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一对老年夫妇被拆迁公司活活烧死在家!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2005年3月05日)
    

    1月9日凌晨,上海市乌鲁木齐中路的一片拆迁工地上,几幢尚未拆除的老房子孤零零地竖立在空地当中。

     “着火了!”小朱在睡梦中被一阵浓烟熏醒,惊恐地叫出声来。打开房门,小朱发现火舌已经吞没了二楼的木楼梯,并向着三楼的走道扑将过来。 (博讯 boxun.com)

    一楼和二楼的住户已经搬走,这幢三层小楼只剩下小朱一家。住在走道西侧的是小朱和她的父母,住在东侧的是爷爷奶奶。

    小朱想要冲到走道对面去叫醒爷爷奶奶,可大火在瞬间占据了整个通道,别说过去,就连前进一步都不可能。

    小朱和父母从西侧房间的窗户爬了出去,沿着窗下边沿爬到了隔壁三楼的平台上,大呼救命。

    工地看守发现楼房失火,赶忙拨打火警电话。刚好工地上停着一辆翻斗车,看守叫醒翻斗车司机,将翻斗车靠近三楼平台,升起翻斗将小朱一家三口救下。

    “爷爷奶奶还在房子里啊!”小朱望着熊熊燃烧的老宅泣不成声。可是通往三楼的木质楼梯已经完全烧毁,三楼两间房屋的屋顶也被烧塌,根本无法靠近。

    几分钟后,吴兴、嵩山、静安多个消防中队的6辆消防车赶到现场。

    消防队员将梯子直接架到平台、窗口,进入火场努力寻找两位老人。约半个小时后,消防官兵终于在火海中找到了被困的老人,急忙送往徐汇区中心医院抢救,但两位老人不幸不治身亡。

    消防部门事后勘查认定,火灾现场有人为纵火迹象。

    上海市委、市政府领导对“1·9”纵火案高度重视,批示上海市公安局“一定要排除一切干扰,查个水落石出,决不允许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有屈死的冤魂”。

    位于乌鲁木齐中路和安福路交界的这片拆迁地块旧称“麦其里”,解放前属法租界,街道上浓荫遮蔽,鳞次栉比的旧式里弄与老式别墅错落相间,是离上海市中心最近的闹中取静之所。

    然而麦其里的拆迁安置工作进展得却颇为不顺。自2002年6月开始以来,一直拖到2004年底,像小朱家这样不肯搬走的居民尚有70多户,被称为拆迁中的“钉子户”。

    这些居民不肯搬出的原因在于,和上海城开住宅安置有限公司在拆迁补偿费上谈不拢。

    上海城开住宅安置有限公司在先后发给居民的数份《告居民书》中认为,“部分居民还抱有不合情理的幻想”,“利用动迁漫天要价”,有“少数居民脱离现实并提出非分的要求,拖延了整个基地的拆迁进度”。

    麦其里地块拆迁久拖未决,严重影响到城开集团的开发进度。

    在城开集团的内部刊物《城开天地》中,副总经理陈安民在一篇《2004年下半年主要工作》的文章中提到,“‘麦其里’……动迁基地对集团项目、资金等都有很大的关联,今年必须完成。目前麦其里完成动迁约90%多一点,……‘麦其里’的动迁关系到麦其公司何时开工,关系到集团所垫付的资金,早日开工就能早日转为项目贷款,是影响集团总体利益的项目。”

    城开安置有限公司作为拆迁公司,几乎承接了徐汇区所有的拆迁工作。一位业内人士说,该公司在上海是有了名的“拆迁速度快、办法多、善啃硬骨头”。

    “最后一段时间我们在麦其里住得提心吊胆。有人窗户被敲,有人房顶被砸,有人家里东西被偷,甚至还有拆迁户遭人殴打。”一位麦其里居民说,“但你又没法证明这都是谁干的。”

    城开住宅安置有限公司还在麦其里地块上安装了三只摄像头,一只位于里弄入口处,一只位于人流必经处,还有一只位于一户居民家门口。“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处于被监视中。”一位拆迁户说。

    上海市委副书记刘云耕在2月3日召开的上海郊区工作会议上说,动拆迁引发的矛盾,依然是影响上海社会稳定的首要因素。个别社会上的动迁公司“手段十分恶劣狠毒”。一些公司雇佣“社会上的人”,暗中拆除动迁户门外的楼梯;破坏他们家里的门窗;偷偷剪去他们家里的电线,破坏自来水管,使之断水断电,让动迁户无法正常生活下去,逼迫其搬迁。更有甚者,做出谋人性命的犯罪行为。

    刘云耕说,虽然这些行为在上海是个别的,但对整个城市社会稳定的负面影响很大,必须坚决打击。公安等相关部门将理直气壮地积极介入,绝不手软,排除各种压力,查个水落石出。

    2005年2月24日,经过上海警方一个多月缜密侦查,“1·9”纵火案告破。涉嫌纵火的是城开住宅安置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杨孙勤和职工王长坤、陆培德。

    经检察机关批准,3名犯罪嫌疑人于2月24日以涉嫌放火罪被依法逮捕。

    3月1日,徐汇区委宣传部一位周姓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公安部门正在进一步取证,有关材料也正在整理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以后的拆迁工作也不能再交给这个公司做了。街道正出面做家属的安抚工作,商谈民事赔偿是下一步的事


不搬走就放火烧?上海麦其里拆迁区纵火案调查

    南方都市报/傅剑锋

      上海市委、市政府专门对此案作出批示,案情于2月24日真相大白

      “一定要排除一切干扰,查个水落石出,决不允许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有屈死的冤魂”

      ——上海市委、市政府有关负责人对“1·9”纵火案的批示

      初春纯净的阳光照耀着被拆得满是断壁残垣的上海徐家汇麦其里小区。小区一幢还没有拆除的残破小楼被围在打着“上海市公安局”字样的警戒线内。

      这是一幢三层的老式上海小洋楼,一半已经被掀掉了屋顶,露出一根根椽木,没有门和玻璃、像黑窟窿的墙,焦黑的墙面与顶层小阁楼,都显示着大火肆虐过的痕迹。

      残楼那处还没被敲掉的圆穹式门顶和砖雕,显示着昔日繁华的一丝旧影。麦其里解放前是法租界,也是上海最高档的住宅区之一。如今,与麦其里地块一街之隔,有着和记黄埔在上海的旗舰项目“汇贤居”,汇贤居3万-6万元/平方米的房价彰显出这幢残楼所处的地段——麦其里是如何寸土寸金。

      这块总面积达20950平方米的土地三年多前被上海徐汇区政府的全资公司上海城开(集团)有限公司以2.65亿的竞拍价得到。于是,这幢七八十年来曾经像老绅士般端坐在老法国租界的62号小楼和麦其里其它的老楼一样,命运注定要被彻底改变了。

      只是这幢小楼的命运显得更为惨烈。

      今年1月9日凌晨1时30分,位于乌鲁木齐中路的这幢楼房发生火灾,大火不仅彻底毁掉了这幢死死支撑的小楼,还烧死了居住三楼的两位老人。经消防部门事后勘察,火灾现场有人为纵火迹象。

      谁是纵火者,又因何纵火?从一开始,这场发生在昔日法租界、而今黄金地段的拆迁区的火灾便笼上了层层的神秘色彩。

      麦其里62号凌晨大火

      两名在大火中丧生的老人是拆迁户朱建强70岁的父亲朱水康与71岁的母亲李杏芝。朱建强一家五口,除了父母外,还有妻子周莉和正在读高中的女儿朱婷。

      大火是从二楼的木梯开始烧起来的,当时,麦其里62号的一楼二楼已经搬空,朱家五口住在三楼。火势很快到了三楼。周莉事后向警方和她的一位亲密朋友讲述了大火前后的详细经过。这位人士转述了周莉一家当时的遭遇。

      当火在二楼烧起来时,老人朱水康已经醒来,敲门叫醒了周莉:“好像有烟味啊。”睡得迷迷糊糊的周莉起来闻了闻,去拉电灯,电灯没亮。周莉本能地冲过去开门,外面的火立即扑进来。周莉想也没想,随手操起房内的两把开水壶向火中倒水。火苗反而上蹿过来。周莉慌了,冲到床边拉起丈夫朱建强,又叫醒女儿朱婷。周莉夫妇及女儿的卧室与公公婆婆的卧室相隔在楼梯两边,就在这当口,门咣啷一声被烧得倒下去,楼梯走道烧成一片火海,他们已经听不到两个老人的呼救了。

      这时,冰箱发出噼啪的炸响声,冰箱上炸裂出来滚烫铁屑飞向周莉、朱建强、朱婷的背上。通向楼梯的路已经被烧断,丈夫朱建强冲向窗口,然后来拉女儿朱婷,周莉则把女儿往上推,等女儿爬上窗台后,她才爬到窗口。几秒钟后,周莉就看到火舌卷到了窗口,屋内发出冰箱被烧爆的一声巨响。他们爬到房屋西侧的平台上拼命喊救命。最后一个后来自称姓陆的过路人看到了,他叫来拆迁地边上的推土机,司机升起翻斗车,一家三口成功获救。

      6辆消防车也在此时赶到现场,40分钟后,消防人员将困在房内的2名老人救出,但两老已经身亡。据在1月9日参与这起火灾报道的当地记者回忆,当时消防人员就觉得这起火灾不同于失火,有纵火痕迹。上海警方随后开始介入调查。上海市委、市政府有关负责人批示上海市公安局,“一定要排除一切干扰,查个水落石出,决不允许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有屈死的冤魂”。 

      朱建强的妻子周莉一度被怀疑为纵火者。朱家周围的邻居们回忆,一开始确实有不少人甚至部分政府工作人员都怀疑是周莉纵火的。拆迁公司向外界散布的理由,其一是周莉平日和公公婆婆不和,烧一把火不但解心头之恨还可以多得赔款;其二是周莉看上去有些歇斯底里,做出非理性的事在情理之中。

      旧城改造与拆迁利益链

      朱家和拆迁队的矛盾由来已久。

      如果麦其里的拆迁发生在九十年代以前,朱建强家不但可能不会出现这样的悲剧,相反还会笑逐颜开地欢迎拆迁。

      上海市政府上世纪80年代末出台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上海有危棚简屋365万平方米;市中心10个区280平方公里内居住着706万城市居民,市区人均居住面积5.6平方米,全市有30多万户人均居住面积低于4平方米,还有3万多户人均居住面积不足2.5平方米;住房成套率仅31.6%。麦其里原住民们30平方米住祖孙三代七八个人的家庭最为典型。

      从1992年开始,上海市政府就开始了一系列旧区改造行动,并制定了一系列优惠政策,通过减免或缓交原来应该由政府收取的土地出让金、手续费、管理费等优惠措施,降低动迁成本,把土地价全部投入到动迁中,让动迁居民得益。2001年,上海开始新一轮旧区改造,瞄准改造呼声依旧强烈的2000 万平方米旧式里弄、特别是二级以下旧里弄成片地区进行改造。 

      本世纪初,原住民的回迁权被以红头文件的方式确定下来。2001年2月和4月,上海市相继出台了《关于鼓励动迁居民回搬推进新一轮旧区改造的试行办法》(沪城建2001第0068号)、《鼓励动迁居民回搬试点地块报批办法》(沪城建2001第212号文件)。新政策要求新一轮旧改继续沿用减免土地出让金、市政配套费包干等优惠政策。并规定各区在2001年4月20日之前将试点地块上报材料报送市房地局,各区试点地块数量不超过2块。麦其里地块 15街坊就是其中之一。而这一政策也被视为上海政府十多年传承、重点落实的“民心工程”。

      2001年10月8日,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的沪房地资安[2001]532号文件批准麦其里成为旧城改造项目。这个批文也正是麦其里原住民们要求回迁权的政策依据。 

      但是,就在徐汇区获得该批文不久,2001年11月23日“徐计投综(2001)29号”文件称,徐汇区计划委员会同意将麦其里动迁项目改为 “土地储备项目”。但是,即使到2002年2月25日,徐汇区通过《徐汇报》对外宣称这仍是“旧城改造项目”:2002年2月7日徐汇区新一轮旧城改造首次土地使用权招投标中,麦其里地块土地使用权由徐汇区属企业上海城开(集团)有限公司以2.65亿中标。

    

      图:上海拆迁资料图片。拆迁户住进拆迁公司。

      一位深知其中内情的上海房地产业界资深人士揭开了此中奥妙:2001年的68号文件规定,旧城改造项目为了鼓励开发商吸纳回迁的原住民,可以为开发商免除土地出让金。2001年实行土地招标后,上海规定土地中标价的30%上缴市政府作为土地出让金。也就是说,当城开集团以“旧城改造”项目中标后,城开集团的唯一股东徐汇区政府可以根据68号文件免除交这笔数额达2.65亿×30%=7950万元的土地出让金。而当这块土地再次转换成“土地储备”后,城开集团不但不用再承担因免除土地出让金带来的义务——“鼓励居民回迁”,而且,原来应该给一千余户原住民虚位以待的回迁安置房还可以再拿到房市卖个好价钱。

      同时,因为拆迁费是承包的,拆迁公司只有通过压缩拆迁成本才能获利。所以,他们往往会通过各种手段来压缩拆迁成本。

      这位资深人士指出,上海曾有一大批地产公司通过钻这个政策空子获得了类似好处。最有名的是上海周正毅案,周正毅也曾以旧城改造为名,在获取静安区58街坊的4万多平方米土地上,被免除了3亿元左右的土地出让金。他也同样在拆迁过程中,不允许居民回迁。这个政策是如何产生的?据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2003年7月17日在《解放日报》的解释是:2001年,由于旧区地块上居民密度过大,动迁成本过大,动迁成本远大于土地出让费用,开发商普遍不敢问津旧区改造。如果再从土地出让价中提取土地出让金上缴政府,那么用于安置的费用就更少了。因此,在旧城改造中采取了不收取出让金的做法。但是,分析人士指出,当2001年后房价飙升后,这项政策就被一些开发商扭曲了。 

      这位资深人士还指出,徐汇区把麦其里旧城改造项目转换成“土地储备”项目的过程中,还与上海多个政府法规与文件相抵触。首先,这种大块土地性质的转换需要上海市级主管机构批准。其次,上海市房地局、财政局在1997年3月13日印发的《上海市国有土地使用权收购、储备、出让试行办法》中规定, “列入市政府旧区改造计划危房、棚房、简屋、二级旧里密集地区”才可以土地储备。而[沪房地资安(2001)532号]文件鉴定称,麦其里地块基本为一级旧里,没有作为土地储备的条件。 

      这种转变对城开集团颇为有利,对像朱建强这样的原住民来说,却是一场灾难。 

      回迁权之争

      3月1日,朱建强家附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邻居颤抖着拿出1月9日的《新民晚报》,在那篇标题为《上海乌鲁木齐中路一拆迁房发生火灾 司机升翻斗车救出一家三口》的新闻下面,是她当日用红笔写下的一句话——“(向)为动迁而牺牲的老人致(以)哀悼”。

      这位老邻居何以写下这样的断语?这要从上海城开住宅安置有限公司与麦其里拆迁户们的渊源说起。 

      这些老居民们对城开安置公司的印象始于九十年代后期该公司对当今的高档住宅区汇贤居旧地的拆迁。汇贤居是由香港和记黄埔投资的,徐汇区政府把这个拆迁工程转包给了区政府全资公司上海城开住宅安置有限公司。

      城开集团网站在介绍公司发展史中透露,承包拆迁业务很早就是这家1996年开始注册的集团公司发展助动力之一。仅1998年就“实施位于斜土路以北、大木桥路以西约2.4公顷的西丁吉里和肇嘉浜路99弄一期、肇嘉浜路384弄、文定路陈家宅以及上海师大赵家宅、石龙工业小区史家宅旧区改造的动迁”。2000年前后,原城开集团公司动迁部改制成集团公司控股,员工和经营者持股的多元化投资主体的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城开住宅安置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在2002年6月开始动迁麦其里。这家拆迁公司受聘于由徐汇区房地局主办的徐汇区土地发展中心,而拆迁中遇到的涉及拆迁安置公正性问题与拆迁裁决的日常事务就由徐汇区房地局管理。一位麦其里居民评价说:“他们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到了2003年,城开安置公司与麦其里原住民们的矛盾开始激化。但一直以来,城开安置给居民们开出的迁居方案只有两个,一个方案是搬迁到上海的郊区徐浦大桥一带的居民小区,另一方案是给予货币补偿。以2004年的货币补偿单价标准为例,一般是4500元/平方米+20%的价格补贴系数。麦其里小区的居民一户人家一般只有二十至三十平方米的居住面积,他们能够得到货币补偿也就只有二十万元左右,远远无法以此在同一地段购得相同面积的房产(以此地两万元的均价计算,三四十平方的小套房就需要六七十万元)。至于搬迁到徐浦大桥的居民区,拆迁居民们认为不但离市区远上班不便,各种公共设施也极不健全, “我们从小在这里生活五六十年,为什么我们的生存与生活就要为他们的生意作非常吃亏的牺牲呢?我们什么也不要,只想回迁。”一位至今还没有和拆迁公司签下拆迁合同的居民说。他的这种想法也是麦其里大多数拆迁户的想法。他们依据的理由是政府曾经在沪房地资安[2001]532号文件中以“旧城改造”的项目批下了麦其里的“改造项目”。又根据沪城建[2001]第0068号文件规定,政府鼓励原住民回迁,所以他们符合政府的政策。但徐汇区有关政府部门和城开安置公司均认为,这个地块的用地性质已经改变,已改为土地储备。意即原住民也就失去了回迁的权利。 

    

      图:76岁的老人任菊英也是像朱建强一家一样坚决要求回迁的拆迁户。任菊英回忆,2004年5月10日,她家被数百人组成的强迁队伍强制拆迁。拆迁中,任菊英的腿被拖伤,她的二儿子被打伤,全家的所有衣物被埋在里面,两万元的现金也来不及拿出来。半年多来,小儿子一直为此事在北京上访。此后,她一家只能租房在外面。失去了房子,晚景凄凉的任菊英坐在出租屋的窗下,一脸愁容。

      数次矛盾与纵火案真相

      正是这个回迁权之争,演变成了包括朱建强家在内的拆迁户与拆迁公司之间绵延三年而不绝的战争。

      到了2003年之后,双方矛盾开始激化,被强迁的居民户数也不断上升。那些不愿签下拆迁合同的居民经常发现电线被剪断,煤气被放出,玻璃被敲碎,甚至有大便糊住门锁、死猫扔进厨房等现象。一户至今还住在拆迁区内的人家反映,仅在2004年8月5日至2005年1月17日之间,他家就在徐汇区分局湖南路警察署留下了六个相似的报案记录,包括火表与电线被剪,窗玻璃被砸,煤气被放,其中在2004年11月4日,报案记录称“动迁组工作人员王长坤带人将其家的入户电缆线剪断,致其家中断电”。 

      到了2004年前后,矛盾进一步激化。“在发生这次‘1·9’纵火案之前,我们这里已经大小发生过至少十次以上的火灾。大火灾至少有七八起。”朱建强家的老邻居称。 

      能够查到报警记录的一次麦其里拆迁区大火灾发生在2004年4月10日,乌鲁木齐中路179弄29号底楼(麦其里小区的外围部分)。这一天傍晚,该楼底层的叶金汉家被烧,“火从一楼一直烧到三楼。”目击者们回忆。叶金汉回忆,拆迁公司是在2003年6月开始和他家谈判的,一直到2004年谈判未果之后,忽然发生了这次大火灾,他在向警方的报案中明确指控是拆迁队所为。但拆迁公司则认为,这是他家有人为了想获得更多赔偿而故意放火的。因为双方均没无有力证据,这件事最后也不了了之。朱家的老邻居们回忆,与此同时,在麦其里62号,朱建强家下的一楼(朱家住在三楼)发生了三次小火灾。

      与这些小火灾差不多同步的是,朱家和拆迁队的矛盾已经发展到水火不容的地步。邻居们称,朱建强为人老实,内向,而妻子周莉为人泼辣,所以关于拆迁的事也是由周莉主外的。

      据与周莉交往密切的人士向周莉证实,2004年10月12日下午,朱建强准备去买牛奶,从拆迁区向外走时,忽然身后被人打了一下,他回身骂了一句,即遭狂殴,为首者是拆迁公司职工王长坤。王长坤称打朱建强的理由是他们怀疑朱建强在纵火。闻讯赶来的周莉见报警后警察一直没有出现,打人也一直没有停止,情急之下躺在乌鲁木齐中路堵塞了交通。此后警察才到场阻止了殴打。经参与治疗的上海华山医院有关医生回忆,朱建强被打成了轻微脑震荡与肾挫伤。

      周莉就为此事要求政府解决,在上访未果的情况下,加上家里的电线莫名被剪断,她于2004年12月14日在上海康平路喝下农药以死相胁,后被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发现送往上海中山医院抢救成功。 

      此后,上海城开住宅安置有限公司又要求周莉一家搬迁,周莉后来向老邻居们说起了王长坤对她的威胁:“你们要么搬走,要么等着严重后果!”

      2月24日夜,上海市公布了大火的真相:纵火者是拆迁公司的人——经过一个多月缜密侦查,“1·9”纵火案涉嫌者是上海城开(集团)有限公司的下属拆迁公司上海城开住宅安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孙勤,职工王长坤、陆培德。据王长坤向上海警方交代,当时该公司副总经理杨孙勤授意“弄把小火吓吓他们”,陆培德转达此意,王长坤实施放火。两位老人因此死于大火之中。

      纵火案背后的问题

      徐汇区房地局一位官员在接受2月21日出版的《财经》杂志《上海飙地内幕——上海土地囤积之谜》采访时的坦言,也许刚好可以作为对“1·9”纵火案显露的问题所作的一种阐释:

      “上海市一些区政府不但以各级土地中心为依托,全面介入土地一级市场,大量‘卖地’获取巨额土地出让收入,还争相成立并大力扶植由政府全资所有或控股的房地产开发公司。这些公司从各区政府的土地中心手中,以低廉价格获取大量优质地块,并全面包揽从土地开发到住房动拆迁、从房产开发到销售的一系列产业环节,左右逢源,获取巨额垄断利润”。

      (引文摘自2月21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