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270名西安老干部维权 市政府前抗议
(博讯2005年2月06日)
    中共对待1949年建政之前参加革命的工作人员一直给与一些特权和关照。这些人当年大都是各级工作岗位上的领导者。这些“功臣”即使他们到了退休的年龄很多人也是被挽留和返聘发挥“余热”,叫做离休。跟普通退休的人差距在那里呢?离休人员工资是100%的如月发放,医疗费用是100%的公家给予报销。仅这两点就是普通退休人员所望尘莫及的。岁月的流逝,昔日的“功臣”已陆续退出历史舞台,权利和地位不再。中共对这些“功臣”的热情也越来越降温。这一族群明显感到被歧视、欺负。“卸磨杀驴”就是中共的一贯做法。

    晚年生活心情不舒畅

     2 月3日在西安市委门前抗议的270多名老干部来自72个企业单位,年龄都是70岁以上的中共建政前的离休干部,曾经的特权阶层。这些银发维权者抱怨,很多年来西安市政府没有执行国家的有关政策,补偿他们国家规定范围之内的应得生活补助款和按照规定提高他们的生活待遇,使他们权益受侵犯,经济利益受损失,多次提出抗议谈判无果,使他们感到身心受到伤害,导致他们晚年生活心情不舒畅。当地政府对他们的歧视、糊弄、欺骗更激发了矛盾,他们也不得不走上街头。 (博讯 boxun.com)

    为此记者采访了当地的一些知情的老干部,一个没有透露姓名的长者告诉记者来龙去脉。

    同是离休事业企业待遇有差

    他说:国家在1995年12月7号发了499号文件,核心内容是:企业的离休干部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要求全国各个地区各个省市要逐步的把企业的离休干部的离休待遇和当地机关事业单位的离休干部的待遇拉平。

    改革开放后,中共开始对其管辖的国有事业单位进行机构改革,一些吃大锅饭的国有事业单位、国有工矿公司、老的生产建设基地(国有企业)等,被迫改制转型,成为企业。作为企业就意味着它脱离了国家国有地位,国家不再给予资金支配,脱开了。企业生存的前提是自谋生路发展,要自负盈亏的。因此改制后效益好的企业,职工活的就顺气,职工劳动所得、各种待遇都高于吃大锅饭时期,效益差的,职工生存发生危机,这些年造成那样多的下岗无业人员,多是改制不利的结果与必然。而西安抗议的银发一族,原本都生存在国有体制下,旱涝保丰收,吃喝不愁,国家给涨工资,他们也不会被落下。可是改制后一部份人、老干部归到企业,他们特权阶层权益损失明显增加。因此就造成同是中共的“功臣”、同级别、同工龄结果收入却比国有离休人员低得多的情况出现。不同体制下离休人员工资待遇出现差异。那么中共的499号文件的出台,也正是要改变这种状况,拉平二者因体制不同所造成的收入差距。

    知情权被剥夺权益受损

    老干部说:但499号文件在2000年以前一直是被当时的陕西省劳保厅厅长林长山(音)给隐瞒了,不给下面传达。当然这个隐瞒不传达可以肯定的说不是他个人的意愿所决定的。当人们后来追问到林时,他说:当时陕西省穷,拿不出钱来。但这个话是说不通的。假如说没有钱,你也要跟大家将清楚,这些老干部是能够理解的,如果国家确实有困难,我们能为难国家吗?我们不计较这些。但你要告诉我们中央的精神,中央对我们的关怀。离休的人越来越少了,国家这样做是为了让我们能安度晚年,过一个幸福的晚年,我们都是同情达理的。

    另一位M老干部告诉记者:可是不要说落实了,他们上情根本不下达,为了自己的目的就给隐瞒了,使我们受到损失,精神和心里都受到伤害,对我们起码的尊重都没有。我们清楚的知道国家是有这笔钱的给我们的,这一点是明确的。其他省市早都这样执行了,为甚么西安市不执行?他们竟然把我们的知情权给剥夺了,难道我们老了就真的不中用、就可以任人哄骗吗?

    同一级别待遇相差数百元

    老干部说:85开始改革之初,中央有文件,是关于企业工资制度规定,这个规定的出台把企业与事业单位离休人员的工资待遇拉开了档次,开始影响还不大,那个时候工资都不太高。可是这些年距离越拉越大。就我个人而言,我1975年转业到地方的一个事业单位,改革后单位性质变成企业了,变成企业后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还是没有调工资。我们这些人在企业的人员的工资多年来一直处于原地踏步。跟我同级的干部人家拿到八、九百时,我五、六百。这个差距就出现了。现在差距更大了。去年企业离休人员工资低于事业单位普通退休人员工资近30%。一个现任正处级公务员月工资为2000多元,,而企业离休的人员大多是正处以上的级别,可目前离休工资只有1300多元。甚么叫离休就是离职休息,不是退休。

    银发族的三年维权历程

    到了2000年《中国老年报》发表文章说:企业离休干部“四喜临们”,其中一喜就是企业离休干部生活待遇将和事业单位离休干部待遇拉平。我一个侄子在北京一个事业单位当司长月收入3700元。他说:你不要太高兴,拿到手才算数。当时我从北京回到西安接到一个老干部从外地发的传真,其中就是95年的国家499号文件,要求大家一起去上访。

    光打雷不下雨有令不执行

    2001年我们200-300老干部去西安市政府上访。当时西安市长陈安东(音)和信访厅的一个处长赵永(音)还有老干局的负责人在省委的大礼堂接见了我们。陈口头说:大家不要急,很快就会按照中央工资改革的政策,从2001年的7月1号起,给大家的生活待遇给拉平。后来省政府就发了两个文件,一个是33号文件,一个是39号文件。说是待遇拉平,“添平补齐”。按照当时省老干局的测算,我们跟人家的工资相差200多元,39号文件中提出的60元补助款也没有兑现。大家都有意见。文件出台后,政府并没有按着文件的规定去办。我们的待遇还是没有提高。由此引发持续三年多的上访。

    三年多的上访结果是怎样的呢?我们的问题一直不给解决跟当时的一个叫贾志邦(音)的人有关系。原省长陈安东要走,贾接班。他在里面顶着。他们把省长的批示给架空了,不执行。离休干部写了很多信要求贾给解决。但他始终不理睬。他的态度暴露无疑,而劳保厅说的话也是漏洞百出,总而言之还是推脱搪塞。就是不落实。他们就是以权代法,以言代法、以权压法,根本不是依法行政。

    1900名企业离休干部权益被侵害

    我认为他就是对老干部没有感情,不尊重老干部,心理没有我们这些人,所以就没有钱,没有政策。后来他们又把39号文件改成500号函。为甚么要改呢?原因很简单,如果按照39号文件执行,他们就得给我们1900多名离休干部从2001年7月开始补助,每月180元,39个月,6420元。他们现在不执行还发了500号函,变相的这么一搞,把矛盾推到下属的企业和地区,他们不负责了。到目前为止,西安市还没有完全落实。我给市长市委书记写过6-7封信,没有回答。我们多次去市委,市长市委书记都拒绝见我们。

    上访无果春节后再商量

    2月3号的上访接待我们的是市委的一个副秘书长王尊敬,他解释说:500号函已经转发到各个主管局,如果报上来就按照文件规定给大家补发每月180元的生活补助费。说春节后再商量,说他要建议领导成立一个专门机构来解决老干部的实际问题。

    当然我们还提出还有甚么西部大开发,阳光工程等等,这些补助款加起来也得有360元左右。我们现在是听其言观其行。我们没有过分的要求,这些是我们应该得到的。人人都有。不能再拖延。你们因该重视了。

    还有老干部提出:为甚么我们大老远来,市长市、委书记都回避我们?国家都很尊重我们,为甚么我们见他们这样难?有问题放到桌面上来谈。我们没有胡闹,没有干预你的工作,我们要的是国家对我们的政策,要的是关怀。是我们得你就得给我们,不是我们的,我们也不要、不伸手。国家拿我们当宝,你们为甚么要嫌弃我们?你们做的不对呀!没有我们哪有你们的今天?!

    为甚么不一视同仁?老干部说:有一些外省的领导在对待本地区的离休老干部的政策上提出对这部份人的福利待遇是“易宽不易严”、要优先。而西安市政府没有这个态度和胸襟。他们在处理企业离休人员福利待遇方面是能扣就扣,能卡就卡,能不给就不给。欺上瞒下。为甚么不一视同仁?

    特殊群体风光不再

    国家规定对于我们这些离休人员是政治待遇不变,生活待遇从优。让我们安心过晚年。我们就是要求西安政府执行499号文件。他们说要解决实际问题,务实,以人为本,不能光说不练。拿出实际的东西来。我们春节过后还要采取行动,不落实就要抗争到底。说实话我们这样的人年龄大了,人数一年比一年少,很多人都走了。这个群体不会增加了,只有越来越少,以后就不存在了,。。。我们要求过一个心情舒畅的晚年。

    老干部说:三年来大家集体上访省委有7-8次,我们可都是老弱病残呀,可政府部门对我们不理不睬。他们才是不顾影响,他们损害我们的利益,他们是在自乱其政。(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