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罗基: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5年3月13日)
    郭罗基更多文章请看郭罗基专栏
    
     (博讯 boxun.com)

     §§政府不守法是动乱的重要原因
    
     政府是权力中心。在历史上,社会的稳定总是靠强大的权力中心来维持的。缺乏权力中心,或权力中心失控,社会就会发生混乱。但是,滥用权力,制造矛盾,同样会使社会发生混乱。中国传统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君临天下,大权独揽:一方面,有效地对社会进行控制;另一方面,又不可避免地滥用权力。所以历史总是一治一乱,周而复始。如何建立强大的政府,控制社会,人类并不缺乏经验;如何制约政府,防止权力的滥用,人类几千年没有解决。
    
    
     近代的宪政民主以宪法的权威来制约政府,有效地防止了权力的滥用。仅仅凭借政府权力自上而下的强制,社会的稳定是脆弱的、暂时的。对政府权力的制约是人民自下而上的监督和广泛的政治参与,更有利于维护持久的稳定。对权力的滥用是政府不守法,政府不守法是引起社会动乱的重要原因,因此政府守法才能求得真正的稳定。中国领导人所说的“稳定压倒一切”,就是以自上而下的强制压出来的稳定。稳定压倒了自由,稳定压倒了民主,稳定压倒了人权,稳定还有什么意思?稳定可以压倒一切,就是不能压倒腐败;压倒一切之后,正好在稳定中腐败。一切都被压倒了,一切都将起来反弹,孕育着一切不稳定。
    
     §§以宪法权威制约政府
    
     以宪法的权威来制约政府权力,是17、18世纪先进思想家们的主张。英国的洛克认为,政府的权力来自人的天然利权。政府是为了保护人的天然利权而建立的,因此获得正当的权力。法国的卢梭认为,人们交出自己的利权,订立契约,才形成政府权力。政府的功能是以公民利权的形式满足人的天然利权;如果政府不能满足人的天然利权,它就丧失要求公民服从的资格,可以重新订立契约。卢梭忽略了一点:人们不能交出全部的利权,最终必须保留是否愿意交出利权的利权,也就是人民选择政府的利权。如果人民必须交出全部利权,或者交出利权以后无法收回,政府权力还是可以不受制约。“天然利权论”、“社会契约论”、“人民主权论”说明了政府权力来自人的利权,得出一个千古未有的结论:损害人权的政府,人民可以把它推翻;不符合人民意志的契约可以重新订立。这对于追求民主、实现宪政提供了有力的思想武器。宪法权威是契约权威。商品经济的高度发展,造成契约关系的普遍化。宪法就是全社会最高的契约,通常叫做“人民和政府之间的契约”。
    
     在专制社会,法的权威来自王的权威。在民主社会,政府的权威来自宪法的权威。宪政的力量就在于使政府不得不服从宪法。不服从、不遵守宪法,政府就丧失它存在的合法性;丧失合法性的政府迟早要垮台。民主社会的政治家们也不是天生守法、乐意守法的,他们想逃法、枉法、违法,问题是制度不允许、舆论不答应。尼克松在“水门事件”被揭露以后,陷入四面楚歌:国会弹劾、报纸谴责、抗议的文件如雪片飞来、批评的电话常铃声不断,就因为总统违法,丧失了合法性,只好下台。美国人以此自豪:“美国对人类进步所作的真正贡献,不在于它在技术、经济或文化方面所作出的成就,而在于发展了这样的思想:法律是对权力进行制约的手段。……在其他国家,权力之争由武装部队来解决,在美国,权力之争由法学家组成的大军来解决。”⑴在美国法律权威的压力下辞职的尼克松成了中国领导人的好朋友。毛泽东和尼克松的女儿、女婿谈话时说:“‘水门事件’不就是两盒录音磁带的事吗?有什么了不得!”毛泽东的幽默是以他伟大领袖的权威去奚落宪法的权威,表现了中国式的权威和美国式的权威格格不入。中国的问题就出在破坏了法制也没有什么了不得。
    
     §§民主共和制才能树立宪法权威
    
     “天然利权论”、“社会契约论”、“人民主权论”只是对既成事实的解释,以宪法权威为标志的民主共和制才是实践的结果。这种解释并非完全科学,但实践的结果是颠扑不破的。有一个人说:“愤恨资产阶级,要求改造社会,要把民主共和机构保存起来作为实现这种改造的工具。”这就是说,要利用资产阶级的民主共和制来改造资产阶级社会。另一个人又说:“如果说有什么是勿庸置疑的,那就是,我们的党和工人阶级只有在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形式下,才能取得统治。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这就是说,资产阶级的民主共和国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而且还是“勿庸置疑的”。这两个人,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标准,不是“修正主义分子”,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他们是谁?一个是马克思,另一个是恩格斯。以上的言论,如若不信,可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477页和《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274页。
    
     苏联和中国的“马列主义者”从来没有把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这番道理告诉人民;相反,中国的“马列主义者”还在那里大反“资产阶级民主”。
    
     老年恩格斯直到逝世前一年还说:“共和国是无产阶级将来进行统治的现成的政治形式。”如果没有这种现成的政治形式,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马上要去建立它。他以德国人的口气对法国人拉法格说:“你们比我们优越的地方就是,你们已经有了它;而我们则需要花费二十四小时去建立它。”⑵很明显,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在没有现成的民主共和制的地方建立的;同样明显的,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没有遵照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嘱咐,去立即建立民主共和制作为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治形式。在民主共和制下,才能产生以宪法为权威的守法的政府。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后,毛泽东反而说“资产阶级的共和国方案”在中国破了产。⑶可见,“中华人民共和国”虽然以“共和国”为名,实际不是民主共和制。
    
     20世纪建立了一种共产党专权、没有民主、扼杀自由、侵犯人权、不讲法治的无产阶级专政,完全是无法无天的政府,根本不符合19世纪提出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的马克思、恩格斯的原意。
    
    
     注:
    
     ⑴伯纳德·斯瓦茨《美国法律史》,第56页。
    
     ⑵《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508页。
    
     ⑶《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471页。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