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防弹衣书记黄金高被折磨神智不清 多人被酷刑折磨(图)
请看博讯热点:黄金高反腐案

(博讯2005年4月09日)
    防弹衣书记黄金高被折磨神智不清 多人被酷刑折磨

    资料图片:黄金高向记者展示防弹衣

    黄金高自去年因向人民日报投书,控诉作为县委书记的他却因反腐败而受到黑社会威胁,黑社会扬言三百五十万买他的人头,不得已穿防弹衣上班的惊人消息。该事件引起海内外的强烈关注,使人们联想到大陆黑社会和官方结合紧密。黄金高投书后,中央政府没有抓黑社会,却把黄金高以及亲属、同事大批人员抓起来,并罗织罪名。通过香港的中国报纸,捏造了黄金高“腐败”的情节,使用了多年来对失势的政治人物惯用的语言,没有可信度。

    防弹衣书记黄金高被折磨神智不清 多人被酷刑折磨

    黄金高案关键人物之一福州市长练知轩(左)。大纪元资料图片。

    防弹衣书记黄金高被折磨神智不清 多人被酷刑折磨

福州菜农周通学的证词。大纪元资料图片

    据大纪元报道,黄金高自去年十二月十五日被“双规”以来,至今已经有三个半月了,现在黄金高下落不明。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大纪元,黄金高双规的地点换过三个。他表示,在最近一个多月黄金高经常被连续提审,多天不让睡觉,只给少量食物。“他现在已经神智不清了”,这位不敢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福州市委,检察院和安全厅组成的九个人的审讯小组,采用各种手段逼迫黄说出他的经济问题”。

    另一名与黄金高关系相当密切的人士,向大纪元记者展示了黄金高被双规到今年二月发出的几个手机短信,可以反映出黄金高的心路历程和黄案的大致经过。

    *去年被双规前的短讯:

    为求真,为国家,为人民,我愿舍生取义。

    省委工作组撤走后他的短讯:

    工作组已撤走,调查结果基本属实,形成调查材料一百五十三页,两万多字,如不出意外,大获全胜指日可待。

    另外一个短讯是:

    我感叹中央的英明伟大,但福州仍在掩,仍在堵,让我不见天日。

    随后的一个:

    我上书人民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我感到内疚的是,连累了我的家人、朋友和善良的连江人民。

    最后一个短讯显示他的处境已经非常危急了:

    他们现在用法西斯的手段,用文革的手段,来对付我,对付我的下属。

    显然,黄金高面对的情况越来越糟糕。黄的一位朋友对大纪元记者说:“有好心人传出来消息,黄金高现在天天被折磨,搞得现在是神智混乱。他们用车轮战的方式,疲劳轰炸,九个人轮流审问黄金高,用了各种的手段。”

    *牵连甚广三百人被抓

    连江县委的一个官员透露,黄金高被双规,被牵连者众多。这位官员表示,除了黄的妻子和多个亲戚被拘捕,“黄金高秘书,县委办公室副主任柯飞现在还没有放出来,行政科的职员陈英钦也没有放出来,福建电视台的记者陈汉明,出于正义接受群众委讬给黄金高拍了个VCD,也没有放出来,广电局局长郑康成等,也都没放出来。据传说,这几个人现在被打得很厉害,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

    此外,也有很多连江县市民被关押和传讯。那位官员说:“进进出出大大小小弄了三百多个,所有签了名的人都抓去问话。最老的一个一百零四岁的老人,躺在床上也要去问话,老人说,他就是个好人,一辈子第一次有一个县委书记去看望他,老人就说这句话。”

    连江的菜农周通学,是被抓的其中一个。周通学在一份上诉材料中表示,去年黄金高刚刚投书人民网不久,他就被福州检察院拘押了五天,让他交待黄金高的经济犯罪问题。周通学在材料中描述了他和市检察院办案人员的对话:

    问:“你钱送多少给黄金高,你要老实交代。”答:“我是农民,做农的,哪有钱送人,我只做自己的事。”问:“为什么黄金高对你这么好?帮你争取市里补助,你肯定有钱送给他。”答:“黄金高对企业家都是这么好,不信,你们可以到连江调查,98%以上的群众和企业家都是说黄金高好。”问:“你肯定至少送他25万元钱。黄金高已经被视为‘双规’了。连江县一共‘两规’18个人,黄金高自己都坦白了,市委市政府要定他罪,至少要判25年,你不老实交代,与他同罪,至少要判15年。”答:“我什么罪?”问:“行贿罪,讲了就可以回去,否则我们市检察院就可以逮捕你。黄金高还有与其他女人关系问题,你讲了还可以获得奖金20万,是市政府出的。”答:“没有,黄金高是个好书记。”

    周通学的材料透露:“连续四个晚上五天,市检察院的人不让我睡觉,我想睡,他们就拍桌子,要到实在问不出什么来。(8月)28日早上,教我走的,其中一人说:‘我们也是受市委指派的,约出来的,不要跟别人讲,我们与你的谈话。’”(见附件)

    今年十二月以后,连江被关押和传讯的民众更多了,主要是因为当地数百群众自发请人拍了一个电视片为黄金高喊冤。其中包括一位当地的民间艺术家,这位年过六十的民间艺术家为黄金高的事件创作了多辐漫画,在当地民间流传,而作者本人也被拘押了好多天。

    连江的那位官员表示:“群众自发地给他作了一个VCD,说他是人民的好官,清官,苦官,累官,有三百多个人签名摁了手印,送到中央去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福建省委常委每人都送了一份。还请人给他写了四个字,正气浩然,作了三米多四米的匾,就是这个东西,激怒了福州市委。”他透露说,写字的当地书法家张老先生,也未幸免,遭到当局传讯。

    *黄金高的对头是谁?

    黄金高最大的罪名,按照中共福州市委的说法,是“不讲政治、不讲大局、个人主义恶性膨胀;违反组织原则”,“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其行为的直接后果是为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民运分子等利用,引发了社会政治不稳定”。黄金高投书人民网,因此成为一件“严重的政治事件”。为了“不让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海外民运分子、法轮功分子妄图搞乱福州进而搞乱福建、搞乱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图谋得逞”。

    这种罪名,在中共数十年的官场惯例中,显然是欲置其于死地方才罢休,已经不简单是“内部矛盾”而几近于“敌我问题”了。

    实际上,黄金高事件曝光后,福建省委和中央有关官员曾经到当地调查,但遭到福州市委的抵制。福州市的一名官员对大纪元表示:“福州的官员和北京的大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黄金高给人民网写信后,李长春来了,黄菊来了,短短的时间内政治局常委来了四个,最后老四来了之后,就做了最后的决定。”他所说的最后决定,就是黄金高被双规,亲朋好友全部被拘以追查黄的“罪行”。

    而这位官员所说的“老四”,正是曾经在福建主政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中央的那个第四号人物,原来在福建任职的。这个人下令把黄金高弄起来。因为福州出的事情太多了,远华案,陈凯案,还有猪案等等九个大案件,现在还有一个更大的金山开发案,就是福州市长练知轩的两个弟弟,在那个公司作老总,侵占国有资产有十六亿多。他们如果不杀一儆百,很多事情都要抖出来。”

    事实实际上比这位官员说的更为复杂。黄金高在连江所查处的滨江路开发案,也和福州市长练知轩有一些关系。连江县前县委书记俞风云和练知轩同是福清人,他把滨江路开发权,低价给了几位声称是澳大利亚注册,实际是几个福清人搞起来的空壳公司,名为澳大利亚雄宝实业集团公司,其董事长为陈宝财。陈宝财,是福州最风头火势的房地产公司龙基房地产公司的老板陈龙基的姐夫。而福州市长练知轩的儿子和弟弟,都在龙基房地产中任关键职位。黄金高不仅仅得罪了他的顶头上司和本地的大商人,而且也得罪了远在北京的福建财阀,世纪金源的老板黄如论。福州市的那位官员说:“连江有个县建设局局长被双规,黄如论叫黄金高放人,黄金高没有放,结果也得罪了他。黄如论是可以随意进出中南海的,在北京势力很大的。”

    在中国富豪榜上连续几年排名名列前茅的世纪金源集团老板黄如论也是福建连江人,八十年代之前一直做小生意,九十年代从菲律宾回到福建开始搞房地产生意。其和贾庆林的关系非同一般。贾庆林到北京当市长后,黄如论在九十年代末期把房地产开发重点转移到北京,在海淀区圈出大批的地皮,之后逐渐成为中国首富。海淀区现由贾庆林在福建的秘书谭某主政。

    黄金高有两句名言:“国资民脂重泰山,官场潜规轻鸿毛”。黄在这样的原则下行事,得罪了顶头上司,得罪了福州本地财团,得罪了本地出身而在北京大有势力的财阀巨头,当然,也得罪了中共的顶尖人物。最重要的,是黄金高得罪了中共整个官僚体系。“黄金高的事情非常明白,他已经成了中共建国以来最大的政治事件”,曾经和黄金高有多年工作关系的这位福州官员认为,“虽然说起来只是一个个人的事情,但实际上直接威胁到共产党的体制了。现在恐怕谁也无法救他了。”

    *亲友被抓斩尽杀绝

    黄金高前后两次结婚,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知情者透露,黄金高前妻所生的大女儿现在近三十岁,居住在新西兰,二十岁出头的小儿子正准备报考研究生,由于父母亲戚大部分被关起来了,现在生活非常困难。黄金高的一个朋友透露:“前段时间,他儿子胃出血都没钱看病,因为黄金高的妻子,小姨子和小舅子都被抓起来了。他的小儿子自己存的几千块钱都被冻结了,现在一边打工一边读书。”他介绍说,黄金高的小儿子毕业于厦门大学旅游系,是福建省的优秀生。

    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大公报”,早前独家刊登了黄金高诸多腐败行为和经济罪行。包括拥有六套公寓,四个情妇,而他查处滨江路国资流失案,是因为前任临走没有把肥肉留给他,而且黄金高好色成性,经常嫖娼等等。

    连江县一名官员对记者表示,他对黄金高非常了解,“绝对是恶意的诬陷,我知道黄金高自己住的公寓还没有还完钱,哪里有什么六套公寓。如果真是他们说的那样,为什么不公布公寓的地址?为什么不公布他的情妇的姓名?为什么不公布向他贿赂的公司的名字?”

    大公报在报导中描述说,黄金高妻子经常在五星酒店吃完了鱼翅,再绕到菜市场买一点青菜装样子。这名官员说:“我们都认识黄金高的妻子,黄金高的胃不好,他妻子除了上班,都在照顾黄金高,黄金高胃不好,吃的都是清汤面,稀饭和白馒头,在县委食堂吃饭的人都知道。”一位在县委食堂内煮了七、八年饭的大嫂表示,黄金高除了接待外宾、外商、出差之外,都在食堂吃饭,其他的县委常委很少在这里吃。

    黄的朋友透露,黄金高的太太在福州上班,周末才来连江照顾黄金高。他认为所有对黄金高的攻击几乎全部是不实之词,“大公报的报导我可以告诉你,可以说是百分之百是不实之词。有良心的人都可以去查一下,听听人民的声音,不能听他腐败集团的声音。”“我亲眼看到的,当地有老百姓把黄金高摆在神抬上来拜,你可想而知他在群众中有什么样的地位。”

    另一位连江的商人对大纪元表示,黄金高是他所见过的中共官员里面非常特别的人物,对下属非常严格,对老百姓则相当和气。“你随便去连江问一下街上的百姓,人人都会告诉你黄金高的事情”,这位商人对此非常有信心。

    *福建官场腐烂透顶

    近年来,福建出过轰动中国轰动世界的几个大案,远华走私案只是其中一个。去年5月16日,中美两国联合破获了一个庞大的国际贩毒集团,摧毁了一个跨国贩毒网。团伙首领王坚章为福建亭江人,绰号“125”,由他控制的贩毒集团在近3年内,从中国内地向美国输出的海洛因超过680公斤,案值高达1亿美元。王坚章被抓后,揭发有福州首富之称的陈凯,参与该跨国贩毒集团洗黑钱行为,并涉嫌走私、组织偷渡人蛇等组织黑社会罪行。

    因涉“陈凯案”案而被中纪委双规福州高官总共有8名,包括中共福州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宋立诚、福建省安全厅副厅长智渡江、福建省地税局副局长李康振、三明市副市长刘用照(原福州市副市长)、福清市委书记朱健、福州市晋安区检察院检察长陈峰、鼓楼区法院副院长游礼杰、鼓楼区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游可为等。

    有报导说,某国有银行的领导曾向陈凯追讨贷款,陈凯托人送去一礼盒,里面装的竟是刚被切下的公鸡头,从此该领导再也不敢向陈凯追账。黑社会在福建肆行,背后多有公安局和安全部门甚至北京高官的支援。

    谈到福建官场和黑社会势力的关系,福州的那位官员感叹:“那是全国之最,大家都知道福清帮,它的大头目回到福建,副省长都要去见他,叫他“明哥”,这个明哥的背景也在中南海里面。”

    黄金高98年查“猪案”,同样触动了当地官场和黑社会势力。“就因为这个案子破了,得罪了很多人”,这位官员说,“福州公安局副局长落马,晋安区人大副主任落马,晋安区公安局局长落马,大大小小官落马几十个。”黄金高连续受到二十多个恐吓电话,有人要用三百五十万买他的人头。“卢展工省长一直很支援黄金高,实际上防弹衣和保护他的警察,都是卢展工派去的,要不然黄金高哪有什么防弹衣,更请不起保镖了。”

    福建买官的情况也十分严重。这位官员透露,在长乐,福清这种经济较好的地方,买一个乡长镇长要一百二十万到一百三十万,县公安局长要两百万。在比较穷的山区地方,乡长也要三四十万。“福建谁不知道,哪一个官不是买出来的,一级一级买上去,一级级的保护勾结,这都是那个‘老四 ’在福建的政绩。”

    防弹衣书记黄金高被折磨神智不清 多人被酷刑折磨

黄金高收到的恐吓信。大纪元资料图片。

    黄金高受到威胁后,向福州市的报告信和有关部门的批示。

    *黄金高的对头是中共

    连江县的官员透露,黄金高事件发生后,中国大陆总共有八十多家媒体前去采访,包括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和新华社这样的媒体,采访的结果对黄金高相当有利,但在中央某高官的压力下,没有一篇报导最后能够出来。“新华社的一个记者就说,黄金高这样的人永远升不上去,但也不会被挤走。但这次不但挤走,可能生命都有危险了。因为福州市委这次一定要把他置于死地。”

    防弹衣书记黄金高被折磨神智不清 多人被酷刑折磨

    在连江流传的民间艺人创作的漫画。大纪元资料图片。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反腐书记黄金高正式被免职(图)
  • 黄金高有没有机会说清楚?
  • 黄金高被官方定有罪 实为抹黑
  • 黄金高有关干部连续被抓(图)
  • 一周港媒:“避弹衣书记”黄金高命运难测(图)
  • 黄金高没有释放,政府抓人近乎疯狂
  • 黄金高已获释回家?
  • 连江开大会宣布黄金高“罪状”
  • 黄金高被中共纪检部门“双规”
  • 媒体再爆料:黄金高「死对头」亦被停职检查
  • 中国反腐书记黄金高被揭包养4个情妇
  • 黄金高传被双规当局拒证实
  • 福建反贪书记黄金高被「双规」
  • 黄金高确实被抓,妻子失踪
  • 黄金高和妻子被逮捕 三个电话都没人接
  • 和处境险恶的黄金高书记对谈
  • 中共高层在反腐败问题上已产生严重分歧!黄金高的悲惨遭遇
  • 黄金高痛心 连江又有两人被抓
  • 福建反腐书记黄金高哭诉生不如死
  • “反腐书记”极可能成为“反腐烈士” 福州市委已向福建省委请求将黄金高调离连江
  • 钟国忍:草包胡锦涛,倒霉黄金高
  • 李卫平:黄金高事件的反思
  • 海外亲共媒体的报道显示黄金高命运堪忧
  • 从黄金高事件看中共意识形态的困境
  • 郑贻春:对黄金高事件的伟光正方针(四)
  • 郑贻春:对黄金高事件的伟光正方针(三)
  • 郑贻春:对黄金高事件的伟光正方针(二)
  • 郑贻春:对黄金高事件的伟光正方针(一)
  • 言信:关注黄金高和黄金高现象
  • 华府汉民:为什么说福州市委是中共的“政治毒瘤”?(黄金高案)
  • 赵达功:黄金高面临被诬陷治罪的危险
  • 虚舟:黄金日高,威权日消——由黄金高反腐谈起
  • 曾仁全: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2)
  • 曾仁全:类似黄金高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1)
  • 横眉:为什么说黄金高不讲政治、不顾大局
  • 艾华:黄金高事件仅是一叶知秋
  • 横眉:中共福州市委在黄金高问题上跟全国人民开了个大玩笑
  • 黄金高的“六大罪状”
  • 赵达功:黄金高、李新德、蒋彦永都是反党分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