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安徽砀山:检察官索款200万遭拒绝捏造冤案 (图)
(博讯2004年12月09日)
     安徽宿州市赛德夫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德公司]是位于砀山县境内的一家民营企业,同时也是宿州市出口创汇大户,当砀山县的检察官兼该公司副总经理的赵红军向公司索要200万元遭到拒绝后,便策划、导演了一出偷梁换柱、明抢暗夺的"霸王戏",最终导致公司垮台、董事长被关,大部分资产被其洗劫一空。

     就这样,一个生意如日中天、红红火火出口创汇企业被整的破败不堪、奄奄一息。

     2004年的深秋,北方的寒流悄悄的在安徽的省会合肥市登陆,在看守所关押了一年多、刚出来不久的张东旭,心中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作为赛德公司的董事长,每当想起自己遭至飞来横祸而被无辜关押,所蒙受不白之冤的情景总是感慨万千。


一、 祸从天降

     2003年初,中国大地上遭受了一场空前的劫难,非典病毒的疫情肆虐横行。生产消毒剂的赛德公司由于需求量大增,生意空前的红火。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身任砀山县检察院书记员兼赛德公司副总经理的赵红军眼热了起来,他迫不及待的找到董事长张东旭,让张从公司的帐户上划给他现金200万元,并威胁说:如果不给的话,就让公安局把张东旭抓走。张东旭心里明白,这是赵红军在向公司进行敲诈,因为公司在聘请赵红军担任副总经理以来,不管是个人或者是公司,从不欠他个人一分钱,所以,张对于赵红军的无理要求未予理睬。

     2003年5月26日下午,砀山县公安局经济侦察大队以赛德公司虚假注册为由,把张东旭关了起来。

    安徽砀山:检察官索款200万遭拒绝捏造冤案

    图一、经过洗劫的赛德公司已是明日黄花

     身材瘦小但生性耿直的张东旭拒绝了赵红军等人的无礼要求,厄运便从此降临到他的头上。砀山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先后给张东旭变换几次罪名,把张东旭关进了砀山县看守所。

     2003年7月6日、10月30日,砀山县公安局先后两次从英克雅公司段玮处打白条取走27万元。

     由于检察官赵红军等人的非法行为,最终导致赛德公司全面停产、机器闲置,200多名职工全部下岗。

     就这样,一个明星企业从此不复存在。


二、 赵红军其人

     在小小的县城砀山,赵红军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不仅仅因为他是县检察院的书记员,更重要的是他有个时任县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姐姐赵琳,正是有了这种特殊的背景,赵红军办起事情来才无所顾忌。也正是靠着这种背景,按照检察官法有关条款不应该从商的他仍然担任了赛德公司的副总经理。当他看到赛德公司的顾客盈门生意红火时,即打起了敲诈张东旭的主意。

    安徽砀山:检察官索款200万遭拒绝捏造冤案

    图二、厂房破败机器锈蚀,有的设备被赵红军卖掉

     2003年4月,当砀山县检察院以涉嫌职务侵占、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罪名将张东旭起诉到砀山县法院的时候,砀山县公安局"配合"赵红军进行了以下的动作:

     5月下旬,公安局经侦大队将赛德公司的公章、财务章、法人印章收缴后,移交给了赵红军的,而赵则拿着这些印章将公司银行账上的资金、应收货款,以及近百吨的消毒剂全部取出,据为己有。

     同时,赵红军还把张东旭个人个人贷款购买的本田轿车"开"走,至今不肯归还。

     2003年8月21日,公安局把驻地在上海的英克雅公司法人代表段玮带进了宿州第二看守所。就因为张东旭在英克雅是董事会成员,两个公司之间有生意上的来往,致使该公司也受到牵连。


三、 无罪释放

     2004年4月26日,砀山县检察院以涉嫌职务侵占、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罪名将张东旭和英克雅公司经理段玮起诉到砀山县法院。

     对于检察院指控张东旭、段玮职务侵占一事,砀山县法院在审理中查明:检察机关未能提供出确切的证据予以证实。因此,将英克雅公司销售赛德夫公司所供消毒剂的盈利部分,作为被告人侵占赛德夫公司财物的认定于法无据;关于检察机关指控张东旭、段玮虚开增值税发票一事,法院在调查质证后认为:恒业公司为了企业利润,得到差价款,接收赛德夫公司开给自己和自己为庆东公司开出的增值税发票,应属正常的经营活动,两家公司开出的增值税发票均以被职能部门认可和抵扣,且辩护人将公诉机关指控被告犯有虚开增值税发票罪的全部证据材料,进行了司法鉴定,得出的结论,亦不能认定起诉书中载明的"两被告为牟取非法利益,在实际经营活动中让他人为自己代开增值税发票"的事实存在。故公诉机关对两被告犯有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指控不能成立,其主张不予支持。

    安徽砀山:检察官索款200万遭拒绝捏造冤案

    图三、法律为张东旭主持了公正,而留给他的则是残壁破墙

     最后,法院对公诉机关的指控均不予支持,判决张东旭、段玮两人无罪。

     2004年9月3日,被关押了15个多月的张东旭和被关押12个多月的段玮终获无罪释放,走出了看守所。

    四、企盼公正

     张东旭现在虽然获得了人身自由,但碍于赵家在当地的权势,张东旭在四处奔走呼号,却始终没有人为其申张正义。赛德夫公司的遗留问题目前仍然无法得以解决,并且似乎变得遥遥无期。

     首先是,赛德夫公司银行帐户上的资金、应收货款、库存近百吨的消毒剂以及公司能拿走的值钱的设备等价值300多万元的财产不知去向;其次、公司帐本被赵红军搞的不知去向,追究责任人却在当地报案无门。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董事长的张东旭,在公司所有董事均不知晓而且是在没有原告的情况下,砀山县公安局、检察院却偏要以莫须有的罪名认定他职务侵占,而在法院判他们无罪的情况下,公司的财产已经被洗劫一空。让他想不通的是,因为违法者是有背景的检察官,他们难道就可以肆意横行逍遥法外吗?

     饱受冤狱之苦的张东旭迎着瑟瑟的秋风,步履沉重的走在省会的大街上不禁仰天长叹:天理何在!

     在记者采访期间,得知砀山县公安方面知道收缴的12万元“退货款”不妥,准备退还给了段玮。公安方面还表示,另外收缴的15万元由他们打条的“退货款”已经入了赵红军的帐户,由他们负责向赵红军追讨。

     截至发稿之日止,公安局已经将12万元退回给了当事人。

    中国舆论监督网http://www.yuluncn.com _(博讯记者:泰山石)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