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辽宁阜新孙家湾矿难揭密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2005年2月20日)
    
    编者按:辽宁阜新孙家湾煤矿2月14日发生重大瓦斯爆炸事故,事故发生后,辽宁省委宣传部下令,除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以外,禁止一切境内外媒体进矿采访。中国信息中心记者越过重重阻碍,对事故的始末进行了暗访,揭开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博讯 boxun.com)

    爆炸发生前后
    
    辽宁阜新孙家湾煤矿中国采煤队(简称中采队)是该矿唯一的国有采煤队。据该队的财务主管赵先生透露:2月14日上午,该矿海州立井(当地俗称为‘八坑’),包括副矿长在内的电器维修保全人员、通风设备维护人员等三百多人下井进行检修维护作业。中午这些人返回地面吃饭,饭后均未返回矿里。
    
    当日下午3点10多分时,井下242开采面工人宁海涛打电话到值班办公室,向中采队赵先生报告说,发现井下有烟冒了上来,赵先生慌忙打电话到井下询问情况,但是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赵先生感觉事情不妙慌忙往矿井口跑,这时井下有两名矿工爬了上来,惊魂未定地高呼“井下响了!”。赵先生慌忙打电话向中采队高队长汇报,同时电话也打到了煤矿各领导的手机上。(此时,赵先生并没有谈到先有震动感)据海州立井对面的小卖店店主透露,由于过年而冷清的矿井在14日下午 3点20多分时异常忙碌,各色小轿车包括出租车先后蜂拥驶入院内,紧接着救护车、警车也呼啸着赶来。
    
    据矿上一位小车司机说,事情发生时他正和朋友在“卡啦OK”歌厅唱歌,当接到领导通知他矿上出事了,他还以为是个别人员发生工伤事故,所以并没太在意。他接了领导赶到矿上,发现到处弥漫着从矿井里不断冒上来的瓦斯爆炸的硝烟味和刺鼻的焦糊气味,大家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矿方领导考虑到事态严重,迅速向市委书记王琼、市长王平作了汇报。(注:新华社以及其它新闻机构报道过的类似情况这里不再重复)
    
    惨不忍睹的矿难现场
    
    据一位参加井下救援的矿工讲,在井下一个采煤区内一次就发现了80多具中采队队员的尸体,其中有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有自己抓破自己胸部肌肉的,显然他们是被爆炸后而产生的毒气熏死、憋死的。从他们痛苦扭曲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在死亡前进行了撕心裂肺地挣扎,其状惨不忍睹,让人看了揪心。
    
    更为惨烈的是被冲击波炸飞了的矿工,救援者只能在碎煤中找到他们的肢体和零星尸块,只好装在袋子里运到地面上,再拼成整体。被烧焦的尸体中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有的尸体的脸只能看到一个轮廓,黑乎乎的一个圆形,根本无法看出来人形来。运煤用的铁轨都被炸得拧成了麻花,瓦斯爆炸的威力可想而知。到18日已经确定有 211人遇难,其中21名通风员中有19人死亡,只有两人幸免,也就是那两个最先爬出矿井惊呼“井下响了”的矿工。
    
    据现场一位泣不成声的年轻妇女讲述,她的丈夫姓宋,是铁法队朱队长手下的一名小队长,她们要的第二胎孩子刚刚出生不到两个月,丈夫这一死,将来两个孩子靠谁养活呀?还有一位妇女哭诉其丈夫叫黄明发(音)和弟弟都在事故中遇难了,两个侄子也在事故中受了重伤。另有一位妇女跪在煤矿大门口哭诉,自己弟弟在事故中死亡,母亲已经80多岁了,不敢告诉她,将来母亲靠谁养活呀?据一位旁观者讲,最为凄惨的是有一家祖孙三代都死在了矿井里。
    
    幸运逃生者
    
    据幸存者王百万(外号)的亲属讲,14日王百万也在井下作业,瓦斯爆炸的刹那间,他感觉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将他推出5、6米远,并且将他推倒在一个水坑里,当时他被炸晕了。醒来时发现身上背着的矿灯电线被炸断了,附近一片漆黑,感觉头象锅一样大,晕头转向,不知如何是好。冷静了好一阵后,凭着以往的经验,顶着有风吹来的方向摸索向前。走累了就爬,爬累了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当他看到救援队时,紧绷着的神经这时再也撑不住了,重重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后来他才知道,自己整整走了一天半,才走出了死亡的魔窟。
    
    防家属闹事,矿方藏尸
    
    自2.14矿难发生后,遇难矿工的尸体放在了何处?这个疑问不禁是各媒体苦苦查找的重点,就连矿难家属也是一无所知。在2月17日中午,记者终于在一位知情者那里得到了可靠消息,据这位知情者透露,遇难者尸体抬出矿井后,领导们怕家属借尸体闹事,所以连夜将尸体秘密运送到当地驻军40军65667部队兵营内储存。同时这位知情者还透露从18日开始,将陆续分批火化遇难矿工尸体。当被问到不是还有50多具尸体没辨认出来如何火化时,此知情者表示,最后实在是无法辨认,那也只好指鹿为马了。当时,笔者对此人透露的消息还表示怀疑态度,但是今天从新华社那里证实了关于开始火化遇难者尸体的说法。
    
    大方的赔偿方案背后
    
    据内部知情者透露,省长张文岳责令矿方必须在10日内解决矿难遗留问题。这次矿难事故,矿方对矿难家属的赔偿显得异常大方。据遇难家属表示,矿方已经派人通知遇难家属,每户遇难者将最少获得2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如果死者属于国营职工,将给死难者妻子每个月死者工资的40%,死者子女给予工资30%的生活补助。如果遇难者有靠其独自奉养的父母,另外再在原来赔偿金基础上增加10%,也就是再给2万元赔偿金。省长张文岳表示,尽量满足矿工家属的要求,千万不要让矿难家属在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期间,进京上访闹事。200多名遇难者家属如果统一行动,将会组成至少在700人以上的队伍,造成不可挽回的恶劣影响。同时中宣部和辽宁宣传部要求媒体暂时对赔偿事宜不宜炒作,以免引起以往发生矿难家属闹事,追讨增加赔偿。
    
    事故原因置疑
    
    对于事故发生的原因,矿方表示是发生了矿震。对这种说法当地老矿工表示怀疑,同时矿方负责人也底气不足。所谓“矿震”是怎样的地质现象?如何解释这一现象?这一点恐怕阜新矿物局也未做好充分的答复准备。当有人向当地老矿工询问,“矿震”是怎么一会事?老矿工回答说,我下了一辈子的井,还是头一回听说“矿震”。当问到出事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震动?老矿工说,震动天天都有,采矿在地下放炮,能没有震动吗?老矿工同时还表示,就算是“矿震”,那么出事的时候人们应该感觉到两次震动才对呀,头一次算是“矿震”,发生那么大的瓦斯爆炸的震动感,大家应该都感觉到才对。为什么出事时人们只感到一次震动?那么矿方对这次震感解释成是“矿震”还是瓦斯爆炸?当一位吉林记者举着录音笔问到老矿工的名字时,老矿工警觉地说,我可不告诉你,免得日后给自己添麻烦,今天你们是中国记者,我还说点事,昨天老外(指法新社记者)我只字没说。
    
    中采队赵先生私下表示,对“矿震”一说,暂时上面没有追究,但是救援与安抚遇难者家属工作结束后,省委、国务院都好糊弄,可是中央派下来的事故调查组可都是专业人士,那些人可不好糊弄!虽然调查结果不会向社会公布,但是矿里总要有人出来背黑锅了。
    
    分头承包,个人渔利,无视安全隐患
    
    孙家湾海州立井矿采用3班倒,24小时不间断作业,每班工作时间为8小时。其中采煤掘进队伍的组成可谓五花八门,正规军里夹杂着杂牌军,各自为政、独成一统,每一承包队只听从自己队长的指挥。
    
    据了解,海州立井采煤掘进队分别有正规军中采队和杂牌军温州队、铁法队、四川队等组成。各承包队都以承包队长的原籍为名称,中采队是以原国营采煤队为基础,以高队长承包的形式组建;温州队是一个温州人为队长承包的采煤队,其采煤员工都是从安徽、山东等地召来的民工;铁法队是由辽宁铁法市籍的朱队长承包,以其家乡铁法市民工为主力的采煤队;四川队是以四川籍老板为队长,以四川民工为主力的采煤队。据悉,这些采煤队队长与矿方签订采煤合同,以采煤量计工钱的方式进行承包。
    
    据知情者透露,这些承包队队长为了从民工身上诈取最大的利润,都与矿方签订了大包合同。所谓的大包合同就是矿方只负责给承包方支付采煤的工钱,不负责采煤工人安全与伤亡事故。采用这种承包方式,承包人可获得更多的采煤工钱。同时,承包人又与采煤的民工签订生死状,生死状上签明,如果民工在采煤作业中发生意外伤亡事故,采煤队只负责一次性赔偿2万元,其它费用概不负责。这些采煤队的队长们只付给冒着O詹擅旱拿窆っ敲咳嗣吭?000多元工钱,自己从中每年渔利几百万元。当然这些获利其承包人不能个人独吞,必须向矿方领导“进贡”才能拿到承包权。
    
    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些杂牌军还混兵“作战”,在同一时段均有各采煤队在作业,只是其各自作业的采煤工作面不同。据温州队的一位带队采煤小队长透露,自己曾经向矿上汇报过井里瓦斯含量超标(每个采煤班长都带有瓦斯测量器),但是队长却说少量的超标没有问题,只要没有明火不会发生意外。据初步了解这次死亡的矿工中铁法队有15人遇难,温州队有20多人遇难,四川队遇难人数不祥,其它遇难者均为中采队。这次事故发生后,铁法队朱队长也异常大方,率先支付了自己队遇难者家属每人5万元的赔偿款。
    
    有隐瞒矿难前科
    
    在一次矿工们议论关于这次政府给较高的赔偿话题时,其中一位“排爆”(排爆——是指将在井下埋设而未爆炸的火药取出来的作业工作)队员表示,如今这个世道太不公平,年前自己的两个伙伴在井下“排爆” 作业时发生爆炸,两人当场送命,矿里每户家属才给了7万多元赔偿金,同时还要求家属和知情者不要将死亡事故传出去。如今事情刚过去1个多月,赔偿就提高到了20多万,这也太不公平了!当笔者问到,死者姓名时,那名“排爆”员也缄口不答,怕惹火烧身。
    
    封锁新闻媒体
    
    自2 月16日,各地新闻记者纷纷赶到辽出事矿井,不过在矿井大门前被守卫在那里的警察和矿井保安拦截,其中法新社记者以外国记者的特殊身份要进矿采访,同样被警察拦截,在争执不下的情况,警察告诉法新社记者只要他们到辽宁省宣传部开具采访介绍信,矿方就允许他们进入采访。匆匆赶来的香港凤凰卫视记者同样也被拦截。但是,却有记者技高一筹,用1000元钱在一位工作人员那里买来一个工作证混入矿内。但最终还是让矿方发现,第二天矿上立刻换发新的工作证。同时赶来的还有河北省报社、北京青年报、吉林报社等100多位国内记者,但均被警察拦截在门外。
    
    17日,吉林一家报社派来了一辆采访车,但均因矿方拒绝采访而失败。未死心的吉林报社记者看到有一位妇女在大门口哭泣遇难的弟弟,连忙不失时机的将妇女劝上采访车,去遇难者家里进行采访去了。法新社记者再次匆匆赶来,不过这次他们可是带来了“上方宝剑”,看门的警察检查完法新社记者的介绍信,放他们进了矿区。下午,头天已经遇到闭门羹的香港《文汇报》一男一女记者大概听说了法新社记者进去了,又再次匆匆赶来,结果和守门的保安队员发生了争吵后仍然被挡在煤矿门外。令人惊奇的是河南的《东方今报》3 名记者在和矿井保安说了些什么后,竟然被允许进入矿内采访,此举不知道是否与原任河南省委书记而如今又任辽宁省委书记李克强有关。
    
    异地做官,矿难随至
    
    去年12月2日,中新社的一篇报道说“2004年10月20日,河南省郑州煤业集团公司大平煤矿发生一起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148人死亡,32人受伤。事故发生后,河南省委书记李克强、省长李成玉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抢险,安排善后。”去年12月底,李克强被中共中央任命为辽宁省委委员、常委、书记,按理说经过了河南大平矿难的李书记应该从中吸取了教训,杜绝此类矿难的发生。可是令人遗憾的是更大的一起矿难事故在辽宁又一次发生了! “2月14日阜新矿业集团孙家湾煤矿发生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后,省委书记李克强、省长张文岳立即连夜赶赴事故现场”(北方网新闻)。如此雷同的报道、如此雷同的矿难事故,沉痛的教训却唤不起领导者的警惕。难道相同的矿难仅仅是巧合吗?
    
    矿工艰苦的居住环境
    
    孙家湾煤矿海州立井位于阜新市火车站南5公里多的地方,这里的交通即没有通勤车也没有公共汽车,想从阜新市直接到达海州立井煤矿并非易事。如果驱车前行,必须绕出很远的路程还要经过一段坑洼不平的道路,才能将车开到海州立井煤矿。由于道路狭窄崎岖,坎坷不平,出租车无法在这条路上行驶。这条路上主要的交通工具是一种三辆摩托出租车,俗称“摩的”。坐在“摩的”上,乘车者常常被颠起来,头撞在上面的铁栏上而受伤。更令人担心的在这段5公里多长的小路上,还要跨过6条铁道线,如果这破旧的“摩的”一旦在铁道上息火,而正赶上火车呼啸飞过,后果可想而知。想想这里的矿工以及家属和子女每天都要穿越这6条生死线,当地官员不知道有何感想?
    
    矿工们多数都住在煤矿附近低矮的工棚内,由于多年的地下开采,孙家湾地区已经成为严重的“沦陷”区。矿工们的住房由于地层下陷而裂开一道道缝子,多数房屋成了危房。为此,海州立井矿工和孙家湾农民多年来一直向市政府反映,要求解决日渐严重的“沦陷”情况,但却未引起市政府的足够重视。无奈,矿工们和村民们进京上访,最后仅换来矿工居住区南坡部分矿工搬迁。据悉,此次多数国营遇难职工家属要求政府解决住房问题。
    
    
    ──《观察》首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辽宁省阜新孙家湾煤矿事故(图)
  • 传孙家湾矿难死亡远高于官方数据(图)
  • 孙家湾矿区民众:矿里头2/3都是寡妇
  • 孙家湾矿难遇难者人数上升到212人
  • 孙家湾矿难遇难者人数上升到211人
  • 新华社:孙家湾矿难遇难者人数上升至209人
  • 辽宁孙家湾煤矿灾变 记者称当局封锁新闻
  • 辽宁孙家湾煤矿爆炸203人遇难(图)
  • 辽宁孙家湾煤矿发生瓦斯爆炸25人死亡
  • 孙家湾矿难感言(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