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辽宁诗人杨春光访谈录
(博讯2005年1月12日)
    
    
     杨春光,1956年12月28日出生于辽宁省盘锦市。1976年底,应征入伍入学中国人民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1985年底,涉足诗坛。1986年3月,创办并主编全国解放军第一家军旅诗歌报《新星诗报》。1987年初,在海南岛主持召开全国文学社团首届大联合会并当选为主席。1989年因写抗暴诗,《太阳与人和枪口(组诗)》被公安部门秘密逮捕入狱。1998年9月~10月,只身投入辽宁组建中国民主党的活动。2002年年底,被设于美国纽约的“世界自由作家评奖委员会”提名为2002年度候选人之一。自由派诗人,《空房子诗报》网站创建人。因其思想、观念与他的文学创作有其不畏权势,敢于蔑视集权、独裁,坦荡表达自由心声、传递民主理念、提倡言论自由,呼唤网路的自由,有唤醒知识份子和人民良知的表白和独特的一面,因而人们也把的作品称为“后集权主义”时代的文学诗歌的代表。提倡自由,然而无论是民主自由、言论自由、人权在一党统治下也不过是一种奢望而已。所以作为一个批判集权的前卫的诗人和崇尚民主自由的先驱,活在独裁的眼皮下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坚定的信念的。杨先生几年前被殴打致伤正是暴力独裁的残酷迫害民主自由的证明。 (博讯 boxun.com)

    
    记者的采访也是由此话题开始的。
    
    **记者问:民主自由人权是普世的公认的,也是世界潮流,中国人民渴望民主自由,特别是言论的自由,从最近中国网路作家自由派诗人异议人士等的被抓被判刑,网路被封,这种情况的出现是不是意味着甚么呢?
    
    杨:中国的知识份子和中国人,往往把希望都是寄托在共产党身上,希望他们中能出一个清官或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我认为现在共产党内不存在反对派,他们党内的民主也有可能变化,但是,它的变化必须有赖于民间的变化,但是现在整个民间没有这种力量。
    
    互联网的出现,国内维权网站的出现,我办的《空房子诗报》网站等有关维权等思想内容都是渐渐的开始,知识份子本身还没有全部的觉醒,何况老百姓呢?老百姓维权主要是为了他自己的切身利益出发的,但中国人民的政治觉悟还在朦胧状态中,还没有醒来。
    
    我一直从事写作,认识很多诗人,诗人都是社会先行着和文学的先锋者,他们只是在文学艺术上文化上仅仅做了一些有限的东西,但对于真正的政治民主、自由民主他们是了解知道,但真正的民主是甚么,他们不知道,他们寄希望于依靠共产党内部的变化,就是千百年来出清官的想法,胡温政权一上台他们的某中行动上做出了一些比江责民政权更加开明的一些东西,他们新上台必然要有一些举措的,但我认为实际上胡比江还要僵化,胡基本是个党棍出身,是共产党给他培养起来的,他根本骨子里不清楚民主自由真正是甚么,他是邓选定隔代接班人,他一直很稳定,他从思想的到感情都继承的都是共产党的那一套东西。他在西柏坡的讲话,和”两个务必”等东西,还想走向毛时代,虽然不一样,但他继承了共产党的衣钵。
    
    胡温新政权上台后对异议人士和自由知识份子和自由作家的打压是肯定的,因为他本身是处于他的思想考虑,共产党高官他们的整个的思想没有真正的变化,他们的变化只是在经济上的一些务实的考虑,国际形势的变化,以及在国内的他们为了使自己本身活下去,那么就得想方设法的改革开放,但思想内涵没有变化。在中国我认为没有一次真正的思想运动,思想运动的基石必须依赖文化运动,从春秋战国有了政权的斗争,同时也伴随着文化斗争,百花齐放,那个时候还比较开放,那是古代的东西,到五四运动文化革命没有进行到底,被国民党和共产党给利用了,搞暴力革命了。真正的和平的民主的这些理念根本没有扎根下来。特被是没有扎根在知识份子的头脑之中。知识份子也认为暴力是决定一切的。虽然现在有些知识份子有了一些新的认识,但在他们的骨子里还是认为谁有枪杆子谁说了算,没有真正认识到笔杆子能不能出政权这个问题。
    
    为甚么对自由知识份子的打压严了呢?共产党也非常明确,如果把言论开放,那共产党本身的既得利益领导地位就不能存在了,因为他们坚持是一党专政,他们觉得如果失去了一党专政,一切都完了。如果从他们高层来说,他们都是愿意做皇帝不愿意做基本的公民,他们也知道,如果真正的公民社会的来到,共产党不一定被人民选择。他知道这个趋势。它作恶多端,也腐败透顶,再加上基层的中曾的共产党官员他们是知道唯有腐败他们才能生存。如果换新的民主社会肯定没有他们的好果子吃。他们都这样认为。我接触很多地方的官员,他们也知道民主,但他们不敢这样变化,都是在“守摊位”。
    
    **知识份子不切实际的幻想有碍于他们为民主自由呐喊
    
    共产党好像给知识份子一定的好处提高了一些待遇,他们比普通的人生活的好,因而他们很多人都需要固守着既得利益,谁也不想往前走,都有一种普遍的恐惧心理,或着所谓的安乐想法,真正走在前锋的知识份子还是比较少的。新政权的集权主义新的回潮是肯定的,也证明靠共产党改革本身是不可能的,知识份子必须放下这个幻想。
    
    没有网络时靠着传统的媒介,报纸杂志等,都是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的东西,突破它很难,根本没有缝隙可钻,现在有网络就可以讲话可以发言。但知识份子在网上发言也是很有限的,多数人还是恐惧心理都不敢涉及政治。有涉及的但大部份都是像大纪元等这样海外的媒体,可是这样的网站又是被共产党给屏蔽掉的,在中国大陆很多人还是看不到,上不去。国内也只是只开了一个小天窗,大天窗还是不敢开。
    
    网路上有明感话题限制,我一直在国内的网络上写作,发现它现在的明感话题的范围已经划大了,包括“集权”这两个字,超过5个,整篇文章就发不出来了。我文章上的关键字、词都是经常是用一些符号处理一下,有时候一篇文章光处理这些关键字就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处理完,不然发不出去。政治词汇现在非常广泛,共产党,毛泽东、斯大林等等,现有的领导人的名字你更不能涉及了。胡温肯定要对知识份子进行打压。
    
    **记者:过去的知识份子都是敢走在潮流的前头像中国的五四运动,89学运,那么现在的知识份子怎么了?似乎都在明哲保身?像您这样敢对共产党说“不”的人但好像不多。
    
    杨:是。你要说真话,他不给你利益呀,所以很多人为了现实的生存考虑。国内生存还是比较艰困。你的发言如果涉及明感话题在网络很快被取缔,你面临的就是单位里当官的对你的打压以及利益的失去、当地公安的威胁,可能你很勇敢,当家庭受到牵连时,面对老婆孩子时,你回怎样?所以处于对家庭的考量、亲人的立场,有些人就不能做这样的事情,所有的人都看着你,这个事情就不好做,所以好多知识份子都不敢言。有的用一些形象语言,有的寻找一些缝隙,真正敢言的非常少。
    
    我在国内带着一部份人坚持知识份子的权利,坚持民主自由的理念,这样的人不多,中国可能就那么几十个人吧。都存在着生存状态危机的问题。如果共产党把一个人的经济基础家庭收入的来源给断了,家人怎样生活?所以他们经常是为了家庭考虑,共产党主要靠经济的手段实现对知识份子的控制或收买。
    
    **记者:在独裁的中国,暴政之下,中国民主党大部份成员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重刑,作为当初建党成员之一的您对于中国的民主党的未来发展有甚么看法和建议吗?
    
    杨:我觉得民运应该转向,随时代潮流的变化而变化,现在不是印刷时代而是网络时代,中国民主党现在应该把着重点放在对一党文化批判上。完全在海外也是组织不起来,在国内也容易遭到打压,如何争取言论自由是很重要的。1998年在中国民运历史上被称做是中国民主的“小阳春”。那个时候朱镕基还是很开明的,中国共产党签署两个人权宣言。人们以为中国民主的春天来到了。那个时期比较活跃。
    
    关于“中国民主的小阳春”笔者看到在郑贻春先生文章《民主信念坚如磐石英雄浩气历久弥新--记中国民主党辽宁省党部主席王泽臣》中有如下的描述:“1998年,中国大陆组建中国民主党运动,风起云涌。这年3月春暖花开之际,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中国。浙江民主人士王有才利用这一有利时机首举义旗,第一个组建浙江省中国民主党。随后,北京、上海、山东、湖北、辽宁等全国各地,纷纷组建中国民主党各省党部。中国民主党辽宁省部组建活动,在王泽臣先生的主持下按部就班地进行。为了把中华民族从极权专制主义的共产深渊中解救出来,中国大陆先进的知识份子终于东西南北中各地联手地展现出不畏强暴、敢于抗争、维护人权、坚持良知的正义但独裁就是独裁”。杨先生说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曾经被邪恶的人殴打,造成脑外伤及后遗症,影响到我现在的正常生活。
    
    关于中国民主党杨先生认为:海外的民运组织和民运人士是不是能做一些实际工作,争取经济援助,比如被捕了或遇到困难大家是否应该资助一下,这也是很主要的。海外的一些媒体对政论文章是给稿费的,但文学作品没有。我认为有些人从不敢言到敢言,它有一个渐进的过程,他也许是要从文学方面一点点过渡,从文学切入的慢慢也会有一定影响的。大陆有些自由作家他们的作品都是发表或贴杂海外的论坛、网站或媒体上,到大陆来就比较费劲,还有危险性。如果大家都能齐心协力把中国大陆的网站搞起来,把他们所有程序都打乱,它也就生存不了了。这就需要大家展开麻雀战,整个包抄式的,这个工作比较难。
    
    我觉得中国的问题将来如果是在文化上,言论上,能够初步的开放,或者知识份子能够坚持自己的权利,问题就可以解决。如果说靠共产党不可能。我没有看出来胡温新政权开明在哪里?看不出来,胡的几次讲话还不如江开明,倒退了。知识份子很多人总是幻想新政权,给它很多粉饰给它很多希望,这也可以理解。但通过一年多的时间完全暴露出来这种迹象,根本就没有改变。所谓的温和是表面的。
    
    **对一党专制一元化发动一场文化战争
    
    记者: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您看了吗?在海内外引起共鸣,人们对于共产暴政口诛笔伐,引发退党潮,您是怎样看待九评的出现和他所带给海内外中国人的影响呢?
    
    杨:九评我看过了。九评共产党的这个写法比较好,他对共产党的批判首先是从揭露共产党的是谎言开始。我看了我是欢欣鼓舞的。作者的思想思路好像跟我不谋而合。虽然作者是谁我不知道,但感觉好像就是我们其中的哪个人写的似的。新一轮的打压也许与九评共产党有一定的关系。批判共产党的谎言坚定的知识份子是都能够作到的。但对于这个谎言的揭露在大陆还没有真正的展开起来。它对网站的封锁特别是明感话题的封锁,如果九评能在大陆的一些网站上广泛流传,作用是不小的。但海外的网站很多人是进不去的。
    
    也不能这样说。现在看来他还得要维持也好挣扎也好,它也要作出它的抉择。现在的问题是不在于这个党怎样,在于民间社会能不能觉悟起来。下一步应该是研究如何结束这个一党专制的策略战略的问题,这需要大家联合起来做一些工作。现在主要还是依靠网络,到时侯应该考虑逐步的向媒体印刷出版方面考虑,现在的印刷媒体都被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给占领了,只有网络还有我们民间的位置。需要继续深入揭露共产党的谎言,再者就是研究开展网络文化的战略问题,就是如何开展现代文化战争的问题。对一党专制一元化发动一场文化战争。文化是主内的,文化的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也许就迎刃而解了。现在共产党只是颂扬的文化,批判的文化没有,这样的社会永远很难进步。如何把知识份子的头脑逐步改变,中国人才能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才能产生新的变化。通过文化、政治的改革等等,结束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才有希望。如果不这样,共产党还要继续下去的。现在看来他们还要坚持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国际环境反恐的出现,他们需要跟中国的合作,有些国家还依赖于中国这个市场,西方的国家很多是多元化的,很容易被共产党专制集权所利用收买,共产党的外交是不余移力的。共产党可以利用一可利用的东西为它的集权政权服务。经济越发展它的独裁手段越加牢固,把经济的实力用于它的独裁政治。所以集权政治更加成熟和发展。当然越是没落也是它更加成熟的时期。它在国内外它经验非常丰富,很成熟。他们根本上还是要维护这个政权的。
    
    **记者:中国人民还要在这种专制独裁的体制下生活多久?有人说九评是共产党的掘墓人,敲响了共产主义的丧钟。
    
    杨:我看还不能这样乐观。我看九评出来后给知识份子批判共产党提供了很多的途径,也是吹响了知识份子批判共产党的号角。他起了甚么决定性的作用我还看不出来。整个中华民族的知识份子还没有都觉悟起来。这种觉悟必须从内在开始,从文化到思想都要有实际的变化。很多知识份子的文章中,他们对一党专制是回避的,逃避主义非常强烈。有些人在批判共产党的同时又在讨好共产党,脱离不了共产党,还是跟着共产党,真正能抛开共产党真正的讲知识份子自己的话还是少数。
    
    **记者问:您是从何时开始对中国现有体制有了自己的看法?质疑共产主义的这种思想理论的形成?
    
    杨:我曾经有有过军旅生涯,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文学创作,发表一些诗歌在《军旅诗报》上,但是我的诗歌还是发表不了。内容不符官方也不符合大陆潮流文学的要求,我本身跟他们就是格格不入的,我一直在走我自己的路,批判集权。长期以来我一直被官方和民间埋没。所以有了网络以后我才出来。没有网络就没有我了。大家从80年代开始都知道我。但很多人都是沉默的写作,离政治很远,都是所谓纯文学的东西,有些东西也是跟着西方的文学样式搞一些探索。
    
    我从80年代开始就开始对政治进行批判,可这样的文章在当时很少发表出来,出版社就给砍了。道理很简单,发表了你的东西,他们的生存就要受到威胁。当时我也办过报纸,《新星诗报》军旅中发行,由于发表了几首小诗,我还组织了一个全国文学联合会,我也就从此开始政治落难了,部队容不了我的行为,还给我一个党内处分。我就处于了闲置状态,我就默默的写作。在这期间我也写了一些爱情的诗歌。走到了网路这个时代了,我的努力才成为现实,一是在海外可以发表文章了,在国内网路上我的东西贴出来大家就都看到了。过去是不行的,即便是你办报纸,也不能你一个人说了算的。
    
    网路给中国带来的变化不仅仅是在文化中,将来一定是在政治上的。共产党如果退出历史舞台了,一定是网络的作用而不是别的。但是我觉得现在的网络作家或是异议人士他们有一点是忽视的,他们愿意在海外吵作或是发言,很少有人在国内这个集权眼皮底下说话的,他们好像已经习惯在海外说话,如果回到国内说话是比较难的。我看到刘小波等人的文章在国内都是转贴的。国内一些搞文学创作的人和一些搞思想批判的人都是在海外发言。我一般都是在国内发言的。我办《空房子诗报》一年多。网站以政治批判为主,我们也发一些政论文章,我们的调唱的比较低,但做的比较高,主要是吸引更多的人,崇尚言论自由。我有个想法就是想搞一个网络文化革命。我们有自己的群体。我们采取的办法是游击战争,我们不怕他封,这封了,我们再转移到其他地方。做这个的事情需要一批勇敢的没有恐惧的人来做。《晨旦文化网》的东海一枭先生他都是在公安部门备了案的,他曾经是我们《空房子诗报》的作家,最近他对共产党的直接批判触及到共产党的要害,几天前被封掉了。这也是在胡温政权新一轮打压后相关单位开始对他“注意”了。
    
    **东海一枭的《震旦文化网》与我
    
    杨先生告诉记者:我跟东海一枭私人感情非常深厚,我生病的时候都是他在网路上替我呼吁求救。我们都是在内线作战的,在共产党眼皮底下做事情,条件环境都是不乐观的,处境也是危险的。在海外发表相对好要一些,还能得到一定的酬劳稿费。我们的一些网友非常不容易,很多人找《空房子》网站,找了十多天才上来,我们要经常转移的,如果不被共产党封锁,我们发展就会非常快。共产党主要在网路上用程序监督,明感字词一多,它自动的就给你过滤了没有了。要发言就的想办法冲破它,在关键词上做一些符号等等方法,让他的监督失灵。在国际上没有“自由之门”也对付不了共产党。
    
    记者看到近日大陆著名网路政论家、自由诗人东海一枭先生主持的《震旦文化网》站被封被中共封锁,杨先生愤恨难平,挺身而出,他在声明中写到:“强烈抗议中共当局竟敢逆天理良心而背,乃痛下其无恶不做的封杀自由言论之黑手,为之我极度义愤中共当局最近一个时期以来连续不断封杀自由言论、逮捕自由作家、歼杀要求政治改革民意、大开逆社会发展潮流必然前进的历史倒车的假亲民、伪依法而真愚蠢霸道的所谓新政之无耻罪恶行经”。并呼吁“各界坚持自由写作的广大网友尽快联合起来,为积极争取还我震旦和其他被封的国内自由网站而行动起来!力争还我自由言说的先锋阵地震旦,还我一切被无理封杀的国内自由网站和具有民主精神及进步倾向的网路论坛!这是我们的作为人的基本话语权利和表达方式及其行使我们人的尊严与权利的天经地义的表达阵地与场所,由之,我们的这种作为人的自由言说权利不可剥夺!!为之,我们定要理性抗争到底??抗争到底!!!
    
    **记者问:您认为那些开历史倒车的人、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人他们的下场是甚么呢?这个过程是不是还很漫长艰难呢?
    
    杨:他们肯定要被人民和历史所唾弃。我觉得还需要长期准备。即使是很快也要做长期的工作和准备的。不能存有幻想,你说让他明天就完蛋是不可能的。加速他的灭亡,首先要把自己唤醒,作为一个人要能讲话,自己得觉悟起来,知识份子的队伍整个重新聚合起来,通过网络、民运人士等,要讲些战略和策略一点点做。现在你个别人有偏激语言就把你给抓起来坐牢,将来讲真话的人多了,的安全系数就大了,不可能大家都坐牢了。都需要一个过程。中国知识份子他们也要有一个认识觉悟的过程,他要无私也就无畏了。没有顾虑也就无所畏惧了。
    
    就像九评中提到的,不是共产党亲自动手在迫害谁,他会驱动着被共产党教唆下的整个民众在参与迫害,比如我出外就说不了话,都在监视监督中。它这个政权的特点就是你给我服务我给你好出,不服务就没好出。他们惯用的经济手段迫害你,就不能生存了,中国人在经济上没有真正的独立出来,知识份子受到来自不同方面的打压,生存非常艰难。
    
    **记者:请问您最近身体好吗?恢复健康了吗?
    
    杨:通过广大朋友的热情捐助,国际社会给我的帮助和关心目前基本上医治的比较好,身体恢复的比较好。仍在吃药,输液。这里天气很冷,对心血管疾病的人来讲不太好。感谢网友和国际社会给与我的帮助。感谢大家的关心。
    
    
    (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呼吁书
  • 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呼吁书
  • 杨春光访谈录/杨银波采访(图)
  • 杨春光:洗脑时代的后现代解构之刃——序郑贻春诗集《洗脑时代》
  • 杨春光:诗歌时代的蘑菇云现象——序郑贻春诗集《诗歌时代》
  • 杨春光:拨开黑太阳的雷鸣电闪──序郑贻春诗集《黑太阳时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