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京沪高速液氯第二次泄漏(图)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5年4月01日)
    京沪高速液氯第二次泄漏 部分工作人员受伤

    京沪高速液氯第二次泄漏头戴防护罩的抢险人员在清理液氯泄漏事故现场。新华社

    京沪高速液氯第二次泄漏

消防抢险人员在液氯泄漏现场紧张排险。新华社

      关注焦点

     3月29日晚,京沪高速公路淮安段上行线103KM+300M处,一辆载有约35吨液氯的山东槽罐车鲁HO0099与山东货车鲁QA0398相撞,导致槽罐车液氯大面积泄漏。由于肇事的槽罐车驾驶员逃逸,货车驾驶员死亡,延误了最佳抢险救援时机,造成了公路旁3个乡镇村民重大伤亡。

      “3·29”液氯泄漏事故全过程

     昨天早上,淮安市政府就京沪高速公路液氯泄漏一事召开新闻发布会,淮安市副市长陆长苏昨日上午说,京沪高速公路液氯泄漏事故中造成的死亡人数目前为28人,比30日统计的死亡人数增加1人。目前中毒入院人数为350名,其中危重病人17名,病危3人。

     第二次液氯泄漏,部分工作人员受伤

     3月29日晚,山东济宁科迪化学危险品货运中心司机康兆永、王刚驾驶红岩牌鲁H00099罐装车,由山东济宁前往南京金陵石化公司。事故发生时由康驾驶,据他交待,事故发生是由于其所驾车左前胎爆裂,撞上护栏后侧翻至高速公路另一侧,与迎面驶来的运输空液化气瓶的山东货车鲁QA0398相撞,造成液氯泄漏。

     事故发生后,康兆永向高速公路交管部门打电话报告,但并没有言明是什么危险化学品。随后,他与副驾驶王刚(押运员)在安全地带停滞至当晚10时左右,才绕道乘出租车逃至南京,与他们所在公司南京办事处人员取得联系,后经人劝说,于3月30日下午5时向南京警方投案自首,淮安警方当晚将其带回淮安。

     事故处理人员在现场发现,这辆肇事车标示吨位为15吨,但据康兆永交待,实际装载29.44吨,属严重超载。

     昨天晚上7时许,由于槽罐车阀门内的一个木塞脱落,导致第二次液氯泄漏,造成现场部分工作人员受伤。

     几家医院均满员

     从3月29日8点多开始,淮安市的救护车笛声就时时响起,到昨天下午,淮安市的几所医院都住进了液氯泄漏的受伤者。在淮安市第一医院,急诊楼上下两层全是伤者。据伤者介绍,自从住进医院后,所有医药费都先由医院垫付,伤者和家属的一日三餐也由医院负责。

     昨天下午,陆续有伤者病愈出院,但同时也有新的伤者入院。

     被疏散村民期待回家

     昨天上午,上千名群众聚集在淮高路上,他们是3月29日晚京沪高速液氯泄漏后被疏散到别处的当地村民。他们在马路边徘徊,希望能回家看看。值勤的警察劝阻了他们:还很危险,暂时不能回村。

     3月29日当晚,在发现液氯泄漏后,事发地点周围的临水县蒋安乡、淮阴县王兴镇、老张集乡近十个村子的1万多名农民被疏散。

     老张集乡金星村村民靳德成已经脱离了危险,妻子和女儿还在医院继续治疗,靳德成中午为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就开着手扶四轮车回去了。在淮高路进村的小道上,靳德成被警察劝阻。

     靳德成的村子共有3000多人,到现在已经死亡2个人,有几个高危的还在医院抢救。靳德成说,我们村算好的,那天出事后,几个村干部挨家挨户的敲门,叫大家快跑,所以伤亡比较小。

      村落里被死亡气氛笼罩

     在几个被污染的村庄中,王兴镇三尖村7组是距离事发点最近的小组,也是伤亡最惨重的小组。昨日下午,当记者走进这个村庄时,几乎家家都是门户敞开,全村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浓重的消毒水味道。

     走进一家大门上写着福乐满堂的人家,唐晶晶的三好学生奖状还贴在堂屋的墙上,堂屋中间的麻将桌上,一家已经停牌,夹三万正在等待胡牌。女主人的围裙扔在门前条凳上。厨房里的火已经熄了,锅上的玉米粥已经凝成了块,颜色也变成了白色,案板上等着下锅的香菜看起来像是一盘炒熟的鸡蛋。两只大白鹅拧着脖子相对着死在了厨房里。与厨房相邻的饲养圈,21只小鹅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这是一户距肇事点只有100米的人家。站在门前,能够清楚地看到高速路上被撞坏的栏杆和散落的碎片。

     “以后,这个村子中可能再也不会有一个连年三好生的女孩唐晶晶。据说这个家的所有成员都没能逃出去。”随行的当地村民告诉记者。

     环评还没结果,但村民认为两年种不了庄稼

     “昨天这个村子还进不来,我们只能在1100米以外的地方做环评。”昨天早上刚刚有别处赶来的淮安市环保局几个工作人员在距离三尖村7组500米远的地方架起空气采样器。

     工作人员指点给记者看:庄稼的颜色是渐变的,最严重的地方庄稼都发白,次一点的是金黄色,受污染相对小一些的黄色就更淡。虽然有关空气、土壤、水的环境测评数据还没有整理出来,无法评定现在的土壤成分,但是两个村民坚持认为,这片地两年内都种不了庄稼了。

      一老汉失踪,未找到尸体,也未上伤亡名单

     三尖村四组的孙银花和弟媳至今没有见到公公的尸体,28个伤亡人员中也没有公公的名字。但是家里人都确定公公已经离开人世了。

     3月29日晚,孙银花还在淮安市打工的地方没有回家,接到上海弟弟的电话,说家里刚刚给他打电话,出事了,一时打不通孙银花电话,让他赶快通知孙银花。

     孙银花放下电话就赶紧把电话打回家里,家里没人接。又找出同村另一户人家的电话,电话通后那边一片哭声,说孩子老人都在家,出不去了,外面黑压压一片,根本不敢开门。孙银花赶紧又给110打电话,30分钟后,110找到了这个被困在家里的人家,孩子(婴儿)已经昏迷。孙银花的两个孩子在丈夫的带领下,及时逃了出来。

     孙银花的公公与孙银花丈夫的弟弟同住,听到撞击声时,弟弟不在家,公公已经上床休息,弟媳当时正在看电视,突然感觉眼睛刺痛,一股刺鼻的味道由门缝飘进。

     村中有人大喊“快跑”,来不及多想,弟媳赶紧找来几条湿毛巾,招呼公公往出跑。后来,弟媳怀抱一个孩子,手牵一个孩子安全逃出了村子,却找不到公公。

      工作人员进村善后

     淮安市环保局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在事发当晚就来到现场,这两天不停的有救护车开进村庄,死亡的人中有很多是在家里的床上发现的,也有跑到半道就倒在田里的。有一个小孩的尸体是前天在田间被发现的,孩子还背着书包。

     “现在的村子几乎没有改变,还是当时人口疏散后的场景。我们进来时,发现了很多家禽尸体,”这位工作人员称。

     下午3点钟,在兴庄村村口,几个戴着口罩的人正在挖坑,他们是老张集乡政府工作人员,从昨天中午开始,乡政府派出了50多人,去不同的村庄,掩埋动物尸体。一位工作人员称,天气很热,为防止传染疾病,他们要将所有的牲畜和家禽尸体在1.5米以下土层掩埋,并作消毒处理。(记者 秦文 图片/新华社)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淮安车祸致液氯泄漏 27人中毒死亡万人疏散(图)
  • 民工镉中毒案65民工索赔1635万
  • 广东惠州超霸电池50名员工疑镉中毒索赔千万元
  • 内蒙古一煤矿发生中毒事故 2人死亡
  • 山西一铁矿气体中毒事件造成5人死亡
  • 河北煤气中毒女童工被活活闷死?
  • 贵州西部燃煤含毒气 全省一半人氟中毒(图)
  • 湖北一钢厂发生煤气中毒事件4人死亡
  • 湖南学生集体食物中毒 829人入院治疗
  • 甘肃发生毒气中毒事故3人死亡
  • 广东东莞制药工厂发生中毒事件4死2伤
  • 辽宁营口一中学20多学生食物中毒家长指学校封锁消息
  • 湖南郴州临武煤矿发生中毒事件 14名矿工遇难
  • 历史文化名城遭遇铅中毒生态灾难
  • 北京拆迁户遭停电被迫生炉 16岁女儿中毒死亡 (图)
  • 齐齐哈尔发生中毒事件 疑似日军遗留芥子气中毒
  • 内蒙古百多人集体食物中毒
  • 湖南湘潭发生食物中毒事件 午宴放倒百余人(图)
  • 湖南常宁发生300人食物中毒事件
  • 南京中毒案:中国官方新闻社道德沦丧
  • 潘一丁:尤先科的“中毒”和陈水扁的“中枪”
  • 食物中毒与精神毒害
  • 罗英: 中共遮掩南京中毒和插播《江卖国》事件
  • 吉安:分析汤山中毒总人数
  • 吉安:汤山政府对中毒总人数负有85%的直接责任
  • 刘晓波:人命关天还是党权第一──向南京的无辜中毒死难者致哀
  • 吉安: 对汤山中毒总人数和案发过程作深入分析
  • 一位“乡下愤青”对914南京中毒案的看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