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农民集资修铁路? 村干部挪用集体资金 (图)
(博讯2005年4月04日)
    

     调查显示,“河南焦作62位农民集资修铁路”的新闻背后,是村干部挪用村委会集体资金的现实

    图片3月20日,河南焦作市马村区待王镇张弓村,张弓村物流公司董事赵复鹏站在他们“筹资”建成的铁路上。记者浦峰摄

    

     3月20日,河南焦作市马村区张弓村,新建好的火车站台上空无一人。

     20天前,这里刚刚举行过一场隆重的通车仪式。一列火车从焦作市的待王火车站出发,通至这里,由此宣告“张弓村铁路专用线”正式通车。

     值得一提的是,这条铁路在通车伊始就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当地媒体称其是一条由农民自筹资金建成的铁路。

     “农民建铁路,是一项了不起的举措。”当地官员如是评价。当地媒体对此的报道则称,这条铁路是由60多位张弓村村民自筹资金建成,总投资4100万元。铁路预计年吞吐量150万吨,每年可为周边几家企业降低运输成本2000万元,并可解决400名农民的就业问题。

     3月下旬,记者对这个“农民集资修铁路”事件进行采访。但当地官员和出资农民却表现得异常谨慎。而记者调查铁路修建资金来源时发现,这条铁路并非由农民个人投资,而是村干部在多数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主要利用村集体资金启动建设,此后则依靠银行贷款。而在铁路开通前夕,这些兼具“大股东”身份的村干部又将村委会持有的80%股份转让给了自己。

     “农民筹资”实为集体资金

     张弓村所在的马村区,历史记载乃“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之地。周武王曾在这里演兵修武,留下了“演马”、“张弓”等地名的村落,现仍存“待王”古镇。

     张弓村铁路专用线即从地处待王镇的待王火车站发出,经9个自然村,通至张弓村。铁路全长6.27公里,为物流专用线。

     根据张弓村原村主任赵立河所述,1999年,张弓村铁路专用线获批立项,最初的投资方是马村区待王镇煤炭公司。在投资700万元进行路基建设后,待王镇煤炭公司因资金问题,于2003年9月停建。

     此后,待王镇、张弓村和AES电厂三方曾经想成立合资公司,接下这条铁路继续修建,但未果。

     “镇里没钱,AES电厂是国有企业,政府现在不鼓励国企,鼓励私企,所以AES电厂最后也退出了。”赵立河说。

     根据媒体的说法,此后,张弓村62位农民自筹资金500万元,并专门成立了焦作市张弓村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物流公司”)来负责修建这一铁路。

     赵立河担任了物流公司董事长。他说:“公司的股份全部是我们62名股东的,村委会没有投资。”物流公司办公室主任赵复鹏补充了招股的具体过程:“我们向全村招股,每股1万元,最少1股。最后62人入股,其中有14名持股10股以上的大股东。”14名大股东包括赵立河、赵复鹏等人,绝大多数是当时的张弓村村委会、村支部成员和村集体企业的领导。

     但物流公司的这一说法与3月21日记者查证到的工商注册资料有很大出入。焦作市工商部门的资料显示,张弓物流公司2003年10月16日注册成立,注册资金500万元中,自然人股东只有1人,为赵复鹏,出资400万元,占80%股份;法人股东为张弓村村委会,法定代表人赵立河,出资100万元,占20%股份。这些资料自注册以后,没有变更记录。

     现任村委会主任赵国龙则提供了第三种说法:“实际上是村委会投了400万,占80%的股份。”落款时间为今年2月21日的一份《股权转让协议》验证了赵国龙的说法。

     该协议显示,村委会以原始价格400万元转让物流公司80%股份。

     3月30日下午,记者就此股权问题再次询问赵立河。他承认,村委会当时投资了70%多。“当时考虑到其他的想法,注册的时候只登记了20%.”但他未对“其他的想法”作进一步解释。

     村民表示并不知情

     从工商注册资料上看,注册物流公司主要动用的是村集体资金,但张弓村村民表示,村委会从未就此通过公开渠道征求过他们的意见。也就是说,许多村民此前并不确知集体资金曾被挪用。

     但张弓村村民对村干部动用集体资金修建铁路早有传言。村民赵金中认为,500万元注册资金全是村集体资金,其来源是万方电厂征用村民土地的补偿款。他的推测是,赵立河等人先从万方电厂借了500万元注册公司,因此,2004年万方电厂支付土地征用款2520万元时便扣除了500万元,只付给村民2020万元。这一说法在村中流传甚广。

     赵金中说,为验证这一怀疑,他和赵成群等四人曾公开要求实行村务公开,并为此付出了牢狱代价。

     根据马村区法院和焦作市中院的初审、终审判决书所描述,2004年1月31日,赵成群、赵二红、张国富和赵金中4人,到张弓村村西头搭建的戏台上无故中断唱戏,强行演说称本村征地款被村干部分流。

     “4人演讲时要求公开村务,因为村民怀疑征地款被村干部当做私人款项用做了铁路项目的投资,有挪用公款之嫌。”村民赵三红说。

     判决书说,十余名巡逻队员前去维持治安,因此发生冲突。一巡逻队员左颈部被砍伤。

     2004年7月20日,马村区法院一审判决赵成群有期徒刑8年,赵二红有期徒刑5年,张国富有期徒刑2年,赵金中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和赵三红等5人共同赔偿受害者损失。

     一女性村民告诉记者,因为赵二红等人是为了大家的利益才出事的,该案开庭时,村民自发组织50多人到法庭“保人”,但被法庭拒绝。

     物流公司也证实,当地村民一直以各种方式阻止铁路的修建。

     物流公司提供的一个例子是,仅张弓村的村民就曾经迫使公司停工35天,后来在上级领导的协调下才得以复工。

     一个事实是,铁路原定2003年底完工,但实际上一直拖到2004年底方竣工。

     村委换届前的股权转让

     今年2月21日,张弓村村委会换届前夕,时任村委会主任的赵立河代表村委会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400万元的原始价格,将物流公司80%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包括自己在内的14个大股东。

     现任村主任赵国龙证实,3月10日,即换届选举后第3天,400万元已退回村委会账上,物流公司的股份完成转让。

     按村民事后猜测,这一股权转让协议,至少与两个因素相关。一是,3月8日张弓村村委会换届,包括村委会主任赵立河在内有着“大股东”身份的村干部几乎全部落选,而赵立河预见到这一情势,提前进行了股权转让;另一因素则是,铁路2月28日正式开通,丰厚的收益指日可待。

     但多数村民当时并未将股份转让与7天后的铁路开通相联系。

     根据物流公司提供的材料,铁路一旦运营,公司的年营业收入为1288万元,利润932万元,5—7年内就可收回投资。铁路可同时容纳两列火车通行,主要为沿线企业提供运力。

     沿线的企业包括万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金冠电力有限公司等大中型企业,均为燃煤等原材料和成品的运输大户。

     根据媒体报道,铁路的开通受到了周边企业的欢迎。河南金冠电力有限公司行政部主任蔡斌介绍称,铁路专线开通除大量节省企业运输成本,还可约定压缩原料的库存时间,使原料及时进厂,从而减少仓储,降低生产成本。

     由此看来,铁路一旦运营,收益丰厚已成定局。物流公司办公室主任赵复鹏表示:“只要能建成,就肯定能盈利。”但由于村委会的股权在铁路开通前夕转让给了14位大股东,这些收益显然已与多数张弓村村民无缘。

     耐人寻味的是,这一股权转让的协议在村民代表会议上获得了所有村民代表的同意,其中也包括一直反对村干部拿集体资金修铁路的赵金中,他的理由是“村里人老早就让他们退钱了,早退早安心”。

     对于股权转让价格,赵金中承认自己没想那么多,“当时拿了多少,现在就还多少呗”。

     铁路对运输业的冲击

     不能不说,张弓村铁路专用线的开通,已经切切实实地影响到了张弓村民们的生活。

     据张弓村村委介绍,该村共有300多户,村民祖祖辈辈以种地为生。近几年,该村的1000多亩地逐渐被周边企业征用。没有了土地的农民大多靠给企业干杂活、跑运输为生。

     张弓铁路即占用了张弓村198亩地,其用地至今未办理任何手续。马村区国土局一位官员表示,之所以没有进行查处,是因为这个项目是焦作市的重点工程项目,市领导曾三次到现场视察,“土地部门要做好服务工作”。

     另一方面,张弓铁路专线的开通将直接影响到张弓村众多村民目前赖以生存的运输业。铁路沿线的河南金冠电力有限公司曾向外界介绍,其公司每年汽车运输的成本近3000万元。根据物流公司提供的资料,另一家企业万方铝业每年的汽车运输费用达900万元。如铁路建成,两家企业分别可节省运输费用500万元和720万元。

     赵立河也承认,铁路开通后肯定有不少村民要放弃汽车运输业,转到铁路上做工。

     根据该公司提供的资料,铁路开通将可以解决村里400人的就业问题。但根据焦作市政府2003年10月13日发布的招商引资项目介绍,物流公司仅需员工120人。

     “我们农民自个儿跑跑运输还可以,到铁路上能干什么呢?”一位村民言及未来,充满担忧。

     当地政府所起的作用

     一个疑问是,按注册时的资本比例计算,赵立河等人仅投资100万元,何以撬起了4100万的大项目?

     种种迹象表明,当地政府在其中起到巨大作用。

     实际上,物流公司自接手以来,张弓铁路专用线的修建一直是欠债干活。

     物流公司提供的资料显示,铁路专用线总投资4100万元,缺口2200万元,除注册时的500万,一笔重要的资金来源是焦作市商业银行马村支行的1400万元贷款。

     对此,赵立河强调,贷款是“在政府的协调下”得到的。

     在今年1月25日向焦作市市委、市政府提交的一份工作报告中,物流公司提出希望政府进一步在其与银行的协调中予以支持。报告还提到,由于拖欠郑州中原铁路公司的工程款约700万元、铁路开办费用约200万元,铁路在去年12月中旬即已竣工验收,但却一直未能通车,希望政府与铁路部门进行沟通,“力争张弓铁路早日开通和使用。”一个多月后的2月28日,在没有新的资金到位的情况下,铁路部门仍旧开通了这一线路。通车仪式上,市区一些官员均到场祝贺。

     对施工中多次遇到村民阻拦的问题,物流公司也称是在政府的帮助下方得以解决。

     “(修路过程中)市领导来了三四次,区领导更是不计其数,协调各方关系。”赵立河接受采访时不止一次作出上述表示,并要求记者“要多宣传领导帮助企业的事迹。”有关媒体在报道中也提到,马村区副区长刘晓波说,马村区区委、区政府在指导企业注册、选准项目、明晰产权、协调关系等方面给予了大力支持。

     3月21日,马村区委宣传部新闻科人员表示,区里已决定对此事暂不报道,理由为“公司产权方面存在问题”。

     另一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在上述工作报告中,物流公司建议,对铁路专线的发到货物实行共用,“专用线共用费”在扣除营业税后,公司、铁路部门和共同管理机构即地方政府按7:2:1进行分配。

     这一建议最终是否被当地政府接纳,目前尚无明确说法。(记者 朱永红)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挪用救灾款建民政厅大楼(图)
  • 健力宝前总裁张海涉嫌挪用资金过7亿元(图)
  • 涉嫌挪用7亿 健力宝前总裁被拘(图)
  • 中国银行员工挪用银行六百万美金
  • 安徽农行营业部总经理挪用公款千万
  • 豪赌贪官李树彪挪用1.2亿元住房公积金真相披露 (图)
  • 湖南郴州一名干部挪用1.2亿公款赴澳门豪赌
  • 哈尔滨农行储蓄所长挪用储户存款赌博被捕
  • 吉林挪用3110万破产补助金购置车辆
  • 重庆贪官挪用千万公款赴境外豪赌
  • 挪用公款赴朝鲜豪赌的蔡豪文落网(图)
  • 中国国营公司副经理挪用十亿元公款
  • 国资委官员涉嫌挪用公款5千万
  • 农发行8.1亿元被挪用
  • 原广东扶贫开发总公司经理薛长春挪用公款判死刑
  • 自然科学基金会会计贪污挪用公款2亿 一审判死缓
  • 变脸巨贪挪用公款4亿 混迹泰国上流社会近5年 (图)
  • 湖北鄂州原劳保局长挪用71万公款养情妇被判刑
  • 广东汕头银行职员利用漏洞挪用公款60亿被判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