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矿难不断怎么办?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2005年2月19日)
    
    
     阜新矿难死亡人数已增至210人,这是中国1949年以后最大的一次矿山事故 (博讯 boxun.com)

    
    


最近两天,德语媒体都报道了辽宁阜新发生的矿难。各报援引中国官方统计数字说,中国去年有6027人死于矿难。但专家们认为,中国每年遇难矿工人数至少有八千人,最高可达两万人。
    
    
    法兰克福汇报说,中国矿工的死亡率是美国的一百倍,是南非的三十倍。该报接着写道:“中国有很多安全规定和法律,但人们对此熟视无睹。由于落实安全措施要花钱,许多矿山经营者宁可最大限度地获取利润,也不愿投资安全设备。腐败泛滥使这一弊端更为严重:安全检查人员接受矿山经营人的贿赂,矿主‘购买’安全证书和官方证明。长期以来,批评大多针对私人经营的小矿山。然而从去年起可明显看出,就象这次阜新一样,大型国有企业也不认真对待安全问题。因为除了通常存在的不安全因素外,生产的压力加大了,中国的经济增长吞噬着大量能源,能源主要来自燃煤发电厂,煤炭价格上涨,大多数煤矿在超负荷生产,付出的是安全方面的代价。
    
    对此,两年来在‘接近人民’口号下执政的中国政府一再提出警告、派出督察人员并惩办了一些负责人。总理元旦走访矿山清楚地表明,北京政府确实十分担心矿井安全问题。但是,象征性的走访矿山离改变现状还差得很远。”
    
    南德意志报写道:“中国政府多次公开誓言,要改善矿井安全状况。国家劳动安全部门乐此不疲地发布指示,派遣督察人员,议会公布了相应的法律。但是,就象中国经常发生的那样,督察人员受到欺骗,他们一离开,刚封闭的矿井就又开工了。北京一些官员声称,数千个私营小型非法矿井的经营人对矿难负有责任,但最近几个月的情况表明,他们闭着眼睛说瞎话,最近的灾难性事故都发生在国营大企业。问题是,许多人在这个问题上乐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中国的经济在急速飞奔向前,渴求能源,而中国三分之二的能源仍然来自煤炭。”
    
    日报写道:“过去发生矿难后,北京都宣布要改善安全措施,但并没有做实事。现在政府也宣布要检查全国的矿山安全问题。北京的国家领导人对矿井的高死亡率采取了默认的态度。国营大矿井改善安全设施要花钱,会造成能源价格上涨,这是北京出自政治原因所不愿看到的。中国一位互联网网民评论这次矿难时说,‘这是一场金钱与生命的搏斗,最后取胜的是金钱’。”
    
    
    本文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矿难:温总“有责任论”有深意
  • 传孙家湾矿难死亡远高于官方数据(图)
  • 孙家湾矿难遇难者人数上升到212人
  • 云南富源矿难死亡人数升至27人
  • 孙家湾矿难遇难者人数上升到211人
  • 据报中国当局限制阜新矿难报道
  • 新华社:孙家湾矿难遇难者人数上升至209人
  • 矿难频发 中国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劳工观察
  • 辽宁大明矿难死亡人数上升至9人
  • 大平矿难 河南副省长受警告处分(图)
  • “宜阳矿难”10死10伤 洛阳关停小煤矿
  • 河南宜阳县乔岩直井矿难已造成10人遇难
  • 湖南湘潭煤矿矿难18人全部遇难
  • 湘潭新立煤矿矿难死亡人数已上升到18人
  • 铜山矿难矿工家属:井下被困人数比公布数字要多
  • 陕西800矿难家属打得地方官员到处乱跑(图)
  • 关于陕西铜川矿难致中央政府的呼吁
  • 陕西省矿难 800矿工家属暴动 (图)
  • 个体老板爆铜川矿难黑幕 所有瓦斯爆炸都是人祸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 曾仁全: 矿难与原罪
  • 曾仁全:矿难与原罪
  • 丘岳首:“盛世”的矿难
  • 孙家湾矿难感言(图)
  • 曾仁全:欲哭无泪是矿难
  • 中国的人命为什么如此不值钱?——关于铜川矿难的思考
  • 无言面对矿难
  • 美国也发生矿难
  • 中国矿难猛于虎 补牢要做三件事 (图)
  • 旺才:从矿难事故看底层民意的无奈——谨以此文献给在各种矿难事故中受害的无辜平民
  • 壮士断腕?——再谈治理矿难和污染
  • 中国矿难频生谁之责 - 垚远
  • 令人恐怖的“矿难纪录”到此为止吧
  • 人民网人民时评:南丹矿难,假如让知情者言而无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