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慧燕:赵紫阳走入历史获得自由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2月01日)
    /曾慧燕

    被稱為中國「悲劇領袖」的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因反對 1989 年「六四」鎮壓失去自由,至 2005 年 1 月 17 日抱憾而終,在軟禁中度過將近 15 年八個月的漫漫長夜,至死靈魂才獲自由。

     趙紫陽作為一名失勢下台已十多年、年逾 85 歲的老人,對大陸政壇的影響力早已式微,但無論生前或身後,他的生死均牽動千萬人的心,受到國際社會高度重視,也令某些得了「六四恐懼症」的中國領導人寢食難安,原因是他的道德感召力,對中國社會的潛在影響不可忽視。 (博讯 boxun.com)

    在六四事件後的十多年中,趙紫陽從未向強權低頭,也未作任何違心的檢討,他是中共歷史上迄今唯一不認錯、不低頭妥協的中共總書記。他在權力顛峰時期,在歷史的緊要關頭,不計個人榮辱得失,毅然站在人民一邊,與鄧小平的鎮壓決策分道揚鑣,為此他付出晚年失去權力和自由的代價,至死不悔。

    六四事件是中華民族和趙紫陽的悲劇,也因此改變趙紫陽晚年的命運。他從八九民運初期被學生「打倒」的對象變成了人民英雄,同時也變相淪為中共的階下囚。由於他的前任胡耀邦猝逝,引爆大陸社會積壓多年的矛盾,當時北京各大專院校的大字報,矛頭一度指向以趙紫陽兒子為代表的「官倒」和「腐敗」。

    長淚送紫陽 無聲勝有聲

    趙紫陽 5 月 19 日在天安門廣場慰問絕食學生後,形勢逆轉,一句「我老了,無所謂了」,成了千古絕響,在歷史的時空中永遠迴盪。六四後他被推崇為中共黨內良知的典範,他對道義的堅守,人民不會忘記,歷史必將鐫刻。他的辭世,為一個時代劃下了休止符。

    「長淚一串送紫陽,此時無聲勝有聲」。這是貼在「紫陽千古」網上靈堂(http:// crdea.net/zzy/)的輓聯,這個網上靈堂在趙去世當天開通,迅速成為海內外人士寄託哀思的一個共同悼念地。至 1 月23 日趙紫陽逝世一周,上網瀏覽人數已接近 2 萬 6000 人次,許多人在靈堂留言簿上寫下感人文字,其中不乏大陸民眾。

    趙紫陽離世後,他在北京東城區富強胡同的家,牽動世界的目光,連日來弔客盈門。趙家的大院,十多年來未曾如此敞開過,庭院深深知幾許?如今紫氣東來成往事,紫星西墜化鶴去。趙紫陽的女兒、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總經理王雁南(本名趙亮),一語雙關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他終於自由了!」

    「紫陽,我們有愧呀,我們沒能讓您在生前獲得自由!」這是貼在網上靈堂的句子。是非自有公論。趙紫陽去世後,海內外要求「還趙紫陽一個公道」的呼聲此起彼伏。向有「六四情結」的香港市民,連日來舉行多項聲勢浩大的紀念追思活動。香港是目前在中國大陸版圖內唯一可以公開紀念六四及悼念趙紫陽的地方。

    在北京的前《人民日報》總編輯和社長、85 歲的胡績偉,17 日早上8 時得知趙紫陽「含冤逝世」的噩耗後,十分悲痛,當天上午 10 時,他就寫信向中央要求:「黨中央前總書記、國務院前總理趙紫陽同志在長達 15 年的軟禁之後,於今天含冤逝世,這是舉世震驚、全國悲痛、萬民哀悼的國殤。紫陽同志的偉大功勳將流芳百世、名垂千古。我沉痛地要求黨中央為紫陽同志舉行公開的、隆重的追悼大會,為紫陽同志平反昭雪。」

    由於趙紫陽此前數度傳出「死訊」,大陸當局早就「有備而待」。對胡績偉的信函反應迅速,信發出翌日(18 日)上午 9 時,老幹部局來人向胡績偉傳達了「上面」的四點指示:

    一、趙紫陽對黨和國家是有功的;二、趙紫陽在「六四」時是有錯誤的;三、黨中央對他的處理是正確的;四、黨員要同中央保持一致。

    上述四點意見,按目前事態發展趨勢來看,正是大陸當局處理趙紫陽後事的「指導方針」和蓋棺論定。胡績偉認為四點意見中的第一點是對的,「紫陽同志不僅有功,而且是赫赫的功勳」;但他認為第二點不對。因為在「六四」鎮壓前,趙堅決反對鎮壓群眾,提出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最後趙為了表明堅決反對武力鎮壓而宣布辭職。

    胡績偉指出,「鄧小平調動幾十萬國防軍,宣布首都軍事戒嚴,用坦克和機槍鎮壓手無寸鐵的青年是十分錯誤的;主張用民主和法制的和平方法解決問題是正確的,趙紫陽當時沒有錯,是鄧小平錯了。」當時反對武裝鎮壓的還有七位將軍 (張愛萍、蕭克、葉飛、李聚奎、楊得志、陳再道、宋時輪 ),也強調人民解放軍的槍口不能對著人民群眾。

    胡績偉引用毛澤東生前說的「……什麼時候開槍都是不好的」,他強調,「鄧小平下令開槍是錯的,七名將軍反對開槍是對的,趙紫陽反對開槍也是對的。」

    「上面」堅持中央對趙紫陽的處理正確,胡績偉認為不正確,他大膽質疑:「因為趙沒有錯,而且有大功,為什為要把他軟禁起來,一直軟禁到死?退一萬步說,就算趙有錯,也應當按黨章處理。中共黨章第 39 條規定:『黨的紀律處分有五種:警告、嚴重警告、撤銷黨的職務、留黨察看、開除黨籍』。黨章沒有軟禁黨員的規定,更沒有『無期軟禁』的規定。」因此,胡績偉指出,當時和以後的黨中央把趙紫陽軟禁了 15 年,一直到死,這是違反黨章的。

    趙紫陽被非法軟禁 15 年多,在他生命垂危的時候,仍然沒有得到起碼的人身自由,胡績偉說:「這並不符合共產黨起碼的道德準則。是違反人權、違反人性、違反道德的行為。」

    胡績偉 1989 年因反對六四鎮壓,被免除人大常委和人大代表的職務,留黨察看兩年,遭到長達十幾年的壓制,但不改本色。這次趙紫陽去世,又一次拍案而起仗義執言。

    蓋棺未論定 當局傷腦筋

    《華盛頓郵報》 17 日在頭版頭條刊登該報駐京記者的一篇報導《趙紫陽去世給中國出了個難題》。報導說,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召開一系列緊急會議,討論趙紫陽逝世的應對措施。廿多個中國部級官員聯名寫信給胡錦濤,要求為趙紫陽舉行葬禮。他們大部分是趙紫陽當年的部屬和同事,其中最核心的要求是為趙紫陽舉行公開和莊嚴的追悼會,並把趙紫陽作為黨和國家的前領導人對待。

    在趙紫陽家人的要求以及外界的強大壓力下,中國當局從最初的壓制,到 19 日開始允許公眾自由進入趙紫陽的住宅弔唁,當天即有數千人前往悼念趙紫陽。不過,並非所有人都可以隨心所欲前往弔唁,當局限制某些特定對象不准越雷池半步。如趙紫陽的部屬、曾經擔任中央政治局秘書的鮑彤 18 日擬往富強胡同弔唁時,公安人員根本不讓他與妻子出門,還把鮑彤妻子蔣宗曹推倒在地摔斷肋骨需送醫治療。對於某些敏感對象,如六四死難者遺屬、「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和上訪民眾,以及異議人士江棋生、愛滋義工胡佳等全被擋駕。

    官方新華社在趙紫陽病重入院和逝世後,先後兩次發出相關報導。對趙紫陽去世的消息,新華社發表短短 54 字簡訊,稱呼趙為「同志」,亦即是承認他仍係共產黨員的身分。趙紫陽在六四期間是自己提出辭職,鄧小平似仍顧念「天塌下來有胡趙頂著」的舊情,六四後沒將他「往死裡打」,也沒有將他開除出黨。

    趙紫陽活著的時候,當局認為他有潛在的影響力,因此把他軟禁了15 年多。趙紫陽去世後,當局面臨更加嚴峻的考驗。如何才能公正評價趙紫陽,同時不致觸發人們對六四鎮壓的不滿。他的生平事蹟與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密不可分,但對中國政府來說,評價趙紫陽是一個敏感的政治問題,令他們傷透腦筋。海內外關注的焦點,也從趙紫陽逝世轉為中國領導人如何評價他的一生。官方能否恰如其分的對他蓋棺論定?如何兼顧穩定與人情法理疏導群眾自發的悼念活動和不滿情緒?

    鑑於 1976 年周恩來去世引發天安門事件,以及 1989 年胡耀邦去世引發六四事件的教訓,北京這次對趙紫陽去世高度戒備。中共中央當即成立以國家主席胡錦濤為組長、政治局常委羅幹為副組長的「應急事態領導小組」,全權負責因趙紫陽逝世而可能引發的突發事件。

    中共中央辦公廳於趙紫陽去世當天發出緊急通知,下達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指示當地若有自發的民眾悼念活動,不能無故遏止,但應儘量予以說服;實在難以說服的,則嚴格按集會遊行條例的規定予以批准。通報並強調,要變自發的悼念為有序的悼念,嚴防不法分子從中混水摸魚、製造事端。

    與此同時,北京將從現在起到春節前的時間裡,列為「高度敏感時期」。除了要求各級公安系統全力維護社會秩序、確保社會穩定外,全國武裝警察部隊將隨時聽命於胡錦濤、羅幹的直接指揮,各級武警部隊將全力配合當地公安系統維護社會秩序。

    輿論一般估計,趙紫陽去世不會直接引發社會動盪,但如果北京對趙的去世不作任何表態或處置失當,可能會激化社會矛盾,引爆下崗工人和失地農民的不滿情緒,繼而點燃社會動盪的導火線。而且,即使這次當局能夠功德圓滿解決趙紫陽逝世事件,尚不能過早樂觀,還要防範 4 月 5 日清明節的到來。因為 1976 年 1 月 8 日周恩來逝世,人們的不滿情緒也是積聚到「四五」清明才爆發的。雖然時代不同了,但如果中國當局處理類似事件的手法沒有「與時俱進」,恐怕是不能高枕無憂的。

    有鑑於此,北京已經要求鐵道部、交通部和各級地方政府充分做好預防工作,全力確保鐵路、公路、輪船客運的暢通,組織動員大學生、民工順利返鄉過年。特別是北京各大學,在學校放假後將有組織地做好大學生按時返鄉過年工作。同時,要求各地政府密切注意各種苗頭,堅決預防、阻止各地大學生、民工到北京進行悼念活動。

    倡民主守良知 風範留人間

    1 月 17 日趙紫陽病逝(巧合的是,趙紫陽出生日期是 1919 年 10月 17 日,生日與忌日同一天)的消息公布後,設在富強胡同的趙紫陽靈堂內外,擺滿了親朋好友和民眾送來的花籃及輓聯,其中以趙紫陽子女的輓聯最矚目,「倡民主堅守良知兒女為你驕傲,今西去終獲自由風範永留人間」。

    順便一提,海內外對趙紫陽子女的名字有不少謬誤之處。據趙紫陽家人指出,趙紫陽有四子一女,包括長子趙大軍、次子趙二軍 (又名梁軍 )、女兒王雁南 (排行第三,本名趙亮,後從丈夫王志華姓 )、四子趙四軍 (又名趙重光、梁舫、梁仿 )及五子趙五軍(又名趙噸)。在趙家四個媳婦中,以趙四軍的妻子、花旗環球金融亞洲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兼亞洲區副主席任克英最為公眾所知。

    趙紫陽靈堂門外的一幅輓聯,引用的是宋代名臣文天祥名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道盡大陸民眾對趙紫陽的評價和心聲。

    按照中國官方的傳統習慣,在高層領導人去世後,現任領導人通常會參加在八寶山舉行的遺體告別儀式。八寶山革命公墓位於北京海淀區八寶山南麓,占地 150 畝,前身是建於明朝永樂年間的護國寺,1950 年北京市政府將護國寺改建為北京市革命公墓,1970 年周恩來總理批准改名為八寶山革命公墓,是中共高層領導人的治喪地點和骨灰安放地。過世領導人喪禮的規格往往是某種政治地位的象徵。如不久前去世的原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宋任窮,後事安排規格甚高,九名政治局常委和江澤民全部出席了告別儀式。

    趙紫陽的長子趙大軍和女兒王雁南均承認,趙家與官方在如何評價趙紫陽生平的問題上出現嚴重分歧,故遲遲未能決定舉殯日期。趙的家人都希望趙紫陽早日入土為安,但如果當局在評價問題上做得「太過分」,或者塞入所謂「有功有過」的內容,與趙紫陽生前意願有很大差距,子女無法認同。

    據接近趙紫陽家人的消息指出,雙方出現最大分歧點在於,官方堅持對趙在六四事件中「支持動亂」和「分裂黨」的定性,亦即是在生平介紹中保留趙紫陽「犯錯」的尾巴,趙的家人無法接受這種「在死人身上再踹一腳」的做法。

    王雁南說,趙紫陽直到臨終都不後悔反對武力鎮壓。做兒女的不能在老父過世後,讓人再往他臉上抹黑。

    有消息說,江澤民在影響官方對趙紫陽評價的問題上起了關鍵作用。眾所週知,江澤民是六四的既得利益者,他因六四得福,趙因六四遭禍。六四是他們政治生涯的分水嶺。

    六四事件後,趙紫陽被黨中央定性為「支持動亂」和「分裂黨」。趙大軍表示,父親在被軟禁的 15 年間,曾經給官方寫過許多文章和書信,就當年中共對他的定性作出回應。他們希望官方從這些文件中,挑選一篇在葬禮上宣讀,或在葬禮後公開發表。讓父親在人生最後一程有個說話的機會,公開當年他對所謂「定性」的回應。

    關於如何評價趙紫陽的問題,本來已明確由曾慶紅負責。受胡錦濤委託,曾慶紅在趙紫陽彌留之際前往北京醫院探望,並向趙的家人表示慰問。曾慶紅 1 月 22 日出訪墨西哥等五國,直至啟程前仍未就趙紫陽的身後事與趙家人達成共識。

    趙紫陽的後事一度出現僵局,原因是當局遲遲未能為趙紫陽蓋棺定論。其家屬直至 26 日晚才與官方初步達成協議,預定 29 日在八寶山殯儀館大禮堂為趙紫陽舉行遺體告別儀式。據說這與溫家寶代表中央介入處理有關,折衷方案是不發生平,迴避雙方都不能接受的關於「六四」功過的問題,才得以打破僵局。此舉體現了中共新一代領導人的務實思想,但決非對六四看法有任何變化。

    趙紫陽告別式 具指標意義

    不管中共如何評價趙紫陽一生功過,歷史早有公論,套用共產黨人慣用的話:「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中國六四真相》一書的作者張良高度評價趙紫陽說,趙紫陽是中國改革開放事業的卓越領導人和創始者之一,是 20 世紀八○年代中國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的積極倡導者和先行者,是中國市場經濟體制的實踐者和奠基人,也是名副其實的中國八億農民的代言人。

    張良指出,中國改革開放的航船是與趙紫陽的名字緊密相連的,他親自主導了中國加入關貿總協定(即 WTO 的前身)的總體設計。趙紫陽任總書記的兩年多,創造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政治環境最為寬鬆、新聞輿論最為開放的時期,提出了中共歷史上最具前瞻性、創造性、充滿民主政治色彩的政治體制改革藍圖。

    張良說,在 1989 年民主運動中,趙紫陽自始至終強調「冷靜、理智、克制,在民主與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自始至終反對以武力對付手無寸鐵的人民。今天,趙紫陽走了,北京的神經再次處於高度緊張狀態。「如果說 1989 年剝奪趙紫陽的一切權力並限制他的人身自由是中國共產黨的罪孽,那麼,面對剛剛逝世的趙紫陽,如果連一句寄託哀思的話都沒有,則是 13 億中國人永遠的恥辱!」

    據張良向北京相關人士了解,關於趙紫陽的遺體告別儀式等事宜,由中共中央辦公廳承辦,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王剛總負責,而具體主導這一事宜的則是胡錦濤的前祕書、現中共中央辦公廳副主任令計劃。

    張良研判,當前的中共中央領導層不可能一廂情願地按照他們自己的「既定方針」處理趙紫陽逝世事件,1989 年的六四事件,正是由於胡耀邦逝世後不能獲得公正、公道的評語而引起人民憤怒,最終釀成世界人權史上最悲壯的血案。「如果胡溫等新一代領導層在處理趙紫陽逝世問題上漠視民意、或者有意壓制民意,恰恰說明他們胸中並無正義,只有功利」。

    現居紐約的前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室務委員、周恩來生平研究組組長高文謙指出,如何處理好趙紫陽的喪事,是對胡錦濤、溫家寶中共第四代領導人政治智慧的重大考驗。中國民眾歷來有「鬧喪」的傳統,用死人壓活人,1976 年因悼念周恩來引發的「四五」天安門事件,以及 1989 年因胡耀邦逝世爆發的「六四」事件便是殷鑒。當年毛澤東罔顧黨心民意,拒不參加周恩來的追悼會,結果引起眾怒,爆發四五運動,敲響了文革的喪鐘。

    高文謙說,鄧小平本來就在廢黜胡耀邦的問題上欠了賬,在胡耀邦的悼詞中,拒不接受黨內外多數人的呼聲,還胡耀邦一個公道,堅持拿掉「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的評價;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指學生的愛國民主運動是「動亂」,更起到火上添油的作用,導致聲勢更為浩大的抗議示威活動,最後以六四血腥鎮壓收場,鄧小平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他指出,趙紫陽所受的冤屈比周恩來、胡耀邦更甚,以致抑鬱而終。雖然這些年來趙在政治上的影響力已經式微,中國社會的世道人心也與當年不可同日而語,但趙紫陽仍然具有道德的感召力,他的去世依然牽動人心。目前中國正是多事之秋,二十多年來跛腳鴨式的改革,在普通民眾中造就了更大規模的抗議群體,各地民亂頻仍,如對趙的喪事處理不當,有可能激化矛盾,成為中國社會內部各種不滿因素的總爆發點。

    高文謙認為,趙紫陽之死,對中共當政者來說是一個燙手山芋,其中固然有引發動亂的風險,同時也是一次順應民意、安撫人心的機會。如何處理好趙的喪事,拿捏其中的分寸,恰如其分為趙紫陽定位,將是對胡溫執政能力的挑戰,也是人民檢驗胡溫新政是否真正「以人為本」的試金石,考驗胡溫的政治智慧。外界也公認,當局如何為趙紫陽舉行告別式,具中國政治開明度的指標意義。

    趙紫陽是誰 大學生不知

    15 年來,趙紫陽所蒙受的屈辱,有人將之與當年蔣介石囚禁張學良相提並論,甚至稱他為「當代張學良」。姑勿論西安事變在歷史上的是非功過,張學良畢竟發動西安事變,一度扣押蔣介石;而趙紫陽只不過是對六四鎮壓決策提出不同意見,完全是遵循黨紀國法行事。兩相對比,更凸顯中共政治的黑暗。

    海外一些中國問題觀察家說,今天的中國民眾只關心買房購車,賺錢發財,沒有人對趙紫陽逝世感興趣。也有中國問題觀察家反駁這種論調,「不是老百姓不感興趣,而是當局不讓老百姓關心這條新聞,也害怕中國民眾對這一新聞表示關心」。

    而當局最關心學生是否藉機「鬧事」,由於中國新聞封鎖,十多年來趙紫陽的名字從沒有在大陸媒體公開出現,今天的大學生,十五、六年前只是六、七歲的娃娃,有的根本不知「趙紫陽是誰」,更遑論紀念趙紫陽了。在歷史的留言簿上,趙紫陽本來屬於不該遺忘的歷史人物,可今天中國政治的現實,卻強迫民眾接受忘記他的事實。這是歷史的悲哀,也是時代的悲哀。

    不過,正如北京異議人士昝愛宗所言,悼念趙紫陽,要著眼於未來,未來是客觀公正評價歷史人物的尺子。「未來有多長,這尺子就有多長」。他認為趙紫陽最可貴的就是在他失勢前,沒有停止堅持自己的立場,並敢於面對強權獨立思考及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六四事件改寫了中國的歷史,也改寫了趙紫陽的歷史。有人希望藉著趙紫陽去世的契機,向大陸當局提出公正評價趙紫陽的訴求,進而重評六四。事實上,在當前形勢下要為趙紫陽平反,為六四平反,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

    歸納海外各種輿論反映,其中原因包括:

    第一,目前的政治形勢沒有達到要為趙紫陽及六四平反的程度。15年來,在「穩定壓倒一切」的高壓政策下,中共千方百計把各種有組織的力量消滅在萌芽狀態,牢牢控制意識形態教育,把很多大陸民眾、尤其是八○年代出生的學生完全奴化了。八九民運時期的知識菁英,有的流亡海外,有的身陷囹圄,更多的人在中共的機槍與坦克下變得麻木不仁,他們大多對政治已不感興趣。

    至於當代的大學生,在趙紫陽下台時,他們只是幾歲的娃娃,對趙紫陽根本就不了解。一方面是由於趙紫陽十多年來被當局軟禁,形同銷聲匿跡;另一方面,大陸的教科書及媒體,根本不讓學生知道趙紫陽為何人?今天的許多大學生不了解八九民運、六四事件的歷史。所以當趙紫陽去世後,他們反應冷淡。

    第二,平反趙紫陽就必然牽涉對六四重新定性的問題。但當前還不具備重評六四的條件。一方面,六四的既得利益集團還在掌握權力。如要平反六四,就要對江澤民、李鵬等進行歷史的審判,目前顯然時機還不成熟。胡錦濤、溫家寶等第四代中共領導人,根本就沒有勇氣和魄力為六四平反,所以趙紫陽也得不到平反。

    第三,中共專制集團不會主動放棄權力。雖然共產黨已經腐敗墮落,但當這個集團由上而下都結成一個腐敗網絡,並用暴力機器絕對控制人民時,它的腐敗相對地把各種利益聯結成「生命共同體」,使得這個集團更加「相對穩定」。難怪有人有感而發:「腐敗,使得中共的政權更加穩定。」

    第四,中共走下歷史舞台的條件目前還不具備。中國絕大多數民眾,包括廣大農民、工人、知識分子的生存底線還沒有超過臨界點,還沒有達到要聯合起來反抗中共暴政的程度。中國有九億農民,目前失地的占兩億,農民的思想很簡單,只要有飯吃,就不會揭竿而起。而工人目前不是中國社會的主體,盡管他們的狀態好不到那裡去,但是不到逼上梁山,他們沒有推翻中共的意願。另外,中共對意識形態的控制,使得民主、自由的思想,對中國目前的影響還有限,加上中共用經濟發展的外衣,在一定程度上掩蓋了其暴政的實質。由於利益攸關,中共黨內沒有發生如八○年代相對分裂的現象。

    第五,為趙紫陽平反的條件還未成熟。平反趙紫陽的前提條件就是要廢除獨裁專制,這也是平反六四的最基本條件。趙紫陽和六四事件表現的是一種民主政治、自由理想及法制觀念,只有在民主政治的基礎上才有可能平反。大陸當局目前維持六四和趙紫陽的結論,實際上就是繼續維持其獨裁政治。

    當年不辭職 歷史或改寫

    在平反六四的問題上,在美國哈佛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八九民運學生領袖王丹指出,趙紫陽去世,將無可避免使海外平反六四的呼聲再度響起,也令中共黨內對給予趙客觀評價的呼聲出現新的高漲。他覺得胡溫領導人最好的解決辦法是給趙紫陽高規格的悼念,並重新評價和肯定他在推動改革開放的成就。而解決六四問題的癥結,第一步應是採取開明、開放的立場,允許六四流亡人士回國。

    不過,就目前事態發展而言,以胡溫為首的新一屆中共領導層,不可能以趙紫陽逝世為契機重新評價六四事件。所以有人認為,趙紫陽一生最大的失誤,就是在 1989 年 5 月 19 日沒有把握機會,與中共徹底決裂,並站在歷史的高度號召全國人民聯合起來反抗中共專制。原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嚴家祺,曾為趙紫陽智囊團成員,在聽聞趙紫陽去世的消息時情不自禁失聲痛哭。他在高度評價趙紫陽是「人民敬愛的好總理」的同時,也婉言批評趙紫陽在關鍵時刻,不應該辭職甩手不幹。否則歷史或許會改寫。

    嚴家祺說,1989 年 5 月 17 日晚,北京中南海就是否實施戒嚴的問題召開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李鵬、姚依林贊成,趙紫陽、胡啟立反對,喬石棄權。在這歷史緊要關頭,趙紫陽沒有想到應當立即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或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以贏得多數支持,卻提出辭職,把問題交給鄧小平和元老們去作決定。

    牢記歷史的前車之鑑,是為了鑑往開來。現在趙紫陽已走入歷史,雖然中共對他蓋棺未論定,但他一生的功過,人民已作出公正評價,歷史有紀念碑。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新聞學院院長、《天安門文件》編輯之一夏偉(Orville Schell)指出,中國需要一座紀念趙紫陽和他所代表的時代的紀念碑,它不但是紀念一個人、一個時代的象徵,而且時刻提醒我們曾經擁有一個時代,在這個時代裡,我們曾經向著民主自由的方向邁進,我們曾經擁有一個人,為我們所有中國人的自由和民主站出來,並且為此而付出了權力和自由的代價。它也提醒未來的當權者,那樣的一個時代,那樣一個人的悲劇,不應當再發生了。

    「歷史最公道,民心最公道,老天最公道。」這是一位退休的中國領導人托人探望病中的趙紫陽留下的話。而北京市民到趙紫陽靈堂弔唁時,當場朗誦了大陸詩人臧克家 1949 年為紀念魯迅而作的的經典詩作,許多人都認為這是獻給趙紫陽最貼切的輓歌:

    《有的人── 紀念魯迅有感》

    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

    有的人騎在人民頭上:「呵,我多偉大!」有的人俯下身子給人民當牛馬。

    有的人把名字刻入石頭想「不朽」;有的人情願作野草,等著地下的火燒。

    有的人他活著別人就不能活;有的人他活著為了多數人更好地活。

    騎在人民頭上的,人民把他摔垮;給人民作牛馬的,人民永遠記住他!

    把名字刻入石頭的,名字比屍首爛得更早;只要春風吹到的地方,到處是青青的野草。

    他活著別人就不能活的人,他的下場可以看到;他活著為了多數人更好活的人,群眾把他抬舉得很高,很高。

    來源:世界周刊 日期:2005/01/30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