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博讯2005年3月26日)
据独立笔会副会长蔡楚提供的消息,严正学已获释入院治疗。严正学妻子朱春柳证实此事,并表示感谢各界的关注。

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维权纪实》凌云报道

     著名画家严正学先生在法庭上据理力争,被椒江法院葛佩玉、谭阳有预谋地暴打,塞入铁笼,游街示众后关入台州市葭芷监狱。 (博讯 boxun.com)

    记者走访了新近获释的人,他们说:严先生之惨在于被殴伤而得不到任何治疗。严被押入7号牢房时,小牢房中已有8个人。严腰背疼痛坐卧不宁,不停地喊“报告、求医”。监管人员一直不理,他只好摇晃铁门“咣镗”响,闹得人心烦,于是大家骂他“找死!”说再喊就打死他。严先生剥去上衣,大家才看清他身上多处乌青瘀斑,特别是腰部的血肿和伤口、左肩的两道伤痕。大伙心软了,便帮忙摇晃铁门,终于来了当夜值班的一个戴眼镜监管人员,说打过几次电话,法院不让医治。后来又关进一个广西人,头部被打得血污狼籍,眼窝瘀黑,躺在严旁边,也说是警察打的。大家警告老严,你以为这个地方能讲理?就是把你做了,谁给你申冤?广西人是“鸡”,是你这只猴的榜样。严先生很惨,尽管警察治我们很容易,牢里的人都斗胆给严先生作证,因为这一切都是事实。那些证明我们带给严夫人了。

    记者找到严夫人朱春柳,出示记者证后,严夫人让我看到几张证据:

    ①、证明:我9号住入7号牢房,见铺上躺着两个人。一个是老严,左腰背血肿,有十几公分长的伤口,左肩有两道伤痕。右手背有伤口,我们扶他去小便,小便呈赤红色像可乐。另一个人是广西人韦科建(韦小路)两眼被打成紫色,眼白血红,十几天后仍充血,头面肿大,两眼圈特别是左眼圈成褐色(熊猫眼),他们一直没送医院治疗。后来老严一直发烧卧床不起。

     舒敏 2005年3月20日 湖北荆门市人13857667842

    ②、证明:我叫黄佳佳,7号入牢房,8号老严进来,身上好多伤,一直叫痛,烦人!我们都恨他,但是我们看他伤的重就同情他。我扶老严小便,小便红赤色。为什么不给他治伤?

        洪家立交桥下打铁厂 黄佳佳 2005年3月20日

    ③、见证书:我和严先生一样,我是外伤,严先生是内伤,他腰背痛,小便有血。严求医,监管人员说法院送的人他们不管。所以一直没给严看过伤,椒江法院、台州中院在10日和11日来过,严说他们看了伤处,但一直没有给他治疗。他没办法,腰痛得不行,说是喝童子尿可医内伤,他就喝了。我伤得很惨,严正学比我更惨。我们同情他,62岁了还遭罪,原意给他作证明。

    广西荔蒲县双江镇两江村 韦科建(韦小路) 2005年3月15日

    ④、证明:严先生3月8日上午关进来,一直喊痛,要求治伤。烦人,我们骂他“找死!”他脱了衣服让我们看腰背伤痕,腰肿有十多公分伤口,左肩红肿二道伤口,右手背流血,至今不送医院治伤,后严喝童子尿(黄佳佳的),我根(跟)监管说了也没让他看病。监管说严是法院关的人,和法院说了几次,法院不管我们管不了。老严很惨,我们很同情,所以都帮助他。

    皖:蒙城县陈桥老街 刘军田 13586202180

    周庭杰 13606688827 2005年3月15日

    记者看着这些冒死为严正学作证的牢友的亲笔证词十分感动。朱春柳女士说还有一份是上几天写的“集体见证书”。显然法院拒绝给严正学验伤和治疗是怕“自证其罪”。我们关切严正学先生在牢中受迫害的情况,呼吁保障严先生的人权,至少是生存权和验伤医病的权利!

(Modified on 2005/3/26)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严正学一案的最新消息
  • 严正学夫人的呼吁书
  • 关于强烈要求恢复严正学人身自由的紧急呼吁/朱春柳
  • 开放式征集签名: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图)
  • 著名画家严正学先生急需救援
  • 行为艺术挑战司法黑暗——严正学状告公安,领教黑道政治
  • 高风爽:『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 浙江公安部门作伪证被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
  • 严正学凶多吉少?/ 裘湧泉
  • 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 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 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沈良庆
  • 郑贻春:强烈抗议中共秘密逮捕画家严正学
  • 严正学: 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