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继续监控赵紫阳逝世消息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5年1月20日)
    VOA齐之丰报导:中国当局继续对中国共产党前总书记赵紫阳去世的消息实行严密控制,并且对持不同政见人士严加看守监视。与此同时,中国电视依然没有播出赵紫阳去世的消息。分析人士认为,尽管赵紫阳已经去世,中共领导人显然依然对赵紫阳感到恐惧。

    *严密控制媒体报导*

     受到中国共产党和政府严密控制的中国大众传播媒介对赵紫阳去世的消息目前依然是仅限于星期一下午由新华社发出的一句话。在很多评论家看来是莫名其妙的这句话是,“赵紫阳同志长期患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的多种疾病,多次住院治疗,近日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于1月17日在北京逝世,终年85岁。”新华社的报导没有对赵紫阳这位85岁的“同志”的背景做任何介绍。 (博讯 boxun.com)

    这句话刊登在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上,跟天气预报并列。到目前为止,中国的电视新闻依然没有提到赵紫阳去世的消息。在中国的互联网网站上,悼念赵紫阳的文字一出现就很快被删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星期二对外国记者谈到了星期一去世的赵紫阳,重申中国维持对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及对赵紫阳的结论。当时的这个结论就是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暴乱,而赵紫阳反对镇压是分裂党。但是,中国外交部的官方网站没有刊登外交部发言人孔泉星期二有关赵紫阳的评论。

    另外,据香港《明报》报导,中国港澳办副主任陈佐洱星期二表示,赵紫阳对革命和建设做出过有意义的贡献,但是在1989年犯了严重的错误。陈佐洱的这番话也没有出现在中国大陆的新闻媒介中。

    *澳大利亚人报:中共领导人很担心*

    对于中国官方如此刻意回避赵紫阳的消息,《澳大利亚人报》从北京发出的消息说,中国执政党共产党领导人担心,赵紫阳的去世对他们的权力垄断构成的危险比他活着的时候还大。

    在千千万万的中国国内国外的人的心目中,赵紫阳的名字跟1989年中国民众要求民主的示威抗议紧密联系在一起。在1989年5月中旬,中共当时的实际最高领导人邓小平联络中共党内其他强硬派,决定动用军队对在北京的抗议民众进行镇压。赵紫阳明确表示反对,并表示应当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民众的抗议问题。赵紫阳因此被罢免,并从此失去自由。

    *严密监控悼念活动*

    在赵紫阳去世之后,许多怀念赵紫阳的中国人试图以各种方式表示他们的悼念,但是北京当局对悼念活动实行严密监控,并且对一些参加悼念活动的人大打出手。

    赵紫阳先前的秘书鲍彤在准备跟妻子女儿前往赵紫阳家表示悼念的时候,便衣警察把鲍彤的妻子打倒在地,使她背部受伤,不得不送医院。鲍彤通过电子邮件对《华尔街日报》说,“我对其领导人自称为人民服务的这个政府的这种毫无道理的反应感到震惊。这种做法戳穿了当今的领导人致力于改善中国执政能力的神话。”

    *加强监控异议人士*

    与此同时,当局也对异议人士加强了监控。据法新社报导,在天安门镇压活动中失去独生子的前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丁子霖说,警察星期二打电话给她,询问她对赵紫阳去世的看法。持不同政见人士、作家、评论家刘晓波则从星期一开始被当局派人堵在家里,不得出门。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中共最近发出内部通知,要求各级领导警惕“反政府势力”利用赵紫阳的去世制造事端。

    *要求民众淡忘六四*

    1989年6月4号的镇压过后,被人们普遍认为是力主镇压的中共强硬派领导人全都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否认自己跟镇压行动有关。在中国政府还在庆祝所谓“粉碎反革命暴乱的伟大胜利”的时候,有西方记者在一次对中国全国实况电视转播的记者会上询问当时中共领导班子的成员,获得这场“伟大的胜利”究竟应当归功于哪位领导人。在场的所有中共领导人都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天安门镇压造成至少几百名学生和市民死亡,成千上万的人受伤。在镇压过后不久,中国政府当时的发言人袁木在接受官方中央电视台采访的时候公开表示,他希望中国民众“淡忘”天安门事件。

    *尽量采取模糊说法*

    15年来,中国当局一直试图从人民的记忆中抹掉赵紫阳的名字,采取各种措施使民众淡忘天安门事件,竭力回避提到天安门事件以及赵紫阳的名字。中国官方有关天安门事件的说法也由原先的“反革命暴乱”一种说法增加上“政治风波”以及“悲剧”等说法。中国当局从来没有对中国公众解释为什么要增添“政治风波”以及“悲剧”这两种说法,也从来没有解释赵紫阳主张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民众抗议事件如何就是犯了分裂执政党的“严重错误”。

    15年来,在不得已谈到六四天安门事件跟赵紫阳的时候,中国当局一直尽量采取模糊的说法。星期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重复了这种模糊的说法。孔泉说:“发生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那场政治风波和关于赵紫阳先生本人的问题实际已经早有结论。15年来中国的发展实践已经证明有关的结论是正确的。”

    据《华盛顿邮报》报导,赵紫阳的家人通过朋友表示,还没有听说中国政府有关赵紫阳葬礼事宜的安排。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