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人大代表被先抓后放 20小时后离奇死亡
(博讯2005年4月27日)
     周末报   “一年多了,哥哥死了都一年多了,到现在连怎么死的都弄不清楚,我真是不甘心呀!”说这话时,李继书正在整理他那一堆厚厚的上访材料。砀山、宿州、合肥、北京,自从哥哥李继光遇害后,李继书就在这几个城市间来回奔波,他对本报记者说:“我只想讨回个公道。”

      2005年4月21日中午,李继书又一次从老家江苏徐州赶到安徽宿州,住进了宿州市火车站对面那个简陋的小旅馆里,老板已经和他很熟悉了,“老李、老李”地打着招呼。“明天上午二审开庭,我带着几个侄子先过来了,其他亲戚明天早上过来。”李继书也憨厚地回应着。

       4月22日一早,李继书就带着四个侄子赶到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那里已经有一帮亲戚在等候着。本报记者夹杂在众人之中走进法庭旁听。近9点钟,庭审开始。也许是二审,控辩双方都已经比较熟悉,按照程序你来我往,过程平淡无奇。11点钟左右,审判长宣布休庭,但并没有当场宣判。 (博讯 boxun.com)

      走出法庭,李继书站在车来车往的马路旁,眉头紧锁。

      李继光,李继书的哥哥,宿州市人大代表,宿州市砀山县芒砀商场总经理,当地有名的民营企业家,却在一夜之间离奇死亡。4月21日至23日,本报记者在宿州和砀山当地采访,了解到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

      人大代表被先抓后放,20小时后离奇死亡

      在砀山,说到李继光,可谓是家喻户晓。当地有五位著名的富豪,人称“三光两业”,李继光就是其中之一。据李继书介绍,李继光1986年身揣200元从家乡江苏徐州丰县到砀山打工,从销售员做起,后来开始自己代销农机,仅花了一年时间就完成了原始积累。1987年,李继光注册了自己的公司——砀山县芒砀商场,主营农用三轮车。

      此后,李继光的生意越做越大,成为当地有名的企业家。在李继书出示的各种证件中,记者看到,1998年李继光获农业部颁发的“全国优秀乡镇企业经理”称号,1999年当选为宿州市人大代表。

      2002年,李继光所经营的芒砀商场营业收入已高达4756万元,企业总资产更是达到1445万元,但一个危险的信号是:企业的负债率也达到了49%。

      据李继书介绍,从2000年开始,由于哥哥在经营中资金暂时周转不开而找熟人借了一部分款。但此后生意就开始走下坡路,先是与别人合作投资浓缩胡萝卜汁项目被骗走180多万元,后又因一家供货企业破产损失了近50万元,再加上由于整个企业摊子铺得太大,分销点过多,管理不善导致又亏损了100多万元。

      到了2003年底,李继光的芒砀商场已经难以为继。

      2004年2月2日,晚11时左右,正在徐州市丰县单楼乡妹妹家过年的李继光突然被砀山县警方以非法集资诈骗罪拘留。

      2005年4月22日,本报记者从宿州驱车赶往砀山县公安局采访,该局分管经侦的副局长邵珠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2003年底,我们接到群众举报,砀山县芒砀商场总经理李继光涉嫌诈骗,立案侦查后发现,李继光以高息为诱饵先后向十多人借贷,在无力偿还后外逃。2003年12月5日我局对李继光以涉嫌集资诈骗立案侦查,同年12月15日我局决定对在逃的李继光刑事拘留。2004年2月3日,我局将李继光执行刑事拘留,羁押在砀山县看守所。”

      2004年2月4日早上,在被关押不到36小时后,李继光又被释放。邵珠峰对此解释说:“在将李继光刑拘后,我们了解到他可能是人大代表的身份,于是立即向县人大和宿州市人大核实情况,在得知李继光的确是宿州人大代表时,我们向宿州市人大提请希望免去李继光的人大代表资格,但得到的答复是需要6—7天后开人大常委会才能决定,而在其人大代表资格没有被免除前,不能抓人,所以只好在第二天一早将其释放。”

      然而,被释放后,李继光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李继光的二儿子李擎介绍说:“当天上午10时左右,我得知父亲被释放了,于是和姐姐一起去接父亲。到了看守所门口,才发现砀山县人大副主任袁光友和北关居委会书记祁继明、主任刘庆山等人也在门外,父亲一出来,他们就把他硬拉上车,我们只好在后面跟着。父亲被他们带到了梨都宾馆503房间,我们也上去了,后来房间里来了很多人,我们本来想把父亲接回家洗个澡,换个衣服,可那些人都不同意,当时砀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彭瑜也在场,他还对我们说:‘你们回去吧,老李在这没事,有事我负责。’父亲平时和这些人都挺熟的,我和姐姐商量了一下,觉得也没什么事,就先回家了。”

      2004年2月5日早上8点钟,还在徐州老家的李继书突然接到砀山县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当时我正在家里吃早饭,那个朋友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哥哥从楼上摔下来了。我心里一格登,连忙问人怎么样了,他告诉说人已经死了,我当时就懵了,一头栽倒在地上,半天也没缓过劲来。”

      稍微清醒以后,李继书立刻打电话通知了在砀山的侄子和侄女,自己也连忙赶往砀山。“我赶到哥哥出事的地点时,只见到地下有一摊血,附近的人告诉我尸体已经运往火葬场了,我又赶到火葬场,当时几个侄子和侄女已经在那里哭作一团。”

      哥哥怎么会突然死亡?2月4日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李继书急于想弄清楚这一切。他回忆当时的情况说:“砀山县公安局要立即把尸体火化,我坚持不同意,要求进行尸检。双方有一些争执,结果他们以聚众闹事为由把我拘留。本来是拘留15天,但7天以后就把我放出来了,当时公安局有人对我说,出去后赶紧把尸体火化,不要再闹了,要不然继续抓回来拘留。”

      李继书刚出来,就听说公安局已经侦破了哥哥被害一案。2月12日,犯罪嫌疑人刘发展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刑事拘留。2月17日,李继光的尸检报告出来了:李继光系颅脑损伤死亡,且左锁骨骨折,双侧肋骨多处骨折。2月21日,刘发展被依法逮捕。

      刘发展是谁?李继书说,哥哥的许多朋友他都认识,却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

      刘发展究竟是何许人呢?他和李继光的死有何关系?在砀山县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中,记者看到这样的描述:

      “犯罪嫌疑人刘发展,男,现年48岁,初中文化程度。1974年参军,1977年至1992年9月在砀山县木材公司当工人,1992年9月任砀山县林产品开发公司经理,1994年底下岗。2004年2月4日,我局将李继光释放后,袁光友得知消息,遂邀请北关居委会书记祁继明、主任刘庆山到砀山县看守所等候李继光以商讨还债事宜。李继光被释放后,袁光友对李继光说:‘你让我给你保的账怎么办,我现在快被人家逼死了,咱找个地方说说去。’李继光就上了袁光友的车,到了刘庆山在梨都宾馆开的503房间,李继光的家人也跟随到了宾馆。在梨都宾馆,李继光委托法律顾问汪志侠全权处理芒砀商场地面附着物以还债。李继光还拿出与河南省郑州市爱迪集团签订的协议书和一份订单,说可以要来300万元钱,李继光邀请袁光友和汪志侠与他一起去郑州拿钱。因彭瑜借给李继光的8万元钱是彭瑜借的刘发展的钱,所以刘发展在接到彭瑜的电话后也赶到梨都宾馆。当日晚上8点多钟,在李继光的家人和袁光友、彭瑜等人离开后,李继光怕其他人再来要账,要求换旅社住,刘发展、李继光、范景玉(彭瑜的司机,砀山县公安局临时工作人员)到刘发展战友开的家乐旅社,以刘发展的名字登记住宿在旅社5楼,刘发展邀请其战友毕先亮(旅社老板)、魏荣臻与范景玉四人在房间内打牌,李继光去了同一套房另一间房休息。次日清晨6时许,刘发展喊李继光起床去吃早餐,发现房门已从里面销死,敲门也无人应,从旁边窗户往楼下一看,发现李继光已坠楼身亡。经刑事科学技术鉴定,李继光系颅脑损伤死亡。

      “综上所述:犯罪嫌疑人刘发展为索要债务,非法拘禁李继光,间接造成李继光死亡的结果,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之规定,涉嫌非法拘禁罪。”

      砀山县公安局虽然迅速地侦破了该起案件,但李继光的家人却并不认可。李继书认为,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他把哥哥的遗体存放在了火葬场的冰棺里,开始走上了长达1年多的上访道路。

      民事经济纠纷?还是诈骗和非法集资?

      2005年4月21日下午,李继书在宿州市接受记者采访时,出示了自己所写的《关于砀山县公安局串通社会闲杂人员非法拘禁致死宿州市人大代表李继光的申诉书》,首先对砀山县公安局以非法集资和诈骗罪拘捕李继光提出了疑问:“砀山县公安局对我哥以金融诈骗和非法集资定罪是错误的。我哥在经营中由于资金暂时周转不开而找熟人借了一部分款,这是事实,但都有借条,并还有固定资产存在,并不是皮包公司,既没有借款外逃,又没说借款不还,而且哥哥一直在外筹措资金,想办法早日能把钱还上。2004年春节,李继光还给每个债权人都写了一封信,一再道歉说明情况。怎么能说是非法集资呢?再者我哥的贷款是企业经营许可的,并用房产抵押的,一切手续都在银行,怎么能叫金融诈骗呢?”

      而在砀山县公安局的相关案件卷宗中,记者看到了如下的表述:“经依法侦查查明:2003年12月3日,砀山县城关镇北关居委会主任刘庆山、会计刘海珠到砀山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控告砀山县芒砀商场经理李继光骗取北关居委会现金30万元,李经营的芒砀商场里面的货物也不知去向。经我局调查后得知:李继光从2001年起,向砀山县工商银行贷款诈骗300万元;骗取北关居委会现金30万元;骗取袁光友现金32万元;骗取彭瑜现金8万元;骗取地税局国建华现金6万元;骗取李世军现金25万元,骗取马东州现金10万元;骗取李国琴现金17万元;骗取姜新华现金2万元;骗取房康现金10万元。

      记者在砀山采访期间,试图向李继光的最大债权人——中国工商银行砀山县支行了解相关情况,但该行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分管副行长和业务科负责同志均在外学习,无法联系。记者几经周折意外获得一份该行在2003年12月18日向公安机关提供的控告书,称:“李继光在任砀山县芒砀商场经理期间,累计在我行贷款570万元、全部为流动资金,其中370万元贷款为抵押方式,200万元贷款为保证方式,但其抵押贷款300万元抵押物为在售商品(三轮车)、未办理以我行为受益的保险,亦未作保管权的转移,现570万元贷款中已有450万元逾款。对其逾期贷款,我行多次进行催收,而李继光拒不配合,致使催讨无果。自2003年5月以来,被控告人持续在外地活动,长期不露面,使我行数额特别巨大的贷款面临极大的风险。为追回贷款,针对李继光的经营情况,我行于2003年10月份,将其中的50万元贷款起诉至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对其商场内的61辆三轮车予以查封,然而李继光却把法院查封的财产于开庭前全部转移隐匿,开庭时其本人又逃匿在外,拒不到庭,更为嚣张的是被控告人曾公然给中级法院主审法官马景轩打电话,声称其将整容换面,贷款甭想偿还……”

      中国工商银行砀山县支行认为李继光一开始贷款时就具有诈骗的主观故意:李继光编造虚假理由,伪造贷款用途,其贷款用途名为购买三轮车,实为偿还个人债务;同时提供虚假担保,其提供担保的抵押物三轮车均已售出;李继光还转移了抵押物,芒砀商场的144辆三轮车在其办理了抵押登记后迅速转移,致使抵押落空。

      据记者了解,李继光的其他众多债权人在砀山当地也是颇有权势之人,身居人大、公安、检察院等部门的要职。记者多次试图联系采访,但均无功而返。2005年4月25日晚,截至发稿前,记者再度打通砀山县人大前副主任袁光友家里的电话,一位自称是他儿子的人告诉记者,父亲去年已经退休了,现在身体很不好,不想再让他受到刺激。对于李继光欠债一事,他表示不想多谈。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李继光在向朋友和熟人借钱时均打有借条,并允诺给予月息2分至5分的高利息。砀山县公安局分管经侦的副局长邵珠峰也向记者表示,之所以有那么多人愿意借钱给李继光,就是因为他给的利息高。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在砀山当地,民间的这种高息借贷现象非常普遍。

      作为李继光一案的辩护律师——徐州经济法学研究会秘书长王国平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所谓诈骗是指伪造虚假事实骗取他人钱财,而李继光合法拥有自己的企业实体,所有借贷行为都有借条,与银行的贷款也有合同约定,按照我的理解,李继光因为资金周转不开,履约合同产生困难,这应该属于正常的民事经济纠纷,根本算不上是金融诈骗,更谈不上是非法集资了。”而砀山县公安局一位不愿具名人士也向记者坦陈,对李继光的定罪并不准确,他说:“在我们这里,一些民营企业有这样的借贷行为非常正常。对于李继光一案,公安机关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以刑事侦查手段非法介入了民间经济纠纷。”这位人士还表示,由于此案牵涉到公安内部,他不便多说,只是在最后告诉记者:“其实局领导对李继光的案子也是有很大分歧的。只是现在人都死了,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总得向着活人不能向着死人吧。”

      自己坠楼身亡?还是他人蓄意谋杀?

      2004年11月5日,宿州市 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刘发展犯非法拘禁罪,并向 桥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05年1月5日,宿州市 桥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宣布被告人刘发展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不承担任何民事赔偿责任。

      作为李继光一案的原告代理人,李继书不服判决向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与此同时,宿州市 桥区人民检察院对法院的判决提出抗诉,称被告人刘发展将被害人李继光控制在房间内限制人身自由,被害人李继光为脱离其控制从窗户逃走而坠楼死亡,对坠楼死亡这一结果的发生,刘发展应当能够预见,完全是其疏忽大意造成的,而并非宿州市 桥区人民法院所认定的被告刘发展无法预料,死亡结果与非法拘禁行为之间无直接、必然的因果关系。该判决实属适用法律不当。

      2005年4月22日,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法庭上,刘发展辩称自己与李继光之间无债权债务关系,而是接到砀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彭瑜的电话后,才赶到梨都宾馆。刘发展一再强调并没有对李继光非法拘禁,而是李继光因为怕回家后遭人要债,自己提出住在宾馆,后来又主动要求更换旅社。刘发展称,当晚根本没有限制李继光的自由,是他想逃债从窗口溜走才坠楼。公诉人当庭指出刘发展的陈述明显不合逻辑。记者随后查阅了该案一审的相关卷宗,当晚在场的其他3人说法基本与刘发展一致。

      庭审结束后,李继书接受记者的采访时,情绪激动地说:“一审判得太轻了,而且连民事赔偿都不承担,这还有公理吗?其实刘发展只是个替罪羊,他身后还有黑手。”

      在李继书看来,哥哥的死疑点很多。

      李继书说:“哥哥在未被查明死因的情况下,宿州市 桥区人民法院简单草率地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刘发展的刑事责任,明显不当。”

      李继书也曾试图自己寻找真相,他向记者透露:“哥哥死后,我曾利用自己在砀山的一些关系调查此事。据有人说,当晚他是被人用皮茄克蒙着头,用三轮车运到离梨都宾馆只有50米远的家乐旅社的。我哥哥戴的是一块金表,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我们发现表壳已经烂掉了,而时间则停在22点55分。按砀山县公安局的说法,他是从五楼坠落的,但我哥哥很胖,近200斤重,如果从5楼摔下来,为何面目完好,没有一点损伤。这很难用常理解释得通。我在上访的时候,宿州市检察院的一位领导甚至直接对我说:‘如果你们上面没有人,经济实力也跟不上的话,这个案子在省市是很难翻案了,冤就冤了吧。’”

      王国平律师则表示:“宿州市 桥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时,我们就对尸检报告提出疑义,但司法机关没有任何的举措和结论。我认为此案的侦查工作并没有结束,砀山县公安机关不应该匆匆结案,连死亡原因和死亡时间都没有确定就终止侦查是一种很不负责的行为。我认为该案还未终结,从死亡鉴定上看,李继光系颅脑受外伤死亡,但系何种外力所致?何时死亡?其他部位的伤是如何造成的?这些问题都未查明,直接导致两个后果:是他杀还是自己坠地?因此该案是故意杀人罪还是非法拘禁罪?是团伙犯罪还是个人犯罪,应当查明后再作判决。另外,对于此案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砀山县公安局有工作人员涉案,按照常理应该回避。而且此案在立案的时候有一点很奇怪,当晚明明有四个人在现场,却只将刘发展一人定为犯罪嫌疑人,而其他三人都被定为证人身份,这是很不正常的。况且这四人都是战友关系,相互之间证词的真实性也值得怀疑。我个人感觉,此案涉及人数众多,案情也错综复杂,案件的真实情况远非目前我们所了解的那样简单。”

      记者就李继光一案的诸多疑点求证砀山县公安局,但该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以及刑侦大队相关负责人均委婉地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在查阅宿州市 桥区人民法院关于此案的一审判决书时,记者发现,判决书对于李继光的死因也只有简单的一句:系颅脑损伤死亡。对死亡时间没有具体交待,并以此为依据判定被害人(即李继光)为逃债而将门从里面销死并系被单等物从窗户逃脱过程中坠楼死亡。

      2004年2月4日的那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看来,一切显得疑云重重。

      李继光之死至今已一年有余,可记者在砀山县采访期间,仍然能感觉到此事在当地所造成的轰动效应。几乎所有与记者接触的人都能对此事说上两句,记者也因此听闻了许多关于李继光的传言:如他和前任砀山县的有关领导私交甚好,在砀山官场很吃得开;又如他和当地公检法机关来往密切,能量很大;更有传言说他给某领导一次性送去10万元,让二儿子得以进入砀山县检察院工作等等。

      坊间的一些传言,记者也在李继书那里得到认同,但他对哥哥的生前并不愿多做评价。李继书皱着眉对记者说:“现在人死了,说什么也没用。我现在只想先把这场官司打赢,拿到经济补偿,以解燃眉之急。哥哥还有3个儿子在河南的一所贵族学校上学,其中老三和老四正在上高中,因为受不了父亲突然死亡的打击,得了精神分裂症,经过治疗好转了一些,但是始终不肯开口说话,现在已经休学在家。还有一个小儿子才12岁,因为交不起学费,马上就面临着退学的困境。老二在检察院工作,本来每个月还能拿到900多块钱的工资,但现在每个月都只能拿到300块,被扣的钱用来还债。家里现在还有个80多岁的老母亲,我一直不敢把事情告诉她,只好假扮哥哥给她打电话报平安。我想先把老人和孩子们的生活问题解决了,才好继续为哥哥伸冤。”记者 孙 磊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