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女记者遭开除疑揭露冤案遭报复(图)
(博讯2005年4月08日)
    
    
    
山西女记者遭开除疑揭露冤案遭报复

    山西省晋城-山西《三晋都市报》记者武凤勤去年曾发稿报道沁水县一起怀疑杀人事件,并指公安方面的查案方式破绽百出。这位记者近月被开除,不少知道事件的人都认为,她的遭遇可能跟该怀疑凶杀案有关。
    
    2005 年3月上旬,曾经被誉为《三晋都市报》报社“最优秀的记者之一”的武凤勤,突然被报社“除名”。她到山西其它报社应聘的时候才发现,谁家报社都不敢用她。她怀疑这是因为她曾开罪省公安厅和沁水县公安局的员警们。现正赋闲的武凤勤,还是希望做一个为老百姓说话的记者。
    
    武凤勤认为,她现时的遭遇,跟她去年报道一起怀疑凶杀案,并曾指出公安可能涉及腐败问题有关。2004年7月2日上午9时许。山西省晋城市沁水县土沃乡土沃村村民张国庆,被发现死在自家的床底下。
    
    36岁的张国庆,高约1.68米,长得瘦小,8年前从塘坪村迁到了土沃村。他1998年与离婚带一子的王琐琴结婚,第二年生下一女儿,夫妻关系不错。自两年前出现第三者李小虎后,他与妻子被迫分居,独自住在与妻儿所住的堂屋紧挨著的一间小屋。
    
    死去的国庆面容平静,衣服整齐。他上身穿一浅蓝色的长袖衬衣,下身穿一灰白色裤子,腰系一皮裤带,脚穿白袜子、黄布鞋。乍一看,象是睡著觉一样。右肘向上弯曲,拳头紧握。左臂半平放身侧,左手握半拳状,嘴角流有血迹。
    
    武凤勤接触到的一些村民指出,张国庆在村里为人老实、厚道、善良、勤快,不多言语,会木匠活,村里人有用到之处,随叫随到。死亡前一天还到地里干过活。有多人证明,他尽管数次遭李小虎毒打,但其求生念头强烈,生前曾多次跟邻里说,他不想死,丢不下年仅6岁的女儿,并对村里的教师孙迎宝说过,他把李小虎打他的次数与时间详细地记录在了本本上,万一有一天李小虎真把他打死了,也好让村里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可是,张国庆说过这些话还不到7天,就死在自家床底。
    
    2004 年7月2日下午,沁水县公安局与晋城市公安局的法医进行了尸检,3日上午再次进行了覆检。3日上午,有重大嫌疑的村民李小虎与死者之妻王琐琴接受派出所的讯问,晚上,王琐琴被放出回家。4日下午,经过两天的侦查,沁水县公安局下发了不予立案通知书,理由是“张国庆系自杀”。
    
    据武凤勤调查所得,不少村里的老百姓并不认同公安的结论,在他们眼里,张国庆死得比窦娥还冤!村民之中有人坚信:“张国庆是被李小虎打死的,不是自杀。”
    
    在武凤勤采访的过程中,有村民质疑:“为什么沁水县公安局没有经过大量的走访调查,短短两天半的时间,只通过李小虎的弟弟李小五(该人在当地是有名的大老板,其在当地开有一个铁矿和其它公司)叫的证人李肉娃和杨保红与其儿子,说在7月2日早上6时到7时见过张国庆(意在说明张国庆当时还活著),就可确定李小虎没有作案时间?”
    
    山西《三晋都市报》连续10多天刊登了武凤勤的调查报导。沁水县公安局后来以“读者来信”的形式在山西《三晋都市报》上表示,张国庆是自杀身亡的。
    
    不过因为记者调查见报后,公安局压力太大,最后还是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李小虎依法刑事拘留,经沁水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随后被逮捕。
    
    2005年3月上旬,李小虎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缓刑三年。
    
    有知情人透露, 李小虎和他的大款弟弟对此判决很是满意。不满意的是张国庆的亲友和乡人,他们目前还在四处上告。
    
    武凤勤表示,她看到自己的领导迫于压力,竟然将报导半途而废甚至还为那些失职的公安人员做起了“宣传广告”;于是,她冒著被开除的危险,和报社的领导展开了辩论。武凤勤说:“沁水县公安局为什么不对我们报导中的那些怪现象进行解读,而是一味地强调自己的工作无失误?为什么不对那些参加第一次尸检的员警们进行调查?为什么不在必要的时候对所有的证人和李小虎进行测谎?李小虎弟弟和家人所说的50万买出李小虎为什么不查?”
    她怀疑,自己因为跟领导争取报道真相,最终遭到报复。
    
    据武凤勤指出,7月2日上午村干部报案后,赶到的沁水县公安局法医郭胡斌与晋城市公安局的法医张天林,在离土沃村1里外的雨沟岭对张国庆进行了尸检。负责往雨沟岭抬尸体的是53岁的村民杨建林、52岁的王小虎、50岁的杨五海与50岁的郭天平。
    
    据武凤勤了解,当法医开始工作时,在场的数百村民都惊呆了。据指出,杨建林曾说,大家都看到了,国庆头部后脑勺靠左侧有黑青一块,右腿小腿肚处有黑青一片,右脚大拇指到脚面处全部黑肿,右脚大拇指指甲盖全部掉了,男性生殖器睾丸有黑青,臀部处有黑青。更让村民们吃惊的是,在对张国庆尸检之前,没有一个人看见系在国庆脖子上的红布裤带。原因只有一个:红布裤带被扣得整齐的衬衣领挡住了,而张国庆系的却是皮裤带。
    
    据武指出,村民杨建林、王小虎、杨五海与郭天平都曾说:“七成新的红布裤带在国庆脖子上由下至上系了三圈后,在脖子喉咙处打了两个死结,结不是立著的,是扁的,两个结还竖著,两头留下了仅约8cm的裤带头。因系得太紧,法医解不开,便用剪刀分两次剪了下来。这是在尸检时当法医剪开衣服时才看到的。”
    
    在武的采访过程中,王小虎曾说:“我活了五十多岁,见过吊死的不少,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人都不会相信,打了死结能把自己勒死的,而且还勒得面不改色;况且就算是国庆勒死了自己,不仅打了两个死结,还把衣服扣得齐齐的,衣领还挡著红布裤带?这是按常理解释不通的,可公安机关就是不给老百姓解释。”
    
    在武凤勤采访王琐琴时,王琐琴说,她与李小虎的事,丈夫也知道她不是真心实意,只是因为害怕李小虎,夫妻俩只好忍气吞声。两年前,她与丈夫被迫分居,李小虎成了“合法”丈夫,来去自如,对张国庆的毒打也越来越狠,邻居们看不过眼,但谁也不敢吭一声。6月底,李小虎就跟疯了一样在她堂屋出去进来,进来出去,手拿一根棍,嘴里反复自语:“我和你国庆没完。”
    
    武凤勤采访了与张国庆同住一院的傅来巧。傅来巧说,6月24日的晚上,她与丈夫王金宽、王琐琴、张国庆在院里闲聊。张国庆说,他已经不行了,李小虎非把他弄死,有好几回差点就送了命。今年正月十六,在小屋里,李小虎烧了一壶开水,用王琐琴的袜子堵了他的嘴,把头揪住往火上摁,摁到火上后,把开水倒在正旺的炉火上,用喷出来的热气烫他的眼睛,还口口声声说要把他的眼睛弄瞎,让他什么也看不见。国庆尽力挣扎,结果头发被揪下了一撮。国庆说,他向妻子提出了离婚,李小虎知道后狠狠打了他两次,他以后不敢再提了。
    
    傅来巧又指出,两年来,无论春夏秋冬,国庆晚上从来都不敢脱了衣服睡觉。因为,他得时刻准备著侍候李小虎,只要听到自家大门外李小虎的叫门声,睡梦中鞋都来不及穿就得往外跑,只要稍稍开门开得慢了一点,便会被李小虎不由分说痛打一顿;不仅来时得迎,走时还得送,而李小虎家距离国庆家不足400米。每次“迎送”时,几乎都要遭到李小虎揪住头发的拳打脚踢。
    
    武凤勤又采访了村民王金宽。王表示,2004年6月25日晚上10时左右,他正准备睡觉,见刚打了国庆一顿的李小虎提了两瓶啤酒,嚷嚷著说要喝酒,又见李小虎拿石头砸向睡在床上的张国庆,张实在无法忍受,就去派出所报了案。李得知后打得更厉害。张吓得跑到村委主任李明芳家,李小虎又追过去,当著派出所杨玉林副所长的面,连了张两耳光,村委主任上前劝阻,也被李小虎打了几拳。
    
    王金宽又指出,6月26日凌晨1时许,李小虎领著老婆、手拎一块石头来到张国庆家,张赶紧开门,李边打边把国庆拖回堂了两耳光,把国庆的头揪住重重地甩在地上,喝令国庆跪下给他与琐琴磕头,并让国庆叫他“爹”,叫琐琴“娘”。叫罢爹娘,毒打中李举起石头向张的右脚狠狠砸去,张右脚趾拇指盖被砸掉,顿时鲜血直流。
    
    又有土沃村村民向武凤勤反映,从2004年6月24日起,李小虎毒打张国庆越来越厉害。死的前几天,张国庆亲口对邻居说过,他被李小虎打得小便困难,内脏也不知被打坏了什么,一口饭也不能吃了。并曾对村民说:“我不想死啊,我真的不想死,我撂不下才6岁的女子,可看来李小虎是非让我死不可了。”
    
    武凤勤调查发现,7月1日,张国庆撑著欲倒的身子去地里种葵花。下午,李小虎对著众多村民说:“今天我在地里又把国庆狠狠打了一顿,他父亲真是不该把他生下来,我就是打死他我也不抵命,打死了也抵不了命。”第二天,张国庆真的死了。
    
    武凤勤表示,7月2日上午9时许,张国庆被发现死亡后,村支书刘王社、村委主任李明芳与副主任常锁领,立即去土沃乡派出所报案,发现派出所副所长杨玉林正与李小虎的亲弟弟李小五(该人在当地是一有名的人物,他开办铁矿的资产就值几百万)在一起,于是他们便回避了二人,在走廊给所长崔田军打电话报案。崔所长当时正在沁水县接受培训,便责成副所长杨玉林主办此案。
    
    据指出,在沁水县公安局干警赶到之前,李小五始终跟随派出所干警跑前跑后,“协助”公安人员办起了案子,并赶在第一时间见了王琐琴,后又去了他哥哥李小虎家。
    
    武凤勤调查发现,李小五并不否认此事,崔田军也认可。他们的说法是:任何一位公民都有义务协助公安机关办案。案发当日,李小虎被公安机关传唤。李小五放出话来:“没事,黑夜我哥哥就回来了。” 武凤勤指,虽然李小虎当天晚上没有被放回,但李小五又放出话来,说“要拿50万元摆平公安局”。
    
    武凤勤表示,2004年7月12日,张国庆的表哥席洪秀,与其妹夫刘建林向沁水县公安局提交了申请覆议书。按照省检察院制定的10条防错案政策的规定,对于公安机关要求覆议的必须更换承办人予以覆议,但在19日和20日的覆议中,沁水县公安局并没有更换承办人,在其下派的人员中,就有一名是第一次案件调查取证中的刑侦人员李进。
    
    2004年7月31日黄昏,天降暴雨,武凤勤正在沁水县土沃村采访。她见有三三两两的村民行色匆匆、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派出所员警说了,这个记者是假的,要拘留。
    
    席洪秀跑回家拿来雨鞋,村主任夫人拿来衣服,让武凤勤穿戴好,按派出所的要求,赶紧去派出所接受询问与审查。武凤勤置之不理,继续采访。此事后来在武凤勤对乡派出所的采访中得到了印证,用派出所的话来说,记者采访,必须到他们派出所核验身份并报到,意在“保护”记者。
    
    2004年8月1日晚上,武凤勤采访回来,见王琐琴在屋里坐著。听村民们讲,王琐琴一直在等记者回来,说有话对武凤勤讲。就在这一天,王琐琴谈到自己被李小虎所迫时,哭了。随后,她向武凤勤反映了以下情况:
    
    王承认,李小虎在7月1日的深夜还在打张国庆,并说出了李小五指派他人埋人一事。她反复强调,红布裤带确实不是自己家里的。“我没有文化,没多念过书,别人(指李小虎与李小五)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你说我傻不傻?这两天我的一家之主国庆死了,我才前前后后的想,终于想明白了。他李家利用了我,真把我害惨了,剩下我们孤儿寡母三人可怎么活啊?”
    
    8月3日,王琐琴哭著找武凤勤求救。她说,一大早,有两个人给她传话,说有人放出话来,如果王琐琴再向记者说什么,他就要杀人灭口。王琐琴说:“国庆怎么死的?我王琐琴再不说实话,人家就像对国庆一样把你灭了,你能咋的?”
    
    2004年9月18日,武凤勤接到张国庆亲属电话反映,沁水县公安局办案民警李进,就红布裤带一事第4次讯问王琐琴,当王琐琴坚持说自己家里真的没有、也没有见过时,李进破口大?,叱喝道,你他妈的胡说,就按第一次的讯问笔录说!第一次怎么说的,你就怎么说。
    张国庆的父亲张广兴不服沁水县公安局的尸检报告,已在2004年8月中下旬,向各级相关部门递交了“重新申请鉴定书”。
    
    但是时到今日,沁水县公安局都没有给张家一个说法。而事件已经过去10个月了,而张国庆的尸体早已经腐烂了。
    
    在截稿前为止,亚洲时报在线仍未连系上《三晋都市报》负责人,沁水县公安局负责人,以及李小虎评论有关事件。
    
    
    亚洲时报在线 云帆 撰文 摄影(07/04/200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媒体揭雷州丑闻 农民传遭报复
  • 村霸书记报复村民纠贪 逼死农妻(图)
  • 报复赖昌星案 中国迟不与加签观光协定
  • 交通银行锦州分行审计大案三位举报人遭到报复
  • 山东济宁又出“李信”:党员实名举报上司陷入被报复困境凸现制度缺陷
  • 浙江萧山农场职工批露腐败遭报复
  • 矿工报复矿主 绑炸药与警方对峙25天变腐尸
  • 贵州省遵义副县长率众殴打村民 记者采访遭报复 (图)
  • 报复暗杀中国高层 传吴官正新疆遇险
  • 河南平舆公安局副政委遭黑势力报复背井离乡
  • 转业军人用“邮件炸弹”报复党委书记被判死刑
  • 海南「反腐风暴」 举报者遭报复
  • 四川凉山一法官疑遭报复 在家门口被土炸弹炸伤
  • 江西农民被超期羁押9个月后申请国家赔偿遭报复
  • 艾滋病人不堪歧视报复邻里 杀死8人伤1人后自杀
  • 中国报复美签证取指纹做法
  • 南方报业两高层被起诉 外界怀疑遭报复
  • 自由是最好的:李鹏乔石等以江泽民报复陈希同为由要求江泽民退休
  • 湖南发生自杀性报复爆炸案 100斤炸药炸塌8间房(图)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打击报复导致八名无辜公民枉冤入狱:一起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背后
  • 复旦博士被冤拘半年 平安公司董事长马明哲涉嫌报复陷害
  • 上官天乙:中国报复加拿大?
  • 《新京报》指记者广东遭报复 影射南都案程益中
  • :陈希同准备向法院起诉严苛残暴打击报复自己的曾庆红和军委头目江泽民
  • 大自然的报复: 三峡工程改变了江南的气候!
  • 黄琦“天网”报道曾引起朱熔基关注 有幕后黑手涉嫌借机报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