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原北京供电局长赵双驹涉嫌4.57亿元渎职案调查(图)
(博讯2004年11月25日)
    
        (博讯 boxun.com)

      北京市宣武区西便门东里甲1号,是长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办公所在地。
    
      11月2日上午10时许,北京威克瑞电线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克瑞”)资产拍卖会在此举行。
    
      《北京日报》10月15日刊登的“拍卖公告”称,此次标的实为威克瑞二期整体实物资产,位于北京市平谷区谷丰东路14号,含土地使用权、生产流水线设备、房屋建筑等,起拍价为1.3亿元。
    
      长城拍卖公司项目联络人李女士透露,上述资产当日以1.37亿元被平谷一家房地产公司盘下。
    
      “威克瑞资产处置工作基本告一段落,此案有望在近期启动责任人刑事问责程序。”11月15日,此次拍卖会委托方———北京市高院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说。
    
      
    
原北京供电局长赵双驹涉嫌4.57亿元渎职案调查

    北京市平谷区谷丰东路14号,威克瑞二期厂房已空无一人,这家企业一度是影响平谷财政收入的三大支柱之一。本报记者罗昌平摄
    
      
    
    
    
    
    
    
    原北京供电局长赵双驹涉嫌4.57亿元渎职案调查


    曾任北京市供电局局长、北京供电公司总经理的赵双驹,涉嫌渎职被批捕。其在任期间,北京供电公司及相关企业因违规为威克瑞提供担保,损失4.57亿元。
    
      
    原北京供电局长赵双驹涉嫌4.57亿元渎职案调查


    威克瑞公司董事长李杰4年前已不知去向。据称,此人并非真港商,而是“地道的北京人”。对于这个30岁出头的年轻人,赵双驹“只会尽量协助而绝不干涉他的决定。”资料图片
    
    
      此前的9月15日,北京市供电局原局长、北京供电公司总经理赵双驹被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正式批捕,涉嫌罪名为渎职。
    
      赵双驹正是威克瑞案的直接责任人之一。更早前的6月23日,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审计报告时披露,赵某因违规为威克瑞公司担保,致使北京供电公司损失4.57亿元。
    
      从不点名曝光到被批捕
    
      中电联上述人士表示,电力系统内的职工一看便明白,审计报告中所指的“赵某”即为赵双驹。
    
      知情者介绍,现年64岁的赵双驹当了13年供电局局长,这位上个世纪60年代从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从北京市昌平县供电局一名普通电工起步。
    
      1999年,赵从北京市供电局局长任上退下来后,调任华北电管局局长助理、超高压局局长。次年,赵双驹退休,身兼北京电力行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和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供电分会的常务副会长两职。如此算起来,赵双驹离开北京市供电局长一职已近5年。
    
      北京电力行业协会办公地位于宣武区枣林前街,此处原为华北电网公司(由原华北电力集团公司改制而成)一幢三层小楼。
    
      “很久没看到他(赵双驹)了,听说出了大事。”11月12日,该办公楼值勤保安告诉记者。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以下简称“中电联”)位于宣武区白广路二条1号,与枣林前街相距不到200米。“赵双驹涉案跟我们没有直接关系,只不过他在这里兼职而已。”中电联一位人士表示。
    
      李金华在6月23日的审计报告中指出,“1994年至1996年,北京供电公司总经理赵某在公司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的情况下,擅自为北京威克瑞公司提供担保,本息合计11.2亿元。由于威克瑞公司濒临破产,经法院判决,北京供电公司承担部分赔偿责任,造成损失4.57亿元。”
    
      中电联上述人士表示,电力系统内的职工一看便明白,审计报告中所指的“赵某”即为赵双驹。
    
      赵双驹自然因此成为“审计风暴”的主角之一。其秘书张辉今年7月13日接受《东方早报》采访时表示,6月23日当天,赵双驹正在江西赣州出差。据说他返京后做的第一件事,即向北京电力公司(由原北京供电公司改制而成)高层提出“从行协退出来”。
    
      赵双驹的同事介绍,当时公司高层曾对赵双驹进行挽留。
    
      包括《新京报》在内的北京各大媒体此前报道,7月初,赵双驹已被限制公务出行;9月中旬即被市检察院正式批捕。
    
      威克瑞两度辉煌
    
      自1998年至2000年,公司年产值均超过2亿元,其中1999年高达2.7亿元。
    
      平谷区经委一位官员表示,威克瑞一度成为直接影响平谷年度财政收入的三大支柱企业之一。
    
      位于宣武区香炉营头条35号的京电大厦,其前身是宣武门变电综合楼。
    
      该大厦第六楼整层,为威克瑞公司总部所在。11月11日记者在此发现,前台及大厅的办公桌已基本清空。威克瑞副总经理王雅瑞介绍,目前仅留几名工作人员,负责公司的善后工作。
    
    王雅瑞办公桌上的一张由北京市高院于11月9日发出的函件称,留守人员应尽快做好威克瑞二期资产的移交工作。
    
      工商资料显示,威克瑞成立于1991年9月6月,由香港兄弟发展有限公司、北京供电实业开发总公司以及平谷县马昌营乡经济联合总公司合资成立,注册资金2500万美元。合资公司由港方出资1500万美元控股,中方两家公司合计入资1000万美元。
    
      其中,马昌营乡经济联合总公司为马昌营乡政府集体企业,以土地入股。而北京供电实业开发总公司为北京市供电局全额投资组建的下属企业,专营电气工程安装调试、供用电技术维护等。审计报告显示,其入股威克瑞6400万元注册资本,为专款专用的供电贴费。
    
      据威克瑞多名管理者证实,自1991年9月至1997年11月,北京供电局、马昌营乡政府均未派人参与公司的经营和管理。
    
      威克瑞在外宣资料中称,“威克瑞公司是国内首家由供电系统与外方共同投资兴办,由供电局直接参与生产、经营管理的现代化企业。”
    
      威克瑞一位不愿具名的副总经理介绍,1991年至1993年间,因电缆生产企业较少,加之北京市供电局本身就有电缆需求量,如此点对点的生产经营模式,一度成为“威克瑞的黄金时期”。
    
      这位副总经理回忆,1993年3月27日,北京市科协组织近30名政府官员、电力专家召开的“季谈会”上,包括赵双驹等在内的官员表示,北京电力不足的问题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已经制约北京的经济、建设等方面发展,希望领导能像抓“路”和“树”一样抓“电”。此建议获得当时参会的一位市领导“充分肯定”。
    
      同期,威克瑞决定筹建二期高压电缆工程。所谓二期,实为在平谷城区筹建新厂,并计划转让位于马昌营乡的一期低压电缆工程(即老厂)。
    
      知情者表示,由于当时北京的低压线路改造相对成熟,政府计划加大高压线路投入,故威克瑞二期工程意在抢占北京高压电缆市场。
    
      资料显示,二期工程总投资1.15亿美元,于1997年年底建成试运行,1998年正式投产。
    
      威克瑞公司总工程师王宝仁介绍,1994年筹建二期工程时,设备为全套国外引进,这在全国还是首例。
    
      “目前是国内技术和设备最先进的电线电缆生产企业之一,年产值为10亿元人民币”———威克瑞的外宣资料如此介绍,公司下设塑力、交联、盘具厂及销售分公司,可生产65个品种、上千个规格的电线电缆产品,可广泛使用在工矿企业、油田、港口、电站、输配电工程及大型建筑工程中。
    
      就在全国农网改造工程推进之际,在原国家经贸委发布的《第一批全国城乡电网建设改造所需设备产品及生产企业推荐目录》中,威克瑞的产品名列首位。
    
      一个事实是,自1998年至2000年,公司年产值均超过2亿元,其中1999年高达2.7亿元。平谷区经委一位官员表示,威克瑞一度成为直接影响平谷年度财政收入的三大支柱企业之一。
    
      威克瑞、赵双驹与北京足球
    
      威克瑞一些职工表示,公司产品不具大众性,其投资足球俱乐部的动机令人费解。
    
      在平谷,威克瑞之名几乎妇孺皆知,而与威克瑞关连的还有“电缆”、“足球”二字。
    
      威克瑞公司总部原本并非坐落京电大厦,而是著名的赛特广场。
    
      资料显示,早在1995年,威克瑞公司与北京市体委签订共办北京女足的协议,双方约定由威克瑞公司每年向女足“输血”200万元,女足以“北京威克瑞女子足球队”的名义参加全国比赛。
    
      在此基础成立的北京威克瑞足球俱乐部,还收编了原北京青年队,同时发展了男足、女足。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自1999年1月始,威克瑞公司即停止给予球队经济支持,原因是“没有上座率和收视率的比赛和球队只赔不赚”。
    
      一位知情者算了一笔账,1996年至1998年间,威克瑞俱乐部在对女子足球队的投入主要集中在差旅、工资、服装、出场费等项,而1997、1998两年每场比赛奖金在1万元以上。
    
      据不完全估计,运营一支女足队伍全年费用应在400万到500万元,扣除由市体委负责的后勤费用,威克瑞电线电缆公司每年至少投入200万元。而自1995年以来,威克瑞公司赞助男足、女足的资金应达数千万元。
    
      北京女子足球队战绩较佳,共夺取过6次全国冠军,有18名球员先后从这里走进国家队大门;而男足中,也培养出如邵佳一等目前国内知名足球运动员。
    
      威克瑞那位副总经理介绍,其实早在1997年,威克瑞已表达出退出足坛的意向。而到1999年,在不再向女足投入的同时,威克瑞将男足整体转让给北京国安俱乐部,其成交价为1200万元。自此,威克瑞这个名字退出足坛。
    
      需要提及的一个细节是,威克瑞投资北京男足、女足之际,赵双驹出任北京足协副主席,该协会为北京市体委的直属事业单位。
    
      另有资料显示,威克瑞男足集体转会至国安后,赵双驹以北京足协副主席的身份多次对国安队员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威克瑞一些职工表示,公司产品不具大众性,其投资足球俱乐部的动机令人费解。那位副总经理则表示,从赞助足球队到最终退出,其间几个时间节点上发生的事情,已明显暴露出公司的资金问题。
    
    威克瑞没落真相
    
      直到1997年,赵双驹等北京供电局管理层才发现,威克瑞公司的控股方———香港兄弟发展有限公司,还假威克瑞之名在全国各地进行了大量贷款及担保,金额超过5亿元。
    
      噩梦肇端于1994年,当时正值威克瑞上马二期高压电缆工程。
    
      工商资料显示,合资三方均未追加投资。这意味着二期工程总投资1.15亿美元,全依赖于银行贷款。国家审计署的报告显示,北京供电局为威克瑞担保的贷款为7.8亿元。
    
      威克瑞总工程师王宝仁介绍,1995年7月他负责工程总指挥时,设备已到位80%左右。当时的土建工程交平谷一家土建公司承包,基建工程则由河北保定某基建公司承包。
    
      按王宝仁的说法,正常情况下此工程一年半即可完成安装并投产运行。但事实上,威克瑞二期工程从立项到投产,足足花了4年时间。
    
      知情者普遍认为,资金不到位是造成此后果的最直接原因。据介绍,仅平谷那家土建公司,就被拖欠工程款近6000万元。
    
      而直到1997年,赵双驹等北京供电局管理层才发现,威克瑞公司的控股方———香港兄弟发展有限公司,还假威克瑞之名在全国各地进行了大量贷款及担保,金额超过5亿元。
    
      证据之一来自深圳市中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1999年的年度报告,“1999年10月15日工行榆林分行起诉榆林区对外经济贸易公司、本公司及第三人北京威克瑞电线电缆有限公司,请求依法判令第一被告及第三人立即偿还原告至1999年10月15日信用证垫款本金约343万美元及利息。”
    
      后经陕西省高院判决,中侨公司及威克瑞公司被要求承担巨额债务的连带清偿责任。
    
      此前的1997年底,威克瑞二期工程试运行。知情者回忆,因公司管理混乱,迟迟不能投产。
    
      同年11月,北京市供电局委派王常平担任威克瑞总经理。北京市电力公司一位人士介绍,王常平曾任通县供电局局长,本拟调任北京市供电局局长助理,后由赵双驹临时派至威克瑞。
    
      王常平入驻威克瑞后,将公司总部从赛特迁入京电大厦,以节约开支。同时将电缆公司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为厂区,一部分为销售队伍。
    
      威克瑞的职工一致认为,王常平到公司不仅带来了好管理,还带来了高效益。
    
      可佐证的一组数据是,自1998年开始,威克瑞的生产销售扶摇直上。据平谷区统计局统计,2000年威克瑞总产值为20750.3万元,销售收入为21469.8万元。2001年因经营情况恶化,当年累计产值为1992.4万元,销售收入3636.8万元。
    
      所谓的“经营环境恶化”,是指自2000年下半年起,各地的债主纷纷到威克瑞公司逼债。
    
      王宝仁介绍,2000年12月的一天,在公司管理层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天津一家公司的车队进入威克瑞,将其库存价值数千万的电缆拉走。此事件对威克瑞产生致命性打击:一方面,供电公司声誉因此蒙上阴影;另一方面,公司材料供应厂商、公司销售渠道产生连锁反应。
    
      此后不出一月时间,有法院办案人员两度上门要求查封威克瑞生产车间。尽管以王常平为代表的管理层竭力周旋,公司最终于2001年5月彻底停产,8月即只对职工发七成工资。
    
      威克瑞一位负责销售的人士介绍,即使2001年近7个月未生产,但其库存电缆仍使公司保持了3636.8万元销售收入,“堪称奇迹”。
    
      外逃4年的董事长
    
      李杰创办威克瑞时,仅30出头。而且此人并非外界所认为的港商,“是个地道的北京人”。知情者介绍,赵双驹对李杰“只会尽量协助而绝不干涉他的决定。
    
      威克瑞行至今日境地,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李杰难辞其咎。
    
      知情者透露,李杰创办威克瑞时,仅30出头。而且此人并非外界所认为的港商,“是个地道的北京人”。
    
      威克瑞一期低压工程投产时,北京市政府有关领导亲赴平谷剪彩。一位知情者还透露,由于认为威克瑞公司有美好前景,当时有官员建议将全市所有的电线杆挖掉,全部代以威克瑞生产的地下电缆。
    
      工商资料显示,香港兄弟发展有限公司投入的1500万美元,由香港另一海外贸易公司转股注资。记者尚无条件求证这两家香港公司的真实背景。
    
      另据透露,除了电缆及足球两项,身为香港兄弟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李杰,还做铜期货,并在亚运村经营一家酒店,这两个项目以巨亏告终。李杰也因此被认为是“很会烧钱的主儿”。
    
      公司总工程师王宝仁也向记者证实了上述说法。他同时透露,李杰很少到平谷,“此人特会说大话,懂得安抚群众”。
    
      据他介绍,二期工程筹备之前,李杰一次招进70余名大学生,一次性为他们解决户口,并承诺将来可住好房子、子女可入托最好的幼儿园。
    
      李杰后来又招入数十名大学生,承诺发五千元月薪,此举在公司管理层争议颇大。据介绍,除那70名大学生外,此后进来的员工均未解决户口及承诺的薪酬。以至于公司出现怪现象———一些普通的气力活均由大学生来完成。
    
      似乎无人能阻止李杰的个人决定。据一些职工回忆,李杰对二期工程要求甚高,如办公楼在建设中略微出现不合其意之处,被要求全线返工。自1995年至1997年11月北京供电局派人管理公司之前,威克瑞总经理一职换过4人,“有一个刚上来就被换掉了。”
    
    知情者介绍,赵双驹对李杰“只会尽量协助而绝不干涉他的决定。”
    
      “李杰从一开始就把台子搭得很大,等到无法收拾时就一把摔给了供电局。”与赵双驹一位共事多年的人士表示。
    
      2000年下半年起,各地的债主纷纷到威克瑞公司逼债,身为董事长的李杰自此不知去向。
    
      案件已胶着7年
    
      “以审计报告来曝光胶着7年的案子,这本身就富有戏剧性。”中电联一位人士说。
    
      消息人士称,早在1997年,也就是北京供电局委派人入驻威克瑞之际,有关部门即介入威克瑞案。换言之,赵双驹本人已经历了整整七年的调查。
    
      “他为人和善、谦虚,演讲能力不错,让人感觉学识渊博。”一位同事如是评价赵双驹。
    
      一个细节是,2001年9月12日,北京电力行业协会全体员工举行一次节能宣传活动,时任行协常务副理事长的赵双驹,现场吟出一首七言绝句,至今传为美谈。
    
      一位与赵双驹打过多年交道的人士介绍,赵最大特点是认真,踏实,“当上局长完全是靠他实力。”
    
      而“对下属很关心”,似乎成了威克瑞公司、北京电力公司、北京电力行业协会等各方评价赵的一个共识。
    
      至于赵双驹“擅自担保”一事,也有人为其鸣不平。
    
      《担保法》规定:具有代为清偿债务能力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公民,可以做保证人。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职能部门不得为保证人。
    
      赵双驹的一位同事介绍,原北京供电公司只是华北电力集团一个分公司,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直到今年5月才由华北电网有限公司法人授权经营。
    
      据他透露,担保工作均由北京市供电局的直属企业完成,其损失自然算在供电局头上。
    
      除此,为减缓威克瑞的还贷压力,据审计报告,赵双驹与北京供电局副总会计师还违规向中外合资企业贝斯特公司“以存代贷”4000万元、向威克瑞公司借款3000万元。
    
      《东方早报》今年7月19日报道,赵双驹秘书张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年北京供电公司为威克瑞担保,绝非赵双驹本意。
    
      “以审计报告来曝光胶着7年的案子,这本身就富有戏剧性。”中电联一位人士说。
    
       资产处置之谜
    
      如果早在2001年就拍卖,威克瑞当时的固定资产应在8亿元。但今年受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委托,长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对威克瑞公司的估价为1.7亿至2亿元。
    
      平谷区谷丰东路14号,即为威克瑞厂区。
    
      占地400余亩的厂址,虽已尘封数年却仍颇显派头。值班的大爷介绍,除了不到20人留守厂区看护实体外,公司400余名职工早已各奔东西。
    
      记者从北京市一中院了解到,今年以来,该院共受理并审结两起农村信用合作社诉威克瑞公司及北京供电局的贷款纠纷案。这两起案件涉及贷款本金4500万元,法院判决北京供电局承担二分之一的赔偿责任。
    
      今年7月,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网站即公示了威克瑞资产处置的“合作意向”:威克瑞公司投资项目筹建及生产经营所需资金主要依赖贷款,债务负担较重,且企业因生产缺乏流动资金使现有生产规模受限,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拟采取对外转让或招商共同投资的方式,广邀国内客商。
    
      此“合同意向”还称,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是威克瑞最大债权人,拥有债权达7.95亿元。
    
      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资产经营部一位人士介绍,如果早在2001年就拍卖,威克瑞当时的固定资产应在8亿元。但今年受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委托,长城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对威克瑞公司的估价为1.7亿至2亿元。
    
      而威克瑞那位副总经理介绍,实际拍卖成交价远低于拍卖公司估价。
    
      威克瑞副厂长、原平谷县供电局局长张庆海透露,威克瑞一期拍卖时,最终由平谷一家土建公司以2000万元低价接盘。该公司拥有威克瑞近6000万元债权。
    
      二期工程最终以1.37亿元被平谷祥辉房地产公司接盘。记者在厂址看到,威克瑞占地达400多亩土地,其中实际利用率不到一半。而在厂址一侧是别墅区,此处离平谷城区不过5公里距离。
    
      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6月13日,平谷区副区长王颖光向区人大常委会述职,其中关于威克瑞的历史遗留问题成为焦点。述职报告称,威克瑞公司廉价占用兴谷开发区土地430亩,二期工程1997年建成投产后6年间生产不足4年,现已破产准备拍卖。目前土地资源和资金如此紧张,如何使闲置几年的430亩土地和几亿元资产发挥效益,应采取相应的对策。
    
      威克瑞总工程师王宝仁至今仍留守威克瑞。他认为,威克瑞的市场前景仍很乐观,不应该破产。
    
      据王宝仁介绍,2003年6月至7月间,该公司曾经一度要重新投产,后因原北京供电公司领导班子更替等原因,计划最终落空。
    
       电力黑洞有多深
    
      中电联一位人士表示,威克瑞案绝非个案,其暴露出电力行业的体制弊端。此案还折射出一道难题:谁该为决策失误造成的巨额损失承担责任?
    
    
      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威克瑞案暴露出的只是华北电力黑洞的冰山一角。此材料即2003年1月8日原华北电力集团公司向原国家电力公司提交的“华北电集[2003]3号”报告。
    
      报告称,1996年以前,华北电力集团公司个别下属单位出现不规范的对外投资、借款、担保(以下简称“三乱”),给企业造成巨额的不良资产及潜在的风险。
    
      报告显示,截止到2001年底,集团公司及所属单位已查清尚待处理的“三乱”问题83笔,金额161769.83万元,其中投资14笔,金额14024万元;借款35笔,金额37311.1万元;担保25笔,金额86662万元;不良存(贷)款7笔,金额23810万元;其他1笔,金额1418.13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的2001年至2002年间,集团公司已处理“三乱”问题98笔,金额50167.29万元,其中收回现金38168.06万元,解除担保1973.15万元。
    
      而自2002年起,又解决了搁置多年的不良存(贷)款问题,收回现金23286.43万元。
    
      报告举例称,1995年北京供电公司和下属的北京供用电承发包公司分别在某银行定期存款3000万元和4000万元,由于牵涉北京供电公司对威克瑞公司在该银行借款担保问题,长期不能取回。对此集团公司决策,分别起诉到北京市一中院并判胜诉,于2002年收回本息3171.6万元和4228.4万元。
    
      1997年,北京供用电承发包公司又在北京某银行展览路支行定期存款9笔,金额15500万元。此笔资金被该行行长体外循环,违规挪作他用而长期不能收回。经集团公司决策,向法院提起诉讼,于2002年收回本息15886.43万元。
    
      中电联一位人士表示,威克瑞案绝非个案,其暴露出电力行业的体制弊端。此案还折射出一道难题:谁该为决策失误造成的巨额损失承担责任?本报记者罗昌平 北京报道
    
    
    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最高检公布四川沱江污染事故等渎职侵权4大案件
  • 原北京供电局长因渎职造成损失4.57亿元被批捕
  • 羁留吸毒女致其3岁幼女饿死 四川民警渎职被控
  • 《全国金融证券界人士集体请愿抗议周小川腐败渎职》
  • 京城的“新国大”集资诈骗案背后的系列渎职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