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女子派出所接受盘问变成植物人
(博讯2004年12月19日)
     金陵晚报报道 一名中年妇女被怀疑偷了别人的手机,警方遂将其带入派出所继续盘问。几个小时后,该女子被送往当地医院抢救,如今该女子已成为植物人。警方的说法为:该女子在上厕所时自缢导致其变为植物人;而该女子的家人认为:该女子的现状是由警方刑讯逼供造成的。记者于日前赶赴事发地常州市武进区焦溪镇调查。

      夫妇被疑偷手机

      2004年8月15日上午6时许,常州市武进区焦溪镇某小山上,裴绍生、李秀英夫妇像往常一样来这里凿石卖钱。没干一会儿,一个警察来到他们面前,同样前来的还有当地联防队的一个队员。据裴绍生说:“当时我老婆走在我前面,那个警察什么也没说,上来就揪住我老婆的头发,一脚把她踢翻在地,按住她的脖子往地上撞。我上前询问什么事,那个警察回答,现在不说,回派出所再说。” (博讯 boxun.com)

      原来,半个小时前,与夫妇俩相识的手机失主王某在裴绍生家外面拨打自己的手机,结果听见屋内传来熟悉的手机振动声,于是王某报警。常州市武进区焦溪镇派出所警察陈柏清遂上山“传唤”夫妇俩。

      派出所内刑讯逼供?

      据裴绍生讲述,进入派出所后,警察让他“交东西”,他不清楚交什么东西,遂回答“没东西”。说完陈柏清又揪住李秀英的头发,按住她往派出所门口的地上撞,李秀英大叫“打死人了”。裴绍生上前阻止,说“警察怎么打人啊”,陈柏清回答“打人怎么啦,打死你们俩摔到河里就算了”,几拳将裴绍生打得满嘴是血。陈柏清又拿起身边的椅子就向裴绍生砸来,裴绍生双手紧紧抓住两个椅脚,陈柏清顶着椅子将其逼到墙脚,此时另一名穿便衣的警察将椅子拿开,陈柏清暂时罢手。

      交出身边所有物品(包括香烟、打火机以及30多元人民币)后,夫妇俩被分别带入两个相邻的询问间。裴绍生在里面待了四十分钟,陈柏清又将他带到二楼。自此,裴绍生与妻子李秀英失去联络。裴绍生告诉记者,当他来到二楼时,里面有一个警察在看报纸,另一名警察上来后再次询问“到底有没有拿别人东西”,他回答“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该警察遂揪住裴绍生的头发,用拳头打裴的额头,打一拳问一句“你知不知道”,裴绍生记不得当时一共挨了多少拳,他眼冒金星,鼻血也流了出来。

      警察又问“你老婆的事知不知道”,“你老婆拿了别人的手机,你知不知道”,裴绍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仍旧回答“不知道”;该警察又按住裴绍生的后颈,试图让其跪下,但裴绍生不想跪,该警察用脚揣裴的小腿,裴膝盖一软跪了下来。此时又有一名警察上楼来,裴这才得到喘息。裴绍生估计之后上来的警察是打人警察的上级。刚上二楼时,裴绍生听到老婆在喊“打死人了”,他无法辨别方位,但可以明显感觉叫声中有混响。

      出了派出所就照相取证

      裴绍生做完笔录后被警察带下一楼。下楼梯时,他又听到老婆的求救声,但这次已比二楼听到的声音微弱许多,裴绍生站在原地试图听得更清楚一点,但身后的警察催促其“快点下去”。临出派出所时,一位联防队员让裴绍生把脸上的血迹洗干,裴绍生希望留下警察打人的证据,提出回家洗,结果遭到拒绝,被告知“不洗脸不让走”。裴绍生只得将血迹洗掉。离开派出所后,裴绍生立即在附近照相馆照了一张正面照,在照片中记者清楚地看到,裴绍生的额头肿起一大块,并有病历为证。

      好端端的老婆突变植物人

      裴绍生回家后一直坐在电话机旁等待妻子的消息,其间他让儿子裴敏为李秀英送过两次饭,一次在中午12点,一次在晚上6点。裴敏要求见母亲的要求被拒,警察只让裴敏将饭菜放在桌上即可。从警察的问话中,裴绍生感到老婆可能拿了别人的手机。晚上7点30分,裴绍生接到警方的电话,称李秀英出事了,快不行了,现在武进人民医院抢救。裴绍生之后被接到武进区人民医院,但医生以病人情况危险为由拒绝裴绍生马上见妻子。裴绍生再三询问妻子为何出事,警方始终对他表示“以后再慢慢告诉你”。

      2003年8月18日下午3时许,在李秀英出事三天后,裴绍生隔着玻璃见到妻子。此时李秀英已经面目全非:身上插满了管子。裴绍生在能够近距离接触妻子时看到,李秀英的眼睛里只有眼白,脖子上从左耳根到相当于男子的喉结处有一条青紫色的勒痕,另有两道好似破皮的红色痕迹位于青紫勒痕的下方,长5厘米。李秀英的入院病历这样写着:神志不清,双瞳孔扩大,光反应消失,颈部有数条青紫勒痕,长约20厘米,口腔内有大量白色分泌物。

      经脑部CT检查,李秀英脑部积水、萎缩,处于植物人状态。记者看到李秀英时,她的眼睛能够张开,身体可以动,可以打哈欠,但就是不能和外界交流。脑部左侧的头发中有两块白色的头皮暴露在外,据裴绍生介绍,医院认为这两块痕迹是睡姿长久不变造成的,但造成两块伤痕的原因尚无定论。对于记者提出的问题,院方人员均拒绝回答。

      伤残原因至今不明

      之后警方告诉裴绍生,李秀英在接受询问时称自己要上厕所。在进入厕所后,李秀英用不知在何处找到的一根长约80厘米的绳子绑在距地面80厘米的水管上自缢。看护人员等了三四分钟见里面没有动静,遂进入厕所,发现李秀英自缢,昏迷不醒。警方速将其送往焦溪镇卫生院抢救,因病情严重,又送到现住的武进人民医院。对于警方的解释,裴氏父子都不相信。他们认为李秀英是被派出所警员打伤致此。裴绍生在派出所听到妻子的呼救由强到弱就是最好的证明。为彻底弄清妻子已成为“活死人”的原因,裴绍生委托江苏天哲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惠兵、姜艳红代理本案,两位律师目前正为裴绍生申请确认武进区公安分局行政行为违法,并要求国家赔偿。武进区检察院在调查本案后,相关负责人答复律师:事发后,法医对李秀英作了身体检查,法医的观点是倾向于自杀而造成植物人现状,目前尚没有权威的定论。

      双方的态度

      采访当天,焦溪镇派出所朱教导员接待两位律师和记者时称,李秀英在口供中表示自己在水池边捡到一个手机,至于在派出所内刑讯逼供,完全不可能。警方在本起事故中没有责任,只是李秀英伤在派出所,派出所出于道义会补偿一点,而不是赔偿。

      对此两位律师表示,由于本案尚未进入诉讼程序,相关证据仍无法获取,因此目前尚不能确定李秀英是否因自杀而受伤。如果证明是警方刑讯逼供,相关责任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如果李秀英真的是自杀,派出所看管不力也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没有女警并不能成为借口。

      真的是自杀么?

      随后,记者以上厕所为名进入事发地点查看。记者看到,两个小便池上方确实有一条与地面平行的水管,很难想象李秀英几乎在这里“自杀”成功。

      疑点一:李秀英上吊的工具从何而来。盘问期间,警方根据规定,应当暂时保管李秀英身边的一切物件。既然如此,李秀英在厕所里如何能找到一条上吊的绳子!?

      疑点二:时间。从进入厕所到发现昏迷仅有三、四分钟,李秀英除非平日里练过上吊自杀,否则如何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系好绳子自缢并立即昏迷呢?

      疑点三:自杀角度。由于水管距地面只有80厘米(记者现场卷尺测量为85厘米),李秀英不可能将全身悬于空中,她在仓促间以怎样的姿势自杀?坐下?仰卧?侧卧?没有自杀经验的李秀英如何在瞬间选择最佳角度造成一度气绝?

      疑点四:自杀动机。据李秀英家人介绍,李秀英平时并不悲观,家庭生活也很美满,儿子与女朋友相处融洽,结婚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况且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李秀英偷手机,李秀英不会承担刑事责任,她没有理由自杀。

      现状

      裴绍生和李秀英于1996年从老家四川来到常州焦溪镇石埝村采石厂打工。在采石厂关闭后,夫妇俩仍然靠碎石为生,据当地打工者介绍,夫妇俩平时老实,从不惹是生非。他们不相信李秀英会偷手机。

      目前警方已花去医疗费20余万,可李秀英苏醒的希望仍然十分渺茫。在数次协商未果的情况下,警方已逐步减少李秀英的用药,双方对簿公堂在所难免。本报对此将继续关注。(金陵晚报记者 洪唯)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