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温家宝整顿电力 国电高层公开回击
(博讯2005年2月07日)
    1月18日,国家环保总局在北京正式叫停了全国26个违规开工的电厂项目,总投资达1179.4亿元,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此公开支持。这些违规项目大都涉及中国电力系统现任和前任官员,而电力系统与李鹏有密切关系,有分析家称这意味着当局已开始对李鹏的残余势力着手整顿。其中,国电集团旗下两大项目被赫然列入黑名单,分别是宁夏石嘴山发电厂2×330千瓦技改工程以及云南宣威电厂七期2×300千瓦扩建工程。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环保风暴骤然袭击 “电老虎”之后的第12天,国电集团公司一高层公开回击:“我们只是象征性地停一停,基本不受影响。” 而多个大坝工地依然热火朝天。此外,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负责人还表示三个工程“并无违规、万不该停”,公开叫板国家环保总局和温家宝。

     大幅整顿电力涉中共内斗 (博讯 boxun.com)

    据新华社2005年2月1日报道,中国国家环保总局于1月18日公布了13个省市的30个违法开工项目这些项目,总投资达1179.4亿元。国家环保总局的举动随即在全国引起了巨大反响。

    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1月25日公开说:“过去我们查案都是只抓小的,不仅老百姓不满意,领导也不满意,这次我们抓了30个大项目,社会反响非常好。”温家宝对此则全力支持,在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时温家宝说:“环保总局现在也动真格了,查处了一批违规上马的项目,非常好!”

    今次中国国家环保总局的整顿项目中,有3个项目属于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他们分别是金沙江溪洛渡水电站、三峡地下电站及三峡工程电源电站。而这间公司一直被外界指与李鹏的关系密切。

    据《东方早报》2月2日报道,直至1月29日,也就是环保总局发出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第4天,大坝工地依然热火朝天,各种高耸入天的机器繁忙运作着。报道又引述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李永安、副总经理曹广晶、杨清表示:三个工程“并无违规、万不该停”。

    但是,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副局长陈善荣说,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三项目违反《环评法》是毫无疑问的。很显然,这场交锋正有升温的趋势。

    国电高层公开回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月5日报导,1月18日,国家环保总局在北京正式叫停了全国26个违规开工的电厂项目。其中,国电集团旗下两大项目被赫然列入黑名单,分别是宁夏石嘴山发电厂2×330千瓦技改工程以及云南宣威电厂七期2×300千瓦扩建工程。

    一位刚刚从两大项目现场返回的人士表示,两大项目依然在建中,没有迹象表明会停下来。中国国电集团公司一位高层说,“我们只是象征性地停一停,基本不受影响。”这是环保风暴骤然袭击“电老虎”之后的第12天。也是接长江三峡工程公开叫板之后的接力赛。

    这位知情人士还表明,“云南这个电厂的六期工程已经开始发电,被叫停的七期工程即将开工上马。”被叫停的项目中,他刚刚去过的江苏太仓环保四期、徐塘发电、宁夏石嘴山项目都在建,有的甚至已经开始发电。

    国电集团另一位高层也证实,旗下违规项目有的已经开始进入发电阶段,“说停都是虚的”。

    违规公司四处游说

    据知情人士透露,就在国家环保总局正式对外发布消息之前,不少违法开工项目的上级母公司、地方政府部门,甚至中央主管部门,都已经开始“游说”。“现在发改委也在帮我们说话,看是否能够调解。”一家违规项目的电力集团公司人士透露。他预计,顶多停两三个月,该做的项目还是会继续做下去。

    仅缺电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江苏省,此次被叫停项目的累计总装机容量就达到486万千瓦。江苏省发改委的官员认为,“被叫停的七个项目都是重点工程,这些项目对缓解江苏电力压力有很大作用,若不及时处理好会加剧电力短缺的紧张局面。”

    中国电力的环保问题由来已久,据实地考察,由于污水处理投资昂贵,天津某电厂的污水处理设备经常不运行,电厂的处理方式是,白天把废水放在处理池,晚上直接将废水排到海里;而其它电厂也多是同样的做法。

    此次环保叫停风声四起,但业内人士对其执行力度和效果表示质疑。利用环保手段来整顿电力投资,业内对此做法的普遍观点是,环保叫停意义不大,只是刮刮风而已。江苏省发改委一位官员表示,停建对企业影响很大,同时也令银行面临收贷风险,各地的电力形势再度变得紧张。另外,投资巨额的项目,建设资金主要来自银行,突然被叫停,可能会引发金融上的风险。

    无序竞争的电力投资

    中国电监会一位官员透露,此次环保清查主要针对的是五大电力集团。由于历史原因,五大电力集团在厂网分离之后,开始迅速“跑马圈地”,扩张规模。此次环保风暴,其目的之一就是借用环保手段对一些违规项目开始整顿。

    该官员透露,由于电力紧缺,这两年各大公司疯狂新建电厂,整个市场处于无序竞争的状态。

    “我们刚刚上报一份关于电力系统无序竞争的报告,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予以重视,避免又一轮的电力供应过剩,新一轮的恶性循环。”该官员表示。

    在追求业绩的心态驱使下,一些电厂项目尽管明知违规,甚至多次被叫停,也依然我行我素。业内人士举例,北京大唐旗下的唐山王滩电厂,总共投资100亿元,有 4台60万千瓦的机组,2001年国家发改委曾叫停该项目,2002年又通报批评,2003年、2004年一直在叫停,但该项目仍然没有受到影响,到 2005年年底就要开始发电了。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电力投资的无序竞争状态,其深层原因还是投资体制的问题:“电力投资体制的改革迫在眉睫,否则会造成新一轮的电力供应过剩和投资的大量浪费,最终损害的还是国家利益。”

    电力腐败由来已久

    据亚洲时报报导,中国的电力腐败问题一直相当严重,当中以原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案最为轰动。李鹏之子李小鹏曾任国家电力公司第一副总经理,所以外界有些人认为高严是靠李鹏发迹的,但是高严于2002年9月“神秘失踪”,后来中国国家审计署揭发他在任期间金额数以十亿计,高严至今依然下落不明。

    自李鹏近年逐渐淡出政坛后,中国政府对李鹏过去参与的项目,已经开始加以整顿。首先,长江三峡工程由李鹏一手策划,但是,中国政府于2003年更换三峡工程的负责人,该年11月17日,中国宣布免去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郭树言的职务,连带郭树言的副手何文彬也一并调走。

    2004年6月 23日,中国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披露了审计署对原国家电力公司领导班子进行任期经济责任审计情况。审计报告称,1998年至2002年期间,该公司损益不实情况比较严重,累计少计利润78亿元。更为严重的是,因为决策失误该公司国有资产遭受重大损失,涉及金额78.4亿元,其中因个别领导人违反决策程式或擅自决策造成的损失或潜在损失32.8亿元,占42%。

    修建电站带来的暴动隐患

    2004年10月底,中国四川省汉源县发生数十万民众抗议政府修建水电站的事件,汉源暴动的起因是政府要在位于大渡河畔的汉源县建一个大型水力发电站,按照规划,大坝建成后,将淹没整个汉源县城和邻近几个乡,涉及耕地四万四千多亩,移民九万多人。

    由于官商勾结,当地官员贪污了属于老百姓的安置费,全县民众联名集资上访也没有结果。10月下旬,电站提前截流,成为此次冲突导火线。引发暴动,有多名民众被打死,全县戒严,当局被迫停工。

    继四川汉源瀑布沟水电站数万人抗议后,云南省又在一片反对声中,李鹏之子李小鹏的华能集团计划准备在有香格拉之称的金沙江虎跳峡动工兴建水电站,虎跳峡这个世界级的壮丽景观面临灭顶之灾,消息公开后,中国知识界、环保人士及当地农民群起而攻之,金沙江原住民很清楚,他们没有什么地方可去,要想保住家园,只有抗争,坚决不移民。

    香格里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水电专家告诉亚洲周刊,虎跳峡深而窄,建大坝非常方便,成本很低,只要建起大坝,“以后就是滚滚财源”。

    金沙江原住民很清楚,他们没有什么地方可去,要想保住家园,只有抗争,坚决不移民。据报道,尽管面对的是政府和水电公司强大的压力,金沙江已有很多人在自发地组织和动员。一村民说:“水电公司和当地政府只想赚钱,根本不想我们十万老百姓的死活,他们不把我们当作平等的人,把我们当成白疑!我们现在是背水一战了,国际歌说得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我们只有自己靠自己,组织起来,把水电开发商赶走。”

    很显然,在处理这类大的工程问题上,当局如稍有不慎,将很难保证不再次发生类似汉源事件的大规模冲突。

    而此次国电集团和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的领导层敢于公开与温家宝唱对台戏,预示着中共内部的权利争斗,当局对电力项目的整顿也步履维艰。(看中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