理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被带走,20小时后死亡,不能不说是对所谓的“司法公正”的莫大的讽刺。在这次事件中,作为执法者的砀山公安局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李新德记者在砀山采访期间,当地的百姓流行了这样一段话:“中国有两个地方没有解放,一个是台湾,一个就是俺砀山。”这句话就是对砀山目前的法治环境最真实的写照。 (博讯 boxun.com)

     除了上述问题以外,砀山公安局还对当地的一个民营企业-赛德夫公司的倒闭负有完全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负责当地治安重任的公安局除了为一位检察官勒索 200万铺路搭桥外,竟然也干起了敲诈赛德夫公司27万元的勾当,虽然在中国舆论监督网的监督,砀山公安下退出了12万,但违法人员到目前仍然没有得到处理。
     据悉,在本站报道后,已经引起了全国人大和中纪委的重视,相信不久就会给受害者一个公平的结论。
    
     请看《周末报》的跟踪报道-- 
    
     人大代表涉嫌诈骗被先抓后放 20小时后离奇死亡  
    
      民事经济纠纷?还是诈骗和非法集资?
    
      2005年4月21日下午,李继书在宿州市接受记者采访时,出示了自己所写的《关于砀山县公安局串通社会闲杂人员非法拘禁致死宿州市人大代表李继光的申诉书》,首先对砀山县公安局以非法集资和诈骗罪拘捕李继光提出了疑问:“砀山县公安局对我哥以金融诈骗和非法集资定罪是错误的。我哥在经营中由于资金暂时周转不开而找熟人借了一部分款,这是事实,但都有借条,并还有固定资产存在,并不是皮包公司,既没有借款外逃,又没说借款不还,而且哥哥一直在外筹措资金,想办法早日能把钱还上。2004年春节,李继光还给每个债权人都写了一封信,一再道歉说明情况。怎么能说是非法集资呢?再者我哥的贷款是企业经营许可的,并用房产抵押的,一切手续都在银行,怎么能叫金融诈骗呢?”
    
       而在砀山县公安局的相关案件卷宗中,记者看到了如下的表述:“经依法侦查查明:2003年12月3日,砀山县城关镇北关居委会主任刘庆山、会计刘海珠到砀山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控告砀山县芒砀商场经理李继光骗取北关居委会现金30万元,李经营的芒砀商场里面的货物也不知去向。经我局调查后得知:李继光从2001年起,向砀山县工商银行贷款诈骗300万元;骗取北关居委会现金30万元;骗取袁光友现金32万元;骗取彭瑜现金8万元;骗取地税局国建华现金6万元;骗取李世军现金25万元,骗取马东州现金10万元;骗取李国琴现金17万元;骗取姜新华现金2万元;骗取房康现金10万元。
    
      记者在砀山采访期间,试图向李继光的最大债权人——中国工商银行砀山县支行了解相关情况,但该行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分管副行长和业务科负责同志均在外学习,无法联系。记者几经周折意外获得一份该行在2003年12月18日向公安机关提供的控告书,称:“李继光在任砀山县芒砀商场经理期间,累计在我行贷款570万元、全部为流动资金,其中370万元贷款为抵押方式,200万元贷款为保证方式,但其抵押贷款300万元抵押物为在售商品(三轮车)、未办理以我行为受益的保险,亦未作保管权的转移,现570万元贷款中已有450万元逾款。对其逾期贷款,我行多次进行催收,而李继光拒不配合,致使催讨无果。自2003年5月以来,被控告人持续在外地活动,长期不露面,使我行数额特别巨大的贷款面临极大的风险。为追回贷款,针对李继光的经营情况,我行于2003年10月份,将其中的50万元贷款起诉至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对其商场内的61辆三轮车予以查封,然而李继光却把法院查封的财产于开庭前全部转移隐匿,开庭时其本人又逃匿在外,拒不到庭,更为嚣张的是被控告人曾公然给中级法院主审法官马景轩打电话,声称其将整容换面,贷款甭想偿还……”
    
      中国工商银行砀山县支行认为李继光一开始贷款时就具有诈骗的主观故意:李继光编造虚假理由,伪造贷款用途,其贷款用途名为购买三轮车,实为偿还个人债务;同时提供虚假担保,其提供担保的抵押物三轮车均已售出;李继光还转移了抵押物,芒砀商场的144辆三轮车在其办理了抵押登记后迅速转移,致使抵押落空。
    
      据记者了解,李继光的其他众多债权人在砀山当地也是颇有权势之人,身居人大、公安、检察院等部门的要职。记者多次试图联系采访,但均无功而返。2005年4月25日晚,截至发稿前,记者再度打通砀山县人大前副主任袁光友家里的电话,一位自称是他儿子的人告诉记者,父亲去年已经退休了,现在身体很不好,不想再让他受到刺激。对于李继光欠债一事,他表示不想多谈。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李继光在向朋友和熟人借钱时均打有借条,并允诺给予月息2分至5分的高利息。砀山县公安局分管经侦的副局长邵珠峰也向记者表示,之所以有那么多人愿意借钱给李继光,就是因为他给的利息高。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在砀山当地,民间的这种高息借贷现象非常普遍。
    
      作为李继光一案的辩护律师——徐州经济法学研究会秘书长王国平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所谓诈骗是指伪造虚假事实骗取他人钱财,而李继光合法拥有自己的企业实体,所有借贷行为都有借条,与银行的贷款也有合同约定,按照我的理解,李继光因为资金周转不开,履约合同产生困难,这应该属于正常的民事经济纠纷,根本算不上是金融诈骗,更谈不上是非法集资了。”而砀山县公安局一位不愿具名人士也向记者坦陈,对李继光的定罪并不准确,他说:“在我们这里,一些民营企业有这样的借贷行为非常正常。对于李继光一案,公安机关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以刑事侦查手段非法介入了民间经济纠纷。”这位人士还表示,由于此案牵涉到公安内部,他不便多说,只是在最后告诉记者:“其实局领导对李继光的案子也是有很大分歧的。只是现在人都死了,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总得向着活人不能向着死人吧。”
    
      自己坠楼身亡?还是他人蓄意谋杀?
    
      2004年11月5日,宿州市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刘发展犯非法拘禁罪,并向桥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05年1月5日,宿州市桥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宣布被告人刘发展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不承担任何民事赔偿责任。
    
      作为李继光一案的原告代理人,李继书不服判决向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与此同时,宿州市桥区人民检察院对法院的判决提出抗诉,称被告人刘发展将被害人李继光控制在房间内限制人身自由,被害人李继光为脱离其控制从窗户逃走而坠楼死亡,对坠楼死亡这一结果的发生,刘发展应当能够预见,完全是其疏忽大意造成的,而并非宿州市桥区人民法院所认定的被告刘发展无法预料,死亡结果与非法拘禁行为之间无直接、必然的因果关系。该判决实属适用法律不当。
    
      2005年4月22日,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法庭上,刘发展辩称自己与李继光之间无债权债务关系,而是接到砀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彭瑜的电话后,才赶到梨都宾馆。刘发展一再强调并没有对李继光非法拘禁,而是李继光因为怕回家后遭人要债,自己提出住在宾馆,后来又主动要求更换旅社。刘发展称,当晚根本没有限制李继光的自由,是他想逃债从窗口溜走才坠楼。公诉人当庭指出刘发展的陈述明显不合逻辑。记者随后查阅了该案一审的相关卷宗,当晚在场的其他3人说法基本与刘发展一致。
    
      庭审结束后,李继书接受记者的采访时,情绪激动地说:“一审判得太轻了,而且连民事赔偿都不承担,这还有公理吗?其实刘发展只是个替罪羊,他身后还有黑手。”
    
      在李继书看来,哥哥的死疑点很多。
    
      李继书说:“哥哥在未被查明死因的情况下,宿州市桥区人民法院简单草率地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刘发展的刑事责任,明显不当。”
    
      李继书也曾试图自己寻找真相,他向记者透露:“哥哥死后,我曾利用自己在砀山的一些关系调查此事。据有人说,当晚他是被人用皮茄克蒙着头,用三轮车运到离梨都宾馆只有50米远的家乐旅社的。我哥哥戴的是一块金表,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我们发现表壳已经烂掉了,而时间则停在22点55分。按砀山县公安局的说法,他是从五楼坠落的,但我哥哥很胖,近200斤重,如果从5楼摔下来,为何面目完好,没有一点损伤。这很难用常理解释得通。我在上访的时候,宿州市检察院的一位领导甚至直接对我说:‘如果你们上面没有人,经济实力也跟不上的话,这个案子在省市是很难翻案了,冤就冤了吧。’”
    
      王国平律师则表示:“宿州市桥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时,我们就对尸检报告提出疑义,但司法机关没有任何的举措和结论。我认为此案的侦查工作并没有结束,砀山县公安机关不应该匆匆结案,连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都没有确定就终止侦查是一种很不负责的行为。我认为该案还未终结,从死亡鉴定上看,李继光系颅脑受外伤死亡,但系何种外力所致?何时死亡?其他部位的伤是如何造成的?这些问题都未查明,直接导致两个后果:是他杀还是自己坠地?因此该案是故意杀人罪还是非法拘禁罪?是团伙犯罪还是个人犯罪,应当查明后再作判决。另外,对于此案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砀山县公安局有工作人员涉案,按照常理应该回避。而且此案在立案的时候有一点很奇怪,当晚明明有四个人在现场,却只将刘发展一人定为犯罪嫌疑人,而其他三人都被定为证人身份,这是很不正常的。况且这四人都是战友关系,相互之间证词的真实性也值得怀疑。我个人感觉,此案涉及人数众多,案情也错综复杂,案件的真实情况远非目前我们所了解的那样简单。”
    
      记者就李继光一案的诸多疑点求证砀山县公安局,但该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以及刑侦大队相关负责人均委婉地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在查阅宿州市桥区人民法院关于此案的一审判决书时,记者发现,判决书对于李继光的死因也只有简单的一句:系颅脑损伤死亡。对死亡时间没有具体交待,并以此为依据判定被害人(即李继光)为逃债而将门从里面销死并系被单等物从窗户逃脱过程中坠楼死亡。
    
      2004年2月4日的那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看来,一切显得疑云重重。
    
      李继光之死至今已一年有余,可记者在砀山县采访期间,仍然能感觉到此事在当地所造成的轰动效应。几乎所有与记者接触的人都能对此事说上两句,记者也因此听闻了许多关于李继光的传言:如他和前任砀山县的有关领导私交甚好,在砀山官场很吃得开;又如他和当地公检法机关来往密切,能量很大;更有传言说他给某领导一次性送去10万元,让二儿子得以进入砀山县检察院工作等等。
    
      坊间的一些传言,记者也在李继书那里得到认同,但他对哥哥的生前并不愿多做评价。李继书皱着眉对记者说:“现在人死了,说什么也没用。我现在只想先把这场官司打赢,拿到经济补偿,以解燃眉之急。哥哥还有3个儿子在河南的一所贵族学校上学,其中老三和老四正在上高中,因为受不了父亲突然死亡的打击,得了精神分裂症,经过治疗好转了一些,但是始终不肯开口说话,现在已经休学在家。还有一个小儿子才12岁,因为交不起学费,马上就面临着退学的困境。老二在检察院工作,本来每个月还能拿到900多块钱的工资,但现在每个月都只能拿到300块,被扣的钱用来还债。家里现在还有个80多岁的老母亲,我一直不敢把事情告诉她,只好假扮哥哥给她打电话报平安。我想先把老人和孩子们的生活问题解决了,才好继续为哥哥伸冤。”
    
     本报记者孙磊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大代表被先抓后放 20小时后离奇死亡
  • 原全国人大代表桑粤春一审被判死刑
  • 侯建军被罢免辽宁省人大代表职务(图)
  • 涉黑涉贪复撞死人人大代表屡爆丑闻
  • 辽宁抚顺批捕驾车撞死老人的省人大代表侯建军
  • 辽宁省省人大代表侯建军被刑拘
  • 辽宁省人大代表撞死老汉(图)
  • 广州人大代表:包二奶认定标准须细化
  • 如何看待人大代表辞职的问题
  • 人大代表的美食(图)
  • 人大代表睡觉的镜头(图)
  • 广东人大原副主任张凯被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
  • 重庆渝北人大代表建豪华墓(图)
  • 深圳女公安局长安惠君被罢免人大代表资格
  • 西安市人大代表许宗林侵占上亿元公款后失踪
  • 传中国人大代表质疑人大选举不民主
  • 山西两名人大代表涉嫌犯罪被罢免
  • 李克强辞河南人大主任 补徐光春为人大代表
  • 王泽华请辞广东人大代表
  • 李新德:人大代表死亡之谜(图)
  • 临沂全国人大代表在机场的恶行(图)
  • 人大代表超越法律谋求一己私利 霸道少妇横行小区皆因后台关系
  • 为何在法律和正义面前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却不敌村霸 ----中国百姓难得公正
  • 孔善广:政府官员是否适宜担任人大代表?
  • 克强: 人大代表制真的有效吗?
  • 晨海:论胡温中央最高权力的体制——从“劳教”恶法被420名人大代表质疑仍不废除说起
  • 人大代表在闭会期间应有作为
  • 杨天水:向人大代表呼吁
  • 祖国啊,母亲!——乙肝学子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一封信
  • 罗永忠:有人大代表关心过孙志刚事件吗
  • 清水君:请网友给予宪法或政改意见,并提供修宪专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民主党派负责人的联系资讯
  • 北大论坛: 全国人大代表屡屡爆“粗”--代表素质令人啼笑皆非
  • mzxtd:呼吁全国人大代表结束隐秘的“地下工作状态”
  • 人大代表的数量不必如此多
  • 潇湘浪人:从一个全国人大代表看全国人大
  • 人大代表角色错位表明了什么
  • 某些人大代表的角色错位表明了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