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赵紫阳SARS期间曾流放贵州一年(图)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2月11日)
    

    
赵紫阳在1994年

    自由亚洲电台就《开放》2005年2月号采访主编金钟(一)

    香港政论杂志《开放》今年2月号发表后,记者林迪采访该刊总编辑金钟,他谈到了赵紫阳在前年SARS期间曾被送往贵州一年的内情。

    林迪:这一期赵紫阳专题最主要的题目,发表了一些在别的地方还没有看到的材料。其中俞文学的文章中提到,前年SARS期间,赵紫阳竟然被安排到海拔很高的贵州省,这对有心肺疾病的人是很不利的因素;另外还谈到了赵紫阳15年来思想上升华的问题,您本人也写了文章。能不能谈谈这一期赵紫阳报导当中您认为值得提的?

    金钟:我们十多年来一直尽力的,虽然算是一本政论杂志,但是我们还是要追纵一下新闻,内部的、深层的,往往是我们还可以发挥作用的空间。这次我们独家报导了赵紫阳的健康怎么样恶化,我想最值得提的两点:第一、SARS期间,他曾经流放到贵州一年,这个人家都不知道的。贵州是2000多米的海拔,对80多岁的老夫妇的健康来讲,的确很不利。赵紫阳肺部已经有问题了,纤维性组织功能已经衰弱了,是很需要氧的,一般在高原地带就比较缺氧。所以他的儿女们就说过这样的话:老人在外面飘了一年,贵州高原把他的肺完全弄垮了。为什么把他弄到贵州去?进一步我们还没有追查到,但是这当然是中央的安排,当年张学良也曾经软禁在贵州。

    林迪:所以有人把赵紫阳称为中共的张学良

    金钟:是。第二、还有一个精神因素。中共十五大,赵紫阳上书中央,要求重新评价六四,信写得入情合理的,江泽民看了那封信非常不高兴,因此就加重了对赵紫阳自由的限制,这个打击对他应该是比较大的;然后又碰到SARS,被送到贵州去,这样的情况加速了他身体的恶化。

    林迪:文章里还有一个情节我觉得也很耐人寻味,就是赵紫阳和他夫人梁伯琪经常不吃官方给的药,有的时候他的夫人要跑二个小时,绕很大一圈到他的朋友那里去,由放心的朋友帮他配的药,才拿回家跟赵紫阳一起吃,证明他们很有戒心。

    金钟:是。所以赵紫阳在软禁期间的情况,我们还有一篇报导,提到《东方日报》在他去世之前一个礼拜,突然以头版头条、非常慎重其事的方式报导赵紫阳去世。我们都知道,《东方日报》在政治上是亲北京的,我相信它绝不是造谣,肯定是来自北京的消息。但是这中间我不知道有什么小小的误差,所以闹出这么大一个笑话。

    林迪:有人分析说,北京把这个消息释放出来,是想试探一下反应如何,万一民间有什么反应,等于预演一下,让外界对赵的死讯有一个准备,这样就不致于造成太大的冲击。

    金钟:我的解读是,这个消息绝对是中共高层给它的。也就是说中央在一个星期以前就已经判断赵紫阳身体不行了,但是这个消息七传八传就走了样,传到《东方日报》老板耳朵,他就以为真的死了,因此就大错特错。曾庆红走了之后二十分钟他就咽气了,不就说明赵紫阳的生死完全掌握在他们手上吗?可以准确到一个小时之内,至少可以这么说。如果说曾庆红迟半个钟头去的话,那中央领导的关怀不就不行了嘛!人都死了嘛!这个精确度,显示他们对赵紫阳的控制非常严厉。

    林迪:您这次写的文章提到:赵紫阳的现象,实际上是“革命吃掉他自己的儿子”,这句话您借用了,在中外历史上都有这种现象,这点能不能谈一下?

    金钟:李慎之认为这是一个残酷的真理。从史达林那个时代开始,在30年代大清洗的运动中,杀了多少布尔什维克。有些知识份子本来是完全没有什么罪证的,当然可能是有一点不同的意见,它就把人家打成异己份子、帝国主义的间谍,很多就被处死了,这个教训是很深重的。中共应该记取苏俄这个教训啊,老大哥的教训还能不吸取吗?

    没想到毛泽东变本加厉,他在苏共二十大之后,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的,都是针对革命之子、党内干部和知识份子。最初反右,针对知识份子,一直发展到彭德怀那个事件,就针对党内干部了。文革就更不得了,党内有一点点不同意见的知识份子,他就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全部被他一网打尽。

    赵紫阳,我想也是这么个情况。六四对赵紫阳的处理,关键的问题在“一直把他软禁到死”,这实际上是按照敌我矛盾来处理的,我发现很少有人指出这一点,只是说“不公平呀”什么的。给他定的性叫“支持动乱”、“分裂党”,这两顶帽子难道是内部矛盾吗?那当然是敌我矛盾,不过现在不敢像毛时代那样粗暴的从肉体上把赵紫阳消灭,所以他们就采用软禁的方法。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