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林妻子芳草给布什的信
(博讯2005年4月13日)
    张林更多文章请看张林专栏

     致布什总统的一封信

     尊敬的乔治.W.布什总统阁下: (博讯 boxun.com)

     你好!2005年1月25日那一天,美国首都华盛顿瑞雪飘飞,银装素裹,你作为美国第55任总统面对世界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总统就职演说,在那一时刻,你慷慨激昂的声音和你坚毅的目光吸引了我们这颗地球行星上的所有人的注意力,这其中就有我和我的丈夫。我们记住了那个伟大的时刻,我们的心灵也清晰地接收到了你代表美国人民发出的反对恐怖主义,在全球奋力推行自由民主的讯息。我和我的丈夫张林先生听完你的就职演说后,有一个共同的观点:你的这一篇将永存人类史册的演说敲响了国家恐怖主义者的丧钟,也将要催生更多的民主自由的花朵,在这个星球上更广泛更繁盛地绽放。但是仅仅在四天之后,你振聋发聩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尚未消逝,我的丈夫张林先生——一位中国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和独立中文作家——就被中国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用国家恐怖主义的卑劣手段逮捕入狱。这是中国政府一系列对持不同政见者进行全面镇压行动的一个组成部分。我想,中国政府的这些行为正是对你就职演说中所表达的民主自由理念的公开的、肆无忌惮的挑衅。

     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国女子,名字叫方曹芳,今年23岁,与你的女儿几乎同龄。在你的女儿享有光明世界、自由人生的时候,她不可能想象到在地球的另一边,有一个与她年龄相仿、同样拥有美丽青春的女子,在承受着怎样的人生痛苦和生活磨难。就在2005年1月29日那个寒冷的下午,我的丈夫张林被一群自称国家执法者的粗暴男人绑架,我的太阳走了,我的天空黑暗了。我本来就是一个家庭妇女,没有职业,平常过着相夫教子的宁静日子,虽然贫寒,但是幸福的婚姻和可爱的两岁女儿张安妮给了我无限的温暖和希望。现在这一切都被打碎了,我残缺的家庭就象汪洋中一条漏水的小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可能沉没。我的朋友、律师、张林先生的朋友、张林先生的一些热心读者,自从张林先生被捕以来,多方奔走努力,企图争取让中国当局释放张林先生,但是完全劳而无功。目前中国当局对持不同政见者、自由作家、民运人士的政治迫害,真的就像《诗篇.37》所说的那样“恶人已经弓上弦,刀出鞘,要打倒困苦穷乏的人,要杀害行动正直的人。”更为严峻的是我的丈夫张林先生,集不同政见者、自由作家、民运人士等三种身份于一身,是他们迫害行动的最重要的目标之一。为此我曾多次禁食祷告,祈求上帝给我某些启示,在漫长、深沉的静默中,我仿佛得到了某种回应,这使我决定拿起笔来给你写一封信。这是遥远东方的一位年轻女子给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的一位民选总统写信,在信中她对他述说内心的忧伤,也述说她的祖国人民的苦难。

     你在2005年1月25日的就职演说中这样说到:“ 自立国始,我们就宣示:生于世间的每个男女都拥有他们的权力、尊严和无可比拟的价值,因为他们拥有创造天地之神的形象。”虽然我只是中国一位无名的双肩柔弱的女子,而你是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但是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和你拥有同样的“权利、尊严和无可比拟的价值”,尽管这些“权利、尊严和无可比拟的价值”在我自己的祖国并不被政府所承认。当时光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之后,“地球村”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民主、人权和自由的普世价值,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不同国家和不同种族的人民所接受。我想,你身为我们村庄里的“罗宾汉”,你强烈的道德感和你替天行道、匡扶正义的侠义精神,不会允许你对村中的土匪强盗欺压良善、杀害义人、蹂躏妇女儿童的无耻暴行视而不见。上帝将借用你的手和你手中的剑让义人得救,让公义得到显彰,让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和报应。阿富汗的人民有福了,因为上帝借用了你的手和剑从塔里班的暴行下解放了他们;伊拉克的人民有福了,因为上帝借用了你的手和剑从萨达姆的屠刀下解放了他们;中国人民有福了,因为他们从以美国为典范的民主自由国家的榜样中看到了希望,增添了忍耐苦难的韧性和勇气。

     “美国从来不是靠血缘、出身或地域结合起来的国家。把我们联系在一起的是理想,理想使我们超越背景的不同,超越个人的利益。” 这是你2001年1月20日第一次就任美国总统时就职演说中的一段话。因此我认为在精神层面上我和你有两点是完全相同的:其一,我们都是基督徒;其二,民主自由是我们一生追求的人生、社会理想。谈到理想这个抽象而又严肃的话题,我特别想说的是,我的丈夫张林先生是当代中国人当中极为罕见的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为中国的民主运动所抱有的牺牲精神和百折不挠的坚强意志,让海内外很多朋友和民运人士闻之动容,甚至他的某些读者和朋友称他为“中国的曼德拉”。实际上早在16年前公元1989年春末夏初那一场伟大而又悲壮的民主运动发生的时候,我的丈夫就是这场民主运动的领导者之一。当“八九.六四.北京.天安门事件”发生之后张林先生就被中共当局逮捕入狱,在牢中度过了两年时光,那是他第一次坐牢。没想到在他接下来十几年的青春年华里,坐牢对他而言,竟然成了家常便饭。当“六四民主运动”在中国发生的时候,正是你的父亲老布什总统在美国主政时期,大部分中国人民都看到了你的父亲在那个悲惨事件发生之后所表现出来的巨大的道德勇气,他所进行的一系列政治作为赢得了中国人民极大的尊敬。他曾经称赞那位在通往天安门广场的道路上,站在路心伸出双臂以血肉之躯抵挡坦克的勇士王维林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英雄之一”。你的父亲以卓越的表现让中国人民永远记住了他这位真诚的朋友,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在许多中国人的心目中,你的父亲老布什总统是真理和正义的化身,他的声音就是真理的声音。直到现在许多从那个历史时刻走过来的中国人,还在通过各种途径用不同的方式关心和惦记着你父亲的生活和健康。十六个年头过去了,那位勇士王维林生死不明,不知所终,中共暴政独裁者的千百万辆无形的坦克还继续在这个国家城市乡村的无数大街小巷的道路上隆隆驶过,日夜不息,日夜散发着恐怖、血腥和死亡的气息。“到了晚上,任凭他们转回,任凭他们叫号如狗,围城绕行。”(《诗篇.59》)我的丈夫张林先生就是迄今还活着的许多个王维林之一 ,他仍然在以使徒圣保罗般的为宣扬和捍卫真理不惜舍身取义的殉道者的精神,用血肉之躯抵挡着那迎面而来的无形的隆隆坦克。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子承父业”,意思是说儿子应该继承父亲尚未完成的事业,帮助父亲实现他的未竟的心愿。全世间受压迫和奴役的人民欣慰地看到,你的父亲老布什总统在“沙漠风暴”中留下的遗憾,由你在八年之后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斩首行动”做了一个完美终结。我想,当年在“六四事件”发生后,你的父亲如果确切地知道那位勇士王维林还活着并且还正在黑狱里遭受非人迫害的话,他一定会挺身而出,仗义直言,以他作为一个基督徒的博爱情怀,用他巨大的影响力,向王维林勇士伸出援手。因为《圣经》上说:“耶和华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搭救他们”。熟悉中国当代社会状况的人都知道,目前正在中国大陆上悄然进行的和平理性的民主运动,实质上就是“六四民主运动”的自然延续,以张林先生为代表的一批民运勇士就是王维林勇士的同志和后继者。我从一个中国女子朴素的认识和寻求道义支援、想急切营救丈夫张林先生出狱的自然感情出发,写这封信给你请求帮助。我目前的处境就如《诗篇》中的那两行诗句所言:“我陷在深淤泥中,没有立脚之地;我到了深水中,大水漫过我身。”“我如同旷野的鹈鹕,我好象荒场的鸱枭”。我想,正像十六年前你的父亲老布什总统曾热切地关注过中国的民主运动和王维林勇士那样,今天你作为老布什总统的儿子和美国的现任总统,也同样会热切地关注当代中国的民主运动和民运勇士张林先生的命运。我相信,你人道主义的博爱情怀一如古代诸先贤:“受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他不吹灭”(《箴言》);你主持公义的能力和权柄如同耶和华的使者:“你有大能的膀臂,你的手有力,你的右手也高举”(《诗篇》)。

     在这封信的后面,作为附件我向你呈上我的丈夫张林先生近两年来的部分作品,这是他自上次出狱后作为一位独立中文作家,对他的国家和人民充满挚爱;对人民的种种苦难感同身受;对民主自由的无限憧憬;对中国历史文化和人性弱点深刻反思......的思想和感情的结晶。特别是他的长篇自传体纪实文学《悲怆的灵魂》,是16年前“天安门六四事件”之后,同类纪实文学作品中风格和语言最为独特的一部。张林先生在2003年末至2004年初那个严寒的冬天,连续三个月,在迷醉和激情的状态下,用心血和泪水写成了它。在那段时间里我一边带着半岁的女儿艰难度日,一边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他常常边奋笔急书,边仰天流泪:我作为他的第一个读者,在他每写好一个章节后,也是边阅读校对,边感动不已。可以说《悲怆的灵魂》这部作品是继张儒丽、张安妮之后,我们夫妇俩的第三个女儿。我想,通过翻译成英文的版本,你一定能够读懂这本书行云流水般的文字,你也一定能够理解并感受到那些文字中所包含的人生苦难和一次又一次战胜苦难的生命激情。

     关于张林先生其人的大致背景资料,在一篇张林先生的好友王庭金先生所写的题为《平凡的张林与张林的不平凡(上、下)》一文中有所介绍,这篇文章也收在这封信的附件中。张林先生是延续至今的“六四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领导者之一,自然有着和其他民运人士类似的遭遇,与此同时,他作为一位著名的独立中文作家,其处境又有着他的特殊性。事实上这一次2005年3月19日共特们对张林先生正式逮捕,其真正的原因就是张林先生作为一名独立中文作家所写的一系列檄文,如匕首和投枪洞穿了他们的恶鬼画皮,刺伤了他们的邪恶神经:又如柳叶刀和猛药让国人目翳渐削,耵聍渐除,胸淤渐散,心疾趋愈,不再对专制暴戾政府抱有幻想。他们也深知文字的力量是伟大的,真理的力量是愚民谎言和高压恐吓所不可战胜的,因此他们才心虚和恐惧,凭空捏造一个所谓“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将张林先生逮捕下狱。但是正如中国古语所言“千年的纸能说话”,张林先生现在虽然身陷囹圄,失去了写作自由和话语权,但只要他的《张林文集》和《悲怆的灵魂》等系列文章和书籍还在人间和网络上流传,那些激扬的文字和真理的语言就能够继续挞伐暴政,针砭时敝,洗涤着国人的心垢。

     或许由于上帝有他自己的计划,在一系列看起来相互独立的各种奇妙因缘的协同作用下,我的丈夫张林先生曾在1997年游历到达过你的国家,并且在那里度过了一年多他整个青春年代里最自由幸福的时光。那片神奇美丽土地上的自由空气,让他整个心灵受到了一次庄严的洗礼,并在那里广泛深入地考察了美国民主制度的各个层面,也第一次敞开心扉了解并接纳了基督福音。本来他有充分的理由和机会选择留在美国,享受美国高度发展的物质文明和自由民主的政治文明,从此远离他自己国家的独裁政府施于他的政治迫害,在那里发展他在大学时代学习的核物理专业,安全悠然地度过他的下半生。但是正如我在这封信的开头部分所提到过的那样,我的丈夫张林先生是一位在当代中国人当中极为罕见的理想主义者,哈萨罗夫、金大中、昂山.素季和曼德拉是他人生的榜样。他不愿意长时间地远离他充满苦难的祖国和正在受压迫、受奴役的人民,他渴望让他祖国的同胞们也早日享有美国人民那样的近似于天国般的民主和自由。于是他在中国当局不允许他返回祖国的情况下,于1998秋天以舍身饲虎的勇气冲破重重封锁强行闯关返回中国。为此他又一次付出了坐了三年监狱的代价,中国当局这一次监禁他的理由竟然是他“偷渡返回祖国”。总统阁下,你一定知道发源于美国的“黑色幽默”这一文学流派,但是那些美国的“黑色幽默派”大师们,可能绞尽脑汁、竭尽想象力也造不出来如此冰冷残酷的“黑色幽默”——一位公民返回自己的祖国竟然是有罪的。这一次张林先生在三年的黑狱生涯中受尽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病态的虐待和疾病的折磨,有好几次差点死去。他千真万确地感受到了你所说的那种“生命的脆弱和魔鬼的真实”。

     尊敬的布什总统阁下,我和我的丈夫张林先生还有我们许多共同的朋友们,都毫不怀疑美国是“黑暗世界中的灯塔”。张林先生那一年多在美国的经历、见闻和由此引发的所思、所感在他的心灵深处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烙印,他也因此更加坚信你在就职演说中所传达出的那些理念:“自由是人类永恒的希望,是黑暗中的渴望,是灵魂的渴望”;“没有什么人应该是主人,而另一些人该做奴隶”;“没有自由就没有正义,没有人民的自由就不存在人权”;“最终自由呼唤将发自每个心灵,我们拒绝接受永恒的专制,因为我们拒绝永久的奴役,自由将来到热爱它的人们中间”;“希望催生新的希望,更多的人将获自由,......我们点燃了火种,那火种在人们心中,它温暖着感受它力量的人们,它烧毁那些试图阻挠进步的人,终有一天,这无可熄灭的自由之火将照亮我们世界最阴暗的角落”;“这个世界只存在一种力量可以冲决仇恨、揭露暴君的虚伪、扶植容忍、培养尊严,那就是人类的自由”。

     总统阁下,不知道你是否听说或见过中国有一种从古代流传至今、几乎全民参与的博弈游戏,叫做“麻将”,据说它最大的奥秘和技巧就是“不相信牌桌上的其他任何牌手,不与任何人合作,而是要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和破坏其他所有人的成功,从而保护自己绝对至上的私利,实现自己的欲望。”显然,这种思维方式与流传西方的桥牌游戏所倡导的“合作精神”截然相反。我不可能像你那样精通政治的奥秘,在我这一个普通的中国年轻女子看来,当代的世界政治格局就像一群大国领袖围坐在一个牌桌上打牌,你和你的西方盟友们当然是用桥牌的“合作精神”来看待和处理牌局,但是当你的目光转向写着“CHINA”字样的座席的时候,我要提醒你的是,你博弈的对手是一个心怀诡诈、最爱出老千的无赖家伙。他身躯虚胖,目光浑浊短视,虽然百病缠身但是头脑里绝不缺少邪恶的智慧,他不愿意也不可能自觉地遵守牌规,他不承认公义和公道,他必将用“麻将思维”来对抗和嘲弄你们的“桥牌思维”,而不幸的是,你从人类基本良知和正常思维出发,将很难猜透他乖谬的心思。在很多情况下“麻将思维”往往是捣鬼有术、行之有效的,能让他达到自己的私欲目的。心中怀有美好感情的孩子们和青年男女们或许在潜意识里都知道,圣诞老人的礼包斗不过巫婆的扫帚,丘比特的金箭打不过撒旦的黑腰带。《圣经》里也有说过,在这个悖谬的世界里,在光明与黑暗的征战中,“那些黑暗之子有时反到显得比光明之子更有智慧。”我认为在现阶段,美国作为西方世界的领袖,你作为美国的领导者,最重要的是你和自由世界的一切盟友们要用超常规的思维来看待中国,要用一切可能的方式,甚至使用雷霆万钧的霹雳手段,迫使中国政府接受国际社会定下的牌规,用火眼睛睛监督他牌桌上的双手和牌桌下藏在腿裆底下的第三只手,不准他出老千。具体而言,就是督促或者迫使中国政府遵守他已经签字承认的《国际人权公约》和他在本国宪法中向自己的国民承诺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结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

    在动笔写这封信之前,我恰巧在电视节目中又一次看到了你在2005年1月25日总统就职典礼上的演说,你两鬓略显花白,语调沉静温和,但话语中向全世界所传递的声音清晰而又有力。我已记录下你演说词中的部分内容,当将来我被允许去监狱探望丈夫张林先生的时候,我将把这些话语写在一封信中交到他手上,让他在冰冷黑暗的牢房里,挺直病躯的腰杆,透过你的话语看到如下的光亮:

    ★ “那些面对着压制、监狱和流放的民主变革的参加者应该知道,美国知道你的潜力:你们自 由国家未来的领袖。”

    ★ “美国不会装模作样地默认被关押的异议者自我选择了枷锁,也不会默认妇女成为可耻的代名词,看着他们变成奴仆,同样不会默认任何人类一员仰人鼻息的生活。”

    ★ “那些生活在专制下绝望的人民应该知道,美利坚合众国不会漠视你们被压迫,不会原谅你们的压迫者,当你们保卫自己的自由时,美国将站在你们一边。”

    ★ “在一个走向自由的世界里,我们要展示自由的真义和自由的承诺。”

    ★ “当美国所行正义,当灾民们得到救助,当正义得到伸张,当人民获得自由,我们也同样感到我们是统一体。”

    ★ “自由是否能在我们的土地上存在,正日益依赖于自由在别国的胜利。对和平的热切期望只能源于自由在世界上的扩展。”

    ★ “美国的政策是寻求并支持世界各国和各种文化背景下成长的民主运动,寻求并支持民主的制度化。最终的目标是终结世间任何的极权制度。”

    ★ “美国的影响也是有利的,我们将充满信心地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帮助你们。”

    ★ “ 那些无法无天的统治者应该知道,我们仍然抱有林肯总统的信念:‘那些剥夺他人自由的人不配享有自由,而且在上帝的公正面前,他们也不会长久。’”

    ★ “我们的目的是帮助其他国家找到自己的声音,获得自身的自由,发现自己的自由之路。”

    ★ “人民的权力并不是源于独裁者违心的让步,它们应该源于人民反对的自由和被统治者的平等参与。”

    ★ “当公民手举‘立即自由’的横幅和平抗议时——他们在实践着那古老的希望,这希望一定会实现。虽然公正在历史上潮起潮落,但历史也有一条清晰的脉络,那是由自由和自由的实践者所确定的。”

    ★ “有些人不明智地选择了试探美国的决心,他发现了我们坚定的意志。”

    ★ “在一个走向自由的世界里,我们要展示自由的真义和自由的承诺。”

    ★ “公正的理念和适宜的行为——都将被保有,从昨天、今天,直到永远的未来。”

    ★ “(自由的钟声)它鸣响着,好象意味深长。”

    ★ “较量过,但并没有疲倦——我们已做好准备去完成历史上最伟大的功绩。”

     祝你健康愉快!

     愿上帝保佑美利坚!

     愿上帝救赎所有被权势、贪婪、自负这些罪孽所捆绑的人,保守所有信靠的人在福 音中成长!

     愿平等、自由、博爱的阳光早日照耀到我的祖国!

    中国公民 方草

    2005年4月11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采访张林妻方草与辩护律师莫少平
  • 张林被正式逮捕(图)
  • 张林、赵昕、师涛近况 家人呼吁援助
  • 杨天水:张林明天可能遭逮捕
  • 杨天水:警察们为什么如此刁难张林
  • 杨天水:张林被捕续-蚌埠市警察的欺骗
  •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动态
  • 悲惨的下岗工人/张林
  • 中国异议人士张林遭刑事拘留
  • 美国之音:中国拘留异议人士张林
  • 张林因发表文章又被刑事拘留!(图)
  • 呼吁签名声援张林的公开信
  • 杨天水:张林处在危险之中
  • 杨天水:张林妻子的探视权遭到剥夺
  • 张林被以发表文章为名,判处拘留15天(图)
  • 悼念紫阳归来 张林身陷囹圄(图)
  • 盛雪:张林被拘 亟需声援
  • 张林北京悼赵遭拒 回安徽被拘留
  • 张林:赵紫阳在人们心中树起丰碑
  • 张林:拯救生命!停止屠殺!
  • 烟波渔者:写给因言获罪的张林和郑贻春
  • 大陆数位人士呼吁国际社会敦促中国废除文字狱释放张林郑贻春
  • 田中人:张林──一个勇敢战士
  • 许万平:受人敬重的张林
  • 祖国 ——致张林/李广
  • 徐沛: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 小陶:尖锐的张林先生
  • 声援张林:是呐喊,还是沉默?
  • 李国涛:强烈呼吁立即无罪释放张林
  • 芳草: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张林被捕案)
  • 盘古乐队2005年作曲新歌:张林《嚎哭》
  • 杨天水:关于张林的最新动态
  • 田晓明:好人受难——评张林和林牧近期的遭遇
  • 周育田:张林为什么总被“黑社会”绑架
  • 杨天水:声援张林先生的浪潮
  • 刘晓波: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 杨天水:高贵的人格--谈谈张林先生
  • 杨天水:高贵的人格--谈谈张林先生
  • 赵达功:声援民主战士张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