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赵紫阳去世看政府对媒体控制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1月27日)
    
    VOA叶凡 报导
     (博讯 boxun.com)

    
    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去世后,中国媒体的报导受到严格限制,反应出中国离新闻自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去世后,中国媒体只是在非显要位置和版面作了简短报导,有评论说,这种做法再一次提醒人们,尽管在改革开放20多年后,中国媒体的自由空间比毛泽东时代扩大了很多,可是在触及到敏感事物的时候,仍然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
    
    *控制权掌握在政府手中*
    
    旅居美国的自由撰稿人曹长青指出,中国政府对媒体的控制不再象毛泽东时代那样极端,可是中国媒体的本质没有改变,也就是所有权没有改变。曹长青:“中国的报纸所有权还是在政府的手里,由于它掌握着所有权,编辑记者没法来报导真实。这么重大的新闻在中国的报纸上几乎看不到,这哪里是什么新闻嘛。”
    
    曹长青说,中国的新闻工作者并不是不知道赵紫阳去世是重大新闻,而是他们不敢报,即使报了,不是受到惩罚,就是发不出去。他说,在遇到内政外交重大问题的时候,控制权完全掌握在政府手中,赵紫阳事件更明显的反应了中国报纸完全是政府的喉舌。
    
    曹长青承认,和以前相比,中国媒体在报导社会新闻和娱乐新闻方面有比较大的自由,不过他说,这并不是政府给予的,而是市场经济的需要,是老百姓的需要。中国政府不想和以前一样对媒体全部财政负责,所以媒体为了生存,只能走软性化、趣味化和大众化的道路。
    
    *中国媒体已经学会自律*
    
    不过有专家认为,中国媒体极少报导赵紫阳去世的消息,政府控制并不是唯一的原因,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北卡罗莱纳大学新闻和大众传媒系教授赵心树说,主要原因之一是六.四民运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人们开始淡忘了。另外就是民众的兴趣转移了:“还有一个原因,现在整个国家的老百姓兴趣所在不一样了,在很大的程度上,大家的精力都集中在赚钱和工作上。”
    
    赵心树教授还指出,在赵紫阳去世的消息上,中国政府尤其容易控制,因为中国媒体已经学会了自律。他说,现在中国的这一代媒体从业人员都成猜测政府意图的专家了,他们碰到事情首先就区分这是敏感的还是不敏感的,在赵紫阳的问题上,即使政府没有下令,他们也会很自觉地不去报导。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紫阳葬礼可能周末举行?
  • 赵紫阳的女儿:遗体告别时间仍未定
  • 小乔悼念赵紫阳享受“双规”待遇
  • 毛秘书李锐前往吊唁 慷慨激昂评赵紫阳
  • 赵紫阳在河南的乡亲设大型灵堂供凭吊
  • 张林:赵紫阳在人们心中树起丰碑
  • 赵紫阳两天内未必能出殡
  • 港媒:赵紫阳后事处理显中国官场悲哀
  • 温家宝参与赵紫阳后事处理
  • 计划发起悼念赵紫阳活动的几名异议人士已经被警方拘留
  • 中国政界元老促政府公正举行赵紫阳葬礼
  • 京官评赵紫阳功过
  • 赵紫阳结论难作葬礼拖延
  • 赵紫阳病危期间 田纪云探病赠对联
  • 北京学界人士谈赵紫阳执政为人
  • 赵紫阳丧事:家人与当局有争议
  • 中国当局尚未答应赵紫阳家属两点关键要求
  • 赵紫阳家灵堂人去楼空
  • 赵紫阳葬礼 中南海进退两难(图)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曾宁:赵紫阳代表一种良知
  • 枫晴:“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参加赵紫阳追悼会有感
  • 张林:赵紫阳是一个朴实的人
  • 陈泱潮(陈尔晋): 致赵紫阳先生眷属的公开信
  • 警惕啊!中共在利用赵紫阳“钓鱼”
  • 严家其谈赵紫阳去世(图)
  • 呼延:冯小刚的《天下无贼》与赵紫阳的立地成佛
  • 胡温政改的又一次契机:给赵紫阳正名
  • 橫眉:从营救人质到赵紫阳的后事安排
  • 九评共产党网站悼念赵紫阳的声明
  • 悼词: 沉痛悼念赵紫阳
  • 在悼念赵紫阳仪式上的发言/不锈晓钢
  • 赵紫阳的毛驴性格和狐狸行为的河南人
  • 赵紫阳逝世 北京惊现假九评
  • 司徒华:赵紫阳逝世在内地不会引发特别事件
  • 赵紫阳的去世为中共历史画上了句号
  • 北京悼念前总书记赵紫阳:眼泪、沉默与便衣
  • 赵紫阳盖棺论定是引爆6.4定时炸弹的导火索/陈泱潮
  • 赵紫阳到底代表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