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浙江金华官商勾结强占土地 村民流血维权[上](图)
(博讯2004年11月19日)
    
浙江金华官商勾结强占土地 村民流血维权[上]
图四、没有完工的别墅楼(中国舆论监督网图片)

    (中国舆论监督网11月17日报导)近日,记者接到浙江省金华市驿头村500多名村民的联名举报称,他们村的村官与金华市部份局级官员联手和房地产开发商相互勾结,在没有合法手续征地的情况下,强行霸占农田,并侵吞了上亿元土地补偿款,当村民们与之论理时金华市的某些领导竟然调动300多名警察镇压手无寸铁、维权护地农民,一场流血事件终于发生了。

    浙江金华官商勾结强占土地 村民流血维权[上]

    图一、一纸协议把村民的土地全部强占(中国舆论监督网图片)


一、暗箱操作非法占地

    在北京,记者采访了前来上访反映问题的何文英,她向记者讲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驿头村原有耕地1800多亩,从1993年至2004年初,已基本被全部卖光。邻近村三江街道、三路口村公开向社会招标价每亩地卖240万元,而我村的干部为了少数人的私利同开发商以及金华市一些官员勾结在一起,每亩的最高售价仅5.94万元,与其他的邻村相比竟然相差40倍。

    浙江金华官商勾结强占土地 村民流血维权[上]

图二、没有完工的小别墅(中国舆论监督网图片)

    仅以我们村最后两次卖地为例:嘉华开发公司占地67.317亩,另外建53栋别墅群占地23亩,共占地约90亩计算,总价值应为2.4亿元,而实际上到帐仅有0.4亿元,其余款项不知了去向?

    从1993年至2003年之前,驿头村村民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1800多亩土地,先后被村干部卖掉,而农民们根本没有得到分文补偿。多年来,在农民无数次强烈要求,村干部牟凤禄、盛乃忠才于去年11月给每个农民平均发了1万元补偿,总计只有1000万元。退一万步来讲,即使是按入了帐的4000万元计算,那么至少还有3000万元不下落不明!

    浙江金华官商勾结强占土地 村民流血维权[上]

    图三、被村里修改过的部份购房者的名单,价值180万至300万元的别墅只收10万至12万元。(中国舆论监督网图片)


二、明买暗送损害村民利益

    同何文英结伴而来的吴梅芳就村干部暗箱操作进行土地交易的事情,向记者作了进一步的说明。

    我们村荷塘畈原有100多亩土地,属于村民的承包田,村官牟凤禄、盛乃忠在未经村民大会同意的情况下,私自串通城东街道上浮桥村支书贾某某和房地产开发商勾结,早在2000年9月5日,就将其中的67.317亩土地纳入了上浮桥村规划卖地红线图内。

    2003年3月,他们为了遮人耳目,才以金华市征地办公室主任喻明星为甲方,以驿头村委会牟凤禄、盛乃忠为乙方签订了《征用土地协议》书,碍于没有征用土地批准手续,喻明星没敢在该协议书上签字盖章。直到2004年4月11日,为了应付农民的问责、掩盖违法占用耕地的事实,才在该「协议书」上补盖公章。

    早在2002年6月,金华市土地管理局在没有省、市、区、街道、村五级行政公章及行政一把手签字,也没有与驿头村签订征地协议的情况下,就偷偷给嘉华房地产开发商老板办好了驿头村67.3亩一级土地使用权的过户手续。如农民集体土地被征用为国有土地后,再出让土地使用权的话,按法律规定必须经媒体公示、公开招标。而我村根本没走这些法定程序。现在嘉华房地产开发公司所得到的这份67.3亩《土地转让使用权证》,其编号为(2003)5977号,其实签署的日期却是2002年6月,显然这套征用土地的假手续是牟、盛、曹勾结金华市征地办公室主任喻明星、土地管理局局长杜某某等人事后炮制的。因为,他们怕这份造假拙劣的「土地使用证」漏洞,会暴露他们倒卖农民耕地的非法行径。所以,土地管理局局长在2004年4月19日,将伪造嘉华开发公司那份(2003)5977号土地使用证的整个档案,从土管局档案室偷偷抽掉了。现在他们很可能会再补造一份2003年3月10日以后办理的「土地使用证」。

    但假的终归是假的,其假证一经浙江省以外的司法鉴定便会原形毕露,真相大白。

    当别墅快建好时,村长告诉村民说,为了和市里领导搞好关系,建造别墅送给他们。于是,他们动用手中的权利,霸占属于农民的补偿款,占地23亩,建造53栋别墅群,其中43栋、市场价每栋180万元,价值7740万元;10栋高级别墅楼,每栋计600平方米,300万元,价值3000万元53栋别墅(见附件10),总价值1亿多元的别墅先后分别送给金华市、局级以上有关领导干部。后因农民反映十分强烈,所以牟、盛这两个村官就将赠送名单销毁。


三、腐败村支书专干腐败事

    共产党员郑云锡告诉记者,牟凤禄任驿头村党支部书记十几年来,除长期独霸侵吞村办服装厂(后改名蓬布厂)外,又于2003年7月又将环城东路边属于村民的价值300万元一亩多土地据为己有,并违法搭建了临时用房36间,用于个人出租,每年收入租金10万元以上。加上其他不择手段所敛的财钱,他已成了驿头村暴富。他家现在已有近800平方米,价值80万元四层楼房两幢;鼎盛超市1200平方米,价值200万元;拥有高级轿车3辆,价值100多万元。他本人乘坐的一辆黑色奥迪车,价值35元,老婆乘坐一辆红色本田,价值35万元,儿子牟一峰乘坐一辆20多万元奇瑞轿车。他几乎每天都开著高级轿车带著家属到三里桥村会计、两委成员郑云斌的家里聚众赌博,每次输赢都在万元以上。

    驿头村一位不愿意披露姓名的村民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村支书牟凤禄嗜赌成性,输赢万元上下已不过隐,带领村干部以去深圳考察为名,跑到澳门「国际赌场」去用村里的公款进行豪赌,一次就输掉农民的血汗救命钱数百万元。他们带去700万元购设备,可是我们农民连个罗丝钉都未见。

    「有其父,必有其子。」牟凤禄的儿子也经常参赌,每次出手赌资也在万元以上,甚至几十万。

    2001年间,牟凤禄的儿子在兰溪市参赌,这一次就输掉40多万元。因当场付不出,被其他的赌徒将其扣下。牟凤禄得知儿子被扣的消息后,立即拿出40多万元现款将其儿子赎回家来。

    1996年牟凤禄、盛乃忠用集体公款400万元,从意大利进口制地砖设备,被扣押宁波港仓库。1997年又用300万元从广东佛山购买压缩机作模块,结果都打水漂,两次购买设备至今已七、八年,别说见设备,我们村农民连一个罗丝钉一块烂铁都没见到。他们为「购买」这两套设备,用去差旅等费用高达100多万。这三项加起来超过800万元,村民的血汗钱,就这样被贪村官挥霍掉了。

    村里盖了这么多的别墅,他们的主人又是谁呢?

    一位党员解开了这个谜底:「村官牟凤禄、盛乃忠懂得,要想保住自己位子,就需要找后台,找保护伞,用别墅和那些有权势的人作交易。」

    我们找到村里的出纳员张春夏,要他讲出「购房」者的名单,张春夏告诉说「其中有7栋别墅,卖给了市里的领导了」。由于群众反映强烈,他们把原来领导干部的名子换成其子女亲属的名字,现在受赠者名单名字是:求华、王新芸、楼群、金益香、金国仙、徐贵炉、倪雪梅(见图三)。以上七人分别在2003年12月12日─12月28日将价值180万元──300万元一栋的别墅,象征性地交付10万元(其中倪雪梅交付12万元),这等于每人受贿170万~290万元!也等于村官牟凤禄、盛乃忠向金华市有关官员行贿53栋别墅,总金额高达1亿元,这在全国实在罕见! (待续)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桂林农民抗议官方强占转卖土地遭暴力驱离
  • 沈阳七农民不满土地补偿标准状告国土资源部
  • 温家宝主持国务院会议 部署加强改进土地管理
  • 山东日照村支书变卖土地家有上千万元
  • 山西运城一块土地两个证 “一女二嫁”有何猫腻?
  • 浙江杭州市江干区彭埠镇石拱村村民抗议土地出卖
  • 数百北京农民抗议地产商强占土地(图)
  • 山东工人因抗议出卖工厂土地连日举行罢工,3名代表被捕
  • 内蒙古强征倒卖土地严重 农民生活无著
  • 中国农民的土地权益得不到保护
  • 荒漠化威胁甘肃省 三成半以上土地已被沙漠吞噬
  • 失去土地的农民依法维权民告官难于蜀道
  • 四川自贡市省纪委副书记刘佑林,强征土地净获50多亿元,致使3万多农民失房、失地、失业
  • 福建省宁德市政府违法强征农场土地,4000名国际难侨陷入人间悲剧
  • 了望东方周刊:江苏盐城7500亩土地交易黑洞
  • 中国房地产商囤积土地70万亩 官方强调治理整顿
  • 重庆一农民与公安局长发生土地纠纷被关押48天
  • 私产入宪效应山东地主后代要求退还土地
  • 附件三:中英关于土地租赁问题(英文)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向专制集团追索土地权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