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坐牢四年 郭庆海出狱谈中共
(博讯2005年1月05日)
    郭庆海更多文章请看郭庆海专栏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郭庆海先生坐牢四年之后于今年9月14日出狱,大纪元记者辛菲新年之初采访了他。

     郭庆海常用笔名青松,系自由撰稿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加拿大作家笔会荣誉会员。1984年开始任职于中国农业银行泊头市支行,2000年3月离职,成为自由撰稿人。2000年9月15日被捕,2001年4月,被中共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4年。于今年9月14日刑满释放,现居住于中国河北省泊头市,继续从事自由撰稿工作。 (博讯 boxun.com)


牢狱之苦

    郭庆海接受大纪元采访说:“刚出来3个月,前两天就接到国安的警告,说不允许我写东西了。最近电脑也不停地收到病毒攻击,每天至少接到一封有病毒的电子邮件,网络也不时出现故障。”

    郭庆海接着说:“我2000年9月15日被抓,在派出所关了11个月,2001年8月转到石家庄北郊监狱,河北省的政治良心犯都关在那里。生存状况很恶劣,生活环境很艰苦,我曾因营养不良于2002年7月瘫痪过。还患有低血钾病、肌肉无力,甚至没有站立的能力,这种情况在狱中很常见,还有肺结核等传染病。几乎每个宿舍(16个人)都有肺结核病,很普遍。”

    “总体情况都不好,但是对我们政治良心犯更加严酷,长年累月关在黑屋子里,不能晒太阳。普通服刑人员可以打篮球,但是我们不能去锻炼,说是狱中有这样的规定。我们政治犯之间很难见面。曾经接触过一个政治犯,打水的时候偶尔见过一、两面,有60多岁了,身体、生活状况都很差。我和一位认识的朋友曾被共同关押2年多,见面机会很少,他2003年5月1日临出狱前,我们都未能见面。”

    “政治良心犯承受双重监督:狱方的和被安排的服刑人员,始终有人监督,而且是公开的监督,一次有个犯人跟我坦率地说:我是被安排看管你的。我身心遭受严重摧残,刑事犯有很多方面让我们个人心灵上受到压抑,刑事犯非常放肆,攻击我们的做法、思想,对我们的人格进行侮辱、贬低。”

    “3月21日到27日,我绝食6天要求单独关押,受到刑事服刑人员的殴打,和狱里交涉,提出要求:应根据国家监狱法,根据判刑的不同条款、性质,分类关押,政治犯和刑事犯应该分开关押。他们说:监狱对于政治犯有内部规定。我要看,他们又不敢拿出来。监狱法应该是公开的,监狱中将政治犯和刑事犯混合关押,为的是用刑事犯罪人员监控政治犯。”

    “我不希望任何人坐监狱。不坐不知道里面的苦处,这不仅仅是一个人,很多家庭成员都受罪。在我坐牢期间,我的父亲、母亲、岳母相继去世,妻子以前身体很好,但在我入狱期间,身体急剧恶化,患上严重的心脏病,我自己的身体也很不好,患有坐骨神经痛、缺钾病。”


中共的虚伪司法

    郭庆海说:“我在整个判刑过程没有请律师,因为我对法律有些了解,这个案子没有任何辩护的余地。因为法院是共产党的法院,法庭是共产党的法庭,法官是共产党的法官,中国司法不独立,是中共一元化领导的产物。”

    “他们起诉我诽谤共产党,共产党既是审判员、公诉人,又是起诉人、被害人。审判委员会受党组领导,这从法律角度就是一个很滑稽的东西。按照法律,公诉人和审判人不能是共产党员,应该回避的,不能介入。”

    郭庆海指出:“政治案件都存在这个问题。审判本身就不合法。不可能有任何公正,所有一切都是程序、形式而已,装个门面。”


中共大抓捕

    对于当前中共的形势,郭庆海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这么个循环。虽然大家的呼吁、媒体的报导有些作用,但是政府的本质始终没有改变。我觉得国内外知识分子对中共的幻想没有必要,尤其是把幻想寄讬在个人身上,是很虚幻的。这是中共的根本制度问题,不是个人的问题。”

    郭庆海表示:“前一段时间,人们的幻想太多。胡温的‘亲民政策’,独立中文笔会的活动能顺利进行,给人们造成了一种错觉:环境更好了,言论等各方面也开始出现触及底线的地方。”

    郭庆海认为:“出现一系列大抓捕的情况,由多种因素导致,诸如:一、最近政治形势有根本性的改变,权力更加集中;二、独立中文笔会活动活跃;三、大纪元的《九评》影响很大;四、国外民运刊物、活动很活跃;五、快到‘两会’,中共又例行整肃;六、中共也在测试国际社会的的影响,看国际社会是否有反弹。”

    郭庆海指出:“这样做的结果必定会带来灾难。国内知识分子是一个小圈子,还没有做到大幅度和民众结合的程度。中共抓捕的不仅仅是知识分子、自由作家,而且还有维权的人,这些维权人士对民众的影响力很大,因为他们直接和民众接触,所以对维权人士迫害更严重,手段更狠毒。这是国际社会应该关注问题。”


中国经济问题

    郭庆海说:“我以前在农业银行工作,应该说是能干的,做研究工作,有一定影响和名气。但自己觉得干得不顺心,2000年3月辞职,单位不让辞,怕有不好的影响。所以就停薪留职。我个人觉得,所有国家企业包括银行,一个正直的人是很难在里面混下去的。我说话直率,看问题尖锐,在银行中从某种意义上讲人际关系不好,尤其是和领导,我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我已经发表了一些经济方面的文章。我做银行工作20多年,发现负债、不良资产等比例很大,今年、明年应该就会显示出问题了。中国的经济已经出现问题,这是根深蒂固的原因,应该不会维持太长。”

    “由于中国的法律没有信用,法律、法制失信,没有信用、信誉,商业行为、互相之间的交往过程都没有保障,因此对海外投资很不利,商业行为、知识产权都不能受到法律保护。作为海外投资者,从自己资本的安全角度考虑,从自身的利益出发,也应该寻求一个好的投资环境和法律环境。”

    郭庆海说:“我们家曾经买了一部电脑,装的Windows XP系统是盗版的,我们去交涉,卖软件的人说:在整个泊头市都没有正版的。”


《九评》与退党

    当记者提到最近海内外的《九评共产党》和退党热潮时,郭庆海说他也看了《九评》,认为其中包含的思想很深刻,对问题论述得很深刻。他说:“退党是自愿的行为,这是个人的权力,不应该有任何人或者组织进行干涉。”

    郭庆海指出:“很多党员本身就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尤其是那些没有职务的人。共产党本身在吸收党员的过程中,对所有人就是利益诱惑,因为物质利益、地位是由党员身份得来的。很多普通党员,对共产党没有感情,对共产党没有任何尊重可言,对党员的身份不以为然。这些在社会公众之间私下的议论中非常普遍。农村很多党员根本就不交党费。”

    郭庆海表示:“我从来没有写过入党申请书,虽然身边有很多人加入。我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认为:加入共产党,对保持我的良心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会影响我看待事务的公正立场,我要保持独立思考的权力和我的基本人格。”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北网络异议人士郭庆海在狱中患病,瘫痪在床
  • 郭庆海:我的辩护
  • 郭庆海:从“孤身女贼一夜盗煤1.2吨”这个标题说起
  • 赵达功: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